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小白曰:我觉得爸爸比较靠谱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啪”一声,连门都不敲,他直接就把门给推开了。

  包厢里,原本正安静进餐的两人俨然被那动静给惊了一下。

  待看到进来的是韩禛时,顾向北微微眯起黑眸,俊容上满是冷漠。

  时光璞则愣了愣,随即站了起来,微笑着问道:“韩大哥,怎么,还有什么事儿吗?”

  韩禛讥诮的眼神睨了一眼顾向北,随即又淡淡的看向了时光璞。

  “来给媳妇儿拿外套。”说完,他抬脚走到衣架旁,动作优雅的拿起高筱潇和韩敏夏的外套,转身迈着大步就离开了。

  门都没关。

  时光璞皱了皱眉,只好走过去将门给带上。

  “这个韩大哥,真是……”时光璞小声嘀咕了一句,猜测韩禛可能是因为韩敏夏的事情而心情不好,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转身再看到顾向北的脸色,便笑着说道,“向北,你别在意,韩大哥他这人就这样……”

  “我去外面抽根烟。”顾向北突然出口打断了她,抿着薄唇,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时光璞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走出门外,脸上若有所思,直到,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随即便接起了电话,“喂,周特助。”

  “……”

  “什么?”时光璞一脸的意外。

  。

  韩禛回到包厢,韩敏夏因为喝了好几杯的二锅头,已经趴在那儿开始胡言乱语了。

  高筱潇也没怎么吃,一直就忙着在照顾她。

  韩禛没有再坐下,抬起左腕看了一眼时间,“唔,时间不早了,走吧。”

  “好。”高筱潇站起身,就要去扶起醉醺醺的韩敏夏。

  “不用管她了,我们走就行了。”韩禛淡淡的说道,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啊?”高筱潇一脸的讶异,随即就不赞同的说道,“夏夏都醉成这样了,不行,我得先把她送回去。”

  “我已经打过电话了,马上就会有人来接她。”韩禛说完,一手拿着高筱潇的包和外套,另一只手拉着她就要往门外走。

  “真的假的啊?你给谁打电话了?”高筱潇说完,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皱着眉头说道,“她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很不安全的,我们等人来了再走吧?”

  “我让服务员看着,有什么不安全的?走吧,没事儿。”韩禛直接把她拉出了包厢。

  走廊上,正站在那儿抽烟的顾向北看到了两人拉拉扯扯离开的背影,他眯了眯眼,将剩下的半截烟头随手丢进垃圾桶,走到包厢门前,伸手就把门给推开了。

  “向北,向北……”包厢内的餐桌上,只有韩敏夏一个人趴在那儿,她小脸潮红,半眯着眼,口中还在不停的喃喃自语着他的名字。

  顾向北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抬脚走了进去,看到她手边还握着半杯的白酒,旁边则放着一瓶二锅头,看样子已经喝了不少。

  他皱起了眉,伸手就将她手中的杯子夺了下来。

  韩敏夏愣愣的抬起头,醉意迷蒙的大眼睛看着顾向北,迷楞着认了半天后,眼泪吧嗒吧嗒的又掉了下来。

  “向北,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啊?向北,向北……”她伸手抓住了顾向北的两只胳膊,委屈又不甘心的来回摇晃着问道。

  顾向北看了看包厢内,除了韩敏夏的外套和包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物品,那两个人,竟然真的就这么丢下韩敏夏走了?

  “酒呢,我的酒呢,我要喝酒……”韩敏夏只清醒了一小会儿,立马又开始满桌的开始找酒。

  顾向北把那瓶二锅头放到桌子的最远处,一手拿过她的包,另一只手握着她的胳膊把她整个人都拽了起来,声音带着一丝无奈的说道:“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我不要回去,我要喝酒!我要喝酒啊……”韩敏夏拼命的挣脱开他的控制,趴在桌子上又要去拿酒瓶。

  顾向北只好再把她的手拉回来,见她还不停挣扎着要拿酒,干脆搂着她的腰拖着她往外走。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哐当”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来了,一个西装革履,面容冷峭的男人走了进来,一看到这幅画面,双眼一眯,上来对着顾向北就是一拳,然后大手一拽就把韩敏夏抢回到了自己的怀里。

  顾向北猝不及防,脸上已经挨了狠狠的一下。

  “唔,我要喝酒,我要喝酒,你是谁啊,讨厌放开我啊……”韩敏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拼命扯着自己腰上的那只大手,嘴里嘟嘟囔囔的嚷着。

  郁承衍看了一眼怀里不安分的小女人,大掌用力控制住她,眼尾则邪魅地扫向了顾向北:“你是谁,想要对夏夏做什么?”

  顾向北摸了摸吃痛的脸颊,同样观察着眼前这个来者不善的男人:“你是……郁承衍?”

  因为最近案子的事情,他对郁家的几个重要人物都做了提前的了解。

  “向北,向北,呜呜……”韩敏夏闭着眼睛,小嘴还依然喃喃有声。

  郁承衍的眼神顿时更加犀利:“你就是顾向北?”

  顾向北还没有开口,包厢外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夏夏,夏夏我来了。”郁聿庭拿着车钥匙匆匆赶来,脚上,还穿着一双室内拖鞋。

  郁承衍看着他,原先冷漠犀利的脸庞瞬间变得嘲讽十足。

  “二,二哥?”郁聿庭欲哭无泪,怎么自己又来迟了,他鞋都没有穿啊,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

  郁承衍倨傲的轻轻点了下头,指着顾向北就说道:“这个男人,刚才想要强行带走夏夏,你看……该怎么办吧?”

  “什么?”郁聿庭瞬间被点燃,看着顾向北就说道,“好啊你个臭小子,长的人模狗养的,竟然敢拐骗良家妇女!”

  顾向北皱了皱眉,开口想要解释:“误会,我刚才只是想要送夏夏回家的……”

  “夏夏的名字是你叫的吗?”郁聿庭袖子一捋,直接冲过去就是一拳。

  路过的服务员听到动静走了进来,看到包厢里面乱七八糟的打架场面吓得尖声大叫:“住手,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再打我要叫警察了!”

  “警察?”郁聿庭吃了一拳,很快又更用力的回了一脚,“我家就是警察!”

  。

  于是,等隔壁的时光璞等急了,出来找人时,就听到了隔壁这一阵叮铃哐啷的打架声。

  她本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是想到刚才,韩禛好像就是带着高筱潇和韩敏夏进了这间包厢,眉头一皱便立刻走了过去。

  一进门,看到顾向北正和郁聿庭扭打在地上,包厢内椅子,桌子全都乱作一团,顿时吓得她花容失色。

  “三哥,向北,你们怎么打起来了?”她跑了过去,从后拉住了郁聿庭,“三哥,向北他是我的男朋友,你不要打他啊!”

  因为被拉着,郁聿庭动弹不得,很快又被顾向北趁机在脸上揍了两拳。

  郁聿庭龇牙咧嘴的看向时光璞,“他是你男朋友?”

  “是啊!”时光璞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放开他过去扶住了顾向北,“向北,你没事儿吧?疼不疼啊?”

  顾向北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渍,眼神阴鸷的看着郁聿庭:“我没事。”

  虽然郁聿庭是练家子出身,但顾向北也不弱,两人体型相当,此刻都纷纷挂了彩,当然,顾向北伤得要更严重一些。

  见那两人开始秀恩爱,郁聿庭撇了撇嘴,悻悻然的回头。

  “卧槽!”他忍不住开始爆粗。

  包厢里,哪里还有郁承衍和韩敏夏的影子?又中计了!

  他也顾不上时光璞和顾向北了,立刻掏出手机给郁承衍打电话,谁知响了半天,那厮根本就不接听。

  然后,他只好立刻又给韩禛打了个电话:“喂,阿禛,你妹妹被我哥给带走了,你快点儿给他打个电话快点儿……”

  “你又迟了一步?”韩禛在电话里悠悠的叹了口气,“真是神仙也帮不了你。我现在正陪媳妇儿回家呢,开车打电话不安全,挂了。”

  “阿禛!喂!喂……”郁聿庭看着被无情挂断的手机屏幕,攥了攥拳,狠狠的一脚就把身旁的椅子踹翻在地,迈着长腿也离开了。

  时光璞看着顾向北脸上的伤,皱着眉问道:“向北,你流血了,要不要去医院里看看啊?”

  “不用。”顾向北理了理自己皱巴巴的衬衫,抬脚就往外走。

  时光璞刚追了过去,却在包厢门口被服务员给拦住了:“不好意思啊小姐,这间包厢的费用您还没有买单。”

  “……”时光璞一愣。

  堂堂韩太集团的总裁,竟然吃一顿饭不买单就这么走了!

  见时光璞稍有迟疑,服务生立刻又说道,“小姐,一共是6388元,请问现金还是刷卡?”

  没办法,时光璞只好说道:“你跟我来隔壁刷卡。”

  “好的。”

  。

  匆匆再回到雅居阁,顾向北正从衣架上拿下西装外套。

  “向北?刚才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跟我的三哥打起来了呀?”时光璞过去的时候,只看到顾向北和郁聿庭扭打在一起,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委实觉得奇怪。

  顾向北套上西装外套,因为刚刚的打架斗殴行为,他身上原本金贵熨帖的衬衫起了些微的褶皱,英俊的脸庞也因为挂彩更多了一丝狂放和桀骜的味道,不用于平日里的内敛和稳重,此刻的顾向北,却更为吸引时光璞的视线。

  “他误会了。”他淡淡的说道。

  “误会你和夏夏吗?”时光璞立刻追问。

  顾向北懒得就这个话题再继续,拿起桌上的车钥匙便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

  “好,我送你。”时光璞忙走过去拿起自己的衣服,语气温柔又体贴,“你受伤了,还是先别开车了,不然我不放心。”

  顾向北看着她,眼睛慢慢的眯起,“好。”

  。

  时光璞开的是一辆宝马最新款红色跑车,一如她这个人一般,自信又张狂的款式。

  跑车汇入了夜色的车流中,顾向北微抬下颚,看着前方的车阵,不说话,心里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时光璞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打开了车载音响。

  《,》节奏感十足的背景乐中,她开口缓缓的说道,“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三哥对夏夏还是这么的痴情呢。”

  顾向北没有搭话,表情安静的就像是一个雕塑。

  “不过也好巧呢,你知道吗?韩家那三个兄妹的感情,到今天,算是和我们郁家几个兄妹都彻底有关联了。”时光璞说完,不禁笑了一声。

  顾向北蹙眉,不禁转过头看她。

  见顾向北似乎感兴趣了,时光璞勾着红唇,开始缓缓地开口说道:“敏芝姐,也就是韩大哥的姐姐,她从生下来就跟我的大哥定了娃娃亲,一直感情都挺好的,谁知在几年前的婚礼当天,她突然逃婚了,把我大哥一个人落在了教堂里面。我听说,她是跟一个大她十几岁的老男人跑去A市了,这么多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韩伯父怪她,她就从来没有回来过。至于韩敏夏,傻呵呵的,但是呢我的二哥和三哥都喜欢她,小时候有一次过家家,两人都争着要当新郎官,一言不合就拿着砖头互砸脑袋,当时可把我给吓坏了,好像还进了医院缝了十几针呢。后来,我舅舅气的把他们俩都送出国读书了,等他们回国的时候,韩敏夏又出国了,我还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呢,没想到刚才,三哥竟然还是对她余情未了啊……”

  “你漏了一个韩禛。”顾向北突然开口说道。

  “韩大哥?”时光璞愣了愣,随即笑着,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韩大哥小时候跟我定过娃娃亲,不过上了中学以后,我嫌弃他太**了,所以就跟外公说不想要跟他在一起,于是,我们就这么吹啦。”

  “这么说,还是你甩的他?”顾向北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时光璞自负的笑了一下,又有点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过我也真是没想到啊,韩大哥对他的那个媳妇儿好像挺上心的,对了,他媳妇儿就是那个叶潇是吧?奇怪,怎么你好像和她不认识似的,我看了案子的委托书,明明你们俩还算是叔侄女的关系吧?”

  她今天晚上,一开始的确只顾着注意顾向北和韩敏夏的反应了,等冷静下来却发现,顾向北对一同陪同过来的叶潇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

  但是绑架案的委托书里明确表明,高贞宁是因为“绑架”了亲生女儿的儿子才被关进牢里,也就是说,顾向北应该是叶潇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叔,怎么也不至于不认识吧?

  “我刚回国,不太熟。”顾向北淡淡的扯了下唇角,“而且出了‘绑架’这种事,你认为她会愿意和我说话?”

  “哦,这样……”时光璞眯了一下眼睛。

  。

  另一边,宾利车里。

  韩禛挂了郁聿庭的电话后,将蓝牙耳机放回储物格,“媳妇儿,放心吧,夏夏已经被人安全的接走了。”

  “谁啊?”高筱潇一脸的好奇。

  “唔,也许,是我们未来的妹夫。”韩禛说完,右手从方向盘离开,拉着高筱潇的小手就往自己的大腿上放。

  “……”高筱潇顿时浑身都僵硬了,隔着西装裤的布料,他结实有力的大腿肌肉温热又有弹性,想要把手收回来,手背却被他牢牢的压住了,丝毫动弹不得。

  不一会儿,高筱潇就觉得自己的手烫得跟什么似的,脸上也是一阵阵的烧意袭来。

  “别动!”意识到高筱潇又想要把手给缩回去时,韩禛双眼直视前方,手下却紧抓不放,同时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开车呢,不要骚扰我。”

  高筱潇:“……”

  她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到底是谁在骚扰谁呢?

  见他丝毫没有放手的打算,高筱潇只好转头看着窗外,极力忽略手下的感觉,佯装镇定。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高筱潇又把手试图的往外面抽了抽,“我要接电话。”

  “一只手接有问题?”韩禛挑起了一道眉,用眼尾嘲讽的看了她一眼。

  “……”高筱潇无奈,只好左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显示便立刻放到了耳边,声音轻悦的说道,“喂,欢颜。”

  韩禛看着她笑的小脸上两颗小梨涡都出来了,嘴角也微微勾勒出一抹迷人的微笑,左手控制着方向盘,右手则轻轻摩挲着手下那滑嫩细腻的触感,心情简直好的不得了。

  “啊,怎么会这样?”高筱潇微微蹙起了眉。

  “……”

  “没关系,那你现在赶紧打车来我家吧,我马上就到家了。”

  “……”

  “别胡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

  放下电话后,车厢里陷入了安静。

  高筱潇偷偷看了一眼韩禛,他正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下颌的线条流畅而又完美,侧面看着面无表情的,也不知道听没听到刚才她所说的话。

  一个红绿灯路口,韩禛终于松开了手,高筱潇把手缩了回来,便开始斯斯艾艾的说道:“刚才我接到欢颜的电话了,她和小守租的房子突然不能住了,房东让他们今天晚上就要搬走。这大半夜的,小守还好,他就是D市本地人,可以回家去住,可是欢颜在这儿无亲无靠的,而且前两天刚刚丢了钱包,身份证什么的都没了,所以……”

  “哦。”韩禛看着前方的红灯倒计时数字,声音平淡,“那我回头帮她定个酒店。”

  高筱潇:“……”

  她皱了下眉,便直接说道,“我刚才已经答应她了,让她去我那儿住几天。”

  韩禛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的敲着,双眼微微眯了起来,“那我今晚睡哪儿?”

  高筱潇:“……”

  “要不……”高筱潇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今天晚上回家睡吧?”

  这话一说出口,韩禛立刻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面容冷峻的说道:“我是你老公,你现在要把你的老公赶走,换一个女人回家住?”

  因为“老公”那两个字,高筱潇脸上一窘,偏偏看他又说的那么义正言辞,只好硬着头皮解释道:“欢颜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刚刚失了恋,现在又被房东撵了出来,她在D市就我这么一个朋友可以依赖。五年前,如果不是她帮忙的话,可能我跟小白都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了,所以……”

  后面的话她也不想再说了,说多了,显得矫情。

  但是在心底,常欢颜确实是她最重要,最重要的朋友。

  韩禛本来确实挺生气的,可是听到她这么说,再看她低头在那儿委屈的样子,气就消了一大半。

  绿灯亮了,韩禛将车开了出去,声音硬邦邦的说道:“我知道了。”

  高筱潇不由得偷偷松了口气。

  。

  接下来,车厢里始终很安静。

  直到车在新城小区单元楼下停好,韩禛推门下车,也依然一句话不说。

  高筱潇下车后,看他已经站在了门禁前,动作优雅的拿出打火机点了根烟,吞云吐雾的在那儿等她。

  抿了抿唇,高筱潇走过去,掏出钥匙开门。

  韩禛一口接一口的抽烟,也不知道是憋了一天,烟瘾犯了,还是心情不好,总之,一根烟抽得是又凶又猛,高筱潇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那烟味给包围住了似的。

  进了电梯后,高筱潇实在忍不住就开口说道:“你少抽点儿烟,小白现在可能还没有睡觉。”

  韩禛看了她一眼,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却把烟给掐灭了。

  高筱潇看着他,眨了眨眼,鼓起勇气伸手握住了他的手,多少有点儿讨好的意思。

  “真生气啦?”她声音轻柔的问道。

  韩禛立刻反握住了她的小手,虽然内心已经不气了,但还是硬邦邦的回了两个字:“没有。”

  高筱潇抿嘴笑了笑,低头看着两人交握的手。

  他的手很大,几乎把自己的手全包了进去,不一会儿,原本有些凉意的手,就被他给捂的暖烘烘的了。

  骨节分明的大手,修长,白皙,雅致,就跟他这个人一样,从头到脚,几乎都是完美而又精致的。

  高筱潇低着头,脸颊微烫。

  。

  直到电梯门开了,两人一前一后走到801号房门前,高筱潇才不好意思的动了动被他紧握不放的右手,小声说道:“我先开门。”

  韩禛松开手,看着她烫红的小脸,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但是眼底却满意的划过了一丝笑。

  推开门后,高小白正迷楞着眼睛窝在沙发上,一副快睡着的样子。

  小家伙怀里抱着果冻,电视上则播放着一部科幻电影。

  看到爸爸妈妈回来后,他立刻抱着果冻站了起来,奶声奶气的说道:“爸爸,妈咪,你们可算是回来了,我都等的快要睡着了。”

  “……”高筱潇汗颜。

  正换拖鞋的时候,身后传来韩禛“落寞”的声音,“小白,晚安,明天见,爸爸得先走了。”

  “啊?爸爸你今天晚上不住在这儿吗?”高小白说着,小脸上立刻划过了一丝失落。

  高筱潇:“……”

  这才跟韩禛一起住了几天啊?以前自己也经常不回来睡,也没看小家伙这样的黏着自己啊!她心里有些吃味的想道。

  韩禛却觉得很窝心,因为宝贝儿子舍不得自己!

  他勾着唇角,耐心的解释:“因为待会儿你欢颜阿姨要过来住几天,所以爸爸最近都住不了这里了。”

  “哦。”高小白理解的点了点小脑袋,原来是欢颜阿姨要过来住啊。

  想了想,他也立刻由失望变得开心了,扬起小脸就快乐的说道,“太好了,这么说,这几天我又可以吃到欢颜阿姨做的好吃的菜咯?”

  没办法,谁让一家三口谁都不会做饭呢?天天吃王阿姨做的饭,偶尔,他也是需要换换口味的嘛。

  韩禛:“……”

  。

  小孩子心情切换的很快,高小白很快就放下果冻,回屋拿着小睡衣去洗澡了。

  高筱潇见韩禛要走,就将放在客厅好几天的黑色行李箱给推了过去,“……呃,你把这个也带回去吧。”

  韩禛眯起眼,立马又面色不悦了起来,“箱子放那儿碍你事了是不是?”

  “……”高筱潇心虚的解释,“你放了好几天了,里面的衣服肯定都压坏了,我这儿地方小,又没地方挂,也没办法给你熨烫什么的。”

  韩禛目光犀利的看着她,突然转念一想,眉头立刻舒展开了,伸手接过行李箱,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的说道:“好啊,我把它带回去。”

  高筱潇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下一秒,就见他勾着薄唇,漂亮的桃花眼凝视着她说道:“反正香汐园的别墅也布置的差不多了,过几天,我帮你把这儿都收拾收拾,带小白一起搬回去住。”

  说完这句话后,他转身就走了,徒留脸红心跳的高筱潇站在那儿。

  ……

  直到一阵门禁呼叫声响起,高筱潇回神,跑过去接起应答电话。

  “潇潇儿,我到楼下了。”常欢颜有些微喘气的在那头说道。

  “啊?”高筱潇一愣,这么快就到了,那岂不是……她要碰到韩禛了?

  。

  楼下,韩禛吹着口哨,一脸愉悦的走出电梯,结果一推开楼道大门就看到常欢颜正站在外面。

  常欢颜刚和高筱潇说完话呢,一看到门开了,从里面出来的竟然是韩禛,尤其手里还拖着个黑色的拉杆箱,顿时眼睛都直了。

  “嗨。”韩禛挑了下眉,看着她身旁的两个大行李箱,“呦,这么多的东西啊?”

  常欢颜本来就挺不好意思大半夜来打扰高筱潇的,这会儿再看到韩禛拖着个箱子要走,立马什么都明白了,再听到韩禛后面的那句话,总感觉……他像是在对自己冷嘲热讽似的。

  于是……

  “韩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是真不知道你已经和潇潇儿她……”她讪讪的说不出“同居”那两个字。

  “没关系,现在知道了也不迟。”韩禛笑的人畜无害的,“等我一会儿,我帮你把箱子提上去吧。”

  “不用了韩少,我自己可以的。”常欢颜立马拒绝。

  事实上,反正有电梯,她拖着行李箱进去就行了,下面有滑轮,确实也不费劲。

  “不行,你是我媳妇儿最好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的好朋友,举手之劳而已,千万不要对我客气。”说着,韩禛打开宾利车的后备箱,先将自己的拉杆箱放了进去,随即返回,一手一个的拖住了她的箱子。

  常欢颜:“……”

  进了电梯,韩禛按下“8楼”,又一副男主人的口吻对她说道:“常小姐千万不要客气,就把房子当成自己的家住就可以了。因为过几天,我要带潇潇儿和小白回别墅了,这儿,就留给你住吧。”

  常欢颜眨了眨眼,“……哦,谢谢韩少。”

  “不客气。”韩禛笑的春风得意的。

  。

  801号,房门大敞,高筱潇则站在电梯外面等着常欢颜上来。

  “叮”一声,电梯门开了,一看到拖着两个箱子走出来的韩禛,高筱潇不禁满头黑线。

  果然还是让他们给碰到了,今晚,自己肯定少不了一顿盘问了。

  韩禛将两个行李箱拖进房间客厅,倒也没有久留,说了两句话就转身走了。

  高筱潇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痛快就离开了?

  关好门后,一回头就看到常欢颜正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行啊,潇潇儿,这么快就跟韩少再一次本垒打了啊?”

  “……”高筱潇小脸一臊,“你瞎说什么呢?”

  “我可没瞎说,人韩少刚才可什么都跟我说了。”常欢颜打开自己的行李箱,边收拾边碎碎念的说道,“不过韩少人真的挺不错的啊,那长相,那年纪,还有那气质,更别说他过百亿的身家了。啧啧啧,潇潇儿,你还真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啊,竟然在五年前让你黑灯瞎火的泡到了这么一个极品!恭喜你咯。”

  高筱潇吐槽:“就因为他刚才帮你提了箱子,你就这么快被收买了啊?”

  常欢颜白了她一眼,“你还真以为他是想给我提箱子啊?他是为了表明自己男主人的态度和立场!总之,潇潇儿,我支持你和他把婚姻生活继续进行下去。对了,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复婚?”

  高筱潇脸色讪讪的,“呃,其实,我们一直都没有离婚。”

  “……”常欢颜手上的动作一顿,随即捂嘴笑了起来,“还真是。我就说,潇潇儿,你是斗不过这个老狐狸的。”

  高筱潇:“……”

  。

  韩禛开车回到了韩宅。

  见儿子这么晚回来,手上还提着行李箱,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钟瑜红吓了一跳,忙不迭就追了上来问道:“阿禛,怎么了这是?跟潇潇儿闹脾气了?被她给赶回来了?”

  “……”韩禛无奈的斜睨她一眼,“妈,你觉得有这个可能吗?”

  “那是怎么回事儿啊?”钟瑜红吃力的爬着楼梯,一路从楼下跟到了韩禛二楼的卧室。

  韩禛将箱子随手推了进去,脱下外套,又慢条斯理的解着衬衫的纽扣:“因为过几天,我打算带潇潇儿和小白回香汐园住了。”

  “回香汐园?”钟瑜红有些吃惊,随即而来的就是失望,“阿禛,你们回这里住不好吗?我和妈,还有你爸,都可以照顾你们啊,尤其是小白,你们俩天天上班,他一个小孩子没有人陪,会很寂寞的……”

  “放心吧,周末我会带他们过来这儿看你们。”韩禛漫不经心的说道。

  钟瑜红还是有些不太痛快,皱着眉说道,“你跟潇潇儿两个人都不会做饭,我还想着,以后我每天给小白做好吃的呢,再给潇潇儿好好补补身子,唉……”

  “妈,做饭还不简单,我回头学一下就好了,不行的话我就多找几个厨师。”韩禛四两拨千斤。

  钟瑜红:“……”

  韩禛将袖子纽扣解开,往上捋了捋,看了一眼时间,走到衣柜前将门打开。

  “妈?”他抓过头看着钟瑜红,微微挑眉,“我准备洗澡了。”

  钟瑜红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离开之前又问了一句:“对了,夏夏呢?她说今天晚上和潇潇儿一起去吃饭的啊,人呢?”

  韩禛的回答是,“你自己打电话问不就好了。”

  。

  钟瑜红回到卧室,看了一眼正躺在那儿看报纸的韩正铭,拿起手机就拨打了韩敏夏的号码。

  响了很久之后,电话才被接起。

  “夏夏,吃完饭了没有,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啊?”钟瑜红开口问道。

  电话那头顿了好几秒,随即一个略显轻佻的男声响起,“韩伯母,夏夏睡着了,我明天早上送她回去。”

  “……你,你是?”钟瑜红整个人都不好了,声音颤抖的让一旁的韩正铭都不禁看了过来。

  “韩伯母真是贵人多忘事,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郁承衍笑了一声,“我是承衍。”

  。

  挂断电话后,郁承衍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女人。

  她穿着自己的衬衫,可怜兮兮的蜷缩着身子躺在被窝里,就像是一只贪睡的小猫,因为醉酒染上了红晕的小脸,微微嘟起的红唇……

  郁承衍眸色一深,直接倾下身子,薄唇覆上了她软软的唇瓣,舔弄,挑开,然后深入,缠住她的舌……

  。

  第二天早上,常欢颜一大早起来后,就在厨房里忙活早餐。

  高小白坐在饭桌旁边乖乖的等着,等常欢颜端出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葱油饼时,不禁伸出小手鼓掌:“好香啊,欢颜阿姨好棒!”

  高筱潇:“……”

  常欢颜笑着看了一眼一脸尴尬的高筱潇,笑眯眯的说道,“潇潇儿,你有空真应该去烹饪班学学,别把小白都给饿瘦了。”

  高小白立马摇了摇小手,小奶音萌萌哒的说道:“欢颜阿姨,千万不要让妈咪去学煮菜啦,她会把厨房爆掉的!回头还得赔钱,得不偿失哦。”

  “哈哈哈。”常欢颜失笑,随口就说道,“那就让你爸爸去学,一家人,总得有个会做饭的吧。”

  高小白点了点头:“嗯,我也觉得爸爸比较靠谱。”

  。

  与此同时,高小白口中“靠谱的爸爸”真的就在韩家的厨房里准备偷师学艺!

  “莲姨,你就先教我一些基本的做菜流程,回头我再各个菜系逐步突破。”韩禛身前围着一个粉红色围裙,煞有其事的说道。

  莲姨一脸的无奈加着急:“少爷啊,要不,等吃过早饭我再教你吧?这会儿时间赶,老夫人马上就要晨练回来了,我得忙着给做早餐呢。”

  韩禛皱了皱眉:“那就先教我做早餐吧。”

  想象一下,等一家人搬回到香汐园,媳妇儿和儿子一大早起来,桌上已经摆好了他精心制作的早餐,一整天都会是心情美好的吧?

  莲姨:“……”

  。

  韩老太太拿着宝剑,衣袂飘飘的从外面回来。

  使劲的嗅了嗅鼻子,“哎呀,家里这什么味道啊?什么东西糊了?”

  莲姨听到声音立马从厨房跑了出来,“呃,老夫人,是少爷在摊鸡蛋饼。”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5小白曰:我觉得爸爸比较靠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