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韩禛曰:我不乱来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韩禛手上猛然吃疼,嘴里差点儿冒出了一句国骂。

  可是看着又一滴眼泪从她脸上滑了下来,韩禛眉头一皱,硬生生将那两个字给吞了回去。

  高筱潇咬了好久,直到有血腥味慢慢在唇齿间蔓延了开来,牙关也咬的有些酸了,才不解气的将嘴给松开。

  韩禛忍痛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大拇指靠近虎口的地方有两排很明显的牙印,上面还有血丝冒了出来,一看她就是没少使劲儿……

  “你是小狗吗?这么使劲儿。”他掀起眼皮看了看她,。

  “活该,谁让你推我?”高筱潇吸了吸鼻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咬回来了,心里头总算是舒服了一点儿。

  韩禛看着她还在那抽抽噎噎的小可怜样儿,原本在她后脑勺上的大手顺势下去搭在她的肩上,顺势把她搂进了怀里低声轻哄道:“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那你现在哭也哭了,咬了咬了,这头还疼不疼了啊?”

  “你说呢!”高筱潇跟个发怒的小兽似的,他越温柔,她反倒越觉得委屈,说出口的话更是充满了浓浓的怨气。

  “……”韩禛干脆闭嘴,也不管自己手上的伤,伸手过去将她有些蓬乱的头发给顺了顺,都别在耳后,将她小巧精致的脸庞都给露了出来。

  因为哭了半天,那张脸粉嫩通红的,眼皮还微微肿着,睫毛上也都是水雾,看起来格外的楚楚可怜。

  韩禛想都没想的就低下头去,薄唇覆盖在她的眼睛上,温柔的吻去她的眼泪。

  高筱潇像个受惊吓的小猫,忍不住浑身触电似的抖了一下,眼睫快速的眨了眨,想要往后缩,却又被他紧紧的搂在怀里。

  他一只手捧住她的小脸,薄唇从眼睛缓慢地往下亲着,一一吻干净她脸上每一处未干的泪,动作又轻又柔,就像在对待一件他最珍视的宝贝。

  等那两片薄烫的唇终于到了她的唇角,几乎是刚贴上去,高筱潇就不由自主的将唇分了开来。

  她的这种柔顺的反应让韩禛很是满意,一下子就抵了进去,撬开她的牙关,勾住她的慢慢深入。

  空气渐渐的变得稀薄了起来。

  两人呼吸交缠,就像是一对交颈的鸳鸯,吻得都有些难舍难分了。

  直到韩禛情动的忍不住掀开她的毛衣下摆,试探着想要……

  高筱潇猛地一激灵,挣扎着就想要逃开。

  韩禛只好暂时不再动,薄唇始终温柔的缠住她的,另一只手则慢慢将她的两条细胳膊抬了起来,圈在自己的脖子上。

  高筱潇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烫,他温柔又浓烈的吻让她像是喝醉了酒似的,又像是有电流在一直不停的蹿着,脑子里迷糊一片,不知不觉的就倒在了他的怀里,任他恣意的吻着了。

  直到身前突然传来了一股压力,高筱潇睁开眼睛,一低头,就看到他……

  脑子里渐渐意识开始回笼,那种陌生又带着电流的触感让她的脑袋“轰”地一声,就像炸锅了似的震撼。

  再也没有任何的迟疑,她猛地就将他推了出去,护着衣服不停往后退缩,后背上松松的感觉,才让她发现里面的带子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

  该死的臭流氓!

  她脸红耳赤的低着头,伸手向后想要把带子系上,可是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羞,怎么都系不上,同时脸上却越来越红,害臊窘迫的不行。

  “要不要我帮你?”韩禛看着她急的快哭了的样子,好心好意的开口说道。

  因为刚才一阵火热的纠缠,高筱潇的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红晕和春意,真是越看越让他身体发热,说出口的声音也很沙哑,暗藏着某种暧昧的情绪。

  高筱潇终于把带子给系上了,她两腿一抬,看都不看他,直接从床上下来,忙不迭又往外面跑去。

  “唉……”韩禛开口想要喊她。

  “啪”的一声,房门直接在他的面前重重的关上。

  “……”

  韩禛坐在床边,头发有些凌乱,再加上眼底还有一抹未得到满足也未消褪的情意。

  他扯唇笑了笑,邪逸的脸庞突然多了丝不羁和狂放的味道。

  干脆双手往脑后一枕,直接大喇喇躺回床上。

  粉红碎花的床单和被单,充满少女的味道,闭上眼睛,仿佛还有着刚才他口中鼻端那股子馨香清柔的味道。

  韩禛使劲地嗅了嗅,干脆脱下衣服扔在床脚,拉过被子紧紧的裹住自己,然后就享受的闭上了眼睛,仔细回味刚才那种软滑细嫩的滋味。

  只不过时间太短了,下一次,他要好好彻底地摸清楚。

  。

  院子里,高小白正在煤炉上自力更生的……煮面条。

  中午就没有吃饭,肚子早就已经饿坏了,爸爸妈妈又在屋子里“聊天”,他便无聊的四处转悠了下。

  没想到先前那几个坏蛋还算做了点儿好事,厨房里有好多好多的新鲜食材,鸡鸭鱼肉什么都有。

  只不过,自己才五岁,还是个小孩子,而且平日里也不杀生……高小白研究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给一家人煮锅面条吃。

  看到高筱潇红着脸从房间里跑出来后,高小白立刻招了招手喊道:“妈咪快来,面条就要好了。”

  高筱潇猛地放慢了脚步,看了眼煤炉旁天真无邪的儿子,暗自镇定了下,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慢慢走了过去。

  她连续几顿没吃饭了,加上这一两天的体力消耗颇大,心情也放松了,刚走进闻到那香气肚子已经忍不住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妈咪你也饿了对不对?”高小白自然也听到那声音了,立刻笑眯眯的看着她。

  “……”高筱潇红了红脸,干脆走进厨房去拿碗。

  等端着两个碗走出来后,却听到小家伙好奇的问道:“咦,妈咪你为什么只拿两个碗?爸爸呢?他不吃饭吗?”

  经过一天的相处,再加上韩禛成功地把妈咪救了出来,高小白已经从心底认可了韩禛这个爸爸。

  起码到目前为止,他是最关心妈咪的男人,而且对自己也还不错呢。

  没想到,听到他的话,高筱潇却瞬间冷了脸,将碗重重的放下就说道:“小白,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他不是你的爸爸!”

  高小白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可是,我跟他真的长得很像也。”

  “有一个成语,叫做‘纯属巧合’。”高筱潇咬牙切齿的说道。

  谁都有可能,但是韩禛是绝不可能是小白的爸爸。

  他虽然有些吊儿郎当,但其实心思却比谁都沉,不然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将韩太那么大的公司玩转手下。

  有时候正因为这种面相感,反倒让他这种看起来好相处的人,实则比那种一眼看去就深不可测的男人更危险。

  而且以他的条件,说句不好听的,只有他不想要的女人,没有他睡不到的女人,试问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跑到酒店强暴陌生女人呢?

  高小白看着高筱潇笃定的表情,忍不住撅着小嘴小声嘀咕:“那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刚好长得很像,又刚好和妈咪结了婚,还刚好骗自己是爸爸,最重要的,刚好太奶奶和奶奶都一眼就认定自己是原装的哦。

  “小白你在说什么?”高筱潇立刻一脸严肃的看他。

  “哦,没什么。”高小白说完,弯着小嘴微微笑。

  高筱潇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着筷子过来边捞面条边继续碎碎念的说道:“小白,妈妈知道你很想要一个爸爸,但是韩禛真的不是你的爸爸。你以前还小的时候,我是怕你知道真相不开心,所以才会拿他的照片说这是你的爸爸。你可能对着照片看久了,所以就潜意识里总觉得自己跟他长得很像。其实啊,等你长大了就会发现,你跟他一点儿都不像的。小孩子嘛,五官还没有完全的长开……”

  高小白听着她长篇大论的解释,眨了眨眼,又点了点头:“哦,是这样子啊。”

  “对啊!乖,走,吃饭去吧。”高筱潇端着两碗面条走进屋里。

  高小白叹了口气,赶紧也跟了上去。

  。

  小卧室的房门紧闭,不知道韩禛在里面干嘛。

  高筱潇也不管他,和儿子围着小桌子安静的吃晚饭。

  因为太饿了,高筱潇连吃了两碗面,把高小白本来准备给韩禛的那份都给吃光了。

  吃完饭后,天色已经彻底地黑了下来,高筱潇洗完碗,抱着儿子坐在天井旁的椅子上享受乡下的静谧时光。

  九月底的天气虽然有些寒意,但是农村的空气很好,抬头就能看到星星,再加上四周安静,这样子的氛围还是很适合聊聊天的。

  于是,问完了高小白在学校这两天的情况后,高筱潇突然用商量的语气问道:“小白,你是喜欢D市呢,还是喜欢这里?”

  高小白眨了眨眼,立马脆生生的说道:“妈咪在哪儿,小白就喜欢哪儿。”

  高筱潇心头一软,贴着怀里那软软的小脸蛋蹭了蹭:“那要不……我们就留在这儿?”

  经过这一天一夜被软禁的生活,高筱潇也想通了,与其在D市总是遇到不开心的人,倒不如留在这里算了,替外婆守着老房子,说不定哪天能等到姨妈回来,也说不定哪天找到个老实厚道的男人,一起过着简单却又平淡幸福的小日子。

  倒不是害怕蒋梦怡会报复自己,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去冒险。

  以前之所以想要留在D市,那是因为心中有个牵挂,后来留在那儿就留成了习惯,也没有想要要回来。

  可是如今,牵挂的人已经没有了,而且再留在那儿只会遇到让自己添堵的人和事,说不定还会有危险……她不禁会想,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再留在那儿?

  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就是小白了,他那么聪明,应该在最好的学校接受最优秀的教育,而这点,崇城肯定是远远比不上D市的。

  高小白搂住高筱潇的脖子,小脸在她的怀里使劲的点头,毫不迟疑的就说道:“妈咪,你想留在这儿,小白就陪你留在这儿。”

  “嗯。”高筱潇欣慰的弯了弯唇角。

  她抬头看着天,刚想要再开口,身后却突然传来韩禛的声音:“高筱潇!”

  高筱潇浑身一凛,怀里,高小白已经伸出小手可爱的打起招呼来:“爸爸,你睡醒了是吗?”

  韩禛原本阴沉的脸色因为儿子可爱的笑脸而稍稍缓和,他迈着大步走了过来,俊眉微皱的看着两人说道:“外面冷,容易着凉,起来回屋里坐去。”

  高筱潇不理他,抱着高小白动也不动的继续抬头看星星。

  谁知,高小白就跟说好了似的,突然“阿秋”一声打了个很大的喷嚏。

  高筱潇:“……”

  还在愣神的工夫,韩禛已经不耐烦的伸手要把儿子抱走了。

  高筱潇一慌,下意识的抱紧怀里的小身子,韩禛原本放在高小白身上的手因此瞬间贴在了她的胸口……

  呃……

  高筱潇脸上一热,立刻就跟触了电似的又把手给松开了。

  韩禛薄唇一勾,忍住心头的那股悸动,直接将小白轻松地抱回到自己的怀里。

  “儿子,冷不冷啊?”他一副慈父的口气问道。

  高小白点了点头:“有点儿冷。”

  高筱潇:“……”

  可能是看到妈妈有点不高兴了,高小白立刻又摇头说道:“不过,被抱着就不冷了。”

  “这样啊。”韩禛挑了挑眉看向高筱潇,嘴角突然勾开一抹邪邪的笑容,“老婆,要不要……我也抱抱你?”

  高筱潇脸上爆红,脱口而出道:“谁是你老婆?滚!”

  然后,起身就快步朝屋里走去。

  父子俩静静的看着她气呼呼走回屋里。

  半天后……

  “爸爸,你又惹妈咪生气了。”高小白忧国忧民的叹了口气,“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追回她呀?”

  韩禛眯眼看着那窈窕的身影渐渐消失,眼神里闪烁着精光,就像是蓄势待发的豹子看到美味待宰的小羊羔似的笃定。

  听到儿子的质疑声后,他低低的笑了一声,也不管儿子能不能听懂,不紧不慢地说道:“急什么,反正你妈咪早晚都是我的人。”

  。

  堂屋里,高筱潇在不停地走来走去,一边还用手不停地扇着脸上的热气。

  只是半天后,伸手摸了摸脸,依然烫的像是猴子的屁股……

  心也跳得有点快,眼角瞥到桌脚下那个黑色的男人手拉箱,整个人更是抑制不住的烦乱了起来。

  都已经晚上八点多钟了,难道他今晚要留在这里过夜吗?

  他那么尊贵挑剔的人,而且这里去镇上也就二十分钟的时间,待会儿……他应该会走的吧?

  屋外偶然飘来男人和小孩子谈话的声音,高筱潇停止猜测,突然就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在讲自己的坏话?

  屏气凝神想要去听清楚的时候,却突然又没有声音了。

  高筱潇皱了皱眉,又来回走了几个折返后,干脆去翻找自己的行李箱。

  果然,里面有她已然没电了的手机。

  刚把手机插上去充电,身后有脚步慢慢地走了进来,她眼角一跳,没回头,也不说话。

  “家里有热水吗?”韩禛很淡定的开口问着。

  那语气,就好像寻常人家一对老夫老妻在问话似的。

  高筱潇瘪瘪嘴,却猛然被自己吓了一跳,老夫老妻?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媳妇儿?问你话呢?”韩禛有些不耐烦的看着蹲在那儿不说话的小女人,真是给点儿脸色就上蹬子,这会儿自己的话都不听了,嗯?

  高筱潇绷着小脸回过头来,声音也冷得不行:“想要热水,你自己不会烧啊?”

  “……”韩禛被她呛的一愣,皱了皱眉说道,“我去烧?”

  “不然呢?”高筱潇没好气的看着他,“我又不是你的佣人,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连烧开水都不会吗?”

  高小白趴在韩禛的怀里,大眼睛一会儿看看爸爸,一会儿又看看妈妈,最后瞪了瞪两条小腿,说道:“我去烧吧。”

  高筱潇+韩禛:“……”

  。

  最后,当然还是高筱潇看不过去,走去外面接了一大壶水放在了煤炉上。

  “爸爸,你饿不饿呀?”小叛徒高小白又在那厢关心的问起韩禛话来。

  高筱潇不爽的瘪了瘪嘴,真心猜不透为什么儿子突然就这么喜欢韩禛了呢?

  韩禛看着高筱潇,天井悬挂着一个简陋的灯泡,晕黄色的灯光下,她半垂着眼睛站在那儿,双眼皮尾端弧度柔美,挺翘的小鼻尖秀气可爱,还有那白皙细致的小脸,看不出一丝的毛孔,整个人看起来真是分外的可口鲜美……

  心旌摇曳之下,他便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呃……不饿。”

  高小白苦恼的皱起了小眉毛:“那到底是饿不饿啊?”

  韩禛回神,低头对高小白温柔的笑了一下,说道:“乖,我不饿。”

  “那就好。”高小白放心的点了点头,“我还以为我又要去煮面条了呢。”

  他真是为这个家操碎了心。

  韩禛:“……”

  高筱潇“噗嗤”一声,赶紧伸手捂住了嘴,然后,将脸别到了另一边去。

  。

  水终于咕噜咕噜地烧开了,高筱潇刚要提起水壶去灌热水瓶,手伸到半路却被一只大手给握住了。

  她眨了眨眼,手背上那温热的触感,让她的心跳突然又有些加快了起来。

  “我来吧。”韩禛说完就把手松了开来,大手转而去握住水壶的把手,轻松的提起并走进厨房。

  看着他高大修长的身影弯腰在狭小的厨房里灌热水瓶,高筱潇总觉得有点儿不搭。

  他没有穿大衣,一身浅灰色衬衫愈发衬得他眉眼清俊,尤其是低头专注的看瓶口的样子,竟然还是优雅从容的好看。

  直到韩禛突然抬起头来,幽深邪意的双眸看着她,突然展露出了一抹坏笑,高筱潇才反应过激的迅速转身离开了。

  韩禛勾唇得意,也没有说话,提着水壶走回外面的井边,极其自然的装满了水,然后又放回到煤炉上。

  。

  高筱潇刚回到屋里,就跟抬头的高小白看了个对眼。

  过了两秒钟后。

  “妈咪,你的脸为什么那么红啊?”高小白声音清脆的说道。

  高筱潇尴尬的摸了摸脸,走过去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小白,时间不早了,快洗澡准备睡觉吧。”

  “好。”高小白乖乖的点点头,撑着小身子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来到桌边的大书包旁,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了几个收纳袋,打开后,分别装着他的换洗衣服,睡衣,盥洗用品,甚至还有一双小拖鞋……

  高筱潇不得不感慨自己的儿子实在是太能干了,试问谁家五岁孩子可以将自己外出的东西收拾的这么妥当又齐全的?

  “妈咪,为了节省时间和水,我能和爸爸一起洗澡吗?”高小白抱着小睡衣,手提着盥洗袋,萌萌哒的开口问道。

  高筱潇皱了皱眉,刚想要纠正他的称呼……

  “来吧,儿子。”韩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高小白立刻看向韩禛,也不管高筱潇答不答应了,迈着小短腿就朝他走了过去。

  高筱潇转身,刚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一起走进了厨房旁边简陋的浴室里。

  那幅画面,竟然……显得有点温馨。

  高筱潇看了一会儿,等浴室门被关上后,她突然回头,使劲的用头撞了几下门板。

  啊啊啊啊啊,高筱潇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

  浴室里,却是另一幅温馨美好的画面。

  虽然名曰浴室,但其实并没有热水器,也没有浴缸,只有个简单又简陋的毛巾架,旁边还放着一个简陋的衣架。

  韩禛兑好了热水后,就给高小白洗澡。

  先是拿热水将小家伙从头到脚弄湿,然后拿过肥皂给他打泡泡,动作慢条斯理却又不失温柔。

  给头发冲水的时候更是细心的不像话,一点都没让水进入眼睛。

  洗完澡后,高小白弯着小嘴笑的很满意:“爸爸,你比妈咪洗的好。”

  本来还有点担心他会不会跟妈咪一样的笨手笨脚呢,没想到完全相反,可以打个满分哦。

  韩禛拿过衣服给他穿上,随口问道:“你妈妈有那么笨吗?”

  “唉。”高小白深深的叹了口气,“爸爸你还不知道吗?我之所以这么能干,都是被妈咪给逼出来的。”

  “……”韩禛了然的看着高小白。

  是了,那个女人,说过自己不会做饭。

  在韩禛心里,一直觉得做饭是女人的天生必备技能,就像泡妞是男人的天生技能一样……呃。

  “我三岁的时候,有一次妈咪帮我洗澡,结果她自己没注意滑倒了,还崴到了脚,躺在床上一个星期,最后还得我去照顾她……”高小白趁着高筱潇不在,一一说说她的糗事。

  他想,爸爸如果要追妈咪,应该先让他知道妈咪的缺点,如果这样子还能坚持下去的,那说明就是真爱了!

  “从那以后,我就自己洗澡了。妈咪还夸我好能干呢。”高小白耸了耸肩,一副莫可奈何的表情。

  韩禛想到那幅画面,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帮孩子洗澡结果自己摔倒,估计……也就只有她能做得出来了。

  “还有啊,去年我过生日,她说要帮我庆祝,买了一大堆菜回来,结果炖汤忘记了放水……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她在卧室里睡着了,厨房里全都是黑烟,如果发现晚一些的话,估计锅子就要炸了。”高小白想到往事还不堪回首,“从那以后,厨房就只有我能进去了。”

  韩禛心疼又有些欣慰地摸摸他的小脑袋,“小白,以后有爸爸来照顾你了。至于你妈妈……”

  他酝酿了半天。

  “算了,随她吧。”

  反正,除了不会做饭,和有点迷糊外,其他条件都还不错,至少脸和身材他是很满意的……韩禛暗测测的想道。

  高小白看着韩禛脸上笑的有些贱兮兮的样子,小眉毛挑了挑,也眯眼笑了起来。

  。

  高小白洗完澡后,便蹦蹦跳跳的回屋去了。

  韩禛关上门,刚要拿自己的沐浴液,看到一旁那瓶粉红色的沐浴液,两眼一眯,便把自己的给放下了。

  ……

  卧室里,高筱潇正在对着床发呆。

  这个床,刚才韩禛睡了大半天。

  可是,因为几乎不回来住,家里只有一床换洗的被单,还被那个女人拿去外婆的床上铺用了。

  “妈咪,我洗好澡了。”高小白香喷喷的推门进来,直接走到床边就脱鞋爬了上去,“妈咪,我先帮你捂被子哦。”

  高筱潇:“……”

  她过去将被角掖了掖,刚要离开,高小白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问:“妈咪,爸爸今晚和我们一起睡吗?”

  高筱潇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小白,你今天是改不了口了是不是?”

  高小白立马闭上了小嘴巴,不说话了。

  高筱潇看到他这幅无辜又有点看她脸色的样子,将出口的苛责又咽了回去。

  “早点儿睡吧,乖。”

  说完后,她转身离开了。

  。

  奇怪,她的拖鞋明明记得拿出来了啊,怎么不见了?

  正埋首在行李箱里翻找拖鞋的时候,身后,传来“吧嗒吧嗒”走路的声音。

  应该是某人洗完澡出来了,高筱潇也不回头,兀自努力地寻找着。

  “是在找这个吗?”欠抽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高筱潇有些疑惑又不安的转过头,当看到韩禛穿着一套深蓝色两件套睡衣时,她下意识的就放松了下来。

  见他低头示意,她随即也将视线从他的脸上往下转移……

  下一秒,她整个人都气的差点晕了过去。

  她那双粉红色的拖鞋,此刻正穿在他的那双大脚丫上!

  她才三十五的码数啊,却被他四十几码的大脚给硬生生的塞了进去,尤其是脚背上那可爱的的图案,如今都快被他给撑变形成大脸猫了!

  “谁让你穿我的拖鞋了!”高筱潇瞬间起身,像个炸毛的小狮子似的叫了起来。

  若不是顾忌卧房里的小白,她的声音还要更高,更大!

  韩禛淡淡的将脚做了个稍息的动作:“我来的急,没有带拖鞋,所以就只好穿了你的。不然……总不能穿小白的吧?”

  那更小不是吗?

  “……”高筱潇气的攥紧了双拳。

  韩禛看着她跳脚的模样,慢条斯理的又开口说道:“放心吧,我没有脚气,还是……”

  他皱了下眉,随即将那几个字吐出口,“你有?”

  高筱潇气的浑身都抖了起来,脱口而出的骂道:“你才有脚气,你全家都有脚气!”

  韩禛不怒反笑,挑了挑眉,一脸兴味的看着她道,“没关系,反正我不嫌弃你。”

  高筱潇:“……”

  她拿着睡衣,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的气呼呼走了。

  韩禛微微一扬嘴角,直接抬脚走到卧室前,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

  高筱潇提着热水壶走进浴室,原本就气愤的心情在看到她被打开的沐浴**,以及湿漉漉用过的毛巾时,整个人差点两眼一翻,彻底气晕过去!

  这个该死的男人,真把这儿当自己的家了?

  用别人的东西都不知道先问一声吗?

  不但偷穿她的拖鞋,还偷用她的沐浴**,毛巾!

  那可是她的私人东西!尤其毛巾……

  高筱潇忍了半天才没有去找他算账。

  算了,过了今晚,明天就让丫滚蛋!

  高筱潇愤恨的脱下衣服,刚要往旁边的架子上放,眼睛瞬间又直了。

  架子上,有一条被换下的男士内裤,还有两双白色的男士袜。

  啊啊啊啊啊……高筱潇心中瞬间有如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

  卧室里,可能是白天累了一天,高小白几乎是沾床就困了。

  迷楞着眼睛看了看韩禛后,他柔若无骨的翻了个身,微张着小嘴就睡着了。

  韩禛走过去将被角掖了掖,却没有**。

  看到桌上有个镜子,他走过去拿起照了照,突然伸手解开衣领,直到最下面才留了两粒扣子,露出大片结实又诱惑的胸膛来。

  然后,又将袖子也挽了上去,露出遒劲有力的前臂,稍稍用力,立刻浮现出紧实的肌肉线条,充满了男人的阳刚味道。

  他满意的勾了勾唇,拉开椅子,斜靠着桌边坐了下去。

  。

  高筱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洗完澡的,一想到毛巾被他在身上擦过,甚至……还擦过那种私密的地方……

  她把毛巾过了好多遍水,最后随意的擦了擦,才换上睡衣走了出来。

  将外面院子里的灯都关灭,进入堂屋后却没有发现韩禛的身影。

  她皱了皱眉,随即心里“咯噔”一下,快步走到卧室前推门一看,果然,他正悠闲的坐在那儿,手上还拿着手机在看,

  还好……没有**。

  高筱潇看了一眼睡相酣甜的儿子,小声又警告的说道:“你在这儿做什么?”

  韩禛放下手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动作比较大,胸前的衣襟忽然散了开来,一大片结实有力的胸肌线条立马露了出来,堪比雕塑般完美诱人,晃着她的眼球。

  高筱潇一愣,脸上瞬间就红了起来:“你……你……”

  韩禛低头随意将衣领拢了拢,声音很平静的说道:“我正想问你,待会儿我睡哪儿?”

  高筱潇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只好压下心中的怀疑和不满说道:“你去外面的沙发上睡行不行?”

  外婆的床,估计他也不会睡,毕竟有些人忌讳过世的人曾睡过的床,更何况,那张床还被那个女人睡过了。

  高筱潇先前已经想过,如果他实在不愿意睡沙发的话,那自己去睡也是可以的,反正小白必须在床上睡。

  “好。”韩禛竟然没有反对。

  高筱潇有点儿意外,原本积蓄的愤怒心情瞬间就逆转了。

  走到柜子边,打开抱出一床被子问他:“没有被罩……你凑合一晚上,行吗?”

  “行。”

  韩禛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薄唇微勾,特别的好说话。

  高筱潇生怕他反悔,忙抱着被子往门外走。

  韩禛的嘴角更加翘了起来,眼里闪烁着温暖的笑意,抬脚也跟着她走了出去。

  高筱潇又把一个多余的枕头也送给了他。

  然后,就转身回屋了。

  房门已经被踹坏了,高筱潇想了想,还是把椅子搬过来抵在后面。

  虽然有儿子在,但是……她不相信某人的品行!

  小心翼翼地上了床,贴着高小白躺在床的里侧。

  双重保护,总应该没问题了。

  高筱潇身心放松,闭上眼睛,她就很快的睡着了。

  。

  这一觉睡得特别舒服。

  只是忽然觉得背后特别特别的热,像是被火炉烤着似的,那股热气随着背部往上,耳朵,脖子,肩膀慢慢的也热了起来。

  再然后,那股热气好像从身后开始往前窜,直到身前也被感染上了那股热气。

  她忍不住睁开眼睛,黑乎乎的屋子里,什么都看不到,可是高筱潇却猛然清醒了过来,因为,她正被人搂在怀里!

  而小白,本来在她外面的小白,不知怎么回事睡到了床的最里侧!

  耳旁,韩禛沙哑的声音带着烫意低低的传了进来:“老婆,外面好冷啊,被子还是潮的……”

  高筱潇呼吸难耐的伸手从衣服里面往外推他的手,压抑着不安和怒气说道:“小白还在这儿,你别乱来!”

  韩禛又将手放了回去:“我不乱来,我就摸摸。”

  高筱潇:“……”

  黑暗中,她感觉身前被邪狞的大手覆住,然后慢慢的……时轻时重……

  她轻轻地倒抽了口气,脸上热到快烧起来了,可是,他的手却摸的越来越过分,甚至还想要往下……

  高筱潇终于忍不住抓住了他的手,“你再这样我就把小白叫醒了!”

  韩禛在她身后粗喘着气,半天后才低哑着嗓子说道:“好,我不摸了,睡觉吧。”

  说完,不再乱动,就着那个姿势,从后搂着她闭上了眼睛。

  高筱潇这么被他抱着,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但是又怕来回乱动会吵醒小白,只好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

  她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没想到不知是太累了,还是他的怀抱很舒服,总之,迷迷糊糊中很快就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

  秋日的晨光透过玻璃窗,温柔倾泻在了这一张安静的大床上。

  粉红碎花的被子下面,高筱潇睡在最里头,中间隔着高小白,最外面则睡着韩禛。

  最先醒过来的是高小白。

  他抿了抿小嘴,睁开眼,就发现妈咪的脸近在眼前,软软的翻了个身,又看到爸爸睡在自己的外面。

  高小白的嘴角慢慢的往上翘了起来。

  这种一家三口睡在一起的画面,最有爱了不是吗?

  他慢慢的抬起小身子,先在高筱潇的脸上亲了一下,又在韩禛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即从被窝里钻了出来,想要起床。

  “儿子,早!”

  韩禛其实早就醒了,不过贪念这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滋味,懒得起来,直到脸上被孩子柔软湿热的小嘴亲了一下。

  ------题外话------

  我觉得这一章好温馨啊~除了韩少耍流氓外~你们觉得呢?

  至于真相什么的,不要急~

  然后,小白要唱歌了:“如果觉得温馨你就投张票,票票!如果觉得温馨你就投张票,票票!如果觉得温馨你就投张月票呀,如果觉得温馨你就投张票!票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1韩禛曰:我不乱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