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末世大佬忙种田 > 207章,她说到做到

207章,她说到做到


  封无言还没彻底死去,因为有封家老祖的禁术撑着,所以他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血喷薄而出,想堵却堵不住。

  他艰难的伸出手,将破开的腹部捂住,温热的血从他的手指缝流了出来。

  还有,空气中散发着的味道,让他一阵恶心,呼吸进去的空气从他的颈那里跑了出来。

  现在都封无言就是个到处漏气的气球。

  此刻,封家大厅空气中的味道极为不好形容。

  没一会,封无言的手就无力的垂了下去,因为身体已经不受他控制了。

  疼痛终于传到了已经迟钝的大脑,只见封无言张着嘴,口里念叨着:“不,这,这不可能……”

  杨赠月竟然能破了老祖的禁术,直接杀了他,他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封无言死都不相信。

  这末世才开始,怎么有人的实力,超过了刚获得异能的人这么多,还超过了修习了禁术的他。

  封无言已经没有机会去得知真相了。

  “嘭”的一声,封无言倒在了地上,身体四分五裂,还睁着眼,彻底没了呼吸。

  死状,很惨。

  在杨赠月看来,封无言的死状却还是比不上被他们掳来,死在花嫣山的那些无辜之人。

  她没有那么狠的心和手段,既然要杀人,就干脆利落些吧。

  她折磨人的境界,没有混迹边境的罗灏白高。

  罗灏白看着封无言死得这样痛快,想着花嫣山中那些枉死的同胞,恨不得上前将他再剁一遍。

  杨赠月还是给了他个痛快。

  如果是他,有时间的话,一定要让封无言享用一下花嫣山那些同胞的死法。

  千百倍还给封家人。

  九霄看到封无言的死状还算淡定,周青莹和江蓉却有些不适。

  不过两人都忍了下来。

  这封无言,该死。

  封无言的尸体横躺在地上,封家人不敢再上前。

  封无言死后,杨赠月看了一下其他封家人,已经十不存一。

  封家的老大,封书鉴的父亲已经被九霄和罗灏白控制住。

  罗灏白看了杨赠月一眼,得到了她的肯定眼神,于是罗灏白一刀,直接砍了他的头。

  封家此时已经没有能主持大局的人了,年轻一辈没那么快成长起来,封凌海在花嫣山就被杨赠月杀了,现在都封家一团乱。

  九霄几人把客厅里的封家人都控制住了,外围的那些人不敢进,也出不去。

  有些得了风声离开的封家人,也被异植拦在了门外。

  以他们现在的异能等级根本无力反抗,只得待在原地。

  封书鉴被关在紧闭室训练,在得知杨赠月竟然杀上门后,立刻想办法离开了禁闭室。

  拔腿就跑,都没去封家的客厅看一下情况。

  他回来后多少知道了花嫣山的事,还有那些影子。

  实力如何?

  肯定比他强。

  可既然花嫣山那么多的影子都没能要了杨赠月的命,还让她顺利,毫发无伤的来了封家,这说明杨赠月的实力比影子强。

  封家没人是她的对手。

  他不跑,等没命了再跑吗?

  爷爷嘴上说着厉害,指不定接不住杨赠月的五招。

  所以,他还是先走为上。

  小命要紧。

  封家的禁术他已经全都拿到手了,以后他找个地慢慢修习,有实力了再找杨赠月报仇。

  这一刻,封书鉴心中只有自己的命,家人通通抛到了脑后。

  他现在对杨赠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恐惧,从前对她的爱慕不知什么时候就消失了。

  现在回想起杨赠月的那张脸,封书鉴觉得么会有这么漂亮的“杀~人魔王”。

  在杨赠月刚进入封家时,封书鉴用禁术悄悄离开。

  异植发现了动静,但是封书鉴离开的方法太过诡异,它们没能阻止他的离开。

  杨赠月扫视了一圈,没发现封书鉴的影子,找了个封家人问,得知他被关了禁闭。

  让人带路,去到禁闭室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从空气中留存的气息判断,封书鉴离开有一会了。

  原来是逃了。

  这贪生怕死的家伙,自己家族遇到危险,首先想到的不是对敌,而是逃跑,封家就教出了这样的子弟?

  封无言要是活着,估计能扒了封书鉴的皮。

  封书鉴再一次用封家的禁术逃走,杨赠月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去追了,因为距离过远。

  封无言也死的不能再死。

  至于其他封家人,在将能问出来的信息问到手后,杨赠月和九霄几人将这些人都杀了。

  没有留下活口。

  这花嫣山那么多的亡魂,和这些人脱不开关系。

  可以说封家没有无辜之人。

  杨赠月发现这些封家人都修习了禁术,所以有了防备,在他们试图用禁术逃走时才没能成功。

  这些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禁制,不明白杨赠月是如何做到的。

  杨赠月讽刺的笑了笑,在上次封书鉴逃走后,她就研究起了阻止用禁术逃走的方法。

  祖师虽然坑,可他还是有点靠谱的,留下的招式和口诀以及修行方法,都是正统易学,且操作十分可行的。

  再有,他似乎极为厌恶禁术。

  所以很多招式和法术,还有法器,都能克制这些禁术。

  别以为只有你封家有老祖。

  她行云观也不差的。

  罗灏白没想到杨赠月也着实狠,主要还是因为那么多条人命吧。

  她在花嫣山对那些亡魂承诺过,手刃封家人,让他们安息。

  她说到做到。

  在将封家人处理了之后,一直围绕在封家宅子上空的那些怨气,才终于消散。

  九霄五人都发现了怨气的存在,引气入体后对这些“气”的存在格外敏感。

  还能分辨出“气”的好坏。

  那些气,黑压压的一大片,厚重得能压垮一座山丘。

  九霄四人虽然没有见到后面的尸山,但是光凭想,就能想到,是何等的惨。

  在将封家上下处理干净后,杨赠月让罗灏白放了一把火。

  将这个藏着无限恶心和黑暗的宅子烧了个一干二净。

  这座宅子很大,即使是罗灏白的火,也足足烧了一个小时。

  另外,杨赠月还想办法毁去了花嫣山的那些别墅。

  也就是,阵法。

  封家就是用这个阵法把幸存者掳过来的。

  看着被夷为平地的别墅,杨赠月的心却并不痛快。

  人类,最后会走向何方。

  她,最后又会在哪里?

  她要做什么,要怎么做,才能阻止即将发生的那一切。

  杨赠月想起陆行云的那些话,心中做了决定。

  封家老祖此刻正在元明界喝着小酒,以为胜券在握,过不久就可以回云荒界好好享受一番。

  一点都没想到他的布置已经被人全毁了,他最近逍遥自在得很,已经有阵子没联系方源镜了。

  实在是对方源镜很放心,也很放心封家的那些人。

  因为,封无言比他还要疯狂。

  这样的后代,一定能成事。

  ……

  杨赠月看着眼前燃烧着的烈火,直到所有痕迹都化为灰烬才开口:“师傅,我们回四昆山。”

  花嫣山的事可算是解了她的一个疑惑,却没想到结果是这么让人觉得心痛。

  这些幸存者虽然没有获得异能,却是最无辜的人。

  被封家人以如此极端的方式杀死,又用来炼煞,换做自己,也会有滔天的怨恨吧。

  杨赠月知道这些亡魂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她不知道。

  大概是彻底消散在这天地之间了吧。

  无踪。

  也无形。

  九霄几人这几日已经被封家人所做的事震惊得无以复加。

  末世后,人真的能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吗?

  这已经可以说是彻底泯灭了人性。

  还有一点九霄想不通。

  封家人炼这么多的煞,这是要毁了整个世界吗?

  这个答案杨赠月也不知道,不过她相信随着事情的发展,这件事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

  她直觉他们以后会碰上封家的那位老祖,到时候她再和他算算账吧,带着这十几万人的怨恨!

  希望他能承受得起。

  在杨赠月他们离开花嫣山后,封书鉴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了自家已经化为尘埃的宅子前。

  杨赠月一定想不到吧,他竟然又回来了。

  其实他并没有离开太远。

  离开的那个封书鉴是他用禁术做出来的障眼法。

  封书鉴发现自己竟然不难过。

  封家曾经给过他庇护,可在封家出事时,他想的是逃离。

  封书鉴摇了摇头,心里苦笑到,自己和其他封家人没什么区别,也是如此冷血。

  站在爷爷的角度上,他知道自己也会做出和爷爷一样的选择。

  谁让他们的身体里,流着那位据说以禁术和邪门歪道获得了长生的老祖的血呢。

  封无言想要复制老祖曾经的辉煌,时机和环境都具备了。

  可是,他们碰上了一个不以常理出牌的杨赠月。

  封家几十年的心血全成了泡沫。

  封书鉴张开双手,空气从指缝间穿过,他没有感受到封家人的亡魂,几分钟后,还是没有。

  封书鉴惊讶得睁开了眼?

  以爷爷的老谋深算,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后路?

  封家这些人竟然消失得一干二净,没有一丝魂灵的气息。

  杨赠月,可真够厉害。

  她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花嫣山亡灵的气,也不见了,是杨赠月做了什么吗?

  封书鉴想不明白。

  在感知不到封家人的魂灵后,封书鉴心里怕了。

  虽然他拿到了封家禁术,可是,他不知道如何联系那位老祖!

  禁术接下来要如何修习,没有人指导,他怕自己会练着练着就没了!

  如果再碰上杨赠月,他没有把握能再次逃走。

  封书鉴心里思索着,杨赠月肯定会回四昆山,那他就离她远远的。

  于是,封书鉴头也不回的,朝与杨赠月相反的方向孤身离开。

  他打算去北宁。

  犀澜观应该还在,他想去那里找找机会。

  在封家老祖留下的话里,说犀澜观有几个和他一起去往其他世界的修行者。

  或许他可以在那里找到新的契机,只要犀澜观收留了自己,杨赠月暂时就拿他没办法。

  他相信犀澜观的实力。

  只要能得到庇护,犀澜观就算想要他手中的禁术,都可以。

  杨赠月五人经过一天多的疾行,在夜里十一点回到了四昆山。

  白徴已经提前回来,以它的飞行速度,只要几个小时就能回来。

  看着离开仅仅十多天的家,杨赠月心中平静了下来。

  这十多天的经历不算复杂,却让她觉得有些累。

  花嫣山的代价,太大了。

  人心,真的可以恶到如此地步,这是她之前没考虑过的。

  山脚下,知道杨赠月他们回来了,陈加儿早早等在了异植守护的路口。

  杨赠月刚将遮挡的异植撤走,就见到了陈加儿等人。

  见杨赠月回来了,陈加儿心里的担忧才散去。

  “赠月姐,回家了。”陈加儿看到杨赠月的脸色,就知道这一路发生的事对她冲击有些大。

  “嗯,走,回家再说。”杨赠月率先上了山。

  陈加儿回到山上,将热水端上来,为六人泡了茶,先递给九霄和杨赠月:“赠月姐,四昆山很平静,其他人训练也都努力。”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末世大佬忙种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