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

作者:以便以谢 书名:西界封神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卫呆若木鸡、晓得之前情事,全被长老知悉——面对拿单直谏,他无地自容,冷汗浸湿全身,瘫在椅中,有气无力说道:“长老责得极是!记得当年,我与众兄弟啸聚亚杜兰山,与城主立的新规就有一条:不可奸淫妇女!违者……斩!我无视规矩,践踏律法、得罪天地、死有余辜!”

  拿单看他坦然认罪,深切自责,也颇感欣慰,说道:“我王知错能改,仍不失为一代贤君!眼下边防重将,迟早都会听说乌利亚之死,实则出于王意……就难保不生归隐之意!请王急赴各处边城,安定军心,厚礼相待战功赫赫、忠心无二——如约押、阿希则、雅雷金等人!惟有如此行,国中根本方能稳固无虞!”

  大卫答道:“长老肺腑之言,如苦口良药,去病避害!令我幡然醒悟——三日后,本王亲赴拿弗他利、书珊、亚杜兰峰,犒慰大军。挽回将帅隐退之心!”

  拿单又道:“我王肯如此行,国祚必然保存,但罪之刑罚,在所难免……”

  大卫凄然道:“以色列的神既有公义威严,更有恩典怜悯——本王情愿上天单单降罚于我,不要牵涉旁人!”

  正在这时,一名内侍匆忙来报:“启禀我主!小王子突然害了热病,全身火烫、呼吸急促!”

  拿单暗忖:这报应来得真够快的……嘴上却说道:“幼主犯病——王速去探视,国事慢慢再议!”

  大卫答道:“长老请先回府——无论后宫出了何事。三日后,本王必要践诺巡边!”他别了拿单,快步来到贝丝芭寝宫。只见她面色憔悴,头发散乱,怀里抱着幼子。轻轻摇晃。口里哼着小曲,想要哄他入睡。

  但那婴儿始终啼哭不止,显然难受之极。任凭母亲百般安慰。也无济于事。床边几名仆役端着杯盘茶壶待立,同样的束手无策。贝丝芭见大卫到来。急道:“孩儿从今晨开始,就发热不退,这可如何是好?”

  大卫问道:“可曾传了御医诊治?”

  贝丝芭答道:“御医开了几味药,服下也是不见好转!他们还说……”

  大卫柔声问道:“他们还说什么?”

  “御医称已尽了人事……像这样刚出生未满十天的幼儿,药量稍大非但不能驱热,反而会促其速死!眼前之计,唯有请王到祭司殿中,焚香祈祷……求天上神灵开恩显圣。或能保住这条小命……”贝丝芭已是泪水涟涟。

  大卫叹道:“本王自当前往圣殿,祷告认罪,求神赦免小儿痛苦——即或不然,那也是因果报应,乾坤无私……”

  贝丝芭问道:“什么因果报应?王要认什么罪?莫非……”

  大卫心乱如麻,不愿多讲。进到耶路撒冷的圣殿,俯伏在地,不吃不喝,向天祈祷。直到傍晚,内侍老臣进来劝道:“我王万金贵体。切莫因噎废食!酒菜已经备好,还请王用膳为是……”

  大卫仰天躺在殿中,答道:“我儿病势危急。人手已无能为力——显然这出于天意!本王要禁食祷告三日,以诚动天……尔等休再多言!”

  老臣无奈,只得退下。以色列王独留圣殿,切切默祷恳求——期间回忆起与乌利亚的过往情形:只觉城主非但没有丝毫过错,而且千军万马之中,立功无数!却不明不白的冤死,自己着实对他不住!又想到要偿债四倍,聊聊觉得这小儿之命难保,不禁难免失望……到了第三天。大卫见几名内侍在殿外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于是唤道:“来人!”

  那老臣疾趋入内。问道:“王有何吩咐?”

  大卫说道:“我看你们在外边瞻前顾后、徘徊不定,想是……那孩儿已经死了?”

  老臣心中一凛。不得不低声答道:“我王料得不错——小王子昨夜四更天,不治……夭亡了……”

  大卫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事已至此……烦你去准备饭菜,本王要沐浴梳洗、更衣进食了。”

  老臣奇道:“呃……小王子弥留之际,王哀哭切求,连水也不肯喝!如今小王子亡故,王倒振作精神,欣然用饭。这却是为何?”

  大卫苦笑道:“孩儿还活着……我禁食祈求。或许以色列的神怜恤我的苦情,施恩救治也未可知——眼下,孩儿已死,我又何必禁食苦待己身?将来我必往他那里去,他却再也不能回到我们中间……”

  老臣听他这番话,似乎已参透生死,见地着实不凡,叹道:“王之所言,富含智慧哲理,微臣拜服!”说罢,退出命人预备饭食。

  大卫盥洗淋浴、净面更衣后,饱餐一顿。就来到后宫探望贝丝芭——见她斜靠床上,一脸愁云惨雾,腮上犹有泪痕。心中怜惜,缓步走近,轻抚她秀发。

  贝丝芭倚在他身上,问道:“这就是上天对我们的惩罚么?”

  大卫柔声安慰道:“你我之前所为,违背祖宗律法,本王也一错再错——以色列的神稍示惩戒,让我俩知罪,未必是坏事……”

  贝丝芭哭道:“我的孩儿并无过错,为何取他性命?我宁愿上天降灾于我——用我一命换他一命!”

  大卫轻拍她肩膀,任她洒泪,只是默默相陪……

  次日清早,大卫与比拿亚、沙玛,点齐五十禁军精锐,先奔赴亚杜兰山,慰劳伊勒哈所部——逗留两日,厚赐金银。从犹大支派调拨牛羊财帛,分发边关将士。亚杜兰峰欢聚两天两夜。大卫留下沙玛,仍与伊勒哈协守以色列南大门。

  他与余人下山,直奔书珊,对贾比盖、雅雷金也依样而为——这两处守军都不知内情,见王这般恩待,无不振奋。纷纷山呼:“英明我主!圣明我王!”

  盘桓两日,一行人继续北上,来到拿弗他利。大卫离兵营渐近,一路筹划如何安抚这里的众将:眼下约押是以国兵马大元帅,手握兵权,又知晓乌利亚之死的内幕……若不好言挽回,于我可是大大不妙……(未完待续)

  ...

  ...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西界封神》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西界封神三十七》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西界封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西界封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