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三 完

作者:以便以谢 书名:西界封神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王回头观看:先前那传令官乘马,飞奔上城,左手提起长刀,一路砍杀过来。+以色列王的侍卫,都是禁军中精选的剽悍武士!见有刺客来袭,便有两人拉开绊马长索,闪在两旁。史丁拿飞马疾驰,只求抢到大卫身畔——坐骑被绊倒,他趁势翻跃纵前,一记“天旋地转”,逼退围拢上来的侍卫,右手一扬,袖底射出许多细小暗器——多名禁军便即毙命倒下,显是中了剧毒!

  雅望班蓦地喊道:“他是布四!大家小心毒针!”

  布四咯咯怪笑,右边衣袖连扬——大卫身旁的侍卫尽都中针殒命,王已无人守护!布四更不停留,长刀挥舞,只想一刀下去,就报了自家兄弟的血海深仇!

  这刀将要递到大卫胸口,斜刺里一根铁棍搭来——这棍上带着极大引力,把他长刀吸往一边!布四暗叹:糟糕。。。。。。糟糕!这一次偷袭不成,复仇无望啊。。。。。。

  原来布四明知唆使押沙龙起兵谋反,绝无成算!只不过要搅得以国内乱,他好趁机行刺大卫。他混于大军中,乘人不备,杀了史丁拿。戴上人皮面具,把帽沿压得极低,遮住脸面。于两军交战之时,冒充以军传令官,贴近大卫,暴起突袭——与以色列王近在咫尺,可恨依然功败垂成。

  布四一看是比拿亚出棍救驾,吃过他的苦头——十二年前,被他一脚踢得鲜血狂喷。不敢大意,凝神拆招。

  王的侍卫们,得了空隙。急忙重新布防,举起盾牌。前后拥护,把大卫与刺客远远隔开。比拿亚早就判定:四鹰仍在人世。而且暗地里潜伏,伺机报仇!刑部中书令未雨绸缪,先就让雅望班熔了两根玄磁棍,要吸他毒针。

  布四只觉手上兵刃,受对方双棍牵引,根本无法施展。知他铜棍内融入了磁石、玄铁——为避敌所长,他长刀贴上磁棍,引向一侧,右手空袖带风袭向比拿亚面门。毒针随之射出!这招阴狠毒辣,如果换了旁人,必要命丧于他的袖底藏针。

  比拿亚不慌不忙,一根磁棍在手上盘旋飞转——“叮叮”声不绝,毒针尽被吸附!中书令叫道:“你的毒针还有多少?我可是来者不拒!”

  布四知道非其敌手,又刺不到大卫。只好先求自保——他疾攻三刀,两把毒针连发,将比拿亚迫退。抢到坐骑旁,飞身上马逃遁。

  那马才奔出四、五步。却被比拿亚一棍飞出,打折一条后腿。布四双脚刚一沾地,另一棍又已袭到。他一声长叹,只得回刀招架——“呛啷”一声响。刀棍相碰,撞得他半身发麻,抬眼却不见敌人踪影。。。。。。

  比拿亚飞棍击马阻敌。身随棍走,比棍更快!几个箭步。飘到布四身后,双拳猛推。一记“惊涛骇浪”——重重打在对方背心!他恨透了布四阴险:挑动押沙龙以武力争储、聚众叛乱,因此双手用足了十成力!

  布四直被掼出一丈开外,脊骨、肋骨尽断,犹如一瘫烂泥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得。。。。。。比拿亚缓缓走近尸身旁,揭下他的面具:一张满是刀疤的丑脸,扭曲变形,着实可怖!与当年英姿勃发的耶布斯四将军,前后判若两人!

  比拿亚不由得感叹:这仇恨之心当真令人生畏!四鹰为了复仇,竟然可以在自己脸上划下数十刀!也不知用了什么苦法,彻底改变了嗓音。。。。。。人心一念、或善或恶。恶念一生,便有惨祸!惟愿这世上,向善者多一些才好。。。。。。

  大卫看这幕后黑手已经伏诛,令道:“斩下布四头颅,悬其首级传谕战场——颁布本王御令:元凶伏法,凡缴械归降的,一律免罪!”

  王令一出,军中掌刑兵丁随即遵行——有人便将布四枭首,脑袋挂于长杆上,数名骑兵簇拥,奔出示罗城,于阵前高喊,传达王命。

  押沙龙叛军本就人数不多,被大卫连日的离心计弄得兵无斗志!加上以贝诺、布四先后丧命——蛇无头不走,一时间投械归顺的,十有七、八。仅剩的一、两千亡命悍勇与亚兰精锐,虽负隅顽抗,却怎敌得过以军的猛将、战车?

  日落之前,大战结束!夕阳斜照的一抹血红,更让已经平静的沙场,平添几分萧索。。。。。。元帅约押登上城楼,回复以色列王:“启禀我王!叛军大半归降——执迷不悟的余孽,悉数被歼!”

  大卫问道:“逆子押沙龙,现在何处?”

  约押支吾答道:“呃。。。。。。二王子。。。。。。力战不降!陷于重围,势穷力竭。。。。。。呃。。。。。。撞石自戕了。。。。。。”

  大卫心头一颤,暗忖:逆子曾烧了元帅的良田,有这一过节。。。。。。约押会不会公报私仇?不顾我令,下手害他?急忙说道:“速带本王前去。。。。。。看。。。。。。看看我儿

  。。。。。。”

  众将不敢违拗,与大卫一同去到战场一角。这里断臂残骸、刀剑随处散落一地,一股血腥味,十分刺鼻!大卫遥遥望见一女子,静静坐在一具尸首旁。待到靠近,才看清原来是亚比该——但见她目光呆滞,一头金发化作了满头银丝——身体轻轻摇晃,口中念念有词:“我儿睡了。。。。。。睡了。。。。。。”

  大卫下马,轻轻走近,只见一块大石上血迹斑斑,押沙龙躺在石下,头骨碎裂,满脸血肉模糊,前胸一处枪伤尚未凝血。。。。。。毕竟十多年的亲情还在,想到次子幼时的可爱稚嫩。如今却阴阳相隔,不由得心中难过。。。。。。无暇多虑其他,王叹了口气,说道:“我儿今日殒命,王妃与本王都有失教养之责。。。。。。”

  亚比该突然站起,叫道:“我儿没死!我儿没死。。。。。。他只是睡了!你们要干什么?不许动他!”

  雅望班看她神智不清,近乎疯癫,大声问道:“王妃!你清醒些!可认得我们?”

  亚比该慢慢把眼光移到他面上,忽然抢近,握住他手,叫道:“我儿!你醒了?饿了么?娘亲给你预备了美酒佳肴。。。。。。”

  雅望班在众人之中,虽较为年轻,也比押沙龙大了足有二十岁——亚比该连贴身侍从,都认不出,只当他是独子,显然已经失心疯了。。。。。。

  雅望班垂泪道:“王妃!你这是怎么了?连我都不认得了?”

  亚比该似乎稍稍平静,看到不是爱子,松开他手,狂笑不止,喊道:“你不是我儿!你们是谁?你们把我儿藏哪了?”

  她扑到大卫身前,问道:“你是他们的首领?你说!你把我儿藏哪了?”

  一众武将均欲上前,把她拉开。大卫向他们摇摇头,示意不可——转向亚比该说道:“你儿子。。。。。。我看见:他往那边去了!”

  亚比该顺他手指方向望去:一轮血色红日沉于天边。她痴痴笑道:“不错。。。。。。不错!我儿就是在那里!多谢你了!”

  她不管不顾,径向西方奔去。。。。。。

  群臣尽皆暗暗嗟叹:昔日一笑倾城、风华绝代的美艳王妃,竟变成了一个疯婆娘。。。。。。个个轻声摇头叹息。

  呆了半晌,大卫才说道:“把押沙龙装裹收殓,运回伯利恒下葬——在这石上立根石柱,在上镌刻押沙龙柱。。。。。。向世人表明本王:教子无方之过。。。。。。”

  亚比亚瑟赞道:“我王敢于自陈其过,这份胸襟,世上君王能有几人?”

  众将也都同声颂赞。大卫怏怏不乐,命人打点后事,自行默默回入示罗。一路上在想:当年因与贝丝芭姐姐做出事来,我设谋害死了乌利亚将军——拿单长老面折庭诤,讽谏我之过错!我还故做姿态声明:行那等恶事的,必要在日光之下,偿还四倍!如今我家中:或亡或疯,已有四口!当真一毫不少。。。。。。

  晚间,唤来幼子所罗门,说道:“这几日来,疲于奔波!我儿的功课被耽误了不少,明日起,要和节度大人好好温习了。”

  童子问道:“父王时时督促孩儿,是决定了要把王位传与孩儿了?”

  大卫笑问:“你不愿意?”

  所罗门答道:“孩儿听说:大哥、二哥或多或少,都是因为争这王位,弄得手足残杀、误国误民!那以色列王位,表面尊荣崇高,孩儿觉得也是祸水!”

  大卫说道:“我儿小小年纪,竟能虑到这一层!不错。。。。。。不错!我儿可想过:倘若一家之主昏昧平庸,只累得一户人口穷困潦倒;若是一国之君碌碌懦弱:就要害得一族民众不得温饱了。。。。。。所以这储君之位,就要慎加遴选了。”

  小王子立即接道:“所以那些拼命要抢着做王的,成不了好王!只有像父王这样,被百姓推举出来的,一定是贤王明君!”

  大卫笑道:“我儿这话,虽有几分道理,也非绝对!要知道:凡人在这世上的寿数、才干、成就都是上天赋予,天命注定!如果天降大任让你做君王,你就绝不是乞丐。。。。。。”

  所罗门插话道:“如果天降大难让我做乞丐,我就只好乖乖的退位让贤了。。。。。。”

  大卫微笑道:“倘若大卫家失德于天下,顺从民意,最是明智,切莫强求。。。。。。”

  小王子细细玩味其中深意,略有所悟。。。。。。以国自大卫王后,所罗门亦成一代明君!他在位期间,国家空前繁荣——不过世上凡事,都有定期;万务皆有定时:生有时、死有时;杀戮有时,医治有时;争战有时,和好有时。。。。。。潮起潮落、周而复始。国运自然也免不了烈火烹油、盛极而衰。。。。。。

  (本书完)(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西界封神》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西界封神一六三 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西界封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西界封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