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总管老胡,贪官枫雨

作者:最坏的猫猫 书名:最坏的猫猫历险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司马信现在很“尴尬”。那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表示了。这是一种比地狱里的酷刑还要严酷的刑罚;简直是对男人的极大“折磨”。那种程度上的“折磨”就像一个气球充满水,再打满气,不但慢慢的用温度加热,而且用羽毛不断地挑逗气球表面。气球的表面全被羽毛挑逗着,气球的内表面还不断的分泌着“奇怪的物质”;不断地压迫气球的底线。司马信就像那个气球一样。错了,他还不如气球,气球没有感觉,他是一个人啊!他有感觉啊!他虽然是个屌丝,成天吊儿郎当,但是他是一个情绪比较敏感的人。

  正因为他情绪比较敏感,那种异样的“折磨”一下子冲散了他“二”般清醒的理智。他的脑海里彻底乱了,就像系统全盘崩溃的电脑屏幕;那画面就是“俄罗斯方块+贪吃蛇+小蜜蜂”,真是够奇葩的。如果能拍成照片,再加工成油画绝对是抽象主义的巅峰之作。什么毕加索啊!梵高啊!见都以后,全都给跪了。这才是真正的抽象艺术啊!能画出这幅画的人绝对是神一样的人物。我们只是一群凡人啊!司马信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那种“折磨”慢慢地变成一种快感。那种快感如同血脉之中觉醒的某种因子。不断地从骨髓深处迅速地充斥出来。让他浑身舒畅,仿佛他就天生那样一样。

  那个神秘女人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冷笑。心里严重的鄙视着:“这个家伙果然不成气候。他也就只配给我擦鞋子的。没有资格和我对等说话!男人都应该跪倒在我的脚下,我是他们的女王。”立马把脚抬了起来向着司马信的脸上踢去。快到鼻尖的时候突然停下。就差那两三公分就能提到鼻尖了,这从另一方面说明,那个神秘女人这种事情没少干。她是一路践踏着那些贱骨头,摆着“女王范”霸气十足的来到这个“穿越交警管制房”里来。这里一大群大老爷们大多都跪倒在那个神秘女人的霸气之下。

  不知道什么原因,让司马信无比虔诚的双手托起那个是女人的皮靴。姿势是单膝跪地,标准的“新郎求婚”姿势。而且司马信满脸通红,不知道是羞耻还是激动。那个红啊!像猴子的屁股一样。双眼直中闪烁着迷离的色彩,现实吃了“鸦片毒品”一样。嘴里发出来了恩恩啊的呻吟声。周围的那些男的都笑了,这货见到前世的女性就屈服了,果然是个“娘炮”啊!可以知道他是一个贱男人了。引来周围的一片笑声。司马信听到那些笑声,脸色变得更加红润了。

  都说“男人头,女人脚”。虽然隔着一层“皮”,但是还能清楚准确感觉到司马信双手带来的一样的感觉。那种感觉让神秘女人在脸上闪现一丝的不悦。同时又满足了她那种“女王情怀”。那一丝的不悦很快就被女王“功德无量的成就感”所取代了。那个神秘女人嚣张的尖笑起来。好不得意啊!周围的男人有些情不自禁的想让自己去试试那只玉足的手感;那是多么的兴奋啊!接着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司马信竟然流着口水,去亲吻那个神秘女人的“破鞋”。那满嘴的口水,不要钱似的流进了那只破鞋之中,漏在外面的脚拇指如同耀眼的“明星”被司马信的“口水粉丝”牢牢地包围起来。就算那些还在“幕后没有露出台面来的明星”也是被那“口水粉丝”围了个水泄不通。这惹怒了那位神秘女人。她忘了自己今天穿的是什么鞋子了。她有过一丝后悔,但很快就把怨气撒泄目标转移到软骨头司马信的身上。女人啊!有时候衣着不对很容易出事哦!这个神秘女人还算比较幸运的。有些生不如死。

  无论那个女人多么神秘,都是一个女人。司马信的下一个动作,弄得那个神秘女人开始尴尬纠结了。因为司马信尽然在众人面前吮吸这那“破鞋”上点缀的“白玉珍珠+血红宝石”。那声音真是够大的,足以压过任何声音。司马信他却自己一点也不知道,他摊上事了,他摊上大事了,他摊上天大的事了。那个神秘女人的怒火彻底爆发了。她要让这个贱骨头,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睛。不好好的整治他,他就不知道厉害。

  小插曲:一群读者在议论,马王爷有几只眼睛呢?这个问题不知道答案哦!对了马王爷和那个神秘女人有什么关系。那个神秘女人呢么强势,后面一定有后台,马王爷是不是她的干爹啊?她的干爹是不不是混黑道的啊?或者是哪位军方大佬吗?或者说一带财阀呢?不然的话,他不吭能那么嚣张。

  只见一抹黑影一闪,司马信就飞了出去,撞碎了一个桌子。而那个神秘女人的那只沾满口水的”破鞋“正在慢慢的放下。这个动作非常奇怪。按理说这个动作很不合常理。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更何况是一个女妖精呢!”刚才一列的的动作,太快了,激活所有人都看不清楚,但有一个猥琐的眼睛看得一清二楚。那个猥琐的目光时刻顶针个神秘女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猥琐”的想法。

  刚才那个神秘女人出招的全过程,没有逃过他那猥琐的眼睛。经典回放:以司马信拖着的皮靴那一个点为支撑点,另一只脚迅速地提出。踢完以后立马又落回地面,上半身几乎没有动。可见那个神秘女人功夫了得。这极大地刺激了那个猥琐的身影。他从一本古书上了解到,女性胚体越强大,用来“练功”更好。同时,这个神秘女人长得挺漂亮的。是他见过女人中,至少能排进前三的。

  看看那胸肌像饱满的两个大柚子一样。中间有一道即深又细的天然沟壑。让那个外锁的身影,两眼放光。还有那细长的脖颈,他猥琐的想着:能支持各种型号的项圈。脖子下面有两个突起的骨节。证明她绝对是那种肉媚性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绝对很受那人的喜爱,尤其是那些色男人。两腿中间还是比较紧凑,中间有特殊的线条,一看就知道,他绝对没有被“开发”过。真真正正的“一手货”。

  他慢慢地走出人群,猥琐的笑着,双眼充血的盯着那个神秘女人。还装着一本正经的说:“你这个目无法度的泼妇,怎们能这样呢?”一边说着,一边把司马信扶起来。随口又问道:“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啊?”司马信一脸的感激的说:“我叫司马(突然本能心生警觉)云信。这位大哥好,不知你怎么称呼啊?”拿高分猥琐的身影敢要说话,叛变就有人替他说话了,而且说的都是大实话。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啊!叫胡腊巴,是一个净身房总管。凡是在这区(要饭胡同)的人都知道他名声臭,属于奸诈的一个混蛋玩意,但是操刀水平能力很强悍。这一点你不得不佩服。尤其是忽悠能力。纯商业操作,因为不往下发放工资不及时,出走很多工人自摸生路去了,很多砸场子背后都有他的影子,属于奸诈型的一个人才。自开作坊到10年以后都是这一时代的最高水平。属于最屌爆的一个总管,一套垃圾“东西”。忽悠到很高的价钱。当皇帝口味开始换的时候,能够及时的调整,赚的利益那是相当的大。现在他手下有几个长工,实力中上。还组建了一些黑暗的公会,让一些人,公会入驻他的联盟,从事黑色产业。听他指挥,其实都不想埋汰他什么《骂他的人太多了》,跟很多公司对砸过场子。是这区第一个喜欢大搞“特务行动007”的人。”

  这个猥琐穷酸的身影就然是老胡。他是净身房总管。净身房像现在半官半商的盈利性的组织。这就注定老胡是一个红顶商人。他是一个“坑”货。他不知道坑过多少人,那是比鸦片毒品还要暴利啊!他还比较喜欢黑吃黑,老虎在暗中不知道搞了多少小动作,在公共场合,众人脸前装的是人五人六一本正经。虽然有很多人恨不得把他给活生生的咬死,一点的把让他吃掉。可是老虎尽然奇迹般的活下来了,可见他是一个人物啊!

  听着那个好人解说老胡,一家人都笑了起来。因为“老胡是总管”。不知道睡起来一个头,亲切的喊着:“胡公公好!”接着就传来了很多的称呼“胡太监”,“大内总管好”,“太监头子”,“没有小jj的男人”那称呼像雪片一样传了过来。可是老胡这个人很优雅量,一点也不在意他们的称呼。仿佛他们说的不是自己一样。这弄得司马信也不太自在了。心里在嘀咕:“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就在这么乱糟糟的时候,突然歘来了一声呵斥:“谁在此喧哗啊!想要找揍吗?”这个大厅里瞬间安静下来了。过了一会进来了五个人。这五个人是一个男人在前面领着,穿着不知道那个朝代的官袍。他的后面就是两个美女。最后面是两个男衙役。这五个人一看战斗力很高。不是一般的人物。所以大家都下意识的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这就是强者的待遇。他们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们是神仙。

  那个零头的男人叫毕枫雨。是一个贪官。他最恨姓杜的,尤其是那个杜甫。因为杜甫写了一句诗“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恰逢毕枫雨被降职,他们家族的一些神仙鬼怪也受到牵连。这不是杜甫诅咒他吗?虽然被降职,但是毕枫雨还是官员啊!他找到机会就报复杜甫,要做让他知道得罪他的下场。

  俗话说“是官强起民”。所以杜甫一生之中不得志啊!不顺趟!最后还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他写的诗歌都变成狗屎一样的废话,就成为“诗史”,他引起违背做觉得很低贱,统治者就把他留下来当榜样,就成了“诗圣”。这还不能削平毕枫雨的愤怒。他又把怒气撒泄到姓杜的人身上。连杜牧都不得志啊!这个家伙可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物。他还在暗中怂恿那些调皮的孩子,作践杜甫,把杜甫的画像改的是五花八门。现在他是这“穿越交警看留所所长”。他来这里“视察”一下工作,顺便等着有人花钱来赎人。于是有人这样描写他。

  毕落枫林雨,

  执掌穿越署。

  记恨天下杜,

  如同相依暮。

  贪官毕枫雨的后面的那两个女人是他的两个小妾。毕枫雨是一个大贪官,有18房姨太太。这两个小妾是一对姐妹花。姐姐是左面那个叫龙翔恩泽,长得比较妖媚,个头大约1m74.腿长要软,可以支持多种姿势。尤其是那张小嘴巴像一个红樱桃那样成熟性感。发出来的声音是那样的销魂。听小道消息说,她在房里那是温热似火,常常主动地去迎合男人的侵略。是一个不错的性感尤物。她在早年找了一个算命先生为她算过。评价是

  恩泽云雨露,

  一任群芳妒。

  携妹房中互,

  到头还是奴,

  右面那个美女是妹妹,比她姐姐略高一分,显得比姐姐纤弱一些。妹妹的性格比较冷淡。是那种冷艳型的美女。她的名字叫龙翔小小。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比刘亦菲还要有仙气。正因为如此,她比较得宠。原因很简单,那个男人不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啊!”这个龙翔小小是最小的姨太太,经常性的和她姐姐一起侍奉毕枫雨。这对于大贪官毕枫雨来说,那是多么的爽啊!一对姐妹花+冰火双重奏。不知道能羡煞多少男人。贪官毕枫雨对自己的两个小老婆是宠爱有加,专门为她们姐妹两个写了一首诗:

  小头小嘴小脚丫

  胸大腚大乐趣大

  左姐右妹双飞哈

  冰火相伴够爽啊

  后面的两个衙役身份也是不一般的。一个叫毕雷战,一个叫毕雷雨。他们是毕枫雨的侄子。所以说这个地方就是他们老毕家的天下。在这个一亩三分地上,谁敢不服?老毕家的手段绝对让那些不服从的人屈服。因为在这里无论什么事物都要受到压制。所以无论多么厉害的存在,在这里都变得很弱。跟他们较真,下场绝对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不服也的服。

  就在这回空挡,司马云信终于站了起来,但是感到两腿之间凉飕飕黏糊糊的。原来他刚才碰触了两种不和谐的东西。看他脸色一脸惨白。嘴巴没有血色。双眼圈有点发黑。一看就是那个“看片加工”过度的症状啊!这可虚大了。现在双腿发软,连站都站不起来。腰部也有点弯曲了。这可是一个不太好的征兆啊!司马云信在被那个神秘女人挑逗的话就会被榨成人干了,可怜啊!他还没女朋友啊!

  更没想到的是他一次性的流出了那么多,弄得一抖都是那些物质。不一会就弄得满大厅都是了。这个司马云信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老胡因为和他最近,所以弄到裤子和鞋子上一些“脏东西”。老胡对他很生气。在一个对他很生气的是贪官毕枫雨。这可是他的地盘,静安在他的地盘上随地大小便,是不是看不起他啊?这不是找死吗?贪官毕枫雨的怒气在不断地升级之中。

  司马云信看到老胡裤子和鞋子上的“脏东西”。脸色羞愧的说了一句标准的港式英语“!”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惹怒了贪官避风雨了。贪官毕枫雨恶狠狠的咆哮:“西狗交出来的西港狗仔就他妈的贱。随地大小便这种丢人的事情都能做出来,不是老师吹嘘自己香港人是有素质,有法纪的人吗?现在尽然像狗狗一样。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今天让他知道什么叫素质。什么叫法纪。来人啊!把他狠狠地揍一顿。”

  毕雷雨和毕雷战一起出来,把司马云信摁在地上一顿揍!他梦还用道具。可怜的司马云信被打的那个惨啊!足足的打了50棍子。注意啊!这50棍子是古代廷杖用的棍子,那是很结实的。打在身上比现在的警棍还要疼。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他们兄弟两个很有默契的停了下来,清事情的回头看看了贪官毕枫雨。只见毕枫雨无所谓的说了一声;“继续打。”这让还剩一口气的司马云信彻底绝望了。我好不容易穿越了,怎么就这样死掉了。我的“猪脚光环”没有发动啊!

  就在他彻底绝望的时候,那个神秘女人大喊了一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最坏的猫猫历险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最坏的猫猫历险记第48章 总管老胡,贪官枫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最坏的猫猫历险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最坏的猫猫历险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