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六章 娇靥红醉葡萄酒,帝子心深不知处

作者:青玉狮子_qd22 书名:乱清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送走了孚王福晋,敦柔公主重新梳妆。

  伺候梳妆的侍女发现,今儿个的公主,略有些异样:梳妆的时候,一直微微的闭着眼睛——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以前,侍女们的活计略有些不妥当——或者水粉涂的不够均匀,或者簪子略歪了些,公主都会立即指了出来,今儿个,一直到所有的活计都结束了,“监工”的小熙轻声说了句“公主,都弄好了”,敦柔公主才睁开了眼睛。

  镜中人,美如画。

  伊人凝眸菱镜,一直没有说话。

  侍女们包括小熙在内,都以为有什么地方没拾掇明白,正在忐忑,敦柔公主终于开口了:

  “王爷就快到家了,去看一看厨下,是不是都预备好了?”

  “啊……是!”

  “还有,王爷用膳之前,多半要先沐浴——去看一看,该预备的,是不是也都预备好了?”

  “是!”

  酉初一刻——即下午五点一刻,关卓凡“准时”到家了。

  如果是敦柔公主一个人的话,这个点儿,大致刚刚用过晚膳;但对于关卓凡来说,五点一刻“到家”,已经算很早了,因此,通扯一下,算“准时”。

  “王爷气色好!”敦柔公主细觑着丈夫,微笑着,“我还担心,这些日子,军国机务,必定十分繁重,王爷的身子骨儿,吃不吃得消?”

  她没说错,关卓凡的气色确实是好,神采飞扬,且是那种由内而外的精神焕发,很有感染力,令观者如沐春风。

  “忙是真忙!”关卓凡笑道,“不过,人逢喜事精神爽嘛!再忙些,你老公我也撑得住!”

  听到“老公”二字,一旁的小熙差点儿笑出声来,赶紧低头抿嘴儿;敦柔乜了小熙一眼,随即含笑说道:

  “那是!咱们又打了大胜仗!——大喜事儿!对了,上一回的苏窦山大捷,我还没来得及给王爷正经贺喜呢!这一回——哎,苏窦山大捷、马祖岛大捷,两个大胜仗拢在一块儿,我给王爷贺喜了!”

  说着,深深的福了下去。

  关卓凡“哈哈”一笑,虽然穿着军装,依旧长揖还礼,“公主太客气了!——同喜!同喜!”

  说着,就手将妻子搀了起来,并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这不是关卓凡第一次在人前握敦柔公主的手,不过,敦柔公主的脸儿,还是微微的红了。

  一边儿走,关卓凡一边儿说,“我高兴,不仅仅是咱们打了胜仗——盟友那边儿,打得也不坏!”

  敦柔公主转着念头,“王爷是说……普鲁士?”

  “对!”关卓凡说道,“今天下午才收到的消息,在萨尔布吕肯——普法边境的一个小城,普鲁士和法兰西,正经接仗了!法军很吃了亏!这一仗,规模虽然不算太大,不过,到底开了一个好头儿!”

  “啊!确实是好消息!那……我又得给王爷贺喜了!”

  “贺喜就不必了,”关卓凡笑道,“萨尔布吕肯一役,普、法两军,都只不过出动了一、两个师的兵力,对于法军来说,只能算是试探性的攻击,就全军覆没了,也不算是什么大败——何况法军吃的亏,虽然不小,但并未到‘全军覆没’的份儿上。”

  “一、两个师……那不得两、三万人?这个仗,打的还不够大?”

  “如果是咱们,两、三万人,得算大仗了!不过,对于法兰西和普鲁士来说——这一仗,他们两家,都是倾国以赴,而且,战场就在他们自个儿家门口,两、三万人,便算不得什么了!”

  “哦……原来如此!”

  敦柔公主妙目之中,波光闪动——不仅仅因为萨尔布吕肯战役消息之本身,更因为——此前,关卓凡极少同她谈论具体的战事,而她也严守分际,丈夫既不提及,她便绝不主动谈论相关话题。

  “除此之外,”关卓凡说道,“还另有一个高兴事儿——吃饭的时候再和你说吧!”

  辅政王用膳之前,果然要先沐浴,伺候沐浴的是小熙;守在屋外廊下的侍女私底下说,彼时,屋里头很有些奇奇怪怪的动静,到底是些什么动静,狮子未曾亲睹,听的也不是很真切,不敢妄言,就不在这儿啰嗦了。

  入席之时,辅政王面色红润,神清气爽,气色是愈发之好了。

  当然,席上,只有辅政王夫妻两人。

  甫一坐定,侍女便上前请示,喝什么酒呢?

  “王爷大约是要喝洋酒了?”敦柔公主看着关卓凡,“家里一共五种洋酒,法兰西的四种,两种是白兰地——一种干邑,一种雅文邑;两种是红葡萄酒——一种干红,一种半干红;还有一种是美国的红葡萄酒——就是王爷拿过来的那种,嗯,喝哪一种呢?”

  说明一下,恭王办洋务,恭王府的饮食,最为洋派,洋酒之种种,敦柔公主打小就不陌生——这方面,比起她的半吊子穿越老公来,也实在逊色不到哪儿去;而她的皇帝姐姐同她比起来,这方面,就全然是一个土包子了。

  “美国酒你大约是看不大上眼的,”关卓凡笑道,“法国酒吧!嗯,今儿个高兴,白兰地吧!度数高些,带劲儿些!”

  “美国酒也好的;”敦柔公主微微一笑,“再者说了,咱们现在正跟法国人打着仗呢!”

  “有什么关系?”关卓凡说道,“该打的仗打,该做的生意做——两下都不耽误!”

  顿一顿,“‘师范馆’那班人,连‘凯旋门’都搬过盆儿胡同了,一支法国酒,算得了什么?”

  敦柔抿嘴儿一笑,转头对侍女说道,“干邑吧!”

  “是!”

  酒取了上来,侍女开瓶,敦柔公主亲手替丈夫斟上了,再替自己斟了半杯,端起酒杯,“我再替王爷贺喜——请王爷满饮此杯!”

  关卓凡笑着同妻子碰了碰杯,一口干了。

  敦柔公主慢慢儿的也干了,放下酒杯,蹙眉笑道,“这个酒,我喝了这几年,还是喝不大习惯;不过,目下,王公宗室里头,喝洋酒的,却是愈来愈多了,只是——”

  打住。

  “有什么话——公主请说!”

  “我在想,”敦柔公主说道,“这个酒,咱们自个儿能不能酿呢?不然的话,这个钱,不都叫洋人赚去了?”

  关卓凡微微一怔,眼中随即放出光来,轻轻一拍桌子,“哎!你说得对!这个事儿,我怎么就一直没有想起来呢?——办了那许多的厂子,怎么就没有想过办一间酒厂呢?”

  “王爷要办的大事儿太多了!”敦柔公主说道,“办酒厂,到底不比办铁厂、船厂,不算什么经国要务,一时半会儿顾不上,也是很自然的。”

  关卓凡微微摇了摇头,“也不能说不是‘经国要务’——历朝历代,都有‘榷酤’一说,酒,其实事关国计民生!”

  顿一顿,“你这个主意好!这个酒——”说着,拿手指了指搁在旁边案几上的那瓶干邑白兰地,“咱们自个儿,当然也能酿!中国又不是种不出好葡萄来!——你说的对,这个钱,不能都叫洋人赚了去!待同法国人的这一仗打过了,咱们就来办一间酒厂!——专门酿洋酒!用法国人做技师!哈哈!”

  敦柔公主奇道,“王爷的意思,这个酒——白兰地,也是葡萄酿的?”

  “是呀!”

  “哎哟!我还一直以为,只有红葡萄酒才是葡萄酿的;白兰地——是粮食酿的呢!”

  “都是葡萄酿的;”关卓凡说道,“只不过,红葡萄酒的葡萄,只发酵,不蒸馏;白兰地的葡萄,发酵过了,还要蒸馏,因此,度数更高,看上去,也不大像葡萄酒——不是红色的嘛!”

  “我可算长见识了!”敦柔公主含笑说道,“到底还是王爷渊博!我可是糊里糊涂的喝了好几年的‘粮食酒’呢!”

  说着,掩口葫芦。

  “到时候,”关卓凡兴致勃勃的说道,“咱们自个儿酿的白兰地,就叫做……‘敦柔公主白兰地’!”

  敦柔公主一怔,随即嗔笑道,“王爷说笑了!哪儿能这个样子?这算个什么?”

  “怎么不能?”关卓凡说道,“法国的干邑白兰地里头,有一种,叫做‘拿破仑’的——公主晓不晓得?”

  敦柔公主摇了摇头,“我可没有王爷这般渊博!”

  “拿破仑一世——就是拿破仑三世的叔叔——在位之时,”关卓凡说道,“法国有一家酒商,叫做库瓦齐埃的,向皇上献上自酿的白兰地,拿破仑一世大加御赏,并钦定其为内廷供奉,从此以后,库瓦齐埃出品的白兰地,就以‘拿破仑’自谓,曰‘拿破仑白兰地’了——你看,拿破仑,那还是皇上呢!”

  敦柔公主轻声一笑,“王爷也说了——人家那是皇上!我,算个什么呀?”

  说到这儿,心中突然莫名一跳:皇上?我?……

  关卓凡可不晓得妻子在想什么,继续说的高兴,“在中国,敦柔固伦公主的名头,不比法国皇帝好使?——就这么定了!”

  敦柔公主微微的偏过头,觑着丈夫,微笑说道,“看来,今儿个,王爷的兴致,真的是很好啊!还拿我开起了玩笑?”

  顿一顿,“哦,对了,在院子里的时候,王爷说,‘还另有一个高兴事儿,吃饭的时候再说’——到底是什么高兴事儿呢?”

  “你看我!”关卓凡轻轻一拍自己的脑门,“说的高兴,差点儿把这个给忘了——”

  顿一顿,“嗯,过两天,白氏就到埠天津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乱清》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乱清第二三六章 娇靥红醉葡萄酒,帝子心深不知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乱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乱清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