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打卡:从三流主播到顶尖食神 > 217.8万块作为观众奖金

217.8万块作为观众奖金


  李潇,黄雨还有燕三花在旁边看得是目瞪口呆,这画风突变得实在太过厉害。

  怎么说着说着就从追究那卷电影胶卷的责任,说道要溢价收购别人这么大一家电影院呢?

  李潇嘴角直抽,这难道就是有钱人的生活日常吗?

  看个电影还顺带谈了一笔收购案,虽然这笔收购案不是什么市价过亿的大公司,不过这也是一间占地超过2000平方的电影院。

  在班长的轻描淡写下,李潇甚至以为对方讨论的并不是一家占地面积足有2000平方的电影院的收购,而是谈论今晚是去吃麻辣小龙虾还是去吃香辣烤鱼。

  李潇原本以为小说和电影上面的情节都是骗人的,原来现实有时候比小说更加离谱。

  谈话间班长发出去一条信息,没过多久,昨天和李潇有过一面之缘的玲姐就带着另外一名40多岁的中年妇女进入了放映厅。

  中年妇女穿着一身笔挺的职业西装,带着金丝边框的眼镜,十分客气地伸出手和秃头中年做了自我介绍

  “古香柳,常虹集团的法律顾问,很高兴见到你,我会全权负责这一次的收购案,这一份是我们刚刚拟定好的合同。”

  “我们常虹集团将会以溢价15%的价格,收购先生手上的这一家位于石井路的【石井路大影院】,款项会在合同签订日三天内一次性付清。”

  “先生可以选择现金和转账两种结算模式,另外在交易途中产生的任何费用,都会由我们这边进行支付。”

  “这是合同,你可以看看合同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可以在下面签字,我们会立刻向先生的账户转入30%的定金。”

  秃头中年看着从女人手上递过来的文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tmd速度也太快了吧。

  自己这边还谈事情才多久?

  对方直接连合同都拟好了,这就是所谓百亿集团的速度吗?

  要知道现在可都是晚上的了难道他们是不用下班的吗?

  秃头中年带着合同重新走到了大厅外,毕竟外面的光线可要比这里好太多了。

  他很怕这是什么新型的骗局,虽然自己的好兄弟文涛已经证实了对方的身份。

  但是万一文涛也是对方的人呢?

  那事情可就不妙了,他一边看着合同,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漏洞,一边打着电话去询问常虹集团二小姐的相关信息。

  放映厅里。

  李潇用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突然又变得恬静如水的班长,有些不敢相认,现在的班长和刚才那个气势凌人的班长,似乎像是两个不同的人一样。

  如果不是李潇亲眼看着班长的气势发生转变,他甚至要以为刚才那个挥斥方遒的圆脸少女是自己认识的这位班长的孪生姐姐。

  班长被李潇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移话题,说到好了,现在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我让玲姐先把你们送回去吧,说着他走到了那一位还没回过神来的燕山花身边,他拉起对方的手,语气带着歉意

  “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太麻烦你了,我们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大姐你不用担心,我收购了这间电影院后仍然会继续开下去。”

  “不过可能会进行一定的翻修,这几个月里面工资还是照发,你就当做放了一个长假。”

  “另外你等一下把你的个人信息提供一下,给刚才进来的那位大姐,她会帮你把信息录入到我们公司的员工名单。”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常虹集团旗下的成员了,等你退休了,不但有一份国家的养老金,我们常虹集团这边还有另外企业一份养老金。”

  “非常感谢你今天晚上的帮忙。”

  说着,班长从自己的小提包里面拿出一张纯白色的名片,上面仅仅只有班长的名字以及她的电话。

  “这张是我的私人卡片,你拿好了以后如果出现什么问题,随时打我电话。”

  燕三花愣愣地接过手上的名片,她脸上写满了不知所措。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太多了,也太过离奇。

  今天原本应该像往常一样,电影院没有任何人进来看电影,自己无无聊聊地又过了一整天,然而就在她准备把最后几小时消磨掉。

  已经许久没人光顾的电影院,居然来了三个不速之客,想要看最后一场电影。

  道理来说像自己这种偷懒成性的人,根本不可能搭理他们。

  毕竟平躺摸鱼多舒服,既然不干都能拿工资,为什么还要辛辛苦苦地工作呢?

  但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到底经过了怎样的思想活动,居然就那样鬼使神差地,从杂物间拿出那卷自己私藏起来的【甜蜜蜜】。

  本以为看完电影自己最后一天的工作就那样结束,等待自己的将是在新的商店里面继续收银,又或者在所谓的网吧里面继续收银,反正就是在新的地方收银就是了。

  然而小老板却突然出现,把自己抓了个正着。

  就在她为自己的工作就要丢掉,那个小女孩居然直接把老板家的电影院直接收购下来。

  看到对方谈拢,燕三花松了口气,以为今天的事情就结束了,自己是不用被警卫司的人抓走。

  然而她以为的结束,只是她以为。

  突然间一个天大的馅饼就砸在了她的头上,而且是一个金的馅饼。

  即便是她这个蜗居在这一间被世人遗忘的电影院里,还是很清楚明白常虹集团代表的到底是什么。

  那可是一间连她这种小人物都非常清楚的全国百强企业,自己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这间公司里面的员工?

  而且这位自称常虹集团大小姐的人,居然还给自己递上名片,说以后出事能找她。

  这种事情她甚至连做梦都没有想过,真的会发生,而且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这比她20多年看过的电影里面的情节都要更加离谱。

  偷偷地用手指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大腿传来。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居然是真的,自己不是在发梦,在感受到大腿的痛楚后他就后悔了,还好是真的,万一是做梦,自己这一掐就把自己这美梦掐醒了。

  幸好这样的事并没有发生,她连忙双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名片,连连道谢。

  班长笑着摆摆手

  “不用谢,是我们该感谢你才对,真的很感谢你放了这样一部好电影给我们看,真的好看,谢谢。”

  燕三花对于班长的这句话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班长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扶着自己的老师就离开了这一个还弥漫着霉味的放映厅。

  黄雨一边被班长搀扶,一边在嘴中念念叨叨

  “你看我,就是闲着无聊,出来看什么电影,居然还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差点害了那个大妹子。”

  班长连忙轻声细语地安慰道

  “说什么呢怎么会闲着无聊,今天可是老师你的生日,况且这不歪打正着了吗?父亲的集团本来就有意愿收购这边的房产。”

  “毕竟这里的房产升值空间可是相当的巨大,一旦征收了,如果是集团企业内部开发,这挣的可就不是那溢价的15%了,可能甚至会翻到一倍。”

  说着她似乎注意到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下意识转头看着李潇,一脸错愕的样子,脸上一红,轻声问道

  “怎么了?”

  李潇摇摇头,班长的反差实在太过巨大,让他现在还没回过神来。

  你先和班长都没有继续自告奋勇去开车,司机重新变回了那个车技成熟的玲姐。

  把老师送回了学校,卡宴才停在了龙鼎豪庭的别墅区门口。

  看着李潇开门的背影,班长嘴唇动了动,却最终并没有开口说话。

  李潇推开门看到卡宴还停在门口,连忙对着车内挥了挥手

  “谢谢你了玲姐,太麻烦你了,班长再见,早些睡,周六的时候,我会早点过去的。”

  班长微笑着点点头,朝着窗外挥了挥手。

  卡宴慢慢离开了龙鼎豪庭,路边的灯光一明一暗地交错。

  车内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主驾驶的玲姐关掉了,玲姐的眼睛不断瞄着后视镜中,正在看着窗外发呆的二小姐。

  玲姐犹豫了许久,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最终还是决定开口询问

  “二小姐是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玲姐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视线再次瞄向后视镜中。

  那位平日总是像是春风一样温柔的二小姐,今天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准确说应该是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样。

  叹了口气,也没有继续开口的打算,刚把视线从后视镜放回路面上。

  后排就传来了班长的声音

  “玲姐,你说,是不是人一旦错过了,就没办法在一起了。”

  玲姐沉默了几秒,才犹豫着开口,

  “这事情玲姐也不太懂唉,你又不是不知道玲姐我是靠着相亲才结的婚,谈情说爱的这东西是真的没了解过。”

  “不过我倒是觉得相亲也挺好的,门当户对的,而且互相家庭也了解,一开始其实我还是很抗拒的,但是过着过着倒也挺好。”

  班长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淡淡地看了驾驶位上的玲姐一眼,她很清楚对方是意有所指。

  她他也没有任何生气的表现,因为她很清楚,玲姐首先是父亲的前秘书,然后才是自己的生活助理。

  她语气并没有变得冰冷,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

  “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了,这种事情不要在我面前提第2次,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明白吗?玲姐?”

  望向窗外不断掠过自己眼前的树木,眼神再次放空。

  玲姐悄悄地咽了口唾沫不敢做出任何回应,继续默默地开着车。

  她很清楚地明白自己这位平时表现的人畜无害的二小姐,其实脾气也相当惊人。

  起码她在大老板身边十几年了,就没有见过家里面的其他孩子,敢指着集团大老板的鼻子大骂的。

  即便是已经接替了集团部分职权的大公子,以及年纪最小的,在外界被称为混世魔王还在读书的四少爷。

  在大老爷面前都是服服帖帖的,唯独是眼前这位二小姐在高考之后和大老爷大吵了一架。

  虽然最后还是屈服了,乖乖地去外国读书,然而那一次吵架却记在了所有人的心里。

  从那天开始之后大家就明白了,为什么大老爷最喜欢是平时的二小姐,而不是朝气蓬勃的大少爷。

  在二小姐站在那个比她高了一个头的父亲面前时,那份倔强让很多人都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个缩小版的常万豪。

  .........

  回到卧室里,李潇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热水澡。

  带着按摩功能的浴缸,确实舒服,水流冲在自己的身上,让酸软的肌肉得到放松,冒着热气的水温也恰到好处。

  他现在倒是明白了,为什么北方的同胞喜欢去澡堂搓澡泡澡,因为真的能把一整天的疲劳释放出去。

  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回着姜映雪发来的消息

  【对不起,新年的这段时间,外公那边没办法去,因为他们约了一艘邮轮打算去欧洲十国游。】

  【没事,没事,下次有机会,这事不急。】

  【对了,你今天怎么没有上播,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今天去我班长的店里面帮忙调整菜单,因为怕问题太多,就没开直播,幸好没开,不然就真的出直播事故了。】

  【对了,记得在后台发布消息,提前预热一下。】

  【你看我这个脑子,差点就忘记了。】

  ......

  结束了聊天,李潇又去了平台其他的主播的直播间,看了眼最近的直播风向,虽然他自己有着系统的人气加持,但是也不敢因此怠惰,刷到了11点多,李潇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2天一大早,李潇并不是被自己的铃声吵醒,而是被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叫醒,并不是李潇忘记关窗,而是他特意为之。

  他可是心心念念了很久要早起运动,然而最近几天却总是偷懒不愿起来。

  为了防止自己把闹钟按掉,他就在昨天晚上睡觉之前把自己卧室的窗帘全部打开。

  这样只要早上的太阳升起来,自己就可以沐浴在阳光下起床。

  感受着眼皮外炽热的光芒,李潇翻了个身,把自己藏进了柔软的枕头下面。

  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了解自己。

  如果昨天调的是闹钟该多好,现在按掉了就万事大吉。

  然而枕头的面积实在太小,根本没办法遮挡窗外的阳光,李潇站起来想要去把窗帘拉上。

  当做太阳没有还没升起来,然后继续享用他的美梦。

  然而手伸出一半却硬生生停了下来,他咬了咬牙,看着自己睡衣下面渐渐隆起的腹部,当然不是有了,而是最近吃的好东西太多了,居然出现了小肚腩。

  算了算了,起来都起来了,还是去跑步吧,跑步过去,顺便开个一个直播。

  也不知道以前上学时候吃过的那一间云吞店还在不在,毕竟他可是知道那一边,现在已经变成了老城区去的人也不多了,希望那一间老字号并没有倒闭才好。

  洗漱完,把摄像机放进器材包,背在身后。

  打开头上的便携式摄像机,手指点击小猫直播的后台开启了直播,李潇直播的消息瞬间就发送了出去。

  这次的上线人数比以往都要慢了一点,因为今天他既没有提前预告直播的时间也相当尴尬。

  李潇的视线落在手机右上角的时间上,他嘴角抽了抽,现在才6:12,能有1万多人在线已经很离谱了。

  直播间的人很快发起了弹幕

  “主播昨天一整天没有直播,我还以为他回到家之后就被人抓走了。”

  “我总感觉楼上的发言不太对劲,但是没有证据。”

  “笑死,回到家就被抓走!!!”

  “劳模主播昨天一天都没有上播,是去干嘛了?”

  “对呀,昨天我等了一天都没看到你直播去,忙啥啦?”

  李潇连忙给直播间的大老爷们打着招呼

  “非常抱歉,昨天是真的有事要忙,所以没办法直播,昨天去给一位高中的好朋友的新店调整了一下他的菜单。”

  “这边我顺便预告一下,朋友的店就会正式开业,到时候我就会全天候在那边给大家进行美食直播。”

  “另外我要说明一下,明天的直播是收费的推广,但是我会实事求是地把我吃到的每一样东西都如实地告诉大家。”

  “另外在附近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明天我会进行抽奖直播。”

  “明天我的推广费用一共有8万块,不过这八万块,我会作为奖品送给直播今天的观众朋友们。”

  “朋友的新店【邻里】的单人价格是558元/人,我这边会设置两种奖品,一种是500的优惠劵,单人就可以使用,另一个奖品是1000块钱的优惠券,大家只需要满两个人就可以使用这一张1000元的优惠券。”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打卡:从三流主播到顶尖食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