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期待

第三百八十九章 期待


  陈氏宅邸的布局图,早已经在萧翾手中。

  以她的聪明,看过几次,不必亲自过来,也能找到在这宅邸之中她的居所。

  她带着观若,走过九曲回廊,绕过寂静无声的一座座宅院。

  百年宅邸锁千门,千叶木樨为谁芳。行走在其中,观若心中渐渐地生出萧索之意来。

  如今的陈家,是过往的冯家、晏家、裴家。

  也会是将来许多许多的世家。

  战争不断地进行下去,每一日梁朝的土地上都会滋生出新的仇恨,又需要多少年来化解。

  一队青衣女官无声地跟在她们身后,一直到萧翾进入她的院落,才停下来。

  只有观若跟着她进了门。

  与昭阳殿不同,没有白色的帐幔,这里看起来,不过是寻常富贵人家的住所而已。

  看得出来萧鹇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这里于萧翾而言,实在算不得好。

  萧翾反而没有在此时就挑剔起来,她解下了身上的披风,反而同观若解释。

  “我们在庐江城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会短。所以没有令他们将这些屋舍推翻,重新建筑起宫殿。”

  “你的院落离此处不远,不过今夜,你在这里陪一陪我,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

  萧翾的声音里只有一点几不可察的疲惫,纵然夜半,她也还保持着白日时的精神。

  观若将那把剑放在了一旁,朝着萧翾走过去。

  萧翾仍然如在昭阳殿中一般,斜卧在窗边的长榻上。

  观若坐到她身边去,才发觉屋中一切萧翾常用的东西,和昭阳殿中都是一模一样的。

  她问着她,“大人今日难道就不觉得很累,很辛苦么?不打算早些休息?”

  萧翾闭目养神,“是怕你的疑惑太多,入江陵城的第一夜便不能睡着,所以特意留出了时间给你。”

  “我也的确是还有事要同你说。好了,废话不必多言,今夜之事,你最想问我的是什么?”

  观若伸出手去,开始为萧翾轻轻地揉压太阳穴,为她解乏,作为她为她解惑的回馈。

  萧翾的那些往事她不能问,也不会问,只有保持适当的好奇心,才能真正过的好。

  她最疑惑的当然还是同她自己有关的事。

  “为什么萧灵献一提醒,二小姐便忽而将矛头转到了我身上。”

  “而后我分明看见在他动手之前,大人朝他使了一个眼色,大人和他,是事先约定好的?”

  萧翾仍然闭着眼睛,“这个问题,问地未免也太没有意义了。若非如此,还能如何?”

  “今夜进城之人的名单,都是事先传给阿鹇看过的。所以她当然知道你会跟着我一起进城。”

  “阿鹇知道,萧灵献自然也知道。不光知道,他还算准了阿鹇咽不下这口气,定然要拿你来做文章,替阿鹮出气。”

  她摆了摆手,示意观若停手。

  “你只见到我同他使眼色,却没见到他同我。阿若,察言观色的本领,你还应当好好地再修炼一番,同萧灵献学。”

  “这样的场合,要将注意力放在何处,并不是只凭自己的喜好的。”

  观若收回了手,静静地望着萧翾,“所以大人和萧灵献一样,不过都把我当作诱饵,用以吸引二小姐的注意力,达成目的。”

  萧翾似乎没有察觉到观若心中的不快,或者说她根本就不在乎,“你说要陪我进城,我感念你的义气。”

  “可你若是仅仅陪我进城,根本什么也都做不到。”

  “有这样的一个计划,不是也令你变得更有价值了么?”

  观若想要反驳她,一时间却又哑口无言。

  她想要听到的是她的否定,结果她却就这样无所谓的承认了,令她的质问,她的情绪看起来,就像是一一个笑话。

  是不是于萧翱这样的人而言,“人非草木”这四个字,根本就一文不名。

  “那我还要谢谢大人,令我变得有价值了一-些,不再是个纯然无用的人了。

  萧翾睁开了眼睛,望观若望了一-会儿,忽而叹了一口气。

  “阿若,经过今夜,你还不明白么。哪怕彼此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你也不该对对方抱有太大的期待的。”

  她不必对她抱有什么期待。期待来期待去,不过都是一场虚妄,徒增伤心而已。

  这是今夜她想告诉她的道理。

  观若仍然忙着伤心,还顾不得思虑旁事。

  这是要等她回到自己房中,在籍籍无名的深夜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想今夜情形之后,才能悟出来的道理。

  她只知道今夜她视作母亲,甘愿陪着她涉险的人,和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人一起算计她,视她的安危如无物。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十成十能做成的事,这样的事,只存在于口头的表述之中,存在于人的狂妄自大里。

  他们没法完全保证她的安全,他们根本就没有真正地看重她。

  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是不会舍得看她以身涉险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