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答案

第三百八十八章 答案


  萧鹇哭求了片刻,见萧翾盈盈立于阶上,准备就这样离开,似乎根本不为所动。

  她好像又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准备奋力一搏。

  “我同样为长姐求了一件事,阿鹮该死,长姐便不该死。”

  “如此差别,母亲不如告诉我一句话,长姐到底是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这个问题于她而言,实在太重要了。重要到她便是为这个答案付出生命,也一定要弄清楚。

  她的话说完,观若下意识地和一直站在一旁的萧俶对上了眼神。

  这些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而已,却也是能让人十足兴奋的秘辛,他的神情是玩味的,像是在看一出事不关己的戏。

  观若移开了眼,将那柄剑从地上拾起来,放回了剑鞘之中。

  萧鹇离这把剑太近了,观若不想让这个本已经不平静的夜晚再生出什么变数来。

  她无疑也是想知道答案的。

  铃铛、栀子花,充斥在萧翾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若非亲生,便是观若,也要觉得萧翾是太偏心了一些。

  萧翾仍然静静地立于凝着月华的台阶之上,背对着提问的萧鹇,仰头望着明月。

  这一个月的月圆,是天下人家人与好友团聚之日,温情从来也不属于她。

  “你回答我……你回答我……”

  萧鹇无力地躺在地上,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她的力气将要用尽了。

  萧翾仍旧望着月亮,“阿鹇,这个答案对你而言,真的很重要么?”

  萧鹇没有回答她的话,也没有继续喃喃地重复着她的问题。

  她所剩的力气不多了,都要留着听萧翾的答案。

  “我的孩子早就死了,死在十数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夜里。”

  “你以为为什么偏偏是阿翎的母亲一个孕妇在照顾我,是因为好心?”

  “她的孩子又为什么会没有了?真的是因为太过疲累么?”

  所有看似合理的事实,背后都有另一重原因。

  “只是因为她和我喝了一样的药而已。”

  喝过这样的药,腹中的胎儿会死亡,从今往后,也不会再有孩子了。

  是她自己托人弄来的一副最狠的药。

  这是她的心狠之处,掺杂着丝丝缕缕的伤心。要问她后不后悔?

  自己做的决定,又已经无可挽回,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只这一段往事而已,再往后,便只剩下了心狠了,“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们三个,每一个都是我从你们的亲生父母手中救下来的。”

  甚至因为她们,她们的父母也变得幸运了一些,没有因此而像其他溺毙女婴的人一样,被她处死。

  杀死人家的父母,又养育人家,要人家喊一声“母亲”,这样残忍而违反人伦的事,纵然她自认不是一个好人,也做不出来。

  萧翾霍然转过了身去,“阿鹇,我是不是太多事了一些,我应该任由你们早早死去,而不是留到今日忤逆的。”

  “你知道那时候你才多大么?我记的很清楚的,你是早产,刚生下来,养了十几日,也不过如一只小猫一样大。”

  “你的父母要将你扔到河里去淹死,我让我的亲卫把他们拦了下来,你才得了这一条命。”

  “那一日我就应该杀了你的父母,将你随便扔给谁抚养,而不是给我自己找了这些年的麻烦。”

  也不该任由罗清和买通她的亲生父母,同她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而不去解释。

  令她一直对自己的身世耿耿于怀,对她的所作所为日生不满。终至于走到如今这一步。

  她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从来最不信任她。到底是及不上生下她,养了十几日的亲生父母。

  是她对自己太过自信了。

  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了,她到今日也还是不想解释,不屑于去解释。

  罗家人从来心怀不轨,这些年不知道使了多少阴招,她们看不见,也就看不见吧。

  失血太多,萧鹇渐渐变得昏昏沉沉的,没有一点力气。

  这不是她想要听到的答案。

  她宁肯长姐就是她的亲生女儿,才让这些年的不公平,让她得不到她平等的喜爱,都变得公平了一些。

  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她终于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萧翾看着她,语气冷淡,仿佛不是在说一个濒死的人,她的女儿,而是在说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猫。

  “将她带下去,不要让她死了。”

  很快有青衣女官上前,先扯下了衣上的布条,将萧鹇的伤口包扎起来。

  而后将她扶起,朝着后堂走去。

  剩余的人全部臣服于萧翾,要去哪里,也听从她的安排。

  “灵献,你此刻便带兵出城去,开城门,将阿翎她们全都接入城中。”

  是同萧俶说话,萧翾望了他一眼,眼中满含警告,“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招,我可不是阿鹇。”

  萧俶将匕首收回了怀中,拱手同萧翾行礼。“臣定不辱命,将十三小姐一行人顺利地接入城中。”

  他面上的笑容,永远都会令观若觉得不适。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