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穿越医妃不好惹 > 第三章:我回来了

第三章:我回来了


  “小丫头片子你懂什么?牺牲你一人,可以换来整个大燕的安稳,你该感到荣幸才是。”

  梼杌说着就挥剑刺来,主子心软,他的心不能软,今日一定要灭了小丫头的口。

  “梼杌!”

  燕非墨一下弹开梼杌的剑。

  “主子,这小丫头留不得了,属下今日一定要杀了她,甘愿受任何惩罚。”

  “梼杌!”

  燕非墨提升了声音,一把握住了梼杌刺过来的剑。

  “主子?”

  看着自家主子手上流下来的鲜血,梼杌惊呼出声。

  “你……”

  洛芊芊本来已经做好了应战的准备,却发现燕非墨替她挡了这一下,不由有些震惊。

  “主子,为了一个小丫头,你何至于此啊?”

  “梼杌,你记住,大燕是大燕人的大燕,大燕的每一个子民都该保护,即使将来我死了,也会有别人来保护大燕。”

  大燕是大燕人的大燕,听到这儿,洛芊芊几乎落下泪来,***是种花人的种花,在现代的时候,队长也是这么说的。

  所以明知道天气恶劣,直升飞机可能会遇到危险,可她还是决定去,因为那里有人在等着她救援,她应该去,即使付出生命。

  “主子,你胡说什么?你才不会死。”

  梼杌急急撕下自己的衣服。

  “我来!”

  洛芊芊拿过梼杌手中撕下的布条,仔细地给燕非墨包扎起来。

  “小丫头,你别怪梼杌,他只是不懂。”

  洛芊芊抬起头看向燕非墨,坚定地道:“我懂,你说的大燕是大燕人的大燕,我懂。”

  从她的眼中,燕非墨看到了理解二字,想不到一个小丫头竟有如此的智慧。

  “罢了,你走吧!”

  梼杌手中的剑落在了地上,他不懂,他真的不懂,他只知道,一个人和整个大燕人的命,孰轻孰重。

  “再见!”

  洛芊芊再次看了一眼燕非墨,蹲下身捡起一块沾着血的衣服,转身离开。

  唉!

  “主子,真的不用……”

  “不必!梼杌,今日过了。”

  燕非墨瞪了一眼梼杌,看着洛芊芊离开的方向目光炯炯。

  梼杌心下一片黯然,跪地道:“属下知错。”

  “起来吧!打扫一下,一刻钟后回营。”

  “是!主子!”

  此刻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洛芊芊揉了揉饿了的肚子,朝着记忆里京城的方向走去。

  每个时代都不乏早起的人,在古代起的最早的除了下人们,就是大家的儿媳。

  越是大的家族,规矩就越繁多,尤其是主子们,不能行差踏错一步,否则就成了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毛巾热了没?快拿过来!”

  二夫人皱着眉头一边轻声吩咐下人,一边观察着卧室里洛玉珏的动静。

  “来人!”

  洛玉珏喊了一声,二夫人赶紧拿着下人递过来的热毛巾,小跑到床前,仔细地给洛玉珏擦了擦脸,然后伺候着他漱口穿衣。

  “秀芝,洛儿的事让母亲大为不快,这几日你须得勤快一些,万不可让母亲再对你不满。”

  二夫人看了一眼洛玉珏,赶忙称:“是,都是妾身不好,惹母亲生气了,也连累玉郎替妾身周旋,都是妾身的不是。

  妾身家境贫寒,身无长物,不如这当家主母还是换个人做吧,妾身不敢奢望什么,只求能够在玉郎身边。”

  见二夫人如此自责,洛玉珏搂了她:“你胡说什么?你与我乃是自幼的情分,从小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

  母亲年纪大了,再加上病了月余,脑子糊涂也是有的,洛儿这件事一定是她错怪你了,你尽心服侍,等母亲病好了,想通了也就没事了。”

  听洛玉珏这么说,二夫人明白这件事他根本没怀疑,或者说不在意。只要牢牢抓住他的心,不怕那个老不死的作妖。熬也把她熬死了!日后这丞相府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多谢玉郎体桖,只是眼下还有一事,妾身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与我之间自然是讲得的。”

  洛玉珏很满意二夫人在他面前伏低做小的模样。他虽说是当朝丞相,得皇上器重,可到底出身寒门,根基不牢,因此总觉得在那些根基深厚的官员年前低了一级,有人时刻恭维,他才会觉得这个丞相没白做。

  “妾身记得,洛儿小时候与大皇子订过亲的,金口玉言,如今她已经不在人世,是不是……”

  洛芊芊三岁时,洛玉珏正好做了当朝丞相,再加上太师的关系,因此得以在宫宴上携带家眷。

  当时的她粉嘟嘟的惹人喜爱,大皇子已经十岁了,忍不住过来逗弄,所以皇上一高兴就给两人指了婚。

  “你说的是!”

  洛玉珏皱了皱眉,不说他都忘了,那丫头得圣上金口玉言与大皇子赐婚的。

  由于太师的关系,大皇子那边也是三缄其口。如今正好那丫头不在了,一拍两散也可。

  “既如此,我便寻个合适的时机,与大皇子商谈退婚的事宜。”

  “玉郎不可!”

  二夫人因为着急,所以声音有些高,喊出口后,才惊觉已经太过刻意,便换了语气道:

  “大皇子人中龙凤,将来必可……咱们的纷儿也到了待嫁的年纪,不如求了皇上将婚事换给纷儿如何?”

  “胡说!”

  洛玉珏一把推开二夫人:“一介妇人懂得什么?休要胡言!咱们的纷儿费了多大心血你是知道的,眼下局势不明,你趁早歇了心思,免得惹祸上身。”

  二夫人一惊,吓得急忙跪地:“老爷恕罪,是妾身愚钝。”

  “哼~”

  看着洛玉珏的背影,二夫人摇摇头,今日是自己太过心急了,纷儿可以说费了心思培养出来的,再等等也好。

  天已然大亮了,二夫人打开铜镜,仔细地在镜子前描摹着,然后精心挑选着首饰,府里那些狐狸精们,就知道勾引玉郎!

  “夫人,时辰差不多了,老太太怕是要起来了。”

  “好!”

  二夫人连忙起身,正如洛玉珏所说,在洛芊芊这件事情上,老夫人的确是不高兴了,虽然她母亲已死,外祖家也获了罪,可她到底也是老夫人的孙女。

  洛玉珏不怀疑,可老太太却是人精,看出点什么也是正常的!

  “夫人!”

  李嬷嬷递过来一盏茶。

  二夫人接过一饮而尽,而后又用了几块糕点,这才往老夫人的松鹤园赶去。

  “夫人,老太太这几日起的晚了些,不如您先回去用早膳吧,老奴服侍老太太早起即可。”

  一见她来,老夫人跟前伺候的刘嬷嬷便赶紧迎了出来。

  “嬷嬷说的哪里话,媳妇伺候婆婆是应该的,哪里能因为一时的口舌之欲耽误了给母亲请安呢!况且母亲这几日心情不佳,身为儿媳更应该伺候在侧的。”

  二夫人故意提高了声音道,想以此让老夫人起身,她伺候完就可以早点回去了。

  刘嬷嬷看了一眼二夫人满头的珠玉首饰和华丽衣衫,并没有多说什么。

  “唉!洛儿这孩子命苦啊。”

  二夫人继续道,说罢还用帕子擦了擦眼泪。

  “夫人莫要伤心,二小姐是个孝顺的孩子,若是知道您为她伤了身子,在天也会不安心的。”

  “是啊,洛儿是个好孩子,只可惜……只可惜啊。”

  “人呢?都死了吗?”

  这时,屋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气,很明显听到了刚才的话语。年过花甲的她,哪里会听不知道二夫人的用意。

  “母亲!”

  二夫人赶忙小跑着进了老太太的屋子。

  “母亲,您醒了?”二夫人赶紧扶起她,用帕子给她擦着脸。

  “昨夜下了一夜的大雨,你可着人将洛儿安葬了?”

  “母亲放心,媳妇已经使了稳妥的人去,洛儿这丫头命苦,小小年纪便去了,媳妇让人用了最好的棺材,还请了法师做法,虽不能让她入祖坟,可也不能让她在下面被欺负。”

  请了法师做法,这件事办的倒还不错。

  “我病了这许多日,难为你为洛儿想的周到,这丫头……”

  “可不就是周到嘛!”

  洛芊芊走进屋子里,二夫人一头的鲜艳首饰伴着晨光,简直闪瞎了她的眼,而她旁边的老夫人,就显得苍老而憔悴,她心里一酸,对着二夫人戏谑地道:

  “女儿多谢母亲想的周到,天降大雨,母亲派去的人稳妥的紧,并没有将棺材埋进土里,就连棺材盖上的钉子都没订好呢!不然女儿也不能回来啊。”

  “你……啊!”

  待看清楚真的是她,二夫人惊叫一声,几乎晕倒过去。

  “你……你是洛儿?”

  老太太用手指着她,浑身颤抖,继而再也撑不住,晕倒了过去。

  “二小姐,你……你……”

  “二小姐,你怎的回来了?”

  屋里的下人乱作一团,毕竟死而复生这件事显得太过诡异,一般人并不能接受。

  她们的表情,洛芊芊尽收眼底,刚才她准备从正门进入,却被守门的下人当做了要饭花子赶走,所以她悄悄从府中的狗洞里钻了进来。

  先去看了弟弟洛齐飞,见他还睡着,也就到了老夫人这里。这个时辰应该是二夫人向老夫人晨省的时间,在原主的记忆里,偶尔也有关于老夫人的温暖记忆。

  况且,古代尊崇孝道,应当是老夫人最大。所以她就来了这里,果不其然,看了一场好戏。

  “祖母?”

  洛芊芊急忙奔到老夫人跟前,记忆里的老太太精神矍铄,满头的银发仔细地簪在一起,脸上总是挂着得体的笑容。

  可如今她银发胡乱地披散着,脸上的皱纹深了许多,精神很差,便赶紧给老太太诊了脉,发现她只是晕过去而已,有些虚弱,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才放心。

  顺手从二夫人的头上拔下一枚银簪,在老太太的人中处用力一刺。

  “祖母?祖母?”

  洛芊芊紧跟着叫了几声。

  “洛儿,你真的是洛儿?”

  老太太看着她不敢相信地问。

  “祖母,我是洛儿,我回来了。”

  洛芊芊握住老夫人递过来的手,觉得暖暖的。

  “你……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回来?”

  二夫人终于反应过来,一个健步从老太太床上弹了起来。



  (https://www.lewenn.com/lw341510/5047919.html)


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www.lewenn.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