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小白曰:男人是不能欺负女人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见他眯着双眼,面色阴沉的盯着自己不说话,高筱潇眨了眨眼,只好低头又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照片。^^%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然后她就发现,这张照片的背景好像是在迪斯尼。

  但是,她从来没有带小白去过迪斯尼啊……

  这不是小白!高筱潇的眼睛猛地睁大了。

  韩禛望着她傻乎乎,又带着点儿惊讶的小脸,讥嘲的开口问道,“看出来了没有?”

  高筱潇抿了抿唇,对上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呐呐的问道:“这不是小白的照片对吧?”

  韩禛嘴角的弧度在逐渐的加深,“当然不是。”

  “……”高筱潇看着他充满深意的笑,拿着照片的手不知不觉就开始发抖了,心中也渐渐升起了一股不安。

  “是不是觉得照片里的孩子跟小白长得挺像的?”韩禛好心的开口提醒道。

  高筱潇点了点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这个孩子到底是谁啊?”

  为什么和小白长得那么像,而且,几乎连表情都一模一样呢。

  “背面有名字,你翻过来看看就知道了。”韩禛的声音很温柔,就像在诱惑小红帽的大灰狼,一步一步引着高筱潇按照他的指令去做。

  高筱潇听话的把照片翻了过去,下一秒,整个人立刻都愣在了那儿。

  因为在照片的背面,有一行遒劲有力的小字赫然在目:“爱子韩禛,四岁。”

  那个字迹她认识,是韩正铭的亲笔。

  脑海中瞬间有某种电光火石一闪而过,高筱潇却又有点儿不太敢去抓住……

  “是不是觉得很神奇,为什么小白会和我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嗯?”耳旁传来韩禛低沉又蛊惑的声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从站在床前,变成了坐在床边,那张脸也几乎是凑在了高筱潇的脸旁在说话。

  高筱潇下意识的抬起头看他,“你……”

  韩禛懒得再绕弯子,盯着她的眼睛,直接又干脆的说道:“你是不是想问,五年前,十一月二十八日的那天晚上,忆豪酒店十五楼的走廊上,灯突然灭了,然后……”

  “轰”的一声,头脑中瞬间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似的。

  高筱潇小脸刷白,半天都没能从那句话中反应过来。

  他的意思是,当年那个侵犯她的男人……是……

  韩禛望着她,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因为吃惊而有些呆滞,微张的嘴唇颜色淡淡粉粉,不施粉黛的小脸干净而又细致,那副目瞪口呆又迷茫无辜的样子,多少显得有些稚气。

  虽然已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妈了,但不过也才二十三岁的年纪,怎么看都还是个孩子……就连夏夏,都比她还要大上两岁。

  他将手放在她瘦削的肩膀上,边将那柔软的身子往自己怀里带,边带着一丝宠溺和心疼的说道:“孩子都五岁了还不知道亲生父亲是谁,你说你是不是傻?还好咱儿子的智商随我,不然……”

  话还没说完,韩禛的肚子上就传来重重的一拳,随即整个人被她推倒在了床上。

  高筱潇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和冲动,她分开双腿骑在男人的身上,抡起两个拳头就使劲的往他的身上砸,仿佛要把五年里的怨气都发泄出来似的,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臭流氓!**犯!打死你,打死你!”

  韩禛开始是没注意,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挨了好几拳了。

  她那花拳绣腿的,打在自己的身上并不疼,况且,怎么说当年也是他不对在先,她有气也是应该的……

  抱着这样类似补偿的心态,韩禛皱了皱眉,便忍住没有生气,躺在那儿任由她发泄。

  只是后来,高筱潇的力道越来越重,非但没有停手的打算,反而还咬牙切齿,两眼发红,好像要把他杀了才甘心似的……就算韩禛的皮肉再硬,后面也有一些吃疼了。

  他不耐烦的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低声喝道:“还打!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高筱潇被他吼的一愣,随即又使劲的开始挣扎了起来,但是一来男女的力量悬殊太大,二来韩禛因为生气,双手也下了点力道,她折腾了半天,非但两只手没能抽出来,最后还疼得不行。

  恼羞和委屈之下,高筱潇下意识的低头就想要去咬他的手。

  孰料,韩禛昨天已经被高筱潇咬过一次了,知道这丫头咬起人来有多狠,看到她的动作后就一个侧身,两手再一推一压,瞬间两人的姿势形成一百八十度的上下颠倒,最后,反而是她被他压在了身体下面了。

  他身高腿长,加上一百多斤的体重,猛地这么压下来,高筱潇差点儿没被压断气。

  她使劲地推了推他,又怒又恼的扭着身子大叫:“臭流氓,你放开我!”

  韩禛一手轻松的攥住了她的双手,另一只手扣住她不停扭动的小腰,声音发狠的说道:“再叫,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耍流氓?”

  高筱潇心里一惊,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着外面就歇斯底里的大叫了起来:“小白,小白快进来救我!小白……唔。”

  韩禛猛地低头,薄唇准确无误的贴在了她的唇上,又重又急,几乎是瞬间就撬开她的牙关闯了进去。

  这种情形之下,高筱潇怎么可能还让他吻?

  再想到五年前那一夜可怕的噩梦,就是身上这个臭男人造成的……在他舌头伸进来的时候,高筱潇猛地将上下牙关一咬。

  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从舌尖猛然传来,韩禛没忍住,发出了一声沉重的闷哼。

  真没想到她这么喜欢咬人,性格这么烈,简直就是个泼辣的小辣椒!

  不过,女人越是这样,往往却越能勾起男人的征服*。

  尤其,现在的地点还是在床上……

  韩禛阴沉着一张俊脸,用力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另一只手则在她的下颚一捏。

  高筱潇被迫松开了牙关,韩禛将舌头退了出来,嘴巴却仍然堵在她的唇上,严严实实的,让她说不了话,然后,大手顺着她的身体往下。

  意识到那只手已经不断地下滑,并掀开她的毛衣下摆钻进去的时候,高筱潇整张脸迅速爆红,可是,偏偏自己又根本阻止不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啪啪啪”几声敲门声响起,高小白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爸爸,妈咪,你们没事儿吧?”

  两人疯狂扭打的动作瞬间就停止了。

  韩禛平静了一会儿紊乱的气息,对着外面淡定的说了两个字:“没事。”

  “……”外面安静了一小段时间,随即高小白稚嫩的声音再度响起,“爸爸,你不要欺负妈咪,男人是不能欺负女人的。”

  也是,屋里动静这么大,小白又那么聪明,怎么可能轻易被他给骗到?

  高筱潇听到儿子充满关怀的小声音后,不知道哪根神经被触到了,心里一委屈,鼻子就酸了起来。

  她将头撇开,紧紧的咬着牙关,硬生生又将眼眶里的泪水给逼了回去。

  韩禛看着身下已然“乖顺知错”的小女人,心中也不自觉地也柔软了下来,松开紧皱的眉头,开口说道:“小白乖,放心,爸爸不会欺负妈妈的。”

  。

  等小家伙终于放心的离开后,韩禛松开钳制住她的双手,转为搂着她往自己的怀里带:“别闹了,我们好好谈一谈。”

  高筱潇吸了吸鼻子,将脸别了开去,声音近乎冷漠的说道:“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

  韩禛看到她这幅模样就来气,但是,他也知道她的性格一向吃软不吃硬,尽管他可以用男人的千百种优势来让她求饶甚至认输,但是那样的结果,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他压着不满的情绪,伸手将她身上凌乱的毛衣理顺了下,又抚了抚她散开的头发,动作语气都温柔地不像话。

  “我们先来谈谈小白的问题。”他心平气和的开口说道。

  听到这句话,高筱潇立刻抬眼瞪他:“小白是我的,跟你没有关系!”

  “他叫我爸爸,怎么会跟我没有关系?”韩禛努力告诉自己要声音温柔,“而且,小白他很喜欢我这个爸爸。”

  高筱潇猛的反应过来,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就吼道:“你早知道了对不对?所以你故意接近小白,故意让他喜欢你……你,你好卑鄙啊!”

  “我只是知道的比你早一些,而且……是小白主动来找我的。”韩禛一脸淡定的解释。

  对不起啊儿子,为了咱们一家三口的阖家团圆,我只能再一次出卖你了。

  “你胡说!”高筱潇下意识的就要反驳。

  “我有没有胡说,你可以亲自去问问小白。”韩禛轻笑了一声,多少带着些得意和笃定,“还有,你知道他为什么来找我吗?”

  “……”高筱潇不说话。

  虽然已经大抵猜到原因了,不就是想要去看看爸爸嘛?那一阵子,小白的确经常会问起韩禛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说的谎言竟然成了真,小白真的找到自己的爸爸了……

  韩禛根本不给她任何猜测和退缩的机会,直接开口就说道:“因为他心疼你,所以去外面接了个儿童广告,想要赚钱来养家,减轻你的负担。也因为他才五岁,那份合同必须要有监护人的签字,为了不让你知道,他只好一个人跑到公司来找我签字。”

  不是为了要看爸爸去找他,而是为了……要赚钱?

  高筱潇大感意外的看着他,这个真相让她本来就黯淡的小脸瞬间显得更加苍白。

  小白他……到底还有多少的事情瞒着自己?

  “让一个五岁的孩子担心你,操心家庭的经济负担,这就是你能给他的生活吗?”韩禛已经残忍的下了定论。

  还不待高筱潇开口解释,韩禛几乎不给她喘气的机会,马上又再度说道,“小白的事情谈完了,现在,我们再来讨论一下我们之间的事情。”

  “……”

  高筱潇原本愧疚自责的情绪被他这话给生生打断了。

  愣愣的和他对视了几秒,那一双漆黑幽深,又带着某种情绪的双眸迫力十足,高筱潇移开视线,突然就有些仓皇的想要起身离开。

  只是身体刚起来一半,韩禛大手在她的肩上一按,她整个人就再度回到床上,还被他再度搂在了怀里。

  “是不是忘记那天我给你发的那些信息了?如果忘记了,我不介意让你再复习一遍。”韩禛凑近她的脸庞,几乎是贴着她的耳根子在说这句话。

  热气喷洒在她的耳廓,带来一阵阵又痒又烫的不适感。

  高筱潇忍不住想要往后缩,可是身体被他圈在怀里,又能逃到哪里去。

  “我那天问你,想好了没有,想好了第二天就给我打电话。现在,好像都是第四天了,告诉我,你是不是都想明白了?”韩禛的声音有些沙哑,看着近在咫尺白里泛红的耳垂和颈项,喉间忍不住用力的吞咽了下。

  高筱潇死死的低着头,咬紧牙关,鸵鸟般一句话都不说。

  她的心里真的很乱,刚刚还处于当年真相的震惊中,这一刻,却要被迫和他讨论这种暧昧的问题。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突然,韩禛开口说道。

  高筱潇一惊,讶异的抬起头来,因为两人靠的太近,嘴唇猛的擦过他低下来的下巴,差点儿就亲到了他的唇上。

  脸上都是他灼热霸道的气息,高筱潇眨了眨眼,忍不住整张脸再度爆红。

  韩禛的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笑意,他极力忍住自己去亲吻她的冲动,松开她的手一副淡然的语气说道:“我先去看看小白,你好好休息一会儿,下午我们回崇城。”

  说完后,他就起身优雅地离开了。

  房门被轻轻的带上,高筱潇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上,半天都还没反应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脸上终于不烧了,意识也回来了,高筱潇才他离开前说的那一番话。

  默认……高筱潇猛地一捶床面,谁默认了?!

  。

  院子里,韩禛正在和高小白研究午餐吃什么。

  尽管有许多的新鲜食材,但是一来没什么煮菜经验,二来也太耽误时间,为了省事,韩禛最后决定将张婶送来的土豆什么的煮一煮凑合一顿。

  高小白边给土豆洗澡边抬头问韩禛:“爸爸,我们下午回D市吗?”

  “恩。”韩禛毫不犹豫的就说道。

  高小白看了看屋里,又小声问道,“妈妈也一起回呢?”

  “当然。”韩禛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郑重的许下承诺,“以后,我们一家三口永远都不会再分开了。”

  高小白弯起嘴角,笑笑的点了下头。

  。

  等高筱潇终于从卧室出来的时候,院子天井旁的煤炉边,韩禛长身而立,半挽着袖子,正拿着勺子往外捞煮熟的土豆。

  高小白站在他的旁边,小手端着个盘子,父子俩一幅合作默契的架势。

  “妈咪,饿不饿,土豆已经煮好了哦。”高小瞥到高筱潇立刻双眼发亮的喊道。

  高筱潇看着漂亮可爱的儿子,想到韩禛说他偷偷去拍广告的事情,心里头那股子酸涩怎么忍也忍不住。

  高小白眨了眨眼,迷茫的抬头看向韩禛,“爸爸,妈咪怎么怪怪的啊?”

  韩禛不动声色的看了高筱潇一眼,将勺子换了个手,轻轻拍了拍儿子的后脑勺:“可能是看到有吃的太开心了吧。好了,快把土豆端进去吧。”

  “嗯!”高小白立刻笑眯眯的端着土豆过去献宝,“妈咪你看,这个是爸爸煮的哦。”

  高筱潇看着盘子里那三个胖乎乎的土豆,瘪了瘪嘴,故意一脸嫌弃的说道:“这有什么,我也会做。”

  高小白:“……”

  韩禛自然也听到了她这番话,不过他薄唇一勾,眼神**的说道:“等回到D市我会去学做菜的,今天情况特殊,先凑合一顿吧。”

  “……”

  高筱潇看着他突然就变得深情款款的眼神,哪里还有先前那无赖又耍狠的模样?

  真是个双面人!她内心冷笑,随即就转头避开了。

  。

  吃过一顿凑合的午饭后,韩禛看了一眼时间,说道:“小白,把你的行李收拾好,我们马上就出发了。”

  “好。”高小白乖乖的滑下椅子,迈着小短腿去沙发上收拾自己的东西。

  等儿子离开后,韩禛低头凑近高筱潇耳边,低沉着嗓音,故意有点暧昧的说道:“还不去收拾,真想让我帮你收拾?”

  他的手有意无意的放在桌上,和她的紧紧贴在了一起。

  高筱潇立刻将手放到桌面下,轻咳了一声后淡淡表示:“我想留在这儿,不回去了。”

  “不行。”韩禛完全不给她商量的余地,“孩子不能没有妈妈。”

  “……”高筱潇顿时怒气横生,瞪着他就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想要把小白给抢走吗?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韩禛俊脸沉静。

  果然,高筱潇立刻急的脸通红,看了一眼沙发上正欢快的收拾行李的儿子,低声警告的说道,“小白是我的,就算你……你是他的爸爸,但是这五年里,小白都是我一个人带大的。而且,我们已经离婚了,就算从法律上来讲,我也是小白唯一的监护人……”

  “谁告诉你我们离婚了?”韩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鼻端发出了一声不屑的轻嗤,“难道你不知道,那张离婚证早就被我撕了吗?不然你以为我这么长时间是跟你闹着玩儿呢?”

  高筱潇愣了下,指甲不觉狠狠的嵌进了掌心,“你……可是那50万……”

  “还没明白?”韩禛一脸的同情,“那50万,只是用来试探你的离婚决心的。”

  高筱潇:“……”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还是合法的夫妻,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至于小白,他是我们两个人的儿子。”韩禛笑的那叫一个明媚。

  “离婚!马上离婚!”高筱潇瞬间脱口而出。

  “乖,别闹了。”韩禛挑眉,声音带着点儿宠溺和轻责,就像在教育不懂事的孩子,“睡都睡过了,儿子也都那么大了,凑合凑合过吧。”

  高筱潇:“……”

  。

  等高筱潇坐在了去市里的计程车上,她整个人还有些发懵。

  她坐在后车位座的最里面,高小白坐在中间,最外面的则是韩禛。

  明明前面副驾驶座上没人,他却偏偏要挤到后面,显得整个车厢都狭窄拥挤了不少。

  高筱潇一直单手撑着脑袋看着窗外,听到父子俩一路上都在聊什么宇宙太空,时间空间的……

  两人谈笑风生,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却让高筱潇心里头更显得烦躁。

  旁边坐着的,是她的丈夫和儿子……

  兜兜转转折腾了好几个月,不但没有离成婚,最后……反而还成了一家三口了。

  高筱潇皱着眉,脑袋里更是糊成了一团。

  。

  登机后,高筱潇就开始闭目养神。

  本来只是想躲避一些尴尬的视线,没想到头等舱的环境舒适又安静,没一会儿,她就跟小白一起进入了睡眠。

  从崇城到D市的飞机只要两个小时不到,飞机降落的时候,韩禛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高筱潇的脸颊。

  高筱潇睁开眼睛,整个人还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一时竟有些忘了身在何处。

  额头上传来男人淡淡的烟草味,一双漆黑幽深的眼睛正静静的望着她,而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把口水擦一擦。”韩禛斜着眼尾看她,薄唇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高筱潇的脸瞬间就红了,下意识的就伸手放到了嘴边。

  下一秒……

  “哪里有口水!”高筱潇瞪着他。

  “我是让你擦一擦小白的口水,想什么呢?”韩禛一脸兴味的看着她。

  高筱潇看向他怀里的高小白,果然,小家伙微张着小嘴,一条哈喇子清晰的挂在下巴那儿。

  “……”

  高筱潇拿出纸巾,一边给儿子擦口水一边腹诽:以前出来玩从来都不会睡觉的小家伙,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

  走出过道,韩禛去取行李。

  高筱潇坐在座椅上等他,怀里抱着的,是头一次在外睡到昏天暗地的儿子。

  她看着韩禛高挑挺拔的背影,在众多等行李的旅客中,他无疑是最英俊,也是最出色的男人。

  ……

  取完行李,走到机场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一辆黑色的轿车等在那儿。

  “韩少。”杨欧毕恭毕敬地迎了上来,伸手接过韩禛手里的手拉箱。

  高筱潇看着他眼熟,想了半天,突然认出他好像就是上次来楼下接小白的那个司机。

  有些东西一旦被想通,其他的细枝末节很快也就会被联系并推断出来了。

  原来两人在此之前已经早有联系,怪不得小白一直坚定不疑地认为韩禛是他的爸爸呢。

  想到先前,三番五次的,她还在韩禛的面前上演过“小白是隔壁夫妻孩子”的戏码……

  高筱潇看着儿子睡的红扑扑的小脸,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真的……好丢人啊。

  。

  上车后,韩禛就开口吩咐杨欧说道:“去新城小区。”

  见高筱潇有点儿意外的看着他,韩禛挑了挑眉说道:“还是……你想要去睿园首府?也行,杨……”

  “不要了。”高筱潇赶紧开口,白了他一眼说道,“我要回自己的家。”

  韩禛笑了笑,倒也没再说什么。

  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

  步骤要一步一步来,肉要一口一口吃,否则把小猫给逼急了,也是会挠人的……

  韩禛看着自己虎口上已经结痂的微笑伤口,脸上的笑容多少显得有些讳莫如深。

  高筱潇丝毫没注意到他的表情,她低头从包中翻出手机,给常欢颜打电话。

  “啊,你今天就回来啦?现在到哪儿了呀?”常欢颜在电话里问道。

  “现在车已经往家里开了,就快到了。”高筱潇本意是想让常欢颜留在家里,这样也好避免万一待会儿韩禛要上楼再耍流氓。

  谁知……

  “行,那刚好小受要来接我吃饭,本来还想让他来家里接我的,既然你马上就回来……算了,我现在就先下去吧,免得他看到你和韩少再问东问西的也不好解释。车钥匙和家门钥匙我都放在客厅的茶几上,你自己回来取哈。”常欢颜体贴的说道。

  “……”

  半天后,高筱潇只好轻轻的说道:“好。”

  。

  车到了新城小区单元楼下,果然,韩禛抱着小白下车了,还对杨欧说了一句:“你可以先回去了。”

  “好的,韩少。”

  待黑色轿车开走后,韩禛一手抱着小白,一手提着行李箱就朝楼道走了过去。

  高筱潇慢吞吞的跟在他后面,突然听到他开口问道:“门禁的钥匙有吗?”

  高筱潇一愣,走过去一看,傻眼了。

  不过才离开三四天的工夫,原本坏了的门禁竟然被修好了。

  明明都坏了几个月了啊,怎么这次物业这么积极?

  “给物业打个电话。”韩禛想也没想的就说道。

  高筱潇没好气的看着他:“物业早就下班了。”

  也不看看现在都几点钟了,真当自己是大老板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韩禛:“……”

  没办法,两人只好站在楼道门口,等着路过的住户。

  谁知不知道是不是运气不好,等了半天都没有一个住户经过。

  倒是高小白揉了揉眼睛醒了,打了个秀气的哈欠问道:“怎么还没有到家啊?”

  睡的好舒服啊,高小白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小身子软软的赖在韩禛的怀里,就像个可爱的小肉球似的。

  “小白,很困吗?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啊?”高筱潇看他小脸红扑扑的,担心的将手放在他额头上问道。

  温度挺正常的啊。

  高小白摇了摇头,说道:“因为今天有爸爸在啊,所以我就很放心的睡着了。”

  言下之意,以前都得忙着照顾你,不敢睡着。

  高筱潇在某人充满促狭的注视下,脸红的别开了脸。

  。

  又过了一会儿,终于有隔壁邻居经过,打开门禁后,三人才得以顺利的进门。

  那个邻居是个中年大妈,以前没见过韩禛,见他衣着考究,风度翩翩,怀里还抱着小白,忍不住就在电梯里八卦的问道:“小伙子,以前好像没见过你啊?”

  韩禛对她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眼也不眨的就说道:“我是她的丈夫,平日里工作比较忙,可能阿姨就没怎么注意到我吧。”

  说完,伸手放在高筱潇的肩膀上,低头对她挑了下眉。

  高筱潇:“……”

  “啊呀,我说呢,原来你们是一家三口啊。”那女人见他们姿态亲密,立马笑眯眯的说道。

  韩禛点点头,一副万人迷的姿态和她唠嗑:“阿姨,您也住八楼呢啊?”

  “是啊,我就住在803号,就在你们的隔壁。”

  两人聊得热络,等到了八楼走出电梯,那女人还一直不停地说话,迟迟的不肯走。

  高筱潇拿出钥匙,尴尬的对她笑了笑,问道,“阿姨?您没有带钥匙吗?”

  “啊?哦,没有,这就进去了呵呵。”女人尴尬的笑了笑,赶紧掏出钥匙打开803号房走了进去。

  高筱潇没好气的将钥匙塞进锁孔。

  进门后,她看着一直赖在韩禛身上的儿子说道:“小白,还不下来?”

  小家伙还真是有了爸爸就完全不一样了,在自己面前完全就是个小大人,碰到韩禛就变成了个正常的5岁小孩子了。

  高小白抿了抿小嘴,也有点不好意思了。

  “爸爸,放我下去吧。”他害羞地小声说道。

  谁知……

  “不放,爸爸喜欢抱着你。”韩禛在儿子白嫩奶香的小脸上亲了一下,语气中满是宠溺和疼爱。

  高筱潇:“……”

  真肉麻!

  。

  把行李箱放进客厅,高筱潇看着沙发上腻在一起的父子俩,刚要开口,包里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下意识的走进卧室,还把门给关上了。

  电话是高贞宁打过来的,也不知道她怎么那么快就知道自己回来了,开口第一句话就关心的问道:“潇潇,回来啦?”

  高筱潇心中冷笑一声,语气淡淡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高贞宁愣了一下,随即就说道,“隔壁张婶跟我说的啊。怎么样,房子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对吧?”

  “张婶没跟你说房子的事情吗?”还在装蒜!

  “没有啊,她就跟我说,家里面去坏人了,那些坏人是不是开放商派去的啊?你人没事儿吧?小白也没事儿吧?”高贞宁声音很正常,一点都听不出来不对劲来。

  高筱潇懒得跟她再绕圈子,直接开口就说道:“那些人到底是谁派去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潇潇,我真的是不知道啊?如果知道家里面有危险,我就应该跟你一起回去的。”高贞宁撇着无辜,“对了,我还听张婶说有个男人去救你了,那个人是谁啊?”

  “我要休息了,没事的话我挂了。”高筱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别挂,潇潇。我打电话给你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的。”高贞宁赶紧开口。

  她就知道!

  高筱潇不动声色的开口,“什么事?”

  高贞宁立刻噼里啪啦的就说道:“我和老爷子说了你在崇城发生意外的事,他心里特别的过意不去。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漂泊在外面,说实话,其实老爷子,包括你顾伯伯都挺担心的。经过这次的事情,老爷子也把小妈给劝说好了,答应把你和小白接回家里来住。你放心,俪清和向北工作很忙,你们见面的机会都很少的……你看看哪天方便,老爷子就让人去接你了,行吗潇潇?”

  高筱潇听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

  顾家,书房。

  高贞宁听着听筒里的“嘟嘟嘟”声,皱了皱眉,放下了手机。

  “怎么样?叶潇她答应了没有?”顾老爷子立马看着她问道。

  “电话被挂断了。”高贞宁讪讪的回道。

  “这死丫头,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顾以城虎目圆瞪,立马不满了起来。

  顾老爷子一对花白的眉毛紧皱,看向顾以城问道:“以城,我让你查的事情都查好了没有?”

  “查好了,爸。”顾以城拿出手机,示意给顾老爷子看,“虽然叶潇的公司和家庭住址没有查到,但是查出了高小白正在现在圣约翰幼儿园里读大班。”

  “那就好。”顾老爷子点头,思忖了许久才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也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爸。”高贞宁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他,“小白才五岁,千万不要让人伤害到他啊。”

  不管怎么说,小白也算是她的亲人。

  顾老爷子摆了摆手:“放心吧,这个我自然知道。”

  如果不是叶潇那么倔,不肯回来顾家,他又何必出此下策?

  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阿弥陀佛……

  。

  高筱潇挂断电话后,看了看窗外,待心情平静了一些后才转身,推门出去。

  客厅里,她看着沙发上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床被子,半天回不过神来。

  “妈咪!”高小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小家伙抱着自己的枕头从卧室出来,走到沙发旁边,想了想说道,“妈咪你的床上还有多余的枕头吗?爸爸说今天晚上要留下来睡觉。”

  卫浴室里恰好传来一阵抽水马桶的声音,高筱潇太阳**突突直跳,转身就看到韩禛低着头从矮小的卫浴门里走了出来。

  他脱去了大衣,只穿着衬衫和西装裤,休闲随意的就像在自己家里。

  “别墅现在还在装修,不能睡人。”也许是看到高筱潇脸上的“嫌弃和不满”,韩禛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开始解释。

  高筱潇板着脸问,“那你怎么不回睿园?”

  “奶奶刚才打电话来说了,如果不把你们接回去的话,就也不让我进家门。”韩禛耸了耸肩,一脸的莫可奈何。

  事实上,韩老太太并不知道他们今晚已经回来了,所以根本也没打电话过来。

  高小白抬头看了看韩禛,抿着小嘴没有戳破。

  高筱潇深吸口气,虽然在崇城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张床上睡过了,但是心里面始终还是有介怀,总觉得他这样……似乎就是登堂入室了一般。

  “放心吧,我就睡在客厅,不会对你乱来的。”韩禛又补了一句。

  说完后,还对她微微的勾了勾唇角。

  高筱潇白了他一眼,将小白连人带枕头的抱了起来,抬脚就往小卧室走,“小白,天太晚了,赶紧洗澡睡觉了。”

  “妈咪,枕头!”高小白赶紧叫道。

  高筱潇脚也不停的继续往前走,“……回头我拿给他。”

  。

  等小白抱着睡衣进入浴室后,高筱潇走进自己的卧室,拿起床上多余的那个枕头,走到外面丢到了沙发上。

  然后,她看都不看他,转身就往回走。

  “等等。”韩禛突然又开口叫住了她。

  高筱潇皱了皱眉,还是停下脚步回头,忍耐着问道:“又怎么了?”

  “小区里有超市吗?我想去买一条内裤。”韩禛要笑不笑的看着她,“谁让你把我最喜欢的那条给扔了……”

  ------题外话------

  唉,卡文卡的特别难受,更新晚了,看到还有亲给我送道具,真是惭愧~

  顺便提醒下评价票千万不要花钱买了,有免费的如果想送可以送,不想送也无所谓,因为小一已经不算新人了,没必要花钱买来送,上不了榜,花钱不划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3小白曰:男人是不能欺负女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