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这个牛郎太棒了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补水方式

第一百六十五章 补水方式


  苍茫无际的荒野上,复苏先驱会部落车队正朝着北方前进,房车、皮卡车、越野车、货车和油车浩浩荡荡,歌谣声一路伴随。

  这已经是那场战争后的第六天。

  几天来,车队白天赶路,晚上就地驻扎,转换了多个方向,就这样一路驶来。

  而在这天早上,一个林赛从心灵网络探知到的新消息传开了,天禀者。

  但众人没过多理会,继续往北迁去,这可能是雷泰的曝光,也可能是银行的恐吓。

  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找回场子了。

  “妈耶!他妈的。”

  顾禾正坐在洛娜开着的越野车的副驾上,越想越还有点慌,不由得骂了声。

  “我说你赶紧把人格完整度恢复回去。”洛娜对他的突然大叫真没好气,淡绿的眼眸翻起白眼,“这辆车上,有一个疯子就够了,用不着我们两个都疯。”

  洛娜瞧他那样子,还好没跌破65%,不然每多跌1%,就可能完全不一样。

  有些人对于人格完整度的变动,就是那么敏感。

  人格完整度一旦跌破70%,恢复起来就很难,而且顾禾缺乏这个阶段的恢复经验。

  几天时间,无数瓶的枸杞水,他才从65%回到69%。

  “洛娜,天禀者,你不怕?”顾禾问道,本以为自己有了圣杯程序,也算有些力量了,却又冒出这么个鬼玩意,看来还是从良当宅男比较划算?

  “我干嘛要怕?”洛娜反问,“我徒手就不能扭断别人的脖子了?”

  顾禾继续瞧着她,她今天又是一身街头风的红皮衣黑皮裤,看上去就不好惹。

  既然有这种天禀者的存在,那自己以后还得减少独处的时间,不能落单。

  像小甜饼那样自己一个人宅居没什么好处,公寓房间还蛮大的,给别人白嫖住住也没关系了……洛娜,别人就是指洛娜。

  他得抱住洛娜的大腿,她是那种愿意为朋友拼命的人,这种人要找也不容易。

  不过,目前相比天禀者,更大的问题是,他还没有找到补充圣水的方法。

  而今天,顾禾感觉到了一股紧迫感,必须重视起来,必须要尽快补满。

  要是圣水满值的圣杯,他对着同等级的天禀者,还指不定谁反制谁呢。

  圣水,圣水,赶紧研究怎么补充,只能使用排除法了。

  已知,与牛郎值无关,与人格完整度无关,与喝水吃东西无关,与枸杞无关……

  这毕竟是一个玩偶系程序,是用相关源代码、人格原料和其它玩偶Q级程序数据编译成的,答案应该也是在这个范围之内,不会变成打猎、下厨就补充圣水。

  玩偶系有几个主体特质,奉献牺牲,欢愉,力量……

  顾禾琢磨着,想要问问鹅,明天晚上就可以联系了,但最好在此之前就有收获。

  每次联系的时长有限,他还得花时间问她关于荒野的情报。

  “洛娜,问你一个问题。”顾禾想着问道,“你对于圣水这个词,有什么看法?”

  “有话就说,最讨厌绕圈圈的了。”洛娜不耐地说,“扯什么圣水,想整啥呢?”

  “其实是我那个新程序‘杯子’。”顾禾抬了抬手中的保温杯。

  圣杯这个词太强,得低调一些,他告诉洛娜、千叶和薇薇安都说叫杯子。

  现在除了她们三人知情,其他人连他已经是二程序者都不清楚,酒井花青知道,很为他高兴激动,却不知道是个什么程序。

  另外,只有他自己知道圣杯程序可以治疗神经,他先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这事不是关于信任,是会把别人也带进危险。

  等他弄清楚一些再看怎么样吧。

  “杯子需要补充一种生命之水能量才能动。”顾禾告诉洛娜,“圣水、肾水,都一个词,但我研究了几天,还是没搞懂怎么才能补充,没有水它就是个摆设。”

  “不早说。”洛娜转头瞥了他一眼,“我的安全靠你的,你得赶紧补起来。”

  “想什么啊!”顾禾不禁大叫,“我的安全才靠你的。”

  “生命之水,我想想哈……”洛娜一边开车,一边思考着,半晌后却道:“好吧你问着我了,我看过最多的书是漫画书,想不懂,生命之水就应该跟生命有关吧。”

  顾禾却觉得她有可能说中了重点,跟生命有关……

  玩偶系有着生殖繁衍的核心意象,而且圣杯的攻击态、防御态和治疗态,全都离不开血肉。圣水能量事实上是在快速转化为血肉之物,从而构建起形态效果。

  生命,圣水与此有关。

  玩偶不是食血者,食血者吞噬他人的生命能量,但玩偶赋予、玩偶创造。

  所以,他应该也不是要去当吸血鬼,吸点人血什么的,那不是玩偶要吸的。

  “把千叶、薇薇安都叫上车问问吧,她们读的书比我多。”洛娜在这事情上倒是不倔,“你就先问着吧,现在荒山野岭的也找不到红发莉兹给你讲课了。”

  顾禾叹了一口气,找是能找到的,就是要明天。

  洛娜通过车辆之间的无线电对讲机,把千叶和薇薇安叫着过来。

  之前说车上人太多就太吵,不让其他人上车的是她,现在叫别人上车的也是她。

  不多时,越野车在荒野上停了下来,接了从其它车辆下车走来的千叶和薇薇安,才继续往前方驶去。两人坐在后排听了这个情况,千叶陷入思索。

  薇薇安一听就眼眸流转,脸颊不由笑起,“这不明摆着么。”

  她看着顾禾,眼见他的人格完整度一天比一天高,自己却还没有得手,真有点郁闷,眼见就要错失良机。

  可是现在,一个大好机会就这样送上门来了。

  “圣水,肾水,生命之水,全都指向同一回事。”薇薇安挽动额间的垂发,“我不说,你们也懂,玩偶最擅长的是什么?大禾,你怎么能漏掉这个不作尝试呢?”

  千叶一听,顿时似笑非笑,有点想要忍着,又有点忍不住,“……真有那种可能。”

  她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演员,不管多好笑的情况,都可以不笑。

  但现在,她真的是快要笑场了。

  那个杯子程序,看来真的很搭牛郎。

  “我靠。”洛娜一下皱起了英眉,转头看看顾禾,又望向前方,“我操。”

  “洛娜你说得对,我就这意思。”薇薇安伸手从后面搭着顾禾的肩膀,指尖轻缓地划向他的脖子,“我和你试试吧,就看有没有效果,都为了正经事儿。”

  顾禾正有点心情复杂,几番欲言又止,不知道为什么,板田先生的话语涌上心头。

  他妈的……或许还真有这种可能,玩偶的特质,六天七夜程序的混入……

  “就今天晚上,怎么样?”薇薇安凑过去轻声说,“洛娜,千叶,你们要加入吗?”

  “神经疯子。”洛娜嘀咕骂了声,撇着嘴角没好气道:“不一定就是那样,新程序呢,有点新玩法很正常,你有没有试过游泳什么的?人是胎儿的时候不都在羊水里嘛,羊水不是生命之水么,你喝水没用,或许浸泡在水里就有用了。”

  她打着方向盘,“还说不定是开车哈,你这几天有开过车吗?”

  “谁说那事情就不是游泳了呢?”薇薇安笑道,“游泳的姿势还多了些呢。”

  顾禾的心情越发复杂,颇为弱小、无助。

  如果真得那样才能补水,那他会走上一条什么样的路子,这可不兴啊,兴吗……

  “试试游泳,先试试游泳!”洛娜坚持地说。

  这天下午接近傍晚,车队停驻下来了,今天停得地方挺好,周围有树林,远处些也有一条小河流,方便车队取水和洗漱。

  这里距离流光城已经很遥远了,没有受工业污染的河水还保有清澈,能够饮用。

  部落车队也就在这里架设起了营地,可能会停留个几天。

  与此同时,在洛娜的主张下,一行人要去小河游泳,不知内情的酒井花青也被准许跟来了。因为这事情可能有着些实验性,洛娜没让其他人跟来。

  因此一行人有四个年轻貌美的女生,交谈着走在前面,离车队的取水点远些。

  只有顾禾一个男的,抱着一个黑色轮胎当救生圈,跟在她们的后面。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一处理想的下水游泳点,水流不急,河道也算宽阔,清澈的河面见不到有飘浮垃圾,河岸两边则长满了青翠的野草。

  “洛娜,这种地方安不安全,有没有可能有异种什么的?”顾禾问道。

  “当然有可能,游的时候注意着点。”洛娜应道,“别一不小心留下了你那玩意。”

  几个女生轻笑起来,连酒井花青也在笑,她有些兴奋着,“这河水真清啊。”

  在这个时代,对于从小生活在霓虹街头的酒井花青,日常看到的是各种的电线和霓虹灯,游泳真的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能去哪里游泳呢,是可以去港湾区的海滩边游,但港湾区海边不是谁都能进去的,那里全是生意,得交钱买门票才能进去海边,不然海边常年都要挤爆人。

  而门票很贵,多的是花园区、江谷区的人去游,而他们街狗一般不花那钱。

  洛娜很小的时候经常游泳,非常爱游,但如今也很久没怎么游过了。

  倒不全是钱的问题,只是心里不愿意……

  距离上次游泳时间最近的还是千叶,但她是在酒店游泳池那种地方游,充斥着一种消毒液的淡淡气味,跟这条天然的清澈河道完全比不上。

  他们几人站在河岸边上,望着眼前的原野景色,都感觉很美丽。

  “现在就连河乡区,都没有这种河流了,全是些垃圾黑河。”

  洛娜突然就一鼓作气地几下子,双手把红色皮衣、无袖T恤脱下扔走,再把黑色紧身皮裤也脱掉,只剩彩色的内衣裤,她可不在乎,内衣裤和泳衣有什么分别。

  她马上就冲向河道,曼妙有致的身段一下像美人鱼般跃了进去,噗通地溅起水花。

  而已经事前换上一套比基尼泳衣的千叶脱掉外套,也跟着跳进河水中。酒井花青说了声失礼啦,也像洛娜那样脱衣下水。

  顾禾这时候就见到薇薇安已然赤膊了,不由嘶地倒吸一口凉气。

  “来啊,大禾,下来啊!”薇薇安悠悠地走下河中,向他招手,身姿若隐若现。

  “禾桑,水里好清凉。”酒井花青很是感慨,“我不怎么会游,你呢?”

  “我也不怎么会……”顾禾身上套着轮胎救生圈,站在河边有点不敢动。

  他只见洛娜用力地划动起了两条紧致好看的手臂,踢动长腿,已经没管他们,自己往远处游动起来了。很快,千叶、酒井花青和薇薇安,也逐渐不管他。

  一个地下室小子,不会游泳也很正常,让他自己慢慢克服下水的恐惧吧。

  她们一边游,一边欢笑打闹,享受起这难得的清澈河水。

  而顾禾就这么看着,心头渐渐平静,渐渐感受到了一种美,生命之美。

  洛娜的泳姿充满力量,而千叶的泳姿十分灵动,酒井小姐游得温柔如小猫,还有薇薇安,真是河中妖女,每一下挥手划腿都那么妩媚妖娆。

  这个时候,傍晚的夕阳把天空照得布满晚霞,河面反射出了鳞鳞的光亮,更是使得她们不同的美丽身姿如同一幅生命的画作。

  顾禾心中悄然满是这样的感受,感到了生命的活力、激情与欢愉。

  这个破烂世界,还是有着一些美丽的人儿,生命真好。

  突然,他察觉到了,圣杯程序似乎微微地动了动,把心中这份感受进行收拢。

  【圣水能量值:4%,↑1%】

  啥子!?顾禾顿时一惊,从这种感受生命之美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圣水能量涨了,好像被洛娜随口说中了,游泳,这就是补充圣水的方式!?

  不对,不对,他再望向河中游得有点远的几道倩影……似乎不在于是某种方式。

  而在于这种心情的触发与获取,那生机勃勃的美景,那生命之美。

  顾禾越去品味,越是有些明悟过来,这就是圣水,生命之源的能量。

  但是,怎么只有1%?这也太少了吧……

  他已经习惯牛郎值直接几个百分点、甚至几十个百分点地涨,这几天下来,牛郎值都已经又去到五档20%了,现在圣水能量却来个1%。

  回想一下与异种小队的那场战斗,转换一次形态就花5%,治疗翅膀也花了5%,攻击态直接就%地消耗。

  现在这4%顶不了什么用啊,没个30%都不算事……

  “妈耶……”顾禾抓头,连忙让自己静下心来,继续看着河中美女们游泳。

  然而,好像一个情景涨过了就不会再涨,她们依然美丽,只是圣水半点不涨。

  是他的心情,他没刚才那份心情了,他无法再由此感受到生命之美。

  顾禾只好提着轮胎救生圈,也跳进了河中,噗通一声巨响,顿时整个人浸进河中,他现在只希望这个世界里的鳄鱼也灭绝了。

  “哈哈,下来了!”那边,洛娜大声笑呼,“游过来啊。”

  薇薇安什么都没说,骤然一下潜水下去,身影在河面上消失不见,但有一股水流正往这边快速地涌过来,她可比鳄鱼还要凶猛。

  顾禾意识到对方想要偷袭他,连忙游开去了。

  这种心态怎么可能涨圣水能量,程序里自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哗啦一声,薇薇安冒出水面,就在他旁边,甩着湿透了的多彩秀发,“我带你游。”

  “别,不用,我自己游……”顾禾立时说,只是在水中笨重得很,还拖着个轮胎,躲都躲不开去,就被薇薇安双手拉住了。

  他生怕她会做出更出格的事情,急忙宣布:“圣水已经涨了,已经涨了!”

  除了酒井花青不太明白,其他三人都一疑,洛娜喜道:“真是要游泳!?”

  但听完顾禾的讲述,都知道不是那回事。千叶想着道:“看来是要激发你对于生命活力的感受,让你的心灵产生那种欢愉,神经物质就会滋生,杯水里就有水了。”

  “什么意思?”酒井花青那张可爱清纯有美人痔的面容上,一脸懵懂。

  “回头再告诉你。”洛娜一边踏着水,一边望着那边的顾禾,好笑地说:“那你是不是要更加多愁善感些了,得比我们这些女人更懂矫情。”

  “我觉得,还是要多去一些有美景的地方。”千叶继续说着想法,“但不仅要有美景,而像现在这样,是景色与人的结合,还可能得是女性。”

  不是重复某种行为就行,而需要激发自己内心的感受。

  顾禾思索着,这也好像是对于咸鱼生活的反制,这不是逼着要他去折腾吗!

  要看美景,要找美景,就需要走动,去这里去那里,不可能就在寿惠街不出去。

  “什么美景,为什么你们都不抓重点呢?”

  薇薇安真拿他们没办法地一声笑叹,“是在于美景吗,是在于美人。

  “是我们几个的生命活力激发他的感受,是我们带去的圣水。可是我们的生命活力就止于这种程度吗,还是说……还有更高效的、更能带来这种感受的补水方式呢?

  “大禾,我就来吻吻你,做个实验。”

  她再次越游越近,顾禾心里越发紧张,别吧,别吧……

  那边的洛娜、酒井花青面色各异,而千叶再一次似笑非笑。

  “有古怪,河里有异种!”洛娜突然大叫一声,就往河岸边猛游回去。

  “妈耶!”顾禾吓得连忙转头游去,速度之快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绝对是爆发出二程序者玩偶的身体素质,几下子就又跳又跳地上了岸,叫着她们,“快点!”

  黑色的轮胎救生圈,还飘浮在河道之中。

  酒井花青也被他和洛娜吓了一跳,急忙游上去。千叶则是游得不慌不忙。

  “哎……”薇薇安更是继续待在水中,无奈地摇摇头,这回再次功亏一篑。洛娜这人真是,自己不上,也霸着不让别人上。不过,这个夜晚还长着呢。

  有没有异种,她还分得清楚。

  果然过了一会儿,薇薇安都悠然地上岸了,河里也没出什么动静。

  “可能感应错了吧。”洛娜耸肩说,抱着衣物走去,“不游了,饿了,回去吃饭。”

  酒井花青还想再游的,但想来营地会在这里停留几天,明天再游好了。

  她和千叶小姐,也就都收拾起衣服,往车队营地那边回去。

  薇薇安落在后面,拉扯住了顾禾,对他轻声说:“你可以先试试,就看看我那份人格影像,看那种美好能不能让你补水,不就行了。”

  她对他眨了眨眼眸,“我不是想当你的女朋友,我只是想和你玩……

  “这里跟地下室是不同的,要确定一段关系对于谁都很难,说不定今天确定关系,过两天谁就挂了,或者走散了,或者背叛对方了,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这个牛郎太棒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