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韩禛曰:戒烟戒酒,优生优育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红顶酒吧。

  开放式包厢内,时光璞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酒。

  包厢的视野很棒,抬眼就能对面楼下演出台的表演,她喝了一口威士忌,听出来唱的是陈升的《不再让你孤单》。

  “先生,这边请。”的声音传入耳朵。

  时光璞单手托腮,酒红色长卷发随着转头的动作微微**,妩媚的不行。

  “向北,你终于来啦。”被顾向北扶起来时,时光璞双手搂紧了他的脖子,整个人几乎都柔若无骨的贴在他怀里。

  “怎么就你一个人?”顾向北看了一眼沙发,发现没有没有多余的外套和手提包之类的,不禁皱了皱眉。

  “嗯,夏夏没有来,她临时放我鸽子了,说什么要和韩大哥还有她小嫂子过生日,好过分。”时光璞撅着红唇,和平日里的精明能干相比,此刻的她,就是一个向男友撒娇的小女人。

  “那就回去吧,天不早了。”顾向北长臂伸过去拿起她的包和外套,托着她的身子往外走。

  “不,不要回家嘛。”时光璞贴着顾向北的耳朵,迷楞着眼迷迷糊糊的说道。

  “你醉了。”

  “我没醉。”时光璞笑了笑,又说道,“我爸妈不喜欢我喝酒,我这样回去会被骂的,要不,向北,你把我送去酒店吧?”

  “……”顾向北已经扶着她走出了酒吧,打开车门让她坐了进去。

  “向北,向北……”时光璞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顾向北面无表情的关上车门,上车后发动引擎,快速往时宅开去。

  时光璞偷偷撅起了嘴。

  真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

  。

  到了时家,顾向北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扶时光璞下车的时候,时光璞半睁着眼,有些醉醺醺的看了看周围,“到哪了?”

  “到家了。”顾向北扶着她走到门旁,“有钥匙吗?”

  时光璞摇了摇头,直接伸手按了门铃。

  “谁呀?”对讲机传来佣人的声音。

  “吴妈,是我。”时光璞靠近对讲机,打了个酒嗝又说道,“向北,要不你先回去吧。”

  “我等你进去了再走。”顾向北搂着她的腰,声音沉稳的说道。

  对讲机被挂断了。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

  郁熹媛刚打开别墅大门,就看到时光璞踮起脚尖,亲上了顾向北的嘴唇。

  “……”郁熹媛眼睛都直了,她就知道!

  刚才佣人接电话的时候,隐约传来男人的声音,她便紧赶慢赶的亲自过来开门,果然是顾向北……

  顾向北显然愣了一下,似乎是没预料到她会亲自己。

  两人的唇就这么胶着了一阵子,过程中,他始终扶着时光璞的腰,没有再进一步,但也没有松开。

  等时光璞的嘴唇离开后,顾向北微微皱眉,“光璞,你喝醉了。”

  “说了我没醉嘛。”时光璞闭着眼睛,一副很开心的模样。

  “呃,向北,要不要进来坐一坐?”郁熹媛尴尬的笑着说道。

  “不用了伯母,时间太晚了,光璞她喝醉了,您先带她进去休息吧。”顾向北淡淡的说道。

  “好,谢谢你啊。”郁熹媛接过女儿,对顾向北挥了挥手。

  等黑色揽胜掉头离开后,时光璞趴在郁熹媛的身上,笑声突然有些大了起来。

  郁熹媛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行了,人都走了,别演了。”

  自己女儿酒量了得,从小就在酒桌上练出来,工作后更是经常应酬,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喝醉。

  时光璞扫兴的站直身子,转身朝屋里走,“妈,过几天好像是舅舅的生日吧?”

  “是啊,怎么了?”郁熹媛关好门,问道。

  “到时候我要邀请向北的父母参加,争取在那天,把我们俩的婚事给定了。”

  “这么快?”郁熹媛皱眉,伸手一把拉住了时光璞的胳膊,“光璞,你们这才交往几天啊,会不会太仓促了?”

  时光璞无所谓的看了她一眼,“我们交往是没几天,可是认识都好几年了。妈,你放心,这个男人,绝对会是时家的好女婿。”

  说完,她换了脱鞋,抬脚就朝楼梯走去。

  郁熹媛站在玄关处,莫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

  顾向北开着车在夜色中疾驰。

  他并不是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也有男人的正常需求。

  以前和叶潇谈恋爱的时候,因为她还太小,自己虽然也有*,但每次只敢亲亲她的脸颊,控制住自己,不然生怕把她给吓坏了。

  后来,去了英国留学,第二年的时候,他就和发生了关系。

  也就是韩敏夏一直耿耿于怀的那个意大利女留学生。

  思想开放,认为性与爱是完全可以分开的,这让他一点负罪感和压力都没有。

  他在内心告诉自己,我最爱的是叶潇,等回到国内,这些都会成为过去。

  有一,就有二,后来,他和就成为了最合拍也最默契的搭档。

  和时光璞的交往,他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尽管她看他的眼神,有着各种最明显的暗示,包括今天晚上的那个吻……

  连他自己都有点看不清自己,究竟只是想要利用她,还是……总有不甘心,在期待着什么,所以才一直拒绝和她的过分亲近?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顾向北看着“韩敏夏”那三个字,皱了皱眉,还是选择了接通。

  “向北,我是夏夏。”韩敏夏的声音有些低哑,听着也不太对劲。

  “找我有事吗?”顾向北问。

  “……”也许是听到顾向北的声音很冷淡,韩敏夏停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说道,“你现在还喜欢我小嫂子吗?”

  “吱”一声,顾向北直接右转停车,方向灯都没有打,惹得后面的轿车也是一阵猛刹车,随即发出愤怒的鸣笛声。

  顾向北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件事情,是叶潇跟她说的吗?

  “夏夏……”

  “还是,你现在更喜欢光璞姐?”韩敏夏又在那头问道。

  “是谁告诉你这件事情的?”顾向北不答反问。

  韩敏夏笑了一声,说道,“谁告诉我,有什么区别吗?反正这是事实不是吗?”

  顾向北:“……”

  “向北,我喜欢你快五年的时间了,昨天是我的二十五岁生日,也就是昨天我才明白自己,原来一直都在做梦,还是一个最可笑,最虚假的梦。现在我要告诉你,这个梦醒了,我不喜欢你了,祝你幸福。向北,再见。”

  韩敏夏挂断了电话。

  听筒里,已经传来了阵阵“嘟嘟”声,顾向北却一直如雕塑般的坐在那儿,许久都没有动。

  她说,她不喜欢他了。

  明明是他向往了很久的话,为什么,现在听来,却又有一种淡淡的惆怅和失落。

  韩敏夏和十六七岁时的叶潇很像,性格几乎如出一撤,这也是他这么多年,一直对她分外照顾的原因之一。

  不是没看懂她眼中的迷恋,但是,他却始终若即若离,没有点破那一层窗户纸。

  现在好了,她和叶潇一样,她不喜欢自己了……

  顾向北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拿过烟盒,坐在车里,抽完了一整包的烟。

  。

  因为韩敏夏的那番折腾,离开睿园首府已经是晚上的九点钟了,韩禛原本要去新城小区的计划不得不被搁浅,只好开车直接回到了香汐园。

  高小白同学第一次到新家,韩禛打开客厅的大门后,小家伙小小一只站在玄关门口,仰着小脑袋,张着小嘴感叹了一句,“好大呀。”

  确实,虽然以前这里只有韩禛和高筱潇两个人住,但这个别墅比韩宅还要大一些,也因为客厅的陈设比较简单,而且颜色大多黑白灰,看起来视野更为的开阔。

  “小白,爸爸先带你去看你的房间好不好?”韩禛递过来一双小棉拖鞋,待高小白换上后,大手轻松的抱着他上了楼。

  高筱潇把从老宅子带回来的煲汤放进了冰箱,也转身上楼。

  。

  高小白的房间,也就是以前高筱潇居住的卧室,此刻已经被收拾的焕然一新。

  地上铺着绿色的泡沫塑垫,床单被罩也都换了暖色调的颜色和款式,多了一整排的书架还有书桌。

  总体风格温馨舒适,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卡通摆设之类的。

  “谢谢爸爸,我很喜欢。”高小白环顾了一圈,俨然也很满意。

  小家伙人小鬼大,从自己开始认字识字,就对同龄小孩子喜欢的东西不太感兴趣,更喜欢自己看书或者上网研究。

  韩禛才和他相处这么短的时间,居然就能了解了他的喜好,真的很难得。

  “电脑在楼下的书房,书房隔壁还有一间玩具房,要不要下去看看?”见自己安排的房间被喜欢,韩禛也很有成就感。

  “好!”

  于是,父子俩又去了楼下。

  高筱潇看了一眼时间,便回房,在衣柜里选了一件睡裙,打算趁这个时间先洗个澡。

  只是没想到的是,刚擦完沐浴液,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屋外窜进来的凉意把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双手已经下意识的挡在了前面。

  韩禛单手还握着门把,没穿外套,衬衫西裤的站在那儿,看到她这幅动作不禁戏谑的挑了挑眉。

  高筱潇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道,“呃,小白,他睡觉了吗?”

  “没有。”韩禛把门关上,伸手解着衬衫的纽扣,深邃的眼睛肆意的上下打量着她,口中淡淡的说道,“他在洗澡。”

  高小白自理能力很强,浴室的东西教一遍就会用了,韩禛也不担心,帮他找好了睡衣就回来了。

  衬衫解开后,韩禛随手一扔,就丢进了一旁的洗衣篮里。

  高筱潇有些尴尬的看着他又把手放在了皮带上……

  “我马上洗完了,你能不能等一会儿?”她转过身,一边快速的冲水,一边说道。

  “不能。”韩禛说着,边迅速地解开皮带,“两个人一起洗,节约用水。”

  高筱潇:“……”

  “媳妇儿,我要进去咯。”韩禛脱完裤子,语气痞痞的说道。

  高筱潇脸上一红,不知怎么的,从他的语气,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个男人,真是……无处不在耍流氓啊!

  原本从头顶倾泻下来的热水瞬间被高大的男人身体给挡住了,高筱潇颤着身子被迫挤到了墙角边。

  骨骼分明的长指将她的头发全部拨到颈侧的一边,薄烫的嘴唇也熨帖在了她发红的颈后和肩头上。

  韩禛搂着她的腰,吻了她一会儿后,等她准备好了,便微微俯低身子。

  。

  事后,高筱潇迷迷糊糊的被韩禛抱出了卫浴室。

  床单被褥已经换了一套深蓝色,接近黑色,包裹着浴巾的小女人躺在上面,黑发素面,愈发显得明眸皓齿。

  韩禛低头看着她,白皙的小脸还透着氤氲的红晕,皮肤细腻,没有一丝的皱纹和斑点,毕竟年纪小,就连不化妆都是唇红齿白的,尤其现在眉眼间还有着刚才没有褪去的风情,怎么看怎么惹人怜爱。

  忍不住的,他俯下头,薄唇在她脸上细碎的亲着,然后逐渐往下。

  “嗯……”她发现自己根本抵挡不住他,瞬间颤个不停,意识也是一片的混乱。

  韩禛在她耳边发出了哝哝的低沉笑声,“媳妇儿,你好热情。”

  高筱潇又羞又臊,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肩胛骨,咬着唇,不敢发出一点的声音了。

  “再来一次。”他低声说道。

  。

  终于完事的时候,差不多快夜里的十一点钟。

  韩禛又抱着她去简单冲了个澡。

  高筱潇浑身软绵绵的挂在他身上,感觉被男人温柔的服侍着,动作轻柔而又有耐心。

  洗完澡,高筱潇依旧闭着眼睛,任由他给自己擦干身子,穿上睡衣,然后又被抱到了大床上。

  在他突然起身的时候,高筱潇没忍住睁开了眼睛,“你要去哪儿?”

  韩禛看着她不自觉透露出依恋的小脸,笑了笑,低头在她唇上眷恋的亲了亲,说道,“我去外面打个电话,你先睡。”

  高筱潇看着他戏谑的眼神,突然间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矫情了,垂下眼睛,拉紧了身上的被子。

  然后,她听到他轻声走出了卧房。

  。

  走廊上,韩禛给郁承衍打了个电话。

  “这么复杂。”听罢今天的事情后,郁承衍啧了啧舌,“没看出来,这个顾向北还挺招女人喜欢的。”

  时光璞,韩敏夏,再到高筱潇……三个不同类型的女人,竟然都喜欢过他,简直了。

  现在都流行这种忧郁型的男人吗?郁承衍不解的想道。

  韩禛轻声嗤笑了一声,“只要他的女人别疯狗似的出来乱咬人,他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

  “也是。”郁承衍点了点头,“放心,这件事情我来搞定。”

  敢欺负我的女人,就算是亲戚也要六亲不认。

  。

  回到卧房,韩禛将手机随手丢在沙发上,关灯,上了床。

  他从后面将高筱潇抱进怀里,黑暗中低低问道:“睡着了没?”

  高筱潇睡得迷迷糊糊的,懒得搭话,在他怀里找了个最舒适的位置,闭着眼睛,发出了平稳的呼吸。

  韩禛嘴角微微一勾,低头在她的额头亲了亲。

  。

  第二天早晨,高筱潇醒来,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她眯了一会儿眼睛,感觉四肢酥软无力,还是有点儿累。

  才两天,她已经觉得韩禛在那方面的需求有些过于旺盛了,每一次都要很久,也不知道,这样子到底算不算正常?

  又赖了一会儿床,要不是因为今天公司有一个外出的活动,担心会迟到,她真是一点儿都不想起来。

  撑着身子起床,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初冬明媚的阳光立刻倾洒了进来。

  窗外正对着一大片玫瑰花海,她眯着眼,深吸了一口带着花香的清新空气,这才转身,慢悠悠的进了卫浴室。

  。

  洗漱完毕下楼,发现高小白已经坐在饭厅里吃早饭了。

  “妈咪,爸爸出去跑步了。”也许是看到她到处瞅,小家伙机灵的开口说道。

  高筱潇尴尬的笑了笑,走过去坐下。

  烤面包,热牛奶,还有白煮蛋,一看就是儿子给准备的。

  “妈咪,今天是星期五,下午兴趣班要开课了,待会儿得回家拿一下小提琴,我已经跟爸爸说好了,所以你快点儿吃早饭哦。”高小白说了一连串的话。

  高筱潇眨了眨眼,“……好。”

  。

  吃过早饭后,韩禛开车先去了新城小区。

  到了楼下,高筱潇留在车里,韩禛则带着高小白上了楼。

  很快的,父子俩就再度走了出来,只不过,把小提琴盒放在后座后,韩禛在外面得空抽了根烟。

  看着他一手夹烟,一手插在裤袋,眯眼享受的模样,高筱潇嘴角抽了抽,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男人都那么喜欢抽烟?

  等到了幼儿园,高小白走进校园后,高筱潇忍不住轻声说道:“少抽点儿烟,对身体不好。”

  他抽烟很凶,虽然现在避讳着小白,但基本每次和她单独在一块儿的时候,都会手里拿着一根在那吞云吐雾。

  他又不爱用香水,觉得那种行为很娘炮,身上的烟味更是挡也挡不住。

  虽然她承认,他抽烟的姿势很有男人味,也很优雅和好看,但是她闻着确实不太舒服,最重要的是,抽烟有害健康!

  韩禛定定的看了她几秒,随即立刻点头,“好,从今天起开始戒烟。”

  “……啊?”高筱潇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她意思是让他少抽点儿,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提出戒烟,这……也太配合了吧。

  韩禛嘴角一勾,拉着她一只手交缠住放在了大腿上,“不是说好了要给小白生个妹妹吗?所以从今天起,戒烟戒酒,优生优育。”

  高筱潇:“……”

  妇科检查的时间是周日,她皱了皱眉,突然觉得有些胸闷了起来。

  。

  下午,圣约翰幼儿园,艺术中心教室。

  王婷婷有些郁闷的被安排和周博凯坐在了一起,她撅着小嘴,一整节课都在看第一排的高小白和景安玖,心里好气啊!

  明明她和高小白才是同桌不是吗?

  来这里上课,就应该也是同桌的嘛!

  下了课,小姑娘立刻跑到第一排,“高小白,下一次我们坐一起好不好?”

  “不行,这个是老师安排好的。”高小白字正腔圆的说道。

  “……”王婷婷撅了撅嘴,委屈的说道,“可是我们在教室里一直都是同桌的啊,兴趣班也必须坐在一起!”

  “那我下周一就跟老师申请换位置。”

  王婷婷:“……”

  她瘪了瘪小嘴,快哭了。

  一旁的景安玖收拾好了琴盒和书包,站起身来说道:“高小白,王婷婷,我妈咪来接我了,再见。”

  “再见。”这是高小白的声音。

  “哼!”这是王婷婷的声音。

  景安玖:“……”

  等景安玖离开后,教室里没有别了,王婷婷直接开口问道,“高小白,你是不是喜欢景安玖?”

  ------题外话------

  猜猜小白会怎么说?

  PS:依旧晚上来看二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92韩禛曰:戒烟戒酒,优生优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