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 > 第四百零七章 祝福

第四百零七章 祝福


  知我情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三秋转眼过去,很快又到了一年之中最后的冬日。

  已经是十一月了,庐江城终于不再下雨,却开始下起了连绵数日的大雪。

  兰桡为观若披上了披风,午后她要和萧翎一起去她们如今所拥有的庐江半城边缘巡视。

  历时三月,两边的城墙才刚刚修筑完毕,有士兵日日在其上驻守。

  如今萧氏大量的军队都压在九江与会稽的边境上,城中精锐不多,在城楼上驻守的,是萧翾曾经同观若提过的那一支由女子组成的军队。

  观若才出了院门,便遇见了正朝着她走过来的袁音弗。

  她看起来情绪不高,原本艳丽的面容,此刻看起来憔悴不堪,如一朵将要从枝头上落下的花朵。

  她是从萧翾那里出来的。

  袁音弗看着她的打扮,便问她,“阿若,你这是要出门?是我来的不巧了。”

  观若答她,“与阿翎约好,今日一起去城楼上巡视的。你从大人那里出来,可是大人……”

  袁音弗叹一口气,又摇了摇头,“一入了冬,大人精神实在不好。”

  “午后吃了药睡下,我才能有一点功夫出来找你说话的。”

  萧翾素来畏冷,可九江的冬日,分明是比南郡要好上许多的。

  萧翾还是每日在无人处看来都没有精神,十分憔悴。近来她们全都在为她担心,日日都不能安枕。

  没有人知道萧翾究竟是生了什么病,邬大夫每为萧翾诊脉,她都会屏退左右。

  便是观若与她这样亲近,她也从没有透露一分半分。

  问过萧翎,她也同样是不知的。

  “如今已经是十一月了,或者开了春,大人的身体便能好一些了。”

  偏偏近来前线战事吃紧,从萧翾到她们,没有一个人是能够好好地休息的,人人脸上都是愁云惨雾。

  连片刻喘息也很难得,的确是很难盼望萧翾能早些好起来了。

  她不能再同袁音弗说些什么了,“你先回乔虹堂中休息吧,等我从城墙上巡逻回来,我再去探望大人,或是寻你说话。”

  袁音弗也知自己不能再耽误观若,却仍然语带深意地道:“等你回来之后,千万记得来乔虹堂寻我。”

  不知是为了什么事,总之都先暂且不去想。

  萧翎早已经在马上等她,见她走过来,便笑道:“阿若,你实在是太慢了些了。”

  整座府邸之中,萧翾生病,也就只有萧翎偶尔能笑几声了。

  观若笑着上了马,驱马前行,“只是出来时遇见了阿弗,同她说了几句话,如若不然,只怕你也不会有我快的。”

  “袁大人?”

  在萧翎疑惑之间,观若已经一扬马鞭,纵马跑到了萧翎之前。

  她很快笑着也追上来,忘记了自己方才的疑惑,“阿若,你是要同我赛马么?我不可能输给你的。”

  陈氏的宅邸,并如一般富贵人家一般安在闹市。

  而是远在松山脚下,有很长一段路途,可以任由她们纵马飞驰。

  她们一人一骑,奔驰在雪天之中,伴随着银铃一般的笑声,身后猩红的披风剧烈地舞动起来。

  “阿若,我马上就要追上你了!”

  迎面遇见一个同样骑马的人,观若勒住了马,骤然停了下来。

  那个人也停了下来,摘下了风帽。

  观若几乎要脱口而出一句“眉姑娘”,真正出口的,却还是,“冯副将?”

  眉瑾同她点头致意,“殷姑娘,许久不见了。”

  她这样的称呼,令观若一下子觉得自己与她的距离更近了一些。

  好像晏氏所有人都在用一句“殷大人”将她往外推,尽管这也是常理。

  他们毕竟行走在两条不同的道路之上,若有相交,总不是好事。

  可唯独眉瑾没有。

  萧翎也停在观若身旁,好奇地打量着眉瑾。观若来不及为她们彼此介绍。

  观若也换做了旧事称呼,“眉姑娘今日从北边过来,是要去见萧大人么?”

  眉瑾今日入城,观若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

  她的手好了之后,她重新回到萧翾身边,得到了更多的权柄。

  如今他们将庐江城分为两半,不是同盟,也不是敌人,泾渭分明。

  可是眉瑾从北城到了南城,一个人也没有带,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要面见萧翾的。

  中秋谈判之时,萧氏与晏氏到底还是给了彼此一样凭证。

  能够让对方的人,在有需要的时候像眉瑾今日一样独自进城来。

  眉瑾在不熟悉、不能辨善恶的女子面前,总是有几分傲气的。或者是那些年在长安时留下的阴影。

  她点了点头,身姿笔直,“泗水急报,与你们的干系更大,是将军让我过来给萧大人送信的。”

  自中秋分别之后,观若再没有见到过晏既。

  这几个月来他都按兵不动,只有淮阳与泗水交战不止,观若所听见的最多的消息,都是关于李述的。

  他也是个常胜将军。不知道为什么李郜这样晚才将他推出来。

  既是急报,观若不能耽误她,“从此处一直往前,便是如今的萧宅,我不耽误眉姑娘的时间了。”

  观若有自己的职责,不能陪着她回到萧宅之中去见萧翾。尽管她其实很想再同她多说几句话。

  一年多不曾见过了,晏既如今她已经不再想,最想念的人,还是前生与她相依为命过的,从不曾伤害过她的眉瑾。

  就算前生诸事,都是晏既安排的,情谊不是假的,她没法将这段记忆抹去。

  眉瑾点了点头,很快抓着缰绳,将要与她擦肩而过了。

  观若没有动,她虽有事情没有办完,却并不着急,甚至可以在这里一直看着眉瑾远去,直到她消失在风雪之中。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