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韩禛曰:千年的铁树都开花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韩敏夏低头一看,整个人顿时目瞪口呆。

  该死的郁小二,竟然趁自己不在场,就跟媒体记者胡说八道!

  真是可恶……韩敏夏气的浑身都发抖了,紧握着报纸的手指关节更是用力到泛白。

  如果不是郁老太太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她真有股冲动想要把报纸给撕碎!

  而韩家的几个长辈早就在上午就看过报纸了,所以中午的时候,郁老太太一打电话说要晚上过来拜访,他们立刻就同意了,尤其是韩老太太,还让韩禛带着潇潇儿也过来,目的就是想一家人都来见证这门婚事。

  “郁奶奶。”韩敏夏将报纸送还到郁老太太的手里,僵硬的扯出一抹笑,“不好意思啊,可能要让您失望了,这个活动的确是我去参加的,但是我参加完就走了,所以这个采访我并不知情。”

  “没关系,现在知情也不晚呀。”郁老太太折好报纸,宝贝似的递还给了杨曦,回过头又握着韩敏夏的胳膊说道,“反正,你知道承衍对你的心意就行了,这孩子真的是从来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心里面装的都是你这个丫头啊。所以不管上没上报,有没有公开,你这个孙媳妇儿,我是要定啦。”

  “……”韩敏夏发现郁老太太跟韩老太太有时候还真挺像的,都那么喜欢自说自话,外加声情并茂的语气和表情。

  “郁奶奶,您听我说啊。”韩敏夏尽量让自己平心静气,“郁小二出国的时候我刚上高一,等他回来的时候我又去英国了,这几年我跟家里人的联系都不多,更何况是和郁小二呢?所以,我们现在,顶多算是多年未见的儿时玩伴,就算他真的喜欢我,但是我不喜欢他呀,我心里面已经有喜欢的……”

  郁老太太听得频频点头,等韩敏夏讲到最后一句时,她立马伸手打断,“感情这个东西,可以结婚后再培养的嘛,主要是我家承衍一表人才,事业又做的那么成功,丫头,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知道吗?在D市,你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和承衍有关系,可我家承衍偏偏从小就喜欢你,到现在……也有二十年了吧?这年头,这么痴心的男人可不好找啦。”

  一屋子人都听得脸色尴尬,这老太太是劝人呢,还是夸自己孙子呢,好像放错重点了吧?

  韩敏夏笑了笑就说道:“郁奶奶,不是他喜欢我,我就必须跟他在一起的呵呵。”

  “可是你们都发生过关系了啊,说不定,你肚子里都有我的曾孙儿了!所以,我家承衍是一定要对你负责的。”郁老太太今天是下定决心要定下这门婚事,尤其是刚才看到高小白,这心里更是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就把韩敏夏给娶进门。

  “郁奶奶,其实……”韩敏夏看了一眼众人,硬着头皮说道,“那天晚上,郁小二和我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所以,我们之间还是清白的。”

  这话一出,果然,郁东辰和杨曦都有点变脸了,因为跟自家儿子说的话实在出入太大了。

  郁老太太却依然笑眯眯的说道,“我那天早上都看到你们俩躺在一张床上了,还想骗我。”

  “郁奶奶,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们真的没有发生关系,不信,我可以去医院检查给你看。”韩敏夏都快哭了,为什么跟老太太沟通这么费劲呢。

  “……”郁老太太眨了眨眼,脸上浮现了一丝失望。

  韩敏夏松了口气,总算是信了,她刚要再开口……

  “就算你们没有发生关系,可是……你们当时都躺同一张床上睡一夜了,而且也没有穿衣服。”郁老太太中气十足,“所以,我家承衍还是必须要对你负责的。”

  “奶奶说的没错。”一道略显轻佻的男中音忽然传了进来。

  “承衍。”郁老太太喜出望外,拄着拐杖就迎了上去,“快,快来劝劝你媳妇儿,我都说不过她了。”

  韩敏夏一脸的黑线,到底是谁说不过谁?

  郁承衍今天没有戴眼镜,穿着一身深灰色西装,系着暗红色的领带,以及简单的白色衬衫,如果不是嘴角的那一抹熟悉的坏笑,看起来,还真的就是个斯文又儒雅的金牌大律师呢。

  “承衍,你来啦。”韩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一表人才的准孙女婿,心里头也是满意的不行。

  “韩奶奶,韩伯父,伯母,不好意思,今天事务所的事情比较多,加上刚才又跑了一趟首饰店,所以就来的晚了一些。”郁承衍说着,就将手伸进了西装裤的口袋,然后,施施然的掏出了一个蓝色丝绒的小盒子。

  “这个是……”郁老太太眼尖,立马看着那个小盒子发出了疑问。

  郁承衍一步一步走到韩敏夏得面前,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一枚硕大的钻戒瞬间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

  一屋子人,包括韩敏夏,都被震的不说话了,只不过,别人的表情是惊喜和感动,她则是震惊居多,恐慌其次。

  “夏夏,嫁给我吧。”郁承衍拿出戒指,就要去牵她的小手。

  韩敏夏吓得一步退后,大眼睛来回地在他和众人的脸上交换,最后,她干脆转身,抬脚就朝楼上跑去。

  这楼下,她是不能待了,全是一群疯子!

  “唉,夏夏?夏夏?这丫头,怎么突然跑了啊?”郁老太太急了,赶紧催着郁承衍道,“承衍,快追上去啊。”

  郁承衍眯了眯眼,转身对韩家的长辈说道,“韩奶奶,伯父,伯母,不好意思,夏夏可能心情不太好,我得上去和她谈谈。”

  韩老太太点头,可不是吗,昨天晚上被时光璞摆了一道,这心情能好到哪儿去?

  于是,“承衍,你上去吧,没事儿。”

  韩正铭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俨然很不满母亲的态度,毕竟这楼上卧房可是比较私密的地儿啊。

  韩老太太搂着高小白,瞪了儿子一眼,“干嘛,都未婚夫妻了,有什么好避嫌的。”

  韩正铭:“……”

  郁承衍上楼去了,郁老太太满意的拄着拐杖走到沙发坐下,“看看我这孙子,来之前把戒指都准备好了,可真是有心啊。”

  “是啊,看到承衍对夏夏这么痴心,我也就放心啦。”韩老太太也笑呵呵的说道,低头看了看怀里乖巧的高小白,又看向了郁老太太,眨了眨眼说道,“惠盈,我能问你打听个事请吗。”

  “什么事?你说。”郁老太太两手握着拐杖的手柄,爽朗的回道。

  韩老太太想了想,说道,“你们家锦川,现在还是一个人吗?”

  “可不是嘛,唉。”郁老太太又被勾起了伤心的往事,叹气说道,“早知如此,当年我就不让他和那个女人……”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在房间响起,杨曦从包中拿出手机,对众人歉意的笑了笑,走到一旁压低了声音接听,“喂。”

  “……”

  “什么?”

  听到这拔高的声音,郁老太太瞬间皱起了眉,见儿媳妇一脸震惊的放下手机,转过身来说道,“妈,吴嫂打来的电话,说……说存遇他带着刚娶的媳妇儿回家了。”

  “什么?!”

  郁老太太和郁东辰瞬间都被吓得不轻。

  郁存遇是郁家的大孙子,今年都快三十四岁了,因为几年前韩敏芝的突然逃婚,不知道是不是打击太大了,从那以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每天都忙于工作,除了破案还是破案,官爵更是一级一级的往上升,可个人的私事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全家人都以为他这辈子是不打算结婚了,韩老太太甚至都要和放弃小儿子一样放弃他了,怎么突然就……

  “欣雅,正铭,还有瑜红,真是不好意思啊,那个……我们就先回去了,这个见面礼,回头帮我留给夏夏。反正承衍在和她谈,我们家里又实在是……”郁老太太一脸的为难,虽然说今晚是要给承衍定亲事的,但是一听到存遇把媳妇儿都带回来了,心早就飞回家里面去了。

  “没关系没关系,存遇带了媳妇儿回家是大喜事儿,反正夏夏你们也知根知底,可以理解。”韩老太太爽朗的说道。

  于是,郁老太太把郁承衍单独留在了这儿,她则带着儿子和媳妇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

  二楼,卧室。

  楼下有那么多人,韩敏夏根本就没想到郁承衍会追上楼来。

  于是,她趴在床上,听到有人推门的声音时,立马不耐烦的嚷了一句,“妈,你能不能让我静一静。”

  没有回答,房门却被关上了,还“哐当”一声落了锁。

  韩敏夏心里一惊,猛地抬头转过去。

  “你,你怎么上来了?”韩敏夏吓得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郁承衍慢条斯理的朝她走过来,赶紧又下床,穿好拖鞋,往旁边的桌子走了过去。

  郁承衍笑了笑,伸出手,掌心放着那个装戒指的盒子,“上来求婚啊。”

  韩敏夏抽了抽嘴角,一脸的不耐烦,“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喜欢你,我不会跟你结婚得!别说我们没有发生关系,就算发生了关系,我也不会嫁给你!总之……我不会再爱任何男人,我这辈子也不会跟任何男人结婚!”

  说到最后,韩敏夏都有一些近乎发泄的意思了。

  郁承衍悠悠的叹了口气,走到床边直接坐下。

  “喂郁小二,你坐我的床干什么啊?”韩敏夏的洁癖犯了,看着他西装革履坐在自己浅紫色的床褥上,心里头各种的不自在。

  郁承衍皱着眉,微微低着头,没有说话。

  韩敏夏看着突然安静下来的郁承衍,觉得好诡异。

  “郁小二?”

  “郁小二,你怎么不说话?”

  “喂,你别装疯卖傻的啊?”

  “郁小二!”

  ……

  不管她怎么喊,郁承衍始终忧郁的低头,一言不发。

  韩敏夏皱了皱眉,“你要再不说话我就出去了。”

  “别。”郁承衍终于开口。

  他慢慢地抬起眼皮子看她,没有了眼镜的遮掩,那一双犀利的黑眸此刻略显沉静,加上微蹙的眉头,绷紧的脸部线条,微微下垂的嘴角,整个人……突然显露出了一股类似忧郁男的气质。

  这可是韩敏夏从来没有见过的一面。

  从小到大,郁小二还有郁小三就跟韩禛玩得好,三人各种坏事做尽,简直堪称大院里的小霸王。

  虽然后来,韩家搬出了军区大院,但郁小二和郁小三的丰功伟绩她还是经常听爸妈提起,所以这两人在她心里的代名词就是没心没肺的两个“臭流氓”,跟忧郁压根沾不上边。

  “夏夏。”郁承衍纠结的开口,“我今天过来,其实主要是想跟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韩敏夏一脸不信任的看他,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那天夜里,我没有跟你发生关系?”郁承衍问道。

  韩敏夏皱起了眉,这一点她确实没想明白,尤其郁承衍还天天说喜欢她,试问一个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尤其那个女人还衣不蔽体的时候,他怎么可能会坐怀不乱?

  就连顾向北,她都知道他和别的女人发生过关系。

  “那是因为……”郁承衍似乎非常难说出口,嘴唇动了半天后,终于一鼓作气说了出来,“我几年前出过一次车祸,很严重,那次车祸以后,医生告诉我,我可能得了性功能障碍,也就是……‘ED’。”

  “……”韩敏夏猛地睁大了眼睛,小嘴也张得大大的,那副表情,惊讶的可以吃下一整颗鸡蛋。

  郁承衍的眼底迅速地划过一丝笑意,速度太快,微不可觉。

  “真,真的假的?!”韩敏夏不自觉的就把眼睛投向了他的裤裆。

  那天两人在床上的时候,她记得,好像……他那儿还挺大的啊,怎么可能?

  郁承衍:“……”

  他尴尬的低咳了一声,然后抬起右腿优雅的放在了左腿上。

  这丫头,用那双纯真的大眼睛看着自己那么关键的地方,是想让他现在就硬起来吗?

  也许是看到了郁承衍的不自然,韩敏夏合上嘴巴,一脸歉意的看着他,“不好意思啊,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你……”

  看他的这个表情和反应,应该是真的ED了,真是可怜啊。

  “没关系,不止你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羞于提及,所以,就连我的家人也不知道。”郁承衍微微笑着说道。

  韩敏夏点头表示理解,作为一个男人,得了ED……确实挺惨。

  怪不得那天晚上他没有动自己,怪不得外界一直都传言郁大律师不近女色,这么多年都没有交过女朋友,原来就是因为……他患有隐疾啊。

  她叹了口气,眼睛扫过他手上那个丝绒盒子,突然又反应了过来。

  “不对,既然你的身体有问题,那你干嘛还要跟我求婚啊,你这不是在害我吗?想要我守活寡啊!”

  “……”郁承衍嘴角抽了两下,继续说道,“我跟你求婚,是因为我想要跟你……假结婚。”

  韩敏夏:“……”

  。

  郁承衍离开的时候,刚好韩禛带着高筱潇从车库里出来。

  仗着院子里没有外人看到,韩禛一只胳膊绕过高筱潇的肩膀向下将她搂着,有意无意的蹭着她的胸,高筱潇没办法,只好被迫两只手抱着他的胳膊,两人双臂缠绕,看起来好不亲密。

  见到前方匆匆而来的郁承衍时,高筱潇一怔,立刻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还想要把韩禛的胳膊推开。

  韩禛:“……”

  他不悦的看了一眼怀里害羞的小女人,维持自己的姿势不变,开口寒暄道,“承衍,怎么不留下来吃饭?”

  “家里有大餐。”郁承衍笑了笑,解释道,“我大哥突然带了个媳妇儿回来,所以……”

  “哦?”韩禛微微挑眉,俨然很感兴趣,“这千年的铁树竟然都开花了,你还不抓点儿紧?告诉存遇,改天,我带媳妇儿和儿子一起去看看嫂子。”

  “……”郁承衍脸立刻黑了下来,他看了看韩禛以及他怀里的高筱潇,鼻端冷冷的哼了一声,甩脸走人。

  高筱潇:“……”

  。

  两人进门时,韩老太太刚从厨房里出来。

  看着韩禛脱了大衣,又拿过高筱潇手里的外套和包,一起递给了莲姨,又牵着手走到沙发旁紧贴着坐在一起,老太太心里是开心到不行。

  这以前,可没见过自家孙子这么无微不至的照顾媳妇儿啊,虽然也经常秀恩爱,但感觉都很故意,没有现在这样自然而然的感觉,尤其是孙子,那眼神就没离开过媳妇儿,眼睛里还含着笑呢,就好像心甘情愿在为媳妇儿服务似的……

  “奶奶,你笑什么呢?”韩禛坐下,抬起眼皮子睨了眼从他进门后就一直笑眯眯的韩老太太。

  韩老太太笑容一僵,白了他一眼,兀自坐到高小白身边看着电视机。

  韩禛看到面前茶几旁放的礼盒,挑了挑眉问道,“这是承衍送来的?”

  韩老太太看了一眼,“哦,对,是你郁奶奶送来的,说是给夏夏的见面礼,阿禛,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

  “唔。”韩禛将礼盒拿了上来,长指优雅细致的拆开,发现里面是一整套翡翠的首饰。

  高筱潇虽然不懂首饰,但是看着那质地和色泽,也知道应该是价值不菲。

  再想到那郁承衍长得一表人才,她觉得如果夏夏真的嫁进了郁家,倒也算是美事一桩吧?

  “大哥。”身后,韩敏夏的声音响起。

  待高筱潇回头后,韩敏夏有些尴尬的喊了一声,“小嫂子。”

  “夏夏。”高筱潇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可能也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原谅自己,还跟自己说话,心里还有些感动。

  韩老太太欣慰的笑了笑,说道,“行了行了,都是一家人,那么生分做什么?夏夏你想通了就好,快过来看看郁老太太给你的见面礼,看看都喜不喜欢。”

  韩敏夏抿着小嘴,走到高筱潇身边坐下,随手拿起了一个翡翠镯子戴在手上,有些嫌恶的说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送这些东西,我不喜欢戴这么古董的东西。”

  “什么古董,这好的玉啊,戴时间久了是会养人的,老太太这诚意还不错。对了……”韩老太太盯着韩敏夏,“你刚才跟承衍谈的怎么样了?”

  韩敏夏把玩着另一块翡翠玉佩,心不在焉的说道,“不怎么样。”

  “你这孩子……”韩老太太啧了一声,还想要说话,就看到莲姨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老夫人,晚饭都准备好了。”

  “好,那就吃饭!小白,肚子都饿坏了吧?太奶奶带你去吃饭。”韩老太太也没心思训孙女了,牵着高小白往饭厅走。

  韩敏夏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起身,脑子里,不禁又想到了刚才郁承衍所说的那些话。

  现在的情况,如果他真的是患了隐疾,两人假结婚的话,貌似真的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呢。

  尤其是,以后自己就是时光璞的表嫂,想到她低三下四喊自己“表嫂”的画面,韩敏夏不禁有些激动了起来。

  于是,饭桌上,韩敏夏突然状似随意的开口问道,“大哥,郁小二前几年是不是有发生过一次车祸啊?听说还挺严重的。”

  韩禛看着她,似乎在思考,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是有一次。”

  韩敏夏也点了点头,原来郁小二说的是真的。

  。

  晚饭过后,高筱潇想要起身帮忙洗碗,被韩老太太给阻止了,只好坐在客厅里陪老太太看韩剧。

  韩敏夏和钟瑜红回楼上去了,韩正铭则不知从哪儿搬出个棋盘,放在了茶几上,“阿禛,来,陪我玩一把。”

  韩禛:“……”

  韩正铭有三大爱好,听戏,下棋,书法,虽然是个做生意的,但是附庸风雅的事情一样也不落下。

  只可惜,家里除了他,只有韩禛一个男丁,其他女眷们不会下棋,也不喜欢下棋,加之韩禛又经常会惹他生气,所以已经是很久没有好好下过一盘棋了。

  “怎么,让你下棋,你还不乐意啊?”韩正铭不高兴了,原本还算开心的脸庞瞬间又变得紧绷了。

  韩禛是有点儿不乐意,因为韩正铭下棋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输不起,所以经常会悔棋,不让悔棋还不开心……

  不过,他挑了挑眉,就说道,“爸,我这有个电话要回,这样,让小白陪你下吧。”

  韩禛记得第一次去幼儿园的时候,好像有看过小白下象棋的照片。

  “小白也会下象棋?”韩正铭有些意外。

  “当然,我儿子什么不会?”韩禛拿着手机起身,拍了拍高小白的后脑勺,“儿子,陪爷爷下盘象棋。”

  高小白眨了眨眼,“好吧。”

  。

  爷孙俩杀的飞起的时候,高筱潇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起身走到外面的阳台接听。

  电话是常欢颜打来的,“潇潇儿,我看到你的短信了,还有……我已经回到D市了。”

  “恩,你是不是要拿钥匙,我现在不在家,过一会儿把钥匙给你送回去吧?”

  “不用。潇潇儿,我打电话是要告诉你,我……”常欢颜停了好一会儿,终于说道,“我要结婚了。”

  “什么?”高筱潇说完,回头看了一眼客厅,将自动门关上,才疑惑的开口问道,“怎么突然就结婚了?和谁啊?我认不认识?”

  欢颜的感情世界很简单,一直以来就交过尹谦一个男朋友,后来因为被劈腿了,就一直单身到现在,从来没听她说过有交往对象啊。

  “你不认识的。他帮了我很大的忙,所以……”常欢颜叹了口气,似乎有许多的难言之隐。

  高筱潇:“……”

  。

  客厅里,韩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看韩正铭和高小白下棋。

  “爷爷,落子无悔。”高小白突然奶声奶气的来了一句,小肉手抓着韩正铭的手,后者手里拿了个“象”字。

  韩正铭:“……”

  看着老头子吃瘪的样子,韩禛好不得意,干脆抱着高小白坐在了怀里。

  ------题外话------

  今天要很忙,所以……先塞塞牙缝吧……~(>_<)~></)~>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94韩禛曰:千年的铁树都开花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