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 > 第四百零六章 受辱

第四百零六章 受辱


  观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午后了。

  昨日邬时宁为她诊脉的时候,她就已经为秋雨时气所感,起了烧,一直烧到了后半夜。

  那一碗姜汤,终究是喝地太晚了一些。

  今日的天气仍然不好,观若醒过来,不去回忆昨夜的事,只是静静地听着雨打芭蕉的声音。

  有人轻手轻脚的进了门,带进来药材苦涩的味道。

  桂棹见观若已经醒过来,也就微微放重了声响,“大人,您该起来用些东西,而后喝药了。”

  她走到了观若身边去,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来,靠坐在床榻上。

  “您左手受了伤,邬大夫说绝不能提重物,最好是动也不要动。待会儿兰桡取了午膳过来,奴婢服侍您用。”

  已经醒来,观若也就不花费时间和精力做什么闺怨女儿之态了。

  “幸而伤的是左手,不是右手,倒是也不必你们服侍我。”

  “同兰桡说一声吧,不必准备什么丰富的菜色,我有些没胃口,只要清粥小菜便好。”

  桂棹便道:“兰桡知您心意,原本准备的便也就是这些。再是多了一碗骨头汤而已。”

  “您的伤不轻,待会儿还是要多用一些,身体才能复原地更快。”

  这一次萧翾让她休息,是没有定下期限的。

  “此时趁着兰桡还没有过来,奴婢同您说一说昨夜您歇下之后发生的事吧。”

  观若的眉头微皱,刚想说不必,还是只能妥协。

  她不能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真真正正,就只是在云蔚居中休息的的人。

  她必须要像萧翾一样,什么事情都清楚,什么事都心中有盘算,这样才行。

  “昨夜袁大人看着您歇下,便也歇息在了外间的长榻上。”

  袁音弗陪着她看完了病,见她实在精力不济,没有做旁事的心思,便只是看着兰桡她们服侍着她休息了,而后在她这里借宿了一晚。

  生得太艳丽,叫人见之难忘的花朵,总是要被人惦记着,或许以卑劣的手段来得到的。

  “三更时分的时候,乔虹堂中果然有人潜了进去,闹将起来,拿住了陇西李氏的一个副将。”

  “不敢半夜的时候惊扰萧大人休息,今日一早,十三小姐便将那人押到了大人面前,听候大人发落。”

  李玄耀借醉酒之名,死皮赖脸地留在了萧宅里,肯定不会就只是为了见袁音弗一面,见那孩子一面的。

  萧宅里这么多侍女,就算是她们身边的人都守口如瓶,要知道袁音弗的住处,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所以昨夜袁音弗不敢停留在自己院中,连萧迫也送到了萧翎那里。

  昨日夜宴之前,李玄耀神色轻浮,冒犯了萧翎。

  虽然是观若为她出了这口气,想必她自己也是忍不得的。正好有这样一个话口,她会轻易放过才是见了鬼。

  “大人是怎样处置那个李氏的副将的?李玄耀又如何说?”

  桂棹的神色稀松平常,“敢在萧宅中冒犯女眷,大人根本就不曾同那人废话,直接让凌波姐姐送了他上路。”

  但萧翾如此不客气,观若心中还是惊了惊的。打狗也要看主人,李玄耀可不是萧氏的人。

  “而后呢,李玄耀如何说?”

  桂棹答她,“凌波姐姐出剑之时,李大人恰好遇上。那李氏的副将还来不及说一句话,便已经人头落地了。”

  “李大人自然不肯就这样轻轻放过的。可大人哪里会理会他?昨日也就是因为在晏将军面前,才给他一点面子罢了。”

  萧翾从来都是看不上李玄耀的。

  更何况李家如今已有与他平辈的有才能之人,她就更没有必要卖李玄耀的面子了。

  而李玄耀,也从来都只能在她这样的弱女子身上逞能而已。

  “这件事对袁大人可有什么影响?如今李玄耀已经走了?”

  “今日之事,就是袁大人同十三小姐一起告到萧大人面前去的。李大人去寻萧大人理论的时候,她们都在场。”

  桂棹说起这些事来,仿佛是她亲历的一般。

  “李大人说他可以暂且不去计较李氏死去副将的事,只是今日他便要离开,要求带着袁大人和她的孩子一起走。”

  “李大人口口声声,说袁大人是他李氏的逃妾,让萧大人不要管这样的闲事。”

  “可纳妾向来也要文书,要主母点头。袁大人向他讨要文书,他却根本就什么都拿不出来。”

  他当然拿不出来了,袁音弗同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是他强行将她占有了一夜。

  他今日对她也如此执着,不过是昨夜晚宴时她风华绝代,将在场所有人都比了下去而已。

  好色之人,即便已经成了阉人,也还是好色。

  “萧大人自然是站在十三小姐,还有袁大人这一边的,将李大人也毫不客气地从宅子里赶了出去。”

  “而后还修书一封,当着李大人的面,叫人直接送到陇西李老大人那里去。”

  “李老大人不可能不卖我们萧大人的面子,而且奴婢听闻李老大人教子甚严,想来李大人今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