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以便以谢 书名:西界封神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中东大漠,黄沙漫漫。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其时距以色列民,在先祖神人:摩西的带领下。从埃及斜渡红海干地,返回约旦河平原,已逾三百多年——以国正值扫罗王,与大祭司山默尔秉政期间。境外最大边患是非利士人,双方连年交兵,互有胜负,死伤均重。两国交界接壤处,常有游骑相遇,就大战场。往往陈尸荒野,无人收敛。以致那些爱食腐肉的秃鹫,成群结队在空中整日盘旋,觅得机会便美美饱餐。

  这日清早,匹老驴驮着个灰衣人缓缓由北而来。这人全身都缩在件粗布灰袍里,看不清面貌,双手环抱根又长又黑的拐杖,稳稳端坐在驴背上。副悠闲悠哉,不紧不慢的模样。

  正行进时,前方尘土飞扬。队骑兵疾驰而来,却是非利士的个游击十人队。马上骑士个个剽悍,盔明甲亮,各举刀枪。想来这队骑兵都是军中好手:艺高胆大,竟敢深入敌境,滋扰劫掠!那灰衣人不闻不问,径直向前。片刻间,支十人队便把ta围在当中。

  “这是个以色列人!”从装束打扮上看,有人就下了判断。

  “个人敢走这条路,怕是不想活了!”带队长官已起杀心。

  “看看是男是女再说!”人狞笑道。

  “嗬嗬、嘿嘿、呵呵……”队勇悍骑兵不住怪笑。人便纵马近前,伸手就要揭ta的长袍盖头。

  蓦地里寒光闪过,那非利士军兵声惨呼,上半身已被利器切落马下!余人齐声吆喝,提起兵刃,意欲拥而上,将ta剁成肉酱!

  不料这灰衣人瞬间化作只火凤凰,腾空而起,扑向敌兵——眨眼间,剩下九人均被火乌引燃身上衣物,掉在地上不住翻滚,试图压灭火焰……可是火非凡火,岂能轻易熄灭?火凤凰转了圈,缓缓飞到驴背上,变回人形,仍和先前模样,手脚都缩在又长又宽的灰袍里,抱着拐杖,继续南行。留下几具尚在燃烧的死尸,供经过的野兽美餐顿……

  老驴步步,徐徐迈向以国南部重镇:伯利恒。非止日,到了城外。旷野上牛羊成群,两个高大壮实的青年正在放牧。那灰衣人驾驴上前,摘下盖头,问道:“少年人!这伯利恒城中,可是有位耶西老爷?”

  “那正是家父。”见是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年轻人答得甚是恭敬。

  “哦?听说令尊大人共有八位公子。你是哪位?”老者鹤发童颜,微笑着问。

  “我是次子亚比那达,请问老先生是……?”亚比那达见此人对自家状况甚是了解,只怕是父亲的朋友,更加谦恭有礼。

  “我是山默尔。烦你带路,我要拜访令尊大人。”老人自报了家门。

  “原来是神人山默尔!请在此少歇,待我去通报家父。”亚比那达跟同伴嘱咐了几句,便飞奔回城。

  约摸半柱香工夫,耶西和城中各位祭司长老,都来到山默尔面前,战战兢兢的躬身行礼。这大祭司在以色列国中,每年主持祭天大礼,为全民祈福——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以国全地居民每逢节期,都要带着牛羊祭物上到示罗。

  山默尔就为民众献祭求平安——以国的大祭司:是民众向天上神灵沟通的桥梁!他不仅身怀异术法力,而且善能用兵,曾在米兹帕大败非利士强敌,因此在犹大境内,地位甚至比扫罗王更受人民尊崇,隐然是精神领袖。

  耶西见神人居然只身前来造访,不知会有何事,赶忙问道:“不知大祭司驾临,敢问可是为平安而来?”

  “正是为平安而来。我要在此献礼祭天,为伯利恒求平安!”山默尔道明来意,耶西和城中诸长老尽皆大喜。将他迎进城里,摆设祭坛,供他献祭祈福。

  山默尔淋浴更衣,在坛上焚香祷告良久。将牵来的牛羊宰杀,摆上献为祭物,大声为百姓祝福。底下黑压压跪倒片,领受上天所赐之福。

  祭祀礼毕,众长老同到了耶西家中,共享祭肉。府上早就屠牛宰羊,大排筵宴。耶西众子也列席相陪。次子亚比那达大祭司在城外已经见过,山默尔看其他几位公子也都高大威猛、气度不凡。其中子更是高出常人半截,肌肉虬结、声若洪钟。

  山默尔低声问耶西:“这是阁下的哪位公子?”

  “这是长子艾利押,颇有几分力气。神人可有用处?”耶西还以为他在为军中挑选良将,以备战事。

  ”我夜观天象,见北方将星昏暗,南方将星昭昭,便跟着那星来到此处。想来在这城中必有奇才:可助我国繁华兴盛。”听他谈到国事,耶西更加专注倾听。山默尔却突然问道:“阁下不是有八位公子吗?如何只有七位在此?”

  “那个最小的儿子还在放羊。”老耶西如实相告。

  “为何不来同坐席?”

  “那童子年纪尚幼,还未成人,不懂礼数,只怕乱了规矩。”

  “无妨无妨!快去请来。”大祭司和颜悦色、满面笑容。

  耶西见神人这般情形,急忙使人唤幼子大卫,前来赴宴。不时,那童子便来到席间。山默尔见他约摸十五、六岁,生得齿白唇红、眉目清秀、相貌俊雅,心中甚是喜爱。而且感到杖中短剑微微的“嗡嗡”作响,暗想:难道将星所指,就是此人?

  当下不动声色,待众人酒足饭饱,纷纷告辞离席后,才暗暗吩咐耶西,要与大卫在后房单独相见。山默尔来到后厢房——看这房间摆设,十分的简朴干净,桌椅都擦得尘不染。可见主人颇不般。少年大卫见神人如此郑重其事,也不知他对个牧羊童子,会有何重大机密,心里正猜想不透。只听山默尔轻轻问道:”你就是大卫?”

  “是。你就是大祭司山默尔?”童子毫不拘谨。

  “不错!你可知……我寻你何事?”神人对他的直爽并不以忤。

  “大祭司行事不循常理,我凡夫俗子,当然是不懂的了。”大卫倒是会轻松说笑。

  山默尔微微笑,说道:“小娃儿倒是伶牙俐齿。我此来乃是为寻找,将来以色列的国君。想那当今扫罗王,多疑寡谋,必不能让以国强盛中兴。我得上天启示,那救世君王就在这伯利恒城中。”

  “你可寻到他了?”童子也好奇心起。

  “……就是你啊!”山默尔两道炯炯闪亮的目光,盯在他脸上。

  “我……?!”小大卫时难以置信。

  “不错!我杖中这把宝剑,乃是当年士师以笏,刺杀摩押王伊格伦之物。锋锐无比,削铁如泥。非利士人虽精通炼铁之术,也造不出这等宝器!”说着他拧下杖头,倒出那柄短剑。大卫看那宝剑长不过尺半,剑身隐隐泛射蓝光。山默尔伸指弹,叮叮之声延绵不绝,宛若虎啸龙吟。

  “给你!”他倒转剑柄,递在大卫手中。

  童子双手接过,宝剑呼啸之声立止。山默尔见状,已确信这孩童就是真命天子。大卫仔细端详那宝剑——剑柄雕刻的纹路已经模糊不清,显是不少人用过。剑身中间道殷绿的血槽。

  “看来这剑饮了不少人血!”童子鼻中早闻到血腥之气。

  “几天前刚喝了非利士人的血!”山默尔淡淡的回答。

  “如此利器,神人要赠予我么?”

  “宝剑配英雄——你受之无愧!另外,我还要再送你件宝物……”神人反手从背上行囊,抽出根铜笛,递给大卫。

  童子见这支笛子,和以笏剑般长短——通休金黄发亮。握在手中,还颇有些分量。大祭司说道:“这铜笛乃是我族先祖——犹贝珥亲手所造!他是世上切弹琴吹箫之人的祖师。这支神笛吹出的音律,可降妖驱魔,定人心智。你平日牧羊,也可用它来逐狮御熊,保护羊群……你过来,老夫传你些法力。”

  童子挪步向前——神人抬起左掌,按在他顶门。大卫只觉股暖流,仿佛醍醐灌顶,自上而下在体内流动……

  山默尔很快就收回了掌力,说道:“这点法力,已足可让你的铜笛吹出仙律神韵,伏魔驱邪!”

  大卫立时感觉愈加的身轻体健,笑道:“以前仆人都是用甩石机弦,飞石赶走野兽——以后可就省事多了!”

  山默尔也捋须轻笑,说道:“你那牧羊的行当,没几天可做了——这些时日,非利士人频频调兵遣将。我料不久即要大战场。你带上以笏宝剑,从军立功!可徐图大业。”

  夜之间要挑起强国兴邦的大任,少年孩童时还无法适应。怔怔的站在原地,木然不语。大祭司冷冷问道:“你害怕了?”

  “啊?!……那倒没有。只是觉得江山社稷的兴亡,忽然交在我手上,来得唐突,有点不敢确信……”大卫直言不讳。

  “我儿莫慌!今日跟你说的这些,你只需存在心中,不可跟别人提起。待日后诸事印证,就可明白我所言不虚。”山默尔携着他的手,温言安慰。

  “多谢大祭司指点,我自当留心。”童子似乎转瞬之间就长大成人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西界封神》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西界封神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西界封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西界封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