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韩禛曰:我听我媳妇儿的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和韩家一派其乐融融的画面相比,此时的顾家,却多少显得有些鸡飞狗跳。

  小谨言晚上放学回家没有看到爸爸妈妈,问姐姐和小叔叔都支支吾吾不肯回答,爷爷奶奶又不在家,于是在那发脾气要找妈妈,把整个客厅里弄得一团糟。

  顾俪清早就看这个骄纵的弟弟不满,不耐烦的训了他几句,结果小谨言“哇”地一声躺在地上打滚大哭,怎么都不听劝。

  顾向北听得头疼,直接拿过车钥匙就要离开,就在这时顾老爷子和蒋梦怡从外面回来了。

  “都怎么回事儿啊这是?”顾老爷子心疼的过去把满地滚的小孙子抱了起来,边哄边问道。

  “爷爷,姐姐她骂我,呜呜呜。”小谨言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大叫着告状道。

  “你这孩子怎么胡说八道啊,明明是你在那吵……”顾俪清气的指着他大叫。

  “还说!”顾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教训顾俪清,“以城和贞宁都不在,你这个姐姐的就不能好好照顾一下弟弟吗?非要弄得家里鸡飞狗跳是不是?”

  顾俪清不服气的说道:“他拼命喊着要找妈妈,我说今晚不回来他就到处乱扔东西,你看看这客厅里面,全是他扔的玩具!”

  一听到这话,小谨言立刻想到了正事,抬起头问道:“爷爷,我妈妈呢?她去哪儿了,还有爸爸呢,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说着,豆大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顾老爷子心疼的不行,只好安慰着小孙子说道:“谨言,你爸爸妈妈今天晚上有点儿事情,晚一些就回来了,你先做作业,作业做好了爸爸妈妈就回来了知道吗?”

  “我不要做作业,我要给妈妈打电话呜呜呜……”

  “……”

  不知道是不是小孩子的预感特别准,小谨言今天晚上怎么哄都不听,晚饭都不吃,一直在那哭。

  最后,好不容易把顾谨言哄好了,顾老爷子也累得够呛,走出小卧室后,伸手揉了揉后腰便说道:“向北,俪清,你们都跟我来书房一下。”

  。

  书房里,蒋梦怡将晚上在韩家的事情都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

  当然,她有意隐瞒了五年前叶潇其实是被顾以城和高贞宁设计的那一段。

  有了白天的教训,蒋梦怡担心儿子还对叶潇余情未断,也不敢再在儿子面前多说一句有关叶潇的秘密了。

  况且,这回来的一路上,顾老爷子已经再三嘱咐过她,关于当年这件事情,既然叶潇选择了不说,那他们也一定要保守住秘密。

  蒋梦怡叙述完后,顾老爷子开口:“向北,俪清,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俩去做,一定要找到最好的律师,尽快把以城和贞宁给放出来。”

  顾俪清一脸的不耐烦,双手环臂的说道:“最好的律师?那不就是郁承衍嘛,他都被韩禛给请去了,我还能去哪里找啊?”

  顾老爷子横了她一眼:“这不就是让你们想办法吗?现在被关进去的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顾俪清撇撇嘴,皱着眉头不说话了。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小案子,我还就不信了,郁家还真能在律政界只手遮天了?”顾老爷子愤愤不平的说道。

  蒋梦怡伸手轻抚着他的心口,安慰说道:“老公,身体要紧,找律师的事情就让孩子们去做吧,你也别太担心了。”

  顾老爷子叹了口气,又说道:“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只是这身体是越不越不行了,经过这件事情,我也看开了,以后顾氏的事情我不会再管了。”

  “老公?”蒋梦怡吓了一跳,睁大眼睛看着顾老爷子说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该不会是想要退休吧?”

  顾老爷子虽然已经年过八十,但是身体和精神始终都很好,可能也是因为一直不放心顾以城的能力,所以在公司的管理上始终还没有完全的放权。

  也许正因如此,有关公司继承权的事情一直是蒋梦怡的一桩心事,加上五年前顾向北又被送去了英国留学,这次好不容易回来了,她怎么说也得帮自己的儿子一把。

  “我已经决定,这件事情你们俩人谁能圆满解决了,我的位置就交给谁来坐。”顾老爷子又抛出另一颗炸弹。

  原本漫不经心的顾俪清立刻放下了双手,一脸意外的看向了顾老爷子,“爷爷,你没开玩笑吧?”

  蒋梦怡则立刻吵吵嚷嚷的叫了起来:“老公,你……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突然这么仓促的决定啊。”

  再说了,公司再怎么说也不能交给孙女儿去打理吧?虽然顾俪清的工作能力是不错,但比起自己儿子,那还是差得远了。蒋梦怡主要也是不服这一点。

  始终未发一言的顾向北依然沉稳的坐在那儿,听完这句话也不过双眼微眯,脸色倒没什么变化。

  对于蒋梦怡的话,顾老爷子冷笑一声:“儿子都要进去坐牢房了,我一大把年纪,还占着公司的位置有什么用?”

  蒋梦怡皱着眉,忍不住走到顾向北身边,推了推他说道:“儿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顾向北微微抬起眼皮看向了蒋梦怡,面色冷冽的回了一句:“说什么?”

  “你……”蒋梦怡眨了眨眼,就听到顾俪清在身后说道,“爷爷,你这话可要说话算话啊,我现在就找人打电话。”

  说完,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忙不迭拉开书房的门走了出去。

  蒋梦怡急了,赶紧又推了推顾向北。

  顾老爷子收回视线,目光如炬的看向了沙发上岿然不动的顾向北,“向北,你有什么好法子没有?”

  顾向北微微的敛起眉,半天后,英俊的面容稍有缓和,仿佛下了个重要的决定一般。

  “爸,我倒是认识一个律师,说不定,她可以和郁承衍抗衡一下。”他开口缓缓的说道。

  “好。”顾老爷子终于点头,眼底有一抹精光稍纵即逝。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经过这件事,如果能让向北彻底斩断和叶潇的那段感情,将心思都放在顾氏的事业上,那也不算输得太惨。

  毕竟对于男人来说,事业上的成就才是检验他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至于爱情和婚姻,顶多算是锦上添花。

  。

  20分钟后,顾向北离开顾家,开车来到了红顶酒吧。

  同样的座位,他一个人要了一瓶威士忌,自酌自饮。

  周五的夜晚,本应该是夜生活最放肆的时候,但因为外面的天色突然有点变阴,酒吧里的人并不多,多少显得有些冷清。

  不一会儿,一阵玫瑰香氛的味道进入鼻端,时光璞穿着一件天蓝色丝质衬衣,外面罩着一件黑色西装外套,手上还提着个公文包。

  看得出来,她是突然被人叫出来的,但从她脸上精致无缺的妆容也可看出,来之前有做一番精心的准备。

  坐在顾向北的对面,时光璞单手托腮地看了顾向北一会儿,描绘精致的一对直眉忍不住皱了起来。

  “喂,我刚才还在加班,打电话突然把我叫过来,就是让我在这儿看你一个人喝闷酒的吗?”她的语气带了一丝的埋怨。

  顾向北笑了笑,伸手示意拿了个酒杯过来,然后,拿起酒杯给她倒了一杯。

  时光璞微微弯起唇角,看了一眼放在面前那金黄色的液体,挑了挑眉看向他:“请我喝酒……你心情不好吗?”

  顾向北英俊沉静的脸上淡淡的笑了一下。

  只是笑意,却未达眼底,迷离昏暗的灯光下,他勾着唇,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怎么看都显得有些忧郁又颓废的美男气质。

  时光璞发现自己有些挪不开眼。

  就在她有些心神恍惚的时候……

  “是。”顾向北悠悠的轻叹了口气,半真半假的开口说道,“刚失恋了。”

  时光璞眼眸一动,举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润了润突然有些干燥的唇,才开口说道:“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顾向北挑眉看向了她。

  “治疗失恋的最好办法,就是开始另一段感情。”时光璞眼波流转,眼神里,是显而易见的情愫。

  ……

  离开酒吧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有些大。

  时光璞将手伸进了外套,耸了耸肩,脸上巧笑倩兮的说道:“雨这么大,送我回家吧?”

  顾向北微微眯眼,伸手从裤兜里拿出车钥匙。

  。

  睿园首府。

  吃完饭后,刚放下筷子,韩老太太就开口说道:“阿禛,潇潇儿,今晚就别回去了,留下来睡吧。”

  高筱潇眼角一跳,下意识的就开口想要拒绝,“奶奶,我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可能不太方便……”

  “奶奶。”韩禛优雅的拿起纸巾,似笑非笑的看着韩老太太道,“你还真是未卜先知,天气预报刚说了今天夜里好像有暴雨,说不定马上就要下了。”

  韩老太太眨了眨眼,半怀疑的问道:“真的吗?”

  那岂不是天公作美?

  韩禛微挑眉:“天气预报还能有假?”

  “那刚好啊,别回去了,下雨的话夜里开车不安全。”钟瑜红立马附和的站了起来,“反正你们的房间一直都有人收拾,衣服什么的也都有,潇潇儿,今晚就睡在这里吧,行吗?”

  高筱潇:“……”

  什么话都让他们给说尽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态变了,高筱潇发现自己比以往更难拒绝韩家长辈的请求。

  只是,现在就住在这儿,是不是进度有点太快了一些?

  。

  移步到了客厅。

  以往播放狗血连续剧的电视机,被韩正铭立马调到了动画片频道。

  莲姨刚把餐后水果端上来,韩老太太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大腿说道:“对了,我从郁家带回来的那只小狗呢,小白还没有看到吧?赶紧的,莲姨,你把它抱过来给小白看看啊。”

  “好的老夫人,我现在就去抱它过来。”莲姨擦了擦手,转身就匆匆的走了出去。

  韩禛坐在高筱潇身旁,一只手搁在身后的沙发背上,拿着牙签插了一块哈密瓜毫不避讳的递到她嘴边,漫不经心的说道:“奶奶,郁伯伯家的雪球生了?”

  “是啊,生了四只小狗崽呢,我看特别可爱,就偷偷抱了一只回来送给小白。”韩老太太得意的说道。

  “偷偷?”韩禛眼角一跳。

  自家奶奶的性格,有时候想想还真是有点儿醉人。

  “那可不,郁家那个大儿子对自己养的狗宝贝的紧,我是中午趁他不在赶紧偷抱回来的,还让郁老太太帮我保密了,你们放心吧,他肯定不知道。”韩老太太眉飞色舞的说道。

  韩禛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看来明天去郁家,说不定会看到某个暴走的男人在找狗……

  “来了来了,老夫人。”莲姨的声音从远及近的传了过来。

  她手上抱着个纸箱子,里面用花色棉布搭了个简单的窝,一只通体雪白的拉布拉多小幼犬正躺在里面。

  因为刚出生不久,小幼犬长得就像是一只小白鼠似的,睁着一双水灵灵的乌黑大眼睛,看着一屋子的人,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微弱声音。

  原本坐在韩老太太的高小白,一见到小狗立刻双眼发亮的滑了下去。

  莲姨将箱子放在了地毯上,高小白就蹲下身子趴在了旁边眼也不眨的看着。

  粉雕玉琢的漂亮小男孩,和粉粉嫩嫩的小狗宝宝,在一起形成了一幅超萌的画面。

  韩老太太见重孙子这么喜欢小狗,心里也开心的不像话,献宝似的也走过去说道,“小白,太奶奶把这只小狗送给你,喜欢不喜欢啊?”

  “嗯。”高小白使劲的点头,伸出小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小狗的头,脆生生的说道:“谢谢太奶奶,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小白啊,以后你就住在这里照顾它好不好?”韩老太太一得意,说溜了嘴。

  感情这是要贿赂小白来达到留下孙媳妇住在这儿的目的呢。

  高筱潇无奈的眨了眨眼,就看到高小白立刻从纸箱子里缩回了小手,眨巴着和狗宝宝一样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韩老太太,小身子蹲在那儿,也不说话,一脸令人不忍伤害的小可怜儿样。

  “好了好了,妈,这些事情以后再说。”钟瑜红一看孙子都这样了,心疼的过去将狗宝宝抱起来放到高小白怀里,“小白,抱着玩儿去吧,太奶奶她跟你开玩笑呢。”

  高小白立马小嘴笑开了,抱着小狗乖巧的说道:“谢谢奶奶。”

  然后,走到高筱潇身边坐下,邀功似的看了看她,低头哄着怀里的小狗,再也舍不得放手了。

  韩禛看了看儿子对那只小狗的宝贝样,眼尾看向韩老太太,嗓音淡淡的说道:“奶奶,切勿操之过急。”

  高筱潇:“……”

  韩老太太则直接黑了脸。

  浑小子,也不看看我是在帮谁的忙呢。

  。

  韩敏夏吃完饭就回楼上去了,韩正铭一直坐在那儿不说话,于是,韩老太太和钟瑜红只好不停的找话题消磨时间。

  终于,8点过半的时候,一声轰隆隆雷声响起,果然如天气预报所说,天空下起了磅礴的大雨。

  韩老太太放下了一颗心,起身走到落地窗那儿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哎呀这雨下的挺大的啊,地上都那么多水啦。正铭,这么大的雨,开车很不安全吧?”

  韩正铭嘴角抽了抽,一旁的钟瑜红赶紧也起身过去,“还真是,这雨怎么说下就下啊,看这工夫,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吧?”

  “那可不,这可不是雷阵雨,估计得下一晚上吧。”

  “是啊……”

  婆媳俩站在那儿说了半天,回过头,韩老太太就笑眯眯的说道:“阿禛,雨这么大,就别回去了吧,在家里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去,你看怎么样?”

  韩禛优雅的将右腿搁在左腿上,半垂着眼皮睨着高筱潇:“我听我媳妇儿的。”

  高筱潇:“……”

  “潇潇儿。”韩老太太立刻朝高筱潇看了过去,“外面雨下的这么大,开车太危险了,而且你们还带着孩子,就在这儿住一晚上吧,行吗?”

  高筱潇无奈的心中直叹气:“行。”

  韩老太太目的达成,忙开口说道:“瑜红,时间不早了,快,你去把楼上那间儿童房的床褥都铺一下,还是……”

  她有些迟疑的看向了韩禛和高筱潇,“小白要跟你们一起睡卧房?”

  虽然她是很想让孙子和孙媳妇儿单独睡卧室的,好早点儿再给韩家添几个重孙子,重孙女儿什么的,但毕竟今天才是小白第一次来家里住,她也担心小孩子会认床。

  高筱潇眨了眨眼:“呃,我……”

  “不用了太奶奶,我从两岁起就习惯一个人睡觉了。”高小白在一旁奶声奶气的说道,说完,还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韩禛。

  韩禛挑了挑眉,欣慰的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我儿子就是棒!”

  高筱潇:“……”

  “太好了太好了!”韩老太太也笑的合不拢嘴,“时间不早了,小白,先把小狗放回去,明天再玩吧,太奶奶先带你上去洗澡好不好?”

  “好。”高小白有点不舍的将小狗放了回去,伸出小手牵着韩老太太和钟瑜红一起往楼梯走去。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韩正铭,韩禛和高筱潇。

  韩禛不说话,其他两人也就不开口,尤其是高筱潇,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咳。”韩正铭突然轻咳了一声,起身也要往楼上走去。

  高筱潇刚松了口气,韩正铭却突然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沙发上的两人,目光精锐的说道:“既然孩子都有了,就尽量早点儿搬回来住。”

  说完,也不等人回应,直接抬脚就上楼去了。

  高筱潇看着他严肃又挺直的背影,还没有消化完那句话的意思,肩上的手滑到胳膊,另一只手越过她的腿弯,整个人突然悬空,被抱坐在了结实又温热的大腿上。

  “……”高筱潇没想到韩禛会这么大胆,这还是客厅里啊。

  伸手想要推开他起身,却反而被他又往下一压,抱得更紧。

  “别动。”韩禛大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桃花眼轻瞥了一眼客厅说道,“又没有人,怕什么?”

  高筱潇怎么可能不怕,虽然客厅里现在的确是没人,但韩正铭刚上楼,这说不定韩老太太突然就下楼看到了,更别说佣人随时可能从房里出来,而且两人这个姿势,也太亲昵了……

  “你再动!”韩禛猛然一皱眉,高筱潇一愣,随即就感觉身下有一股异样正在慢慢地……

  高筱潇小脸迅速地蹿红,心脏也开始无规律的乱跳了起来,整个人窘迫的不行,身子却一动也不敢动。

  韩禛搂着她僵硬的身子,将下巴搁在她的肩窝叹气,“这一天天的,可把我给憋坏了。”

  高筱潇:“……”

  她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听到这话自然就想歪了,脸上烧的不行,可是又不敢乱动,生怕再引起他更大的反应。

  此时的高筱潇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浑身燥热的不行,心里更是又急又乱。

  韩禛却刚刚相反,大手把她往自己怀里贴了贴,薄唇贴在她嫣红的小脸上,哑着嗓音说道:“媳妇儿,脸抬起来让我亲亲……”

  高筱潇哪儿敢啊,缩着脖子躲他的时候,隐约听到楼梯上好像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有人来了。”她吓的赶紧推他想要下来。

  “没人。”韩禛双手扣着她的腰,嘴唇还不停蹭着她的脸颊,更有下滑到她嘴唇的势头。

  “真的有人!”高筱潇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吓得头皮都有些发麻了,使劲的想用胳膊去隔开韩禛的手,可是他就是纹丝不动。

  当听到一声熟悉的“小嫂子”传入耳朵的时候,高筱潇的耳垂同时被薄唇猛地舔过……

  。

  “小嫂子!”

  韩敏夏转过楼梯拐角,一眼就看到高筱潇和韩禛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只不过,前者低着头,后者则大喇喇的双手放在沙发背上,颀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薄唇微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那眼神……

  “呃……”韩敏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下楼梯的同时,也一脸抱歉的开口说道,“大哥,是不是打扰到你们啦?”

  “你说呢?”韩禛眯了眯眼,不动声色又将身子往旁边靠了靠。

  “哎呀,我找小嫂子有件事想问问嘛。”韩敏夏笑眯眯的走过来,倚着高筱潇旁边坐下,“小嫂子,我想问你个问题,就是呢,呃……”

  她看了一眼韩禛,小嘴一瘪,有些不满的撒娇道:“大哥,我跟小嫂子有点女人之间的问题想要探讨,你能不能避让一下啊?”

  “不能!”韩禛冷冷的看着她,脸上还带着浓浓的不悦。

  好事儿都被这个死丫头给打搅了,还好意思让自己避让?

  “……”韩敏夏皱着眉,“大哥,你……”

  “呃,夏夏,什么问题啊,我们去楼上说吧。”高筱潇立马站起身来说道。

  韩敏夏眨了眨眼,只好也站了起来:“那好吧。小嫂子,去我的房间谈吧。”

  “好。”

  等姑嫂二人亲昵的走上楼后,韩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整张脸都黑的不行了。

  。

  解决完韩敏夏的问题后,高筱潇从房间出来,刚好韩老太太和钟瑜红从儿童房里出来。

  等两位老人笑眯眯的离开后,高筱潇推开儿童房走了进去。

  蓝色星星的大床上,高小白小小一只窝在被窝里,小手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整个房间布置的充满童真,只不过……

  高筱潇看着那些喜洋洋,灰太狼,熊大熊二的图案,尤其床头,还放着两个美羊羊的绒毛玩具……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些东西,高小白同学平时都相当的嫌弃加鄙视呢,怎么今天好像还挺享受的?

  随手推开衣柜,发现长辈们竟然把小孩子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的衣服全都备齐了,看着一整排的小衣服,裤子,帽子,围巾,鞋子什么的,高筱潇说不动容是假的。

  老人们岁数大了,也许最希望的,就是一家人团圆幸福的过日子。

  “小白。”高筱潇走过去坐在床上,看着高小白身上那件全新的小黄鸭小睡衣,手上套着钟瑜红送的小金锁,脖子上还挂着韩老太太给戴上的玉石挂坠。

  “你喜欢这儿吗?”她问。

  “还行吧。”高小白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反正,太奶奶,奶奶还有爷爷,都对你挺好的,环境也不错,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高筱潇:“……”

  ------题外话------

  今天怕你们久等,先发这么多啊,我这个周末会加更的!握拳!然后还要把更新时间调到上午10点,说到做到!握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1韩禛曰:我听我媳妇儿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