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香江当大亨 > 第四百二十章 投资变动,托马斯突访

第四百二十章 投资变动,托马斯突访


  四月份还没过去多少天,上个月应内地外贸部长邀请,偕同夫人前往内地和内地高层进行会谈的麦里浩,在经过十一天的访问后,回到了香江。

  这次的访问,麦里浩更是和邓老有过会谈,可见级别之高。

  而关于本次会谈的内容,麦里浩在回到香江后,为香江各界带来了邓老的‘香江的投资者可以放心’这句话。至于更多的双方会谈内容,麦里浩并没有多说。

  邓老的‘香江的投资者可以放心’这句话很快被媒体解读成‘英国与华国的香江前途谈判万事好商量’这种意思。

  对于媒体的这种解读,包括林佰诚在内的少数人是不相信的,特别是林佰诚,他很清楚内地收回香江的坚定决心。只不过,他们这些明眼人不会对媒体的解读进行驳斥和解释,由着媒体去报道。

  因此,在媒体的解读下,香江绝大多数人以为香江的前途谈判不是问题,所以对香江的经济发展自然是更为看好。

  股市是最先反应的地方,在所有人都对香江经济看好的情况下,恒生指数自然是迎来了大涨,而且是接连几天的大涨。这次可以说是普涨行情,几乎所有行业的股票都涨,只有少数一些股票没有上涨。

  不过,就在这种恒生指数大涨的情况下,离岸公司那边却向林佰诚汇报,说是和记黄埔的股价跌破了60港币,离岸公司当前还持有一部分股票,询问他是按照原计划拿着还是继续卖出。

  股市行情好,自家股票却下跌,林佰诚当然要询问原因。

  原因很快就被找了出来,这次和记黄埔股价的下跌并非因为有人做空,而是跟离岸公司的多次减持有关。

  从今年的年初开始,和记黄埔多次出现利好,可每次都无法突破70港币的前高,股民们自然看得出上面有大量的压力盘,因此利好之后股价其实已经在慢慢的震荡下行了,要是没有这次的利好突然出现,股价很快就会在下行中跌破60港币的价位。

  但媒体对麦里浩带回来那句话的错误解读让整个恒生指数大涨,利好所有公司,因此和记黄埔的股价跟着上涨,向70港币的价位发起冲锋,可惜离岸公司在不断走高的股价中卖出股票,所以这次的冲锋再次失败。

  而且这次失败很快就迎来了大跌,没有接盘的资金,因为几乎所有股票都在上涨中,股民们见和记黄埔的股价不涨反跌,当然是选择换一只股票购买,所以和记黄埔的股价才没多久就跌破了60港币的价位。

  得知是因为自家在不断卖出股票导致股价下跌,林佰诚无话可说,只能询问到现在为止一共卖了多少股票,回笼了多少资金。

  林佰诚的离岸公司原本持有和记黄埔5910万股股票,截止到2月9日卖出了1580万股,回笼9.9亿港币左右的资金,扣税后剩下9.6亿港币,不过这些钱被拿去收购电视技术以及做多黄金期货了。

  剩余的4330万股和记黄埔股票,离岸公司一直在卖出,而且因为和记黄埔有多次利好的关系,近两个月下来一共卖出了3260万股,如今还剩下1070万股没有卖出。

  卖出的3260万股股票,卖出均价是港币,一共回笼了亿港币,扣税后剩下亿港币,换成美元就是4.84亿美元。

  因为上次卖出的和记黄埔股票所回笼的资金林佰诚拿走6.3亿港币拿去收购金星电视公司,所以离岸公司那边只剩下3.3亿港币,加上这次回笼的资金,总资金是亿港币,也就是5.62亿美元。

  不过,林佰诚让费雯·凯利他们拿3亿美元去融资做多黄金期货,这些资金费雯·凯利他们早在前阵子就完成了操作,所以剩下的资金只有2.62亿美元。

  这3亿美元使用十倍杠杆操作的黄金期货,买入均价是244.5美元/盎司,主要是最近一个月国际金价处于窄幅震荡中,既没有大涨也没有大跌。

  除了这3亿美元本金的黄金期货外,林佰诚在三菱银行那边的一亿美元本金的黄金期货,融资时间早在二月份就到期了,当时林佰诚让人进行结算,同时把资金交给离岸公司操作,使用十倍杠杆。

  三菱银行的那一亿美元本金,林佰诚当初只使用了五倍杠杆,买入成本价是211.3美元/盎司,卖出均价是247.8美元/盎司,获利八千六百多万美元,扣税后剩下6900万美元。

  扣税中的八百六十多万美元,林佰诚通过消费进行抵税,全拿去买别墅和高档公寓了,算是变相投资。

  回笼的1.69亿美元,林佰诚没拿去还给三菱银行,而是将其中的1.5亿美元交给离岸公司,使用十倍杠杆做多黄金期货,买入均价美元/盎司。

  不仅是原本在三菱银行的做多黄金期货,等过些天林佰诚在高盛那边的杠杆融资到期,他还会将高盛那边的本金进行结算,交给离岸公司去操作,主要还是为了隐蔽,尽量不让更多人知道他在做多黄金期货这块上赚了大钱。

  当前离岸公司卖出股票回笼的资金,扣掉拿去做多黄金期货的3亿美元,还剩下2.62亿美元的资金,再加上林佰诚原本就给管理团队的一亿美元本金,外加管理团队获利的一千万美元左右,如今费雯·凯利他们管理的资金是3.72亿美元左右。

  因为离岸公司的管理层管理着3.72亿美元,这个资金量已经不小了,所以林佰诚在考虑过后,决定不将剩下的1070万股和记黄埔股票卖出,让离岸公司继续持有着。

  对于林佰诚的决定,费雯·凯利他们几个管理层是有些失望的,他们当然希望管理的资金越多越好,这样他们获利后的提成才会更多。不过失望的同时,他们也有些庆幸,庆幸几人能够管理三个多亿美元的资金,这已经不是小数目了。

  林佰诚没有去管费雯·凯利他们怎么想,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那是因为他很清楚和记黄埔的股价在今明年会迎来大涨,因为和记黄埔用2亿美元本金融资20亿美元做多黄金期货,等到金价涨到高点,获利起码有三四十亿美元,换成港币就是上百亿港币。

  就算以当前每股60港币左右的股价来算,和记黄埔的市值是将近240亿港币,要是外界得知和记黄埔获利上百亿港币,那时和记黄埔的股价不大涨才有鬼了。

  所以,当前拿着和记黄埔的股票放着不卖出,不拿去做别的投资,也不会亏,这边的获利很稳定。

  因为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导致和记黄埔的股价在行情大好的情况下不涨反跌,不是因为有人在做空公司的股票,所以林佰诚由着和记黄埔的股价去下跌,根本不去理会。

  在林佰诚看来,和记黄埔股价一时的下跌,只要他不卖出,那么有跌等于没跌,后面早晚会涨起来,而且会涨得更疯狂,所以没有理会的必要。

  没有理会和记黄埔的股价变动,这些天林佰诚不是在星河游戏公司就是去远洋贸易公司,这两边需要他坐镇。

  特别是星河游戏公司,虽然高盛已经派遣团队来到香江,对星河游戏公司展开尽调,同时协助林佰诚拆分主机业务,但关系到主机上市销售的时间,所以他想尽快完成拆分。

  主机业务的拆分,不仅要将大半的硬件研发部拆分出去,还要将软件研发部拆分近半出去,工厂和员工也有一些要拆分出去。

  等完成拆分之后,林佰诚还要将拆分出去的部分集中到一家公司。好在两家公司的控制人都是林佰诚,所以工厂部分只要划分归属权就好,倒是不用进行搬迁。

  星月电子游戏公司,这是林佰诚为拆分后的主机公司所取的名字,该公司甚至已经完成了注册。

  七号这天下午,在星河游戏公司的林佰诚很意外的从秦岚那里得知,高盛的韦德·托马斯已经来到了香江,想要和林佰诚见一面。

  林佰诚很意外韦德·托马斯突然来到香江,他当然不会拒绝和韦德·托马斯见面,直接表示在星河游戏公司这里等韦德·托马斯过来。

  不到半个小时,秦岚就领着韦德·托马斯进入林佰诚的办公室中。

  “托马斯,你怎么来香江了?而且一点消息也没有。”

  林佰诚过去和韦德·托马斯握了握手。

  “我是临时决定过来的。”

  两人握了手到沙发那边坐下。

  韦德·托马斯出声道:“这次突然来香江,主要还是和星河游戏公司有关。”

  “有什么问题吗?”

  林佰诚面带询问。

  “高盛派过来的尽调团队对星河游戏公司进行了初步的调研,星河游戏公司的营收和利润出乎意料的高,特别是利润,高的有些离谱了,总部那边有些不信,所以派我过来看看。”

  韦德·托马斯心中颇为不平静,就高盛的调查,做街机游戏的公司利润大概是营收的%左右,可星河游戏公司倒好,利润超过了营收的一半,达到了60%多一点,是同行业其它公司的两到三倍。

  原本在高盛的评估中,星河游戏公司去年的利润应该在一亿美元左右,这也正是高盛迫不及待的想要推动星河游戏公司上市的原因,实在是因为这家公司赚的太多了,是一块美味的肥肉。

  可事实的真相却是,不算星河游戏公司在主机那一块的投入,去年星河游戏公司的利润达到了3亿美元,是高盛评估的三倍,一个超乎想象的数字,让高盛根本就不敢相信,一度怀疑林佰诚数据造假。

  林佰诚听了道:“不信的话,你们尽管查没事,反正事实摆在那里,我也不怕你们查。”

  “艾伦,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实在是那些数据太惊人了。”

  韦德·托马斯赶紧解释,然后转移话题道:“艾伦,这是一件好事,星河游戏公司去年的营收和利润那么高,我想到时候肯定会受到大量资本追捧,同时也能以更高的市盈率上市。”

  “那样最好了。”

  林佰诚笑了笑,他当然希望能够以更高的市盈率将公司上市,同时募资到更多为公司发展的资金。

  韦德·托马斯道:“艾伦,星河游戏公司的基本情况我看过了,我发现你的公司在今年只准备研发两款街机游戏,这个数量会不会太少了?不是我不相信你公司的实力,而是你的公司现在正处于上市的冲刺阶段,一旦出现研发的游戏不受市场欢迎,必然会影响到公司的上市,起码会影响到估值。”

  “托马斯,原本我的计划是今年将更多精力放在主机游戏业务上,如今这块业务拆分了出去,我会让公司再招一些游戏研发人员,多研发几款游戏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香江当大亨》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