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韩禛曰:早睡早起身体好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小区里有超市吗?我想要去买一条内裤。^^^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韩禛要笑不笑的看着她,“谁让你把我最喜欢的那条给扔了。”

  “那你怎么不多带几条啊?”高筱潇想也没想的就脱口而出。

  “老婆,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一定听你的话。”韩禛立刻顺着她的语气说道。

  高筱潇:“……”

  可恶的男人,又在嘴头上占她的便宜。

  高筱潇脸一红,瞪了他一眼就想回去。

  谁知……

  “等等。”手腕突然被他给拉住了,一股温热又带着电流般的触感让高筱潇整个人都微微一震。

  “你干嘛啊?”她立刻将手缩了回去。

  韩禛看着她避如蛇蝎般的强烈反应,不怒反笑,心情甚好的勾起了唇角说道:“你陪我一起下去买内裤。”

  “……”高筱潇很受不了他嘴上一口一个“内裤”的,臊着脸有点儿尴尬的就说道,“你一个大男人的,自己不能去吗?”

  “你不是把说过的话都忘了吧?”韩禛皱了皱眉,脸上的表情突然有些不满。

  “什么话?”高筱潇困惑的眨了眨眼。

  “你今天早上说过要送我一条内裤的。”韩禛说完就笑了,“为了避免你反悔,现在就跟我下去买内裤。”

  高筱潇:“……”

  她有种想要打人的冲动!

  。

  高小白洗完澡出来时,发现韩禛和高筱潇都站在客厅里,尤其是高筱潇的手里还拿着钥匙和钱包。

  “小白,我和你韩……呃,爸爸去外面买点儿东西,马上就回来,你先回房睡觉,好不好?”高筱潇有些不自然的说出“爸爸”这两个字。

  “好啊。”高小白乖乖点头,“爸爸,妈咪,晚安。”

  “晚安,宝贝。”高筱潇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看着小家伙走进小卧室,一转头小脸立刻又恢复了面无表情,“走吧。”

  韩禛手上搭着大衣,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

  小区超市就在这栋单元楼的后面,不远。

  高筱潇只想早买完早完事,下楼后就脚步生风的在前面带路。

  韩禛一言不发的始终跟在她后面,一路上倒也挺安分的。

  进了超市,高筱潇直接往最里面的那排货架走去。

  她经常来这里买东西,基本上都知道哪些东西放在哪一个位置。

  只是,在内衣裤的货架前站了半天后,某人还是没有过来。

  她有些不耐烦的又往回走,终于在第一排零食货架那儿看到了他。

  她皱眉走了过去,准备好的满腔责备在他说出“给小白买点儿吃的”时全部噎在了嘴里。

  看着他手上各式各样的零食,高筱潇再怎么着急,也不忍心浇灭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热忱,只好建议的说道:“你少买一点,小白平时不太喜欢吃这些垃圾食品。”

  高小白同学虽然才五岁,但是却比许多同龄孩子早熟懂事,除了偶然吃一顿快餐打打牙祭,零食这种“不太符合健康学”的食品对于他来说基本上属于绝缘体。

  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个,小白的身体特别健康,很少生病,倒让她这个做妈妈的省了不少的事情。

  韩禛挑了挑眉,“垃圾食品?”

  他是看大哥家的五岁儿子很喜欢吃才想买的,看来,小孩子的爱好也不尽相同啊。

  “那小白喜欢吃什么?”韩禛突然转过头来问她。

  高筱潇见他神色认真,只好简单的概括说道:“小白不挑食的,除了……不怎么爱吃香菜。”

  韩禛点点头,嘴角勾出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容,“这个我知道。我儿子跟我一样,都不爱吃香菜。”

  高筱潇看着他那嘚瑟又带着点儿骄傲的表情,心里头说不讶异是假的。

  她一直以为像韩禛这样有钱有势的名门公子哥,应该是不喜欢被婚姻家庭所束缚的,不然怎么能在三年前和她结婚的时候约法三章?

  她也见过为数不多的他那几个兄弟,也大多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生子,基本上也和他似的,不说怎么爱玩吧,起码也是没个正经女朋友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怎么也没想到,韩禛竟然对小白这么喜欢,每次提起孩子好像还挺自豪的……

  “对了,内裤在哪儿?”韩禛突然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他眼神坦荡,声音也不小,高筱潇甚至觉得周围都有人朝他们看了过来。

  她脸上一红,立马就朝里面走去。

  嘴角的笑意迅速深至眼底,韩禛迈着长腿,慢条斯理地也跟着过去。

  “这儿都是,你看着选一个吧。”高筱潇知道他挑剔难伺候,不过这种小区超市的东西种类不多,也不是什么高档牌子,因此她也就很爽快的任由他挑选。

  韩禛点了点头,走过去拿起一个看了看,放下。

  再拿起一个看了看,又放下。

  高筱潇:“……”

  见他不紧不慢的在那比对,她干脆拿出手机刷朋友圈。

  这两天都没看手机,朋友圈里还挺热闹的。

  就在她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周立申是谁?”身旁传来一道低沉又严肃的声音。

  高筱潇吓了一跳,忙把手机放回口袋,瞪着悄无声息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不悦地说道:“干嘛偷看我手机?”

  “你举那么高不就是让人看的吗?”韩禛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皱了皱眉又问道,“周立申是谁?你微信都加他了为什么不加我?”

  高筱潇懒得理他,瞥了一眼他手里的包装,“选好了就去结账吧。”

  说完,越过他就朝收银台走去。

  看着她挺直傲娇的小身影,韩禛一整晚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此刻心里唯一的感觉就是:女人真是不能惯,一惯就恃宠而骄了!

  。

  结账的时候,收银员拿着那盒内裤,随口问了一句,“就这些了是吧?”

  高筱潇刚要点头,“等一下。”韩禛突然开口,“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个东西要买。”

  说着,他就转身又往里面走去。

  高筱潇皱眉,心里面好奇他还有什么要买的?

  过了一会儿韩禛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式样简单的男士拖鞋,嘴角微翘的放在收银台上,“一起结了。”

  然后,又斜斜的睨了一眼高筱潇,“媳妇儿,再送我一双拖鞋可以吧?”

  收银员闻声促狭的看了一眼高筱潇,“一共三十八元。”

  高筱潇脸上一臊,迅速低头从钱包里掏钱给收银员。

  。

  回到家,高筱潇匆匆走进卧室,很快就又抱着睡衣走了出来,“我先洗澡!”

  说完,也不等他回话,目不斜视地就走进了卫浴室。

  韩禛挑了挑眉,将刚买来的拖鞋拆开,穿了进去,两手插着裤兜就跟男主人似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会儿看看电视柜,一会儿又走到沙发旁看看儿子的小书桌。

  卫浴室里很快传来一阵阵“唰唰”的水流声,韩禛的身体里忍不住就开始一阵阵的骚动了起来。

  他走到沙发前坐下,拿出遥控器开了电视,调到静音模式沉默的看着。

  脸上没什么变化,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心早就飘进了浴室,脑海里也开始在想象着那幅湿身诱惑的画面……忍不住地,他便将右腿翘了起来放在了左腿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卫浴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韩禛立刻抬眼看了过去。

  高筱潇穿着一身长袖长裤的两件套睡衣出来,抱着自己换洗下来的衣服,看都不看他的就朝卧房走去,关上门的同时,还很快传来门反锁的声音。

  韩禛听到那“咔哒”一声,脸色整个就黑了下来,这个女人,这么迫不及待的锁门,还真把自己当流氓在防范了啊?

  虽然他本来就打算半夜偷偷拿钥匙开门进去的……咳咳。

  带着满腔的不满走进卫浴室,随意的扫了一眼,怒火更是蹭蹭的不断往上冒。

  架子上,还有盥洗台上,只有儿童用的洗护用品,一件属于女人的都没有。

  这女人……韩禛抿着薄唇,克制了半天,走过去拉开盥洗台下的抽屉一看,脸上立刻又由阴转晴。

  小样儿,还真以为藏在这里我就不知道了对吧?

  韩禛笑的像个变态似的把高筱潇的东西又都拿出来放好,然后,走去外面打开行李箱,拿出牙刷放进她的茶杯里。

  用了她的沐浴露,浴巾,毛巾,甚至茶杯……最后,又心满意足的换上她给买的新内裤,才大喇喇的走了出来。

  躺在缩手缩脚,又窄又短的沙发上,尽管身体曲的难受,但是一想到屋里睡着他的女人和儿子,心里就满足的不得了。

  入睡之前,韩禛想的是: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要在里面那张床上狠狠地收拾了你。

  。

  睡在卧室的高筱潇哪里知道韩禛此刻的龌龊想法。

  她虽然早早就**了,但是却并没有很快睡着。

  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听着外面偶然传来的声音,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也东想西想,怎么也睡不着。

  放在床头的手机忽然亮了,她拿起来一看,是一条微信提示音。

  “韩禛申请你通过好友验证……”

  高筱潇翻了个白眼,当做没看见似的又放了回去。

  等外面终于安静下来了,她逼着自己默默数羊,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第二天早晨,刚过了7点钟,小房间的门就开了。

  “小白,早。”韩禛立刻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爸爸,你起的好早哦。”高小白穿着可爱的小睡衣,头顶上还有一小撮头发翘了起来,眯着眼看他的时候,萌的不行。

  “早睡早起,对身体好。”韩禛一本正经的说着。

  事实上,这一夜他是基本没怎么睡好,一米八几的身材窝在这个小沙发上,腿也伸不直,又不能翻身,怎么换姿势都不舒服,如果不是高筱潇的房门反锁了,他真的就要差点儿冲进去了……

  。

  等高筱潇被闹钟叫醒的时候,走到外面,发现父子俩已经坐在桌旁吃早餐了。

  高小白穿着幼儿园的小制服,韩禛也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看到她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都停止了动作看她。

  只不过,前者的眼睛清澈单纯,后者……露骨而又*。

  高筱潇被他那眼神看得心里发毛,立刻就朝卫浴室走去。

  只是很快的,她又从卫浴室里冲了出来,异常愤怒又难以置信的看着韩禛说道:“你怎么又用我的东西了?”

  她一进去就发现自己昨天晚上放进下面储物柜的东西又全都被拿出来了,一看就是韩禛在用,而且毛巾,茶杯都还是湿的,盥洗台上放了一根男士电动牙刷不说,衣架上还有一条他换下来的内裤!

  还真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了啊!

  “怎么了?”韩禛淡定的端起牛奶喝了一口,“又不是没有用过。”

  唔,好久没喝这种东西了,味道……还不算难以接受。

  “别人的东西怎么能不说一声就随便借用?”高筱潇气的大叫。

  “你是我老婆,不是别人。”韩禛说完,又加了一句,“孩子在看着呢,注意点儿影响。”

  高小白:“……”

  “下面的柜子里明明有备用的!你为什么不用备用的?”高筱潇继续跳脚的指责着他。

  韩禛面色不改的扯谎道:“没发现。”

  怎么可能没有发现?他都把别的东西翻出来了!一定是故意的!

  高筱潇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就转身回去了。

  为了表达愤怒,她把门摔得巨响。

  ……

  可能是看到韩禛微蹙了下眉,高小白立马开口安慰的说道:“爸爸,妈咪可能是低潮期来了,你不要生她的气哦。”

  “低潮期,什么意思?”韩禛低头看着儿子,又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高小白脆生生的解释,“就是那什么大姨妈啊,妈咪每次那个来了,心情就会特别烦躁,身体也有些不舒服,所以你要体谅她。”

  “噗”,韩禛差点儿将嘴里的牛奶给喷了出来。

  。

  高筱潇洗漱完毕再出来后,父子俩吃完了早饭,正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着早间新闻。

  高筱潇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偷瞄沙发上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血缘关系的认知,现在她怎么看都觉得韩禛和高小白确实长得挺像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看着韩禛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放到耳边。

  似乎是韩家人打过来的。

  她看着韩禛脸上微微蹙眉的神情,也不自觉地跟着皱起了眉毛。

  挂断电话后,韩禛转过头看她,“今天要去公司上班吗?”

  “去。”高筱潇想也不想的就说道。

  虽然她已经请了一周的假,去不去也无所谓。

  韩禛点点头,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好,那就等周末再说。”

  高筱潇瞬间松了口气。

  。

  过了不一会儿,韩禛的手机又响了,他拿起手机说了几句就站了起来,“我先回去了。”

  “好啊。”高筱潇几乎是欢欣雀跃的说道。

  韩禛深邃又温柔的看着她,嘴角笑了笑,转身又对着小白说道:“小白,爸爸先走了。”

  “爸爸再见。”高小白挥着小手。

  等韩禛离开后,高筱潇吃好早饭,把杯子拿回厨房冲洗。

  再出来时,却发现沙发旁边,某人的黑色行李箱还放在那儿。

  。

  保时捷开进了睿园首府。

  到了韩宅门口,韩禛下车后,就让杨欧开着车又离开了。

  他站在门口慢条斯理的抽完一根烟,才打开别墅门走了进去。

  大老远的,就看到韩老太太正拄着拐杖站在主屋门口翘首以盼,看到韩禛后更是立刻伸手招呼道:“阿禛,阿禛……”

  韩禛一头黑线的走了过去:“奶奶,外面风这么大,小心别着凉了。”

  韩老太太眼巴巴的看着他后面,发现确实没人再跟过来后,脸上霎时就失落了下来,皱眉看着他说道,“潇潇和小白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过来啊?”

  韩禛扶着她的胳膊往屋里走,“今天潇潇儿要去上班,小白也得去幼儿园,两人都请了好几天假了,不去不合适。”

  “这么说,你昨儿晚上就是在她们那儿睡的?”韩老太太眼睛一亮。

  韩禛笑了笑,点头默认。

  “那你没跟她们说到底什么时候能搬回来住吗?”韩老太太又紧接着问道。

  韩禛:“……”

  “是啊阿禛,你没跟潇潇说我们的意思吗?”客厅沙发上,钟瑜红也跟着站起来凑热闹。

  韩正铭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一直有意无意的朝门口看过来,耳朵更是高高的竖起。

  “奶奶,妈,你们急什么?反正,他们早晚会来看你们的。”韩禛有点无奈的捏了捏额角。

  “能不急吗?那可是我的孙媳妇儿和重孙子!”韩老太太气的瞪住了他。

  韩禛皱了皱眉,只好说道:“奶奶,其实潇潇儿是觉得对不起你们,所以……再给她几天时间吧。”

  韩正铭一听这话,脸上就尴尬的抖了抖。

  “这孩子,这有什么对不起的啊,真正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们。”韩老太太立马一脸心疼的说道。

  “是啊,阿禛,你跟她说了没有,我们一点儿都不怪她,以前怎么样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以后你们俩一起好好过日子。对吧老公?”钟瑜红边说着,赶紧推了一把韩正铭。

  “咳咳。”韩正铭咳嗽两声,正色说道,“阿禛,尽快把他们接回来吧,过一阵子,你姐和姐夫刚好回来,到时一家人好好聚聚。”

  韩禛挑了挑眉,“好。”

  ……

  走到二楼,韩禛看了一眼时间,给苏橙打了个电话。

  。

  高筱潇开车先送小白去幼儿园。

  到了幼儿园门口,停好车后,高小白解开安全带,突然从后座探过小身子,柔软湿热的小嘴在高筱潇的右脸颊亲了一下:“妈咪,happybirthday。”

  高筱潇一愣,才反应过来今天是九月二十二日,她的生日。

  ……

  高筱潇十七岁以前很少过生日,高贞宁很少在崇城,就算在了也记不得日子,倒是外婆还健在的时候,只要记得,都会给她做上一碗长寿面。

  人生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是在十七岁那年,她和顾向北刚刚谈恋爱半年多的时候,收到一朵象征了“一心一意”的玫瑰花,还有一小盒巧克力蛋糕。

  从那以后,高筱潇不再过生日,直到,小白三岁懂事了以后……

  高筱潇将车开进车流的时候,已经在思考晚上和小白怎么庆祝生日。

  。

  高小白几天没来幼儿园,一进入校门口就有小朋友围了过来,热情的围着他一起朝教室走去。

  “高小白!高小白!”班花王佳佳下车后,立马背着小书包追了上去。

  到了跟前,她一脸关心的问道:“你这几天怎么都没有来上学啊?”

  “家里有点事情。”高小白简单的回了一句。

  “这样啊。”王佳佳点了点头,又说道,“小蓝老师说今天要报兴趣班,我想要报小提琴班,你跟我一起好不好?”

  高小白拧了拧眉毛,“我对小提琴不感兴趣。”

  王佳佳:“……”

  。

  高筱潇到了公司,刚打开电脑……

  “谁是高筱潇小姐?”快递小哥抱着一大捧花站在走廊上问道。

  高筱潇从座位站了起来:“我是。”

  “麻烦您把花签收一下。”快递小哥忙抱着花走了过来。

  高筱潇看了一眼,娇艳欲滴的香水百合,满满一大束,清新怡人的味道瞬间盈满了整个办公室。

  “哇,潇潇儿,你刚回来上班就收到花了啊。”同事周梅美刚好背着包进来,一看到这架势就八卦的凑了过来,“好漂亮啊,这得有多少朵啊?很贵吧?”

  “是你老公送的吗?挺浪漫的嘛。”对面的王姐笑眯眯的说道,“是不是夫妻俩闹矛盾了,所以才送花哄你的啊?”

  “啊?”高筱潇签完字,抬头愣愣的看着她。

  “你还不知道吧?你请假早走的那天啊,下班的时候,你老公来公司找你了。我当时就猜,你是不是和他闹矛盾跑回娘家去了,果然……哈哈哈。”王姐为自己的聪明机智而开心不已。

  高筱潇讪讪的笑了笑,从快递小哥手里把花接了过来。

  仔细看了看里面,好像没有卡片,难道……真的是韩禛送的?

  早上离开的时候好像没有一点的预兆啊。

  把花放到了桌上,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高筱潇看到屏幕上不停跳动的“**boss”,心跳不自觉的就加速了起来。

  “喂,媳妇儿,到公司了没有?”电话那头,韩禛亲昵又带着一丝轻佻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听到这语气,高筱潇就猜到他应该身边没人。

  “到了。”高筱潇淡淡的回道。

  “这么说,收到花了?”

  “……”高筱潇眨了眨眼,“这花真的是你送的?”

  “还有谁会送你花?”韩禛立刻危险的问道。

  高筱潇一愣,“没有啊。我就是随口一问。”

  心中想的却是:他怎么知道自己最喜欢香水百合?

  “真的?”韩禛怀疑的声音再度响起。

  高筱潇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真的。”

  “好,暂且相信你。”韩禛笑了笑,似乎心情好了点,立刻又温柔的问道,“我送你的花,你喜不喜欢?”

  高筱潇的心脏有些“砰砰”乱跳起来,摸了摸发热的脸颊,没有说话。

  “怎么不说话?”韩禛在那头逼问。

  “……”半天后,高筱潇才小声的开口问道,“为什么要送我花?”

  电话里响起了一声轻笑,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宠溺的在高筱潇耳边回荡:“真是个傻丫头,老婆过生日了,老公给老婆送一束花,还需要理由吗?”

  高筱潇一愣,韩禛又在那头说道:“好了,好好工作,晚上下班后,我去接你吃饭。”

  说完,也不等高筱潇回应,他就将电话挂断了。

  。

  挂断电话后,高筱潇双手托腮,看着那一束香水百合,心里想起的却是十七岁那年的生日。

  顾向北当时送了她一朵“一心一意”的玫瑰花,当他问她喜不喜欢的时候,自己当时说的是什么?

  玫瑰太艳俗,我喜欢的是百合花,清新纯洁。

  “好,那今年咱先凑合一下,以后每年你过生日,我都送你一大束百合花,好不好?”顾向北温柔的哄着她说道。

  ……

  “谁是高筱潇小姐?”突然,又有快递人员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

  高筱潇忙站了起来,“我是。”

  “麻烦您签收一下花。”

  高筱潇:“……”

  抱着那一大束含苞待放的红玫瑰回到座位,王姐有点傻眼的看着她,“潇潇,你老公可以啊,连送两大束花!”

  仔细从里面翻出了一张香氛卡片,上面印着几个小字:“老婆,生日快乐。”

  她看着桌上另一捧香水百合,心里突然有些烦乱了起来。

  。

  那边,韩禛心情愉悦的放下手机,拿起桌上座机拨了个号码:“周秘书,晚上帮我在西餐厅订个座,时间的话……7点钟左右吧。”

  “……”

  放下电话,韩禛又给高小白发了条短信:“小白,下午放学,杨叔叔去幼儿园接你好不好?”

  高小白很快就回复了一条:“你要给妈咪庆祝生日对吗?”

  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

  圣约翰幼儿园。

  教室外,高小白放下手机,刚好上课铃声响了,便起身回教室。

  “兴趣班都选好了没有?还没有选好的来老师这里报一下哦。”小蓝老师站在讲台上说道。

  高小白拿出表格刚要上去,“高小白,你不是对小提琴不感兴趣吗?”王婷婷眼尖的看到表格上的字,忍不住就开心的问道。

  “哦,突然又感兴趣了。”高小白说完,就迈着小短腿走上讲台。

  小蓝老师将所有表格都收好后,大概统计了下名单。

  最后发现,最贵的小提琴班反而是报名人数最多的……

  “周博凯,凌伶,王婷婷,景安玖,高小白……”

  。

  幼儿园门口,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高贞宁刚要下车……

  “贞宁,真不让我跟你一起进去?”顾以城皱着眉看她。

  “不用啦,老公,小白那孩子比较认生,警觉性也比较高,还是我去跟他说吧。”高贞宁理了理衣服,说道。

  “恩,那我在这儿等你,有事情就打我的电话。”顾以城不放心的叮嘱道。

  “放心吧,我很快就把他带出来了。”高贞宁自信的说完,就朝着校园内走去。

  只是很快的,她刚到门口就被保安给拦住了,“请问你找谁?”

  高贞宁笑了笑就说道:“你好,我来找我的外孙儿,他在这里上大班。”

  “你有他老师的电话吗?没电话的话不可以进去。”保安铁面无私的说道。

  没办法,前不久这里刚发生了一起儿童绑架案,绑的还是d市首富景家的孙女儿,现在学校里管制特别严,访客如果没有一定的知名度或者证件,一律都不容许入内。

  “呃。”高贞宁皱了皱眉,“我没有,但是……我可以拿我的身份证给你看的,我的外孙名叫高……”

  说着,就从包里掏出钱包。

  “身份证也是可以造假的。”保安冷声打断了她。

  就在这时候,路边停下了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保安立马越过她的视线往路口看去。

  高贞宁回头一看,车门打开了,下来的……好像是韩老太太?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朝着旁边走了过去。

  背对着门口,然后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的打电话,耳朵却高高的竖了起来。

  “妈,我们又偷偷跑来看小白,阿禛知道了会不会怪我们的啊?”钟瑜红有些讪讪的扶着老太太往校门口走。

  “不告诉他不就得了,他还能有千里眼啊?”韩老太太一脸的无所谓,“再说了,我想我重孙子了,来看看也不行啊?我又不会打扰他上课……”

  “韩老夫人,韩夫人,又来看孙子了啊?”保安一反刚才的铁面无私,笑容满面的迎上来寒暄道。

  听着后面热络的寒暄声,高贞宁气的咬牙切齿,这都什么素质?真是趋炎附势!

  看着韩老太太和钟瑜红顺利通过进入校园,高贞宁只好悻悻然的回到了车上。

  。

  “怎么回来了?”顾以城问。

  “保安不让进,得知道学校老师的电话。”高贞宁说道。

  “那韩家的两个老太太怎么进去了?”顾以城又往车窗外看了看。

  “可能认识吧?”高贞宁有些费解的皱着眉头。

  “我就说,直接派人等放学的时候把孩子带走不就得了,你偏不让,来这折腾了半天,校门都进不去。”顾以城立马不满的说道。

  “我这不也是想省点儿麻烦吗?毕竟小白他认识我,我好好跟他谈谈,应该会听我话的。”高贞宁说完,想了想,还是说道,“对了老公,我刚才听韩老太太一口一个‘重孙子’的……”

  “这么说,叶潇要跟韩禛好事近了?”顾以城有些惊讶的说道。

  高贞宁愁眉苦脸的说道:“可我总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韩家在d市呼风唤雨,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让唯一的孙子娶个带孩子的女人进门?

  尤其是韩老太太,那脸上的高兴可不像是作假,真的是有感而发的那种……

  “还能有多复杂?”顾以城不屑的说道,“只能说明你的女儿手段高,把韩禛都迷的找不着北了,韩家又这么一个孙子,那还不说啥就是啥啊。”

  “……”高贞宁低着头,心里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行了别想了,你要是怕伤害到孩子,回头啊我就去让人查一下幼儿园老师的电话。”顾以城看妻子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只好轻搂着她的肩哄道。

  高贞宁点了点头,答应了。

  。

  快下班的时候,高筱潇接到了高贞宁的电话。

  也许因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高筱潇内心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选择拿起电话到外面接听。

  “潇潇儿,今天是你二十三岁的生日,妈祝你生日快乐。”高贞宁在电话里轻柔的说道。

  “谢谢。”高筱潇扯了扯唇。

  真是难得,她竟然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好像,这也是她第一次对自己说“生日快乐”呢。

  “潇潇儿,待会儿晚上有空吗?妈这么多年没给你过过生日,想趁着今天,请你和小白一起吃顿饭,就咱三人,地点由你来选,好不好?”

  高贞宁回家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一个人在屋里翻阅以前的记事本,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叶潇的生日,这刚好……也给她一个很好的,约见面的理由。

  “不用了,我和小白自己过就好了。”高筱潇拒绝道。

  “潇潇儿,你一定要对妈这么狠心吗?”

  高贞宁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我知道,你一定是气我当年没有管你,但是妈也是有苦衷的啊。老爷子的性格那么固执,全家人没有一个敢反抗的,你让我能怎么办?难道,非得让我跟你顾伯伯离婚,让你跟顾向北结婚,你才能原谅我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高筱潇说完,长吸了口气道,“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好好在顾家过你的富贵生活,以后,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说完,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她站在走廊上,过了一会儿,终于抬起手指将那个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

  高贞宁没想到叶潇会这么决绝,她都那么放低姿态了……

  一个人在屋里来回走了半天,忍不住再次拿起手机拨过去,却怎么也打不通了,只听到听筒里“嘟嘟嘟”的声音。

  高贞宁坐在床上,心里头那个大胆的念头一直不停的往外蹦,但是……可能吗?不会那么巧吧?

  她想到五年前的那天晚上,她带着叶潇去亿豪酒店。

  当时顾氏企业的合作人突然卷款逃逸,顾氏财务严重亏空,顾以城找遍了d市所有曾经的合作商,没有一家愿意伸出援手,唯一的一家,还提出了非常不合理的要求,那就是想要娶顾俪清做小老婆,只有这样他才肯拨款投资。

  顾俪清当时正在欧洲留学,电话里听到那个齐总的年纪都五十四岁了,比顾以城的年纪还大……气的直接撂下狠话,表示死也不会回国。

  顾以城无奈,便把主意打到了叶潇的身上。

  刚好当时顾老爷子把顾向北也送去了英国……

  本以为计划一切都很完美,谁知那晚却突然接到齐总的电话,说1501号房里根本就没有人。

  后来叶潇怀孕,生子……而顾家也因为有韩太的资助,顺利度过了破产的危机。

  对于当年的那件事,高贞宁从来没有多想,只当叶潇是被一个陌生男人给刚好占去了便宜……

  但是现在看来,联系当年韩太的突然资助,还有现在韩家人对叶潇和小白的态度……会不会……当年的那个男人,恰好就是韩禛?

  高贞宁伸手捂住了心口,脸上却瞬间褪去了血色。

  。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趣读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74韩禛曰:早睡早起身体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