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 > 第四百零八章 城楼

第四百零八章 城楼


  “萧大人重病,泗水又有与我们有关的急报。”

  观若感叹了一句,“多事之秋过去,到了冬日里,还是风波不止。”

  眉瑾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观若重新策马奔驰在道路之上。

  进入闹市之后,她们才慢下了脚步,以免惊扰了城中百姓。

  萧翎走在她身边,也收敛了笑意,“今日我们巡完城,便早些回去见我三姐吧。”

  要眉瑾这样进城来传递消息,这个消息一定非同小可。

  观若也心事沉重,方才的快乐荡然无存,她没有回答萧翎的话。

  可萧翎不过沉默了片刻,便又活跃起来。

  “不管是什么事,已有丹凤衔书而来,我三姐运筹帷幄,一定能处理好的,不必此时就忧心忡忡。”

  她追问观若,“这就是那位晏将军身边的冯副将?是带兵拿下颍川阳城的那位女将军?”

  “到底是颍川冯氏之女,便是这份傲气,也非常人能比。”

  在萧翎眼中,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趣的、令她好奇的事更多。

  观若怕萧翎会误会眉瑾,为她解释着,“眉瑾早年在长安生活,与雍王府家的景阳郡主不睦,常常被她为难。”

  “那时长安贵女,因高世如之故,无一人敢同她交好,还常常给她使绊子,令她在众人面前出丑。”

  “或许是因为这样,她对不熟悉的贵族之女常常都有很重的防备之心,也不能怪她。”

  萧翎笑了笑,“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其实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她毕竟是蒙冤而死的冯氏之女。”

  “当年萧氏之主已经是我三姐,她也并没有为冯氏说过话。冯姑娘不喜欢我们萧家人,是很正常的事。”

  承平十二年晏氏与冯氏出事的时候,观若还是在灞水边浣纱的平民之女。

  谁曾经为冯氏说话,谁没有,观若都是不清楚的。

  也是到了如今,才因为想要了解眉瑾,了解了过往的一些事。

  不过萧翎能够理解眉瑾,将来再有相见,彼此之间不要怀有没有必要的敌意,那就已经够了。

  已经走到城楼之下,观若下了马,提起袍角,向城楼之上走。

  一面对萧翎随口道:“眉瑾将要新婚,我要送她一份礼物。”

  “你最知道什么东西最好,不如帮我想一想。”

  萧翎回复她,“看起来冯副将于你而言很重要,是新婚之礼,不能马虎,还是要好好想一想才行。”

  她们已走到城楼之上,谈话声戛然而止。

  纵然是女子,萧氏的士兵在城楼之上,傲立于风雪之中,目视前方,不苟言笑,丝毫不逊于男子。

  对面不远处便是有晏氏军队驻扎的城楼,日日同彼此相对。

  萧翾是要让如今战乱四起的梁朝土地之上,最精锐的一支军队,也看见女子的力量。

  城楼才建好不久,或许会有一些不足。观若同萧翎一起在城楼上巡视,也是同样神情严肃的。

  大雪不停,化在她们的披风上,片刻便无形。

  落在守城将士的盔甲之上,却堆积成小山,更为她们添了重负。值守与城墙之上,是连动也不能动的。

  萧翎忽而停下了脚步。

  “阿鹇?”

  听见萧翎的话,观若也停下了脚步。

  萧鹇的确被萧翾丢到了这一支军队里,她们在这里遇见她,其实不应该算是很稀奇的事。

  纵然被萧翎认出来,萧鹇仍然目视前方,不曾便如没有听见萧翎的话一般。

  与数月之前相比,萧鹇瘦了一些,看起来皮肤也更粗糙了一些。

  在城楼上风吹雨打,在军营中日日被长官操练,自然不如在萧宅之中,在前线自己的营帐中那样轻松。

  萧俶的匕首在她脖颈上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想来这痕迹,也同样留存在萧翾与她心里。

  萧翎重情,即便萧鹇并不欲理睬她,甚至可能因她如今的地位将她当作敌人,她也仍然温言软语。

  “阿鹇,我知道你心中还有一些心结无法解开,我也有许久不曾见过你,不知道你如今是怎样想的。”

  “不过我仍然是你的姨母,若是你有什么事,可以叫人传信给我,我一定会帮你办到的。”

  萧翎不是那一夜的亲历之人,从前和萧鹇的关系或许也很好。

  可观若不是。她更亲近的人是萧翾,在她们母女之间的事上,她也更偏向于萧翾。

  尤其是有一夜她陪萧翾喝的醉熏熏,萧翾举起酒杯,任由明月清光凝结在她面颊上,添了亘古不变的孤寂的时候。

  她说,“阿鹇就是最喜欢喝玉露酒的。”

  所以无论是在月下独酌,还是与观若一起,她喝的酒,永远都是玉露酒。

  她喝着酒,每一口都是她对她女儿的思念。

  萧翎不肯放弃,“前几日阿鹞还有传信过来问三姐的身体,问起你,她在临湘城过得并非不好,你不用担心。”

  “阿鹮……”她压低了声音,“大人也已经放她自由,衣食无忧,任凭她去她想要去的地方了。”

  在她们进入庐江城的第二日,萧翾便下了密令,令人将萧鹮所住的明瑟殿焚尽了。

  这个消息传到军中,不知道萧鹇又添了多少对萧翾的怨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国破后我和乱臣贼子HE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