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韩禛曰:今晚都听你的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解决了一桩心事,韩禛拿出手机给高筱潇发微信:“媳妇儿,广告的事情已经搞定,晚上我会去接小白放学。”

  过了一会儿,高筱潇的信息没有来,“八面埋伏”的微信群倒开始跳个不停。

  因为齐承灏的一句话,一群人正在疯狂的八卦刷屏。

  齐承灏:“号外号外,韩大公子,就在刚刚,跟我说他有儿子了。”

  燕南昇:“儿子,真的假的?”

  封辰安:“认的干儿子吧?”

  上官晏:“是私生子吧?”

  陆自衡:“呵呵。”

  燕南昇:“以二哥的尿性,私生子的可能性比较大。”

  齐承灏:“再透露个消息,这个私生子,今年已经五岁了哦。”

  燕南昇:“卧槽!”

  封辰安:“韩禛,二哥,二哥在不在?快出来讲一下私生子的事情!”

  上官晏:“韩禛,呼叫二哥。”

  封辰安:“韩禛,二哥心虚了。”

  郁聿庭:“我什么都不说,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

  齐承灏:“咦,聿庭你好像知道什么内幕的样子。”

  陆自衡:“呵呵,装逼遭雷劈!”

  郁聿庭:“哔哔哔三嫂在吗,三哥又在飙脏话啦!”

  陆自衡:“……”

  ……

  韩禛薄唇冷冷一勾,还偏偏就忍住了,将手机丢到一旁,办公!

  。

  某些人口中的“私生子”,此时正在幼儿园教室后面的小花园里“约会”。

  初冬的太阳暖烘烘的,月季花开的正盛,木质的藤椅上,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看着手上的美羊羊儿童手机,长翘的睫毛一眨一眨的。

  “高小白,你为什么要送我手机啊?”景安玖小小声的开口问道。

  妈咪说过,小孩子不能用手机,也不能随便收别人的礼物。

  而且,这个手机看起来很贵的样子。

  “你是不是喜欢美羊羊?”高小白不答反问。

  “恩,我最喜欢美羊羊了。”提到自己最喜欢的动画片角色,景安玖笑的眉眼弯弯的。

  “喜欢,所以就送你了。”高小白淡定的说道。

  一语双关!奈何,五岁的小姑娘根本没听懂,撅着小粉唇有些为难的说道:“可是,妈咪说,小朋友不能……”

  “按1,就是我的号码。”高小白快速的打断她,“以后有不会的题目,可以打电话来问我。”

  原来是这样子啊,景安玖感动的看着助人为乐的小班长,“高小白,谢谢你。”

  虽然,自己的成绩其实挺好的……

  “还有,不要让你的爸爸妈妈发现哦,不然他们就会把手机没收的。”高小白又腹黑的加了一句。

  “好,我会把手机藏好的!”

  “恩。走吧,要上课了。”

  “好。”

  。

  另一边,高筱潇正和宋萧守从公安局出来。

  常欢颜失踪已经超过了二十四小时,而且还完全失联,打电话问杂志社也说并没有去上班,两人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来报警。

  宋萧守看了眼时间,说道:“姐们,那我就先回去上班了啊。”

  “好。”

  可能是看高筱潇还有点一筹莫展的样子,宋萧守又说道,“你别担心,欢颜肯定会没事儿的,她那么聪明。”

  高筱潇只好点了点头,“恩,我知道。”

  和宋萧守分别后,高筱潇坐进车里,这才看到了韩禛发来的那条微信。

  刚敲字准备回复,屏幕上却突然显示有电话打进来。

  “欢颜”!

  高筱潇一愣,立刻接通手机放到了耳边:“喂,欢颜?”

  “潇潇,是我。不好意思啊,我现在崇城,昨天因为走得太急,忘记跟你说了。”电话那头,常欢颜的声音很平静,听起来也没什么不对劲的。

  高筱潇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儿了呢,我和小守刚刚还过来报案了。”

  常欢颜在那头笑了一声,“潇潇,我没事儿,就是回来补办身份证,你们放心吧。”

  “恩,那就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高筱潇随口问道。

  常欢颜似乎想了一下,“可能得过一阵子,我这段时间杂志社总是加班,身体特别累,趁这个机会就顺便休了个年假。”

  “这样啊。”

  欢颜已经联系上了,高筱潇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可以放下来了。

  她轻松的给韩禛回了个“好”,便开车回公司上班。

  。

  D市郊区,某私人别墅。

  “常小姐,已经十一点过十分钟了,郁先生习惯的就餐时间是十一点三十分。”身后,传来管家的提醒声音。

  常欢颜放下手机,立刻开始忙活起来:“我知道。放心吧,午餐马上就好。”

  管家看着手起刀落,动作利索的常欢颜,好心提醒了一句:“郁先生偏爱吃清淡的家常菜,忌辛辣,还有,郁先生吃海鲜会过敏。”

  “好的,我知道了。”常欢颜默默记下。

  真巧,跟她的饮食习惯差不多,这样倒也省事许多。

  管家点了点头,转身便要离开。

  “等一下。”常欢颜忍不住叫住了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管家,我想问一下,下午我可以去一趟医院吗?我爸妈他们……”

  “常小姐,让你使用手机已经很网开一面了,希望常小姐不要再为难我了。”管家的表情又恢复了严肃,说完这段话,就立刻转身离开了。

  常欢颜:“……”

  。

  幼儿园放学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半。

  韩禛早早就驱车来到了校园门口,没看到宝贝儿子的身影,反倒被好友的一对龙凤胎儿女给围住了。

  “韩叔叔!你怎么又来幼儿园了?”景彦希捏着一小袋的开心豆,边吃边挑着小眉毛,一脸鬼灵精的看着他。

  韩禛也学他挑着眉,“叔叔我是来……”

  “我知道!韩叔叔是来找我玩儿的!”景安玖仰着小脑袋,笑的天真无邪。

  韩禛特别喜欢朋友家的这个女儿,长得漂亮又乖巧,皮肤白嫩嫩的就像是一个陶瓷娃娃。

  他勾出一抹迷人的微笑,弯下腰说道:“对啊,玖玖,来,让叔叔抱抱。”

  景安玖立刻配合的抬起了小胳膊,韩禛刚把手放到她的小细腰上……

  “滴滴”两声喇叭急促的响起,韩禛回头,就看到表情紧绷严肃的男人从车上下来,声音冷硬的说道:“不许碰我女儿。”

  韩禛一脸的无奈,“大哥,我就是想要抱抱她……”

  景慕琛几步过来,一把抱起了景安玖转身就走,“彦彦,跟上。”

  景彦希眨了眨眼,说了声“拜拜”,就像个小尾巴似的跟了过去。

  景安玖趴在男人宽厚的肩膀上,只好伸出小手对韩禛挥了挥,“韩叔叔,再见。”

  韩禛挥挥手,嘴角忍不住抽了又抽。

  这个大哥,每次看到他要接近玖玖的时候,都跟看到洪水猛兽似的,避他唯恐不及,至于么?!

  马上就让媳妇儿也给我生个闺女,到时候,我抱自家的!

  想到生孩子,韩禛轻轻摩挲着下巴,双眼微眯,脸上突然笑的有些讳莫如深。

  。

  高小白姗姗来迟的从校园出来,正在考虑要不要给爸爸或者妈妈打个电话呢,谁知却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校门口。

  他眨了眨眼睛,“爸爸?”

  校门口已经没什么人了,韩禛走过去,单手就将小家伙轻松的抱了起来。

  “小白,怎么这么晚才出来?”把高小白安稳的放在副驾驶座,韩禛边系安全带边问道。

  高小白笑眯眯的看着他:“我以为妈咪来接我呢,所以就在教室里多待了一会儿。”

  上学有妈妈送,放学又有爸爸来接。

  除了三个人暂时还不能住在一起外,一切都看起来很美好的样子,这应该就是幸福吧?

  只是……

  “爸爸,我们不回家吗?”半小时后,高小白看着车窗外面明显的“睿园首府”几个大字,淡淡的小眉毛皱在了一起。

  “今晚你住在这儿,陪陪太奶奶,还有爷爷和奶奶好不好?我和你妈妈有点儿事情要忙,明天早上我再过来接你去上学。”韩禛温声细语的说道,虽然小家伙不怕生,但是让他一个人呆在这儿,还是有点儿担心他会否不适应。

  高小白思考了几秒钟,随即点头:“好吧,只要你们别把我忘了就行。”

  韩禛:“……”

  。

  韩家大宅。

  韩老太太接到电话后,就拄着拐杖一直在别墅大门边等着了,等宾利在门前一停下,她立刻就走了过来。

  车门从里面被推开了,高小白背着书包跳了下去。

  “小白,哎呀可算来了,走,太奶奶带你去看lego,你爷爷今天刚给你买的一整个小镇哦。”韩老太太笑呵呵的,牵着高小白就转身往别墅走去,对车上的孙子视而不见。

  韩禛笑了笑,倒车,然后就朝着市区的方向开去。

  。

  下班时间到了,高筱潇收拾好东西,刚和王姐走进电梯,就收到了韩禛发来的短信:“媳妇儿,下班了没,我已经到楼下了。”

  高筱潇本来还想今天晚上把车开回去的,不然早晨打车总觉得不方便,但是看到这条短信后,她皱了皱眉,默默的把想要按B1的手给缩了回来。

  “咦,潇潇,今天没有开车过来吗?”因为电梯里没几个人,王姐扫了一眼只按了“1”的电梯数字,随口就问道。

  高筱潇支支吾吾的,“……呃,有人来接我。”

  “还有人,有什么人啊,不就是你的老公嘛。”王姐佯装生气的白了她一眼,“唉,这天气是越来越冷咯,这以后啊,我也得让老公接我,也享受下爱心专车服务。”

  高筱潇:“……”

  。

  坐电梯到了一层,再走出大厦,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冷风更是一阵阵的呼啸而过。

  王姐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和高筱潇挥了挥手,便左拐乘地铁去了。

  高筱潇看着路口的那一辆白色宾利,一路小跑,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便坐了进去。

  关上车门,和外面干冷的天气不同,车厢里温暖如春,扑鼻而来的都是韩禛身上的那股子清冽的气息,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高筱潇先是往车后座看了一眼,“咦,你已经把小白送回家了吗?”

  “嗯。”韩禛极其自然的握住高筱潇的手,用自己那两只大手来回搓揉着,“媳妇儿,外面是不是很冷,看你这手都冻凉了。”

  高筱潇有点不好意思的想要往回缩,“还好啊,不太冷,就这么几步路而已。”

  “没事儿,老公身上热,免费给你捂捂。”韩禛说着,嘴角勾勒出一抹坏笑,直接拉着她的手就往自己的胸口贴。

  因为在车里,他没有穿大衣,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摸过去,立马就感觉到了薄薄的布料下,那富有弹性又温热结实的胸肌线条。

  “我不冷。”高筱潇脸红的瞪了他一眼,“不是说要回家的吗?别让小白又等的着急了。”

  回家?韩禛意有所指的挑了下眉,“好啊,我们回家。”

  说完,松开手,发动殷勤,便将车平稳的开了出去。

  高筱潇脱下大衣外套,身心放松的靠在了椅背上。

  韩禛也没有再说话,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过了一会儿。

  “咦,这是去哪儿啊?”高筱潇看着窗外的路标,有些纳闷的开口问道。

  “回家啊。”韩禛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好像走错路了。”高筱潇皱着眉,“不是这条路,是刚才那个路口往左拐弯,你开过头了。”

  “是吗?”韩禛笑了一声,脚底却又踩下了油门。

  等宾利开进了“香汐园”的别墅区时,高筱潇便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呃,你把小白接到这儿了?”

  虽然之前韩禛说过要接她和小白过来住,但高筱潇其实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只当他是随口说说而已。

  没想到,竟然这么快,也不打一声招呼的就过来了,新城小区家里的东西还都没有收拾呢。

  宾利在进了大门后就戛然而止,韩禛将车熄了火,没有开口,伸手解开了安全带,然后一只手从高筱潇的后背滑了过去,另一只手将她的安全带也解开,双手一抱再一托,高筱潇整个人便腾空而起,瞬间从副驾驶座移坐到了他的大腿上面。

  “韩……唔。”

  高筱潇只来得及发出一个“韩”字,嘴巴就被他给堵上了。

  薄烫的双唇包裹住她的,一番碾转亲吻过后,便霸道的挑开她的牙关,勾住了她滑腻香软的小舌,追逐纠缠在了一起。

  高筱潇被他吻得忍不住轻哼了起来,薄薄的针织衫也根本抵挡不了他邪狞的大手,不一会儿,就觉得浑身都随着他大手的所经之处而热了起来。

  很快的,后背也突然一松,随即温热的掌心便从前面向上探。

  高筱潇听到他贴着耳边沙哑的问道,“媳妇儿,我算了一下,你今天大姨妈应该走了,对不对?”

  “我……”高筱潇微喘着气,不知道是车厢里温度太高,还是他的手太烫了,整个人都抖得几乎说不出话了。

  韩禛见她半天都没说话,大手直接下滑到她的腰前解开了牛仔裤的纽扣,然后长指就要往里面伸进去。

  高筱潇猛地倒吸了一口气,小腹紧紧的往里缩着,伸手拽着他的手腕,近乎求饶似的颤抖说道:“不要,不要在这里。”

  韩禛眼底迅速划过了一丝满意的笑,他的脸贴着她发烫的脸颊轻蹭,声音更是温柔的像是陈酿的红酒:“好,今晚,都听你的。”

  高筱潇:“……”

  。

  进入别墅大门,韩禛将灯全打开,弯腰将鞋柜里那双粉红色的拖鞋拿了出来。

  这是……自己以前在这儿的鞋子,他竟然还没有丢。

  高筱潇有些受宠若惊的低着头,默默的脱掉脚上的皮鞋,换上那一双室内拖鞋。

  两只脚刚塞进去,腰上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抱住了,高筱潇惊得睁大了眼,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拦腰抱了起来,手里提着的包掉在了玄关的地板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响。

  她下意识的伸手搂住了韩禛的脖子,玄关上的灯是偏橘黄色的,投射在眼前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两个人因为距离太近,呼吸交织,气氛愈发显得暧昧。

  那一双漂亮狭长的桃花眼,此刻深邃又热烈的看着她,直勾勾的,露骨的不行,就像是要把她给吸进去似的。

  高筱潇脸红心跳的和他对视了几秒,经受不住的将视线别开,咽了咽口水,刚想要开口,就听到他低哑着声音又问道:“媳妇儿,是在沙发上,还是回楼上的房间?”

  他这话,似乎是为应验刚才他所说的那句“都听你的”,可高筱潇却脑子里“轰”的一声,脸红心跳,干脆将头埋进了他的胸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这副害羞,却又服帖听话,任他决定的模样,让韩禛心里头喜欢的不行,勾唇挑眉,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废话,抬脚就朝楼梯走去。

  他的步子很急,几乎是一步迈两,三个台阶,就这么一路抱着她上了二楼,抬脚将主卧的门给踢开了。

  打开灯后,房门在身后轻轻的关上。

  韩禛抱着她走到大床边,低下头,寻找到她依然散发着氤氲热气的红唇,霸道又恣意的吻了下去。

  激烈的,强势的,掠夺的吻,因为力度太大,高筱潇整个人不断地往后仰,直到后背贴到了柔软的床铺上,随即身上也传来了他的重量。

  房间里提前开好了空调,并不冷,但是当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在被减少的时候,高筱潇还是没忍住浑身哆嗦了起来。

  她闭着眼睛,根本就不敢睁开,虽然对那种事情既害怕,又觉得陌生,但是并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抗拒。

  她知道,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从韩禛把她从崇城带回来的那一天,她就知道,他早晚有一天,是要这么做的。

  也许是意识到了高筱潇的害怕,韩禛放缓了动作,边亲吻着她柔软的唇,边低声的诱哄说道,“媳妇儿,别怕,我会温柔一点儿的。”

  高筱潇:“……”

  正如他所说,高筱潇时隔五年,再一次经历这种事,却体验到了另一种……被珍视的感觉。

  他耐心的亲吻着她,几乎要将她都吻遍似的。

  直到两人终于亲密贴合,他温热的体魄紧贴着她,高筱潇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低低的喊了一句,“韩禛。”

  韩禛握着她的腰,虽然有些痛苦,但还是隐忍着耐心的问道:“怎么了?”

  她的小脸满布红潮,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因为紧张和害羞显得有点儿慌乱无措,看在他的眼里,却更勾起了内心深处的那股子冲动。

  “五年前到现在,我就有过你一个男人。”高筱潇轻声的说道。

  五年前的那一次,给她留下的记忆一点都不美好,甚至可以说是如同梦魇。

  她不是一个对感情随便的女人,她也一点都不觉得韩禛这样的男人,会在这些年清心寡欲,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要告诉他,自己这一次,是认真的。

  韩禛心头一阵激动,他收紧双臂,将她的身子牢牢地抱在自己的怀里。

  高筱潇听到他低醇的嗓音在耳边郑重地响起,“我也是。”

  。

  事后。

  棉被下,两人宛如连体婴儿般的抱在一起。

  空气中,散发着某些暧昧的甜腻气息,但因为安静,却又显得有些美好。

  高筱潇闭着眼睛,因为刚刚那番热烈的情事,眼角还带着点儿湿润,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韩禛待呼吸平稳后,低头看着怀里娇羞又美好的小女人,想到刚才那种蚀骨般的感觉,眸色一深,忍不住地就又起来了。

  高筱潇自然也很快感觉到了,她浑身一僵,咬着唇,紧张的都不敢动了。

  他怎么又……

  韩禛意犹未尽的搂紧她,薄唇在她粉红的眼皮上亲着,将她眼角的咸湿都亲吻干净,轻声细语的问道:“媳妇儿,累不累?”

  原本就低沉性感的声音,因为刚刚历经了一次满足,此刻也显得更加惑人。

  高筱潇脸红的不行,却又窘的不知道是点头还是摇头。

  这种问题,怎么说……都显得不太对劲啊。

  “我怕你累,所以刚才都没有过瘾。”韩禛遗憾的叹了口气,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模样,忍不住就说道,“既然你不累的话,那我们再来一次吧?这次放开一点,恩?”

  “……”高筱潇臊的不行,想说“不要”,可是刚张开嘴,他的唇就立刻又贴了过来。

  于是,她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

  这一厢如盛夏般的火热,睿园首府,却又是另一派温馨的画面。

  吃过晚饭,韩正铭便开口提议道,“小白,有没有家庭作业要做啊,爷爷教你做作业好不好?”

  高小白眨了眨眼,“好呀。”

  韩正铭得令,起身,去把孙子的书包给搬了过来。

  高小白站在茶几旁,拿出课本看了看,抬头有些为难的看着韩正铭道,“可是爷爷,今天只有一份毛笔字的作业。”

  “毛笔字啊?”韩正铭立刻站了起来,“去爷爷的书房。”

  。

  书房里,韩正铭磨好了墨,选了一只最小的毛笔给高小白用。

  本来还想着手把手教一下的,没想到小家伙的握笔姿势很专业,还写的有板有眼的,他在一旁闲着也是闲着,便走到旁边,摊开宣纸,也在那儿开始练起字来。

  没想到才写了几个字就卡主了,呃,“风驰电掣”的“掣”应该怎么写来着?

  “爷爷,你是想不起来最后这个字怎么写了是吗?”高小白注意到旁边半天不动笔的爷爷,忍不住开口问道。

  韩正铭:“……”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又很久没有练字了,本来很熟悉的字,这一时之间就是想不起来。

  但是,就这么被五岁小孩说自己不会写字也太尴尬了,于是韩正铭咳了一声就说道:“小白,我这是在考验你呢,你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吗?”

  “知道。”高小白点了点头,从自己的座位上下来,搬着凳子走到韩正铭身旁,又四肢并用的爬了上去,小手拿着毛笔,熟练的在砚台上沾了点墨,然后抿着小嘴,认认真真的写下了一个“掣”字。

  “好了。”高小白弯起嘴角,笑眯眯的看着韩正铭,“爷爷,我写的对不对?”

  韩正铭顿时有些目瞪口呆。

  “小白,这个字你都会写?”他的口吻中满是讶异。

  虽然写的有些歪歪扭扭的,但是字却真的写对了,这么复杂的字,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讲,也实在太难了吧?

  “嗯,妈咪从我两岁起就教我认字了,我今年虽然才五岁,但是我已经认识了很多的字哦,都是妈咪的功劳。”高小白说完,弯起小嘴,笑的特别天真无邪。

  不但要自己好好表现,还要拐弯抹角的夸奖一下妈咪,高小白觉得自己心好累啊。

  看着小家伙可爱纯真的模样,韩正铭叹息着点了点头。

  看来,高筱潇这个儿媳妇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这五年里,把小白教的很优秀,才五岁的年纪,却这么聪明懂事,还认识这么多的字,真是难得啊。

  。

  久未开荤的男人,真的跟刚出闸的猛虎没什么区别。

  香汐园,如果不是高筱潇带着哭腔抗议,韩禛还真是差点儿又想要来一次。

  高筱潇疲惫的靠在男人怀里,浑身软绵绵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一动也不动。

  薄被下,两人的身上都挂上了汗,有些,黏腻的难受。

  “我想要洗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将那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高筱潇对韩禛,也不再像以前那么的防备,开口就说了出来。

  “好,我去帮你放水。”韩禛满足过了,也特别的好说话,声音更是温柔的不行。

  低头在她红肿不堪的唇瓣上又亲了两下,这才放开她,起身走进卫浴室。

  盥洗台上,放着许多全新包装的女士洗护用品,韩禛选了个玫瑰味道的泡澡**液,倒进浴缸,然后就打开水龙头放水。

  试了试水温,等水位差不多时,他关掉水龙头,转身走了出去。

  大床上,深色的被褥中,高筱潇已经再次又把自己裹在了里面,脸埋进了枕头,只露出黑色的头发,和一点点白皙的后颈。

  韩禛眼底闪过戏谑的笑意,他走了过去,伸手要拉被子,“媳妇儿,水放好了,我抱你去洗澡。”

  高筱潇紧紧的拉着被子,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他一下,立马又转了回去。

  “看都看过了,摸也摸过了,还害羞啊?”韩禛觉得心里头软的不行,高筱潇虽然不是那种性格泼辣的女孩子,但以前总是是表现出一副很冷静,又很淡然的样子,尤其只要长辈不在场,她对他的态度,几乎可以用“冰冷”和“嫌弃”来形容。

  唯一的小女儿娇态,真的也就是被他亲热的时候才会出现,而这点,也让韩禛的大男人思想极度爆棚。

  所以每次看到她这幅小白兔的模样,他也忍不住,总想要逗逗她,想要看她脸红,看她发抖……

  见高筱潇不说话,韩禛干脆一只探进了被子,指尖摸到她滑腻的背,一点点往前滑动着。

  高筱潇瞬间颤的更厉害,紧紧的压着手臂,却还是被他从后面搂进了怀里。

  薄唇,一下一下的在她的脖子和肩膀上亲吻着,低哑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道:“这么不想洗澡,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高筱潇爆红着脸,“……”

  。

  最后,韩禛体恤她的身体,当然没有真的要再来一次。

  以后两人的时间多的是,今天只是开胃菜,他也不急于一时。

  高筱潇被韩禛抱进了浴缸,低着头,就听到他在旁边问道,“媳妇儿,肚子饿不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得到满足了,高筱潇觉得今天晚上的韩禛,语气特别的温柔。

  男人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她低着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下班后就被他带来这里了,还连续运动了两次,现在她的肚子,真的跟饥肠辘辘也没什么区别了。

  “想吃什么?”韩禛又问道。

  高筱潇想了半天,斯斯艾艾的开口说道:“想吃你做的。”

  她想起电影《一生一世》里有个桥段,男女发生关系后,在女人起床醒来之前,男人就在厨房里做好了精致的爱心早餐……高筱潇其实一直也幻想过这个画面,希望有一天,自己也可以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而且,韩禛不是说过以后一家人的饭都由他负责吗?高筱潇也没多想,就自然而然的说出口了。

  同样没有多想的还有韩禛。

  “好,刚好杨婶准备了很多的菜,你先在这儿泡澡,我去楼下给你做。”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高筱潇闭上眼睛,感受着温热的水波包围住自己,还有些脸红心跳,却又觉得特别的甜。

  。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筱潇几乎都睡了一觉了,韩禛还是没有来叫醒自己。

  她睁开眼睛,发现浴缸里的水都有一些冷掉了。

  只好起身,擦干身子,拿过一旁的浴袍穿在了身上。

  浴袍是韩禛的款式,长的不行,穿在她身上,就像是小孩偷穿了大人衣服似的。

  高筱潇也不管了,系好腰带,卷好袖子就走了出去。

  到了一楼,闻了闻,好像还挺香的。

  韩禛系着半身的黑色围裙,匆匆从厨房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汤碗,里面冒着热气。

  “媳妇儿,我刚把菜做好,饭得再等一会儿。”他煞有其事的将汤放在饭桌上,又匆匆走回厨房。

  高筱潇到了桌前一看,竟然真的做了三菜一汤,虽然刀功不怎么样,但是卖相真的还不错。

  青椒炒肉丝,红烧排骨,番茄鸡蛋,还有一个是紫菜蛋花汤。

  高筱潇已经饿得不行了,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快肉丝放进嘴里。

  下一秒,“呕”……

  实在是太咸了,她忍不住直接吐了出来。

  还好韩禛不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88韩禛曰:今晚都听你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