乐文小说网 > 邪王要入赘 > 147、有个不归屋的人

147、有个不归屋的人


  桃夭拗着性子来了套一哭二闹,也只从元辰的嘴里问出,元笑目前只有甘肃一个孙儿,她愿意过来,就是真的将自己的下半生以及甘肃绑到了他的这条船上。

  桃夭想再问,元辰只道若她还想知道更多,就自己去问元笑。

  想到元笑那双冷眼下面透着看透一切的悲凉,桃夭就掐掉了直接去寻元笑的好奇苗头。

  前些日子元辰没回来,但她也没闲着,私下向元大爷和元二姐打听过元笑的事。元二姐对于元笑的事一无所知,与元笑年龄差不多的元大爷却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据元大爷说,元笑是元部落里难得的有中级天赋的女子,非常得族中长老们看重,不惜一切力量培养;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样前途似锦的元笑却爱上了一个无部落的流浪诗人。在感情遭到五祖爷的强烈反对后,元笑愤然做出了脱族的决定。

  从那后,跟着流浪诗人走了的元笑就成了部落里的一个不能言的禁忌;而离开部落后的元笑与那个流浪诗人仿佛从大陆上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人探听到过他们的半点消息,久而久之也就被众人所淡忘了。

  听到她说元笑来了王府,元大爷还吓了一大跳,拽着柱东再三确定,问清是曜皇派了叶石亲自将元笑祖孙送上门的,才打消了亲自过来确认的念头。

  这几十年都不与部落联系的元笑,可见其性子有多高傲;在这个时候应曜皇之邀到王府来教导兼保护小安儿,还带着孙儿甘肃,用心一想,大概也猜得到元笑的目的极有可能是在替孙儿甘肃铺路。

  她相信一个祖母对了孙儿可以付出一切,但是她害怕的也是这个,那不惜一切代表的不仅仅是力所能力倾其所有,还有不择手段……

  见元辰被她再三闹腾,不多说也不改主意,桃夭就心里有数了,元辰必定是有某种保障,才会这般如此信任元笑的。她追问不休只是想要自己更安心一些,但这不能成为她挖人伤疤的理由。

  她恶狠狠地冲着元辰瞪了一眼,转身道:“不说就不说,我总是会知道的。”手腕被拽住了,她不满的回头:“怎么,你愿意告诉我了?”

  出尔反尔,可是小人,她会瞧不起他的。

  元辰无视了她的眼神,“无事的时候,你可以把小乐儿也送过去。”

  把小乐儿也送过去?桃夭楞在了当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扑过去抢过元辰手里的杯子,“真的可以?”

  小安儿的天赋好,人尽皆知。

  小乐儿的天赋至今才只有几个人知道,把小乐儿送到元笑面前,时间一久绝对会被元笑发现的。

  除非,他的意思是,让元笑一并把小乐儿给教了。

  元辰拿过她手里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茶,一饮而尽后才道:“她得了五祖爷的精髓,在教导方面应该更胜于我。”

  实力强的,未必是个好老师,像他,有心也未必有那耐心。

  桃夭这下真正对他与元笑的信任有一个新的认知,点头应道:“好。”

  不过,她是不会主动去提小乐儿天赋之事的,能不能发现小乐儿的不寻常之处,就看元笑的本事了。

  与元笑约定好的期限一到,桃夭就如约将小安儿送到了南桂院里。也按之前与元笑的约定,定时定点的过去看小安儿,每次去的时候,她都会把小乐儿和小妙儿一并带过去,还美其如曰哪怕是亲兄妹是若不相处就会生分,可不能把他们隔离开。

  前段时候小乐儿就和小甘肃混得极熟了,府里又没有他们的同龄人,小哥俩更是一天不见就想得慌,见到了也如树胶般缠在一起,想要分开不容易。

  桃夭原本想着只要元笑开口,她就势把小乐儿一并留在南桂院里,没想到……元笑淡淡的扫了眼扯着她衣袖不放的小甘肃:“王妃若同意,我放你出院子。”

  桃夭:“……”

  这与她想的有些不一样啊。

  不过对于孩子的请求,她没有抵抗力,况且元笑都点了头,她又有什么顾及的。于是安排好下人照顾后,也就默许了小乐儿和小甘肃自由往来南桂院和正院之间。

  接下来的日子一久,桃夭还发现元笑是个面冷心热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孩子相处得太好,她对元笑也极为周道,元笑嘴上从来都不说什么,对于她送过去的东西也都不客气的留下了,但于对她和孩子的态度明显是比之前要少了几分顾及,还拿出两张健身强体的泡浴方子,让她寻府医瞧一下,若无事就照方拣了来给小乐儿小妙儿用上。

  桃夭知道,元笑敢拿出来,那方子肯定没问题。为了安全起见,她还是拿着去问了府医,府医看过方子后眼睛都发出了绿光,“精妙,太精妙了。这张方子对于大姑娘来说,不仅能强身健体,而且可以从骨根上滋补,有百利而无一害。大公子之张虽然是能稳定根骨,但对于大公子来说有些勉强,若是大公子能吃得起这个苦头,哪怕不能激发出后天天赋,对于身体也是没有损伤的。”

  “王妃,这方子虽好,但也是需要随时根据使用人的身体状况进行调整的……您可否告之属下,这方子从何而来,是何人所开?属下想要与他斟酌一下方子的改进问题。”瞧着府医那激动得手拌不停的模样,桃夭估计要不是府医顾及她是王妃,大有想要冲到她面前,拽着她肩膀狠寻问出开方子人的所在了。

  她的目光落在了给小乐儿的那张上头,心里明白,元笑怕真是看到了小乐儿的天赋,所以才会给了这张方子来试探。

  小妙儿,怕只是顺带的。

  当然,多年之前,她再回想今日之事,就知道自己全部想岔了。

  她淡淡地道:“你照单抓药,其它的……不必你操心了。”

  抓来的药,她没敢大意,交给元笑看过,才让翠玉守着熬出来,分别给两个孩子泡澡。小乐儿和小妙儿泡了一个月,就起了明显的变化,小乐儿的身体原本有些单薄的身体明显变得结实了起来,小妙儿更是如同白面揉出来的福娃娃一般,让人一见就舍不得挪开眼。

  桃夭特意备亲自下厨做了一桌拿手酒菜去南桂院向元笑道谢,元笑难得的开口留下她一并吃,吃完后,她放下擦嘴的帕子,才慢悠悠地道:“若是你愿意,两个孩子也能一并留下。”

  “好。”桃夭满口应下。

  小乐儿欢呼着跳了起来,拽着翠碧就要去搬自己的东西,还说着不需要再给他备房间了,他住小安儿的屋子就好。

  看着小乐儿的迫不急待,桃夭才觉着自己刚刚上了头,应得有些快了。

  元笑似乎是不想给她反悔的机会,直接道:“你若后悔了,可以改主意。”

  桃夭:“!!!”

  她敢保证,她若今天改了主意,日后若再想把孩子送过来,那肯定是不可能了。

  自打元笑搬进王府后,王府可是又恢复了前两年的安宁,别说再有晶蛇进屋的事了,连天空上的小鸟都不见一只,估计是老远感觉到危险就绕了路。

  为了孩子的安全,她得咬咬牙;“小妙儿还小,先跟着我,小乐儿就麻烦您了。”

  “可以。”元笑对她的决定,似乎也不意外。

  可是桃夭的好打算也没坚持到多久,不说小妙儿天天醒来就吵着要去南桂院,她会爬之后,更是没瞅见就爬出门,指着南桂院那边说要去。桃夭拿她没办法,又舍不得冷脸骂,只得顺她的意每天白天的时候送她去南桂院那边。

  还好元笑因院里多添了两个孩子,同意让她往院子里加了六个下人,以及小妙儿过去的时候可以带上奶妈,这才让她放心了不少。

  只是,元笑对孩子们是来得不拒,但对于她这个大人,依旧限死了每天定时定点的一个时辰的规矩。不到规定的时候,她哪怕过去了,也只能吃着闭门羹,规定时间一过,哪怕她不太想走,元笑也会直白的赶人,让她想多赖一下下都不可以。

  尤其是小妙儿那个小叛徒,她走的时候,还死活不愿意跟她走,真真是……有得玩就不要娘了!

  桃夭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院子,见院子里的没良心娃爬在窗口一个个没心没肺的极敷衍地冲着她摆了摆手后,就缩了回去,心里更加觉着的凄凉了。

  当然,她这股火不可能冲着元笑去,也不能使到几个不懂事的孩子头上,自然……那个已经很不见人影的王爷就成了她心里的怨恨头子。

  那混帐王爷自从王府有元笑坐阵后,整个人就是脱了缰的野马,忙得更加不顾家了,若说之前还是隅尔个三五天不着家,现在是一个月能回来一次就不错了。偶尔回来,还多半去大书房那边打个转,就走了。

  她好不容易拦上个一两回,他也只是敷衍,说:“快了,快了,忙完就省事了。”

  可是一次又一次快了,也不见他忙完。

  桃夭恶狠狠地让人叫来柱东:“你跟他说,下月就是新年了,问问他还记得不记得家里有妻有子等着过年?”

  柱东将话送出去了没几天,桃夭就收到了元辰让人带回来的一个匣子,打开里头全是一叠叠的灵晶票。

  柱东将头压得很低,声音都在发抖:“王爷说,府上过年需要什么,您需要添置什么东西,要给公子翁主添什么,尽管买。”

  桃夭愤怒的压下匣子盖,他当她是缺钱使吗?

  钱就能代替他了,还是想让她拿这些灵晶给他铸个像,摆在府里镇着?

  咽下快要溢出来的怨气,她瞪着柱东,道:“跟他说,钱代表不了人,孩子们都快不认得他了。”

  “是。”柱东满口应下:“属下马上就去通知王爷。”

  桃夭这才满意了,想着元辰听到她那番话,怎么着也得抽时间回来,到时候她哪怕拽,也要拽他在府里过完年。

  结果……几天后她去看南桂院的时候,小乐儿扑上来就七嘴八舌地道:“娘,爹给我带的小帽子,你看好看不好看。还有弟弟妹妹的摇摇鼓,虎捶捶……”

  桃夭:“!!!你什么时候见的你爹?”

  元辰回来过?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怎么不知道?

  小乐儿眨巴着眼:“昨天傍晚啊。”

  傍晚?那不是她刚刚从南桂院回去之后?

  从南桂院到正院这就几步路,他人都到了南桂院,也不愿意往正院挪两脚?

  她咬着牙挤出笑容与小乐儿说了几句,出了南桂院就直接杀去了大书房,果然还是人去楼空,她再次揪来了柱东:“王爷呢?”

  柱东恨不得把自己钻到地里去:“王爷昨儿就走了,临走前让属下转告您,说……说一定会在新年夜赶回来,与您团年的。”

  团年,这就是最后那天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邪王要入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