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潇潇曰:郁总你的节操呢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在儿子和孙子虎视眈眈的监视下,韩正铭硬生生连输三盘。

  他低咳一声,站起身来,“好了,时间不早了,小白该睡觉了吧?”

  韩禛勾唇,“爸,不玩了?”

  “不玩了,早点儿休息吧。”韩正铭摆了摆手,棋盘也不收了,直接就抬脚准备上楼。

  然后,他就听到自家儿子在身后暗测测的说道,“小白,下次记得先说好多少钱一把,不然不陪玩啊。”

  韩正铭那个气啊,猛一转身,就看到高小白眨巴着一双萌动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爷爷你放心,老师说过,赌博是不好的事情,小白不会学的。”高小白说完就扬起了嘴角,笑的天真又可爱。

  韩正铭:“……”

  等韩正铭憋着一股气上楼后,韩禛抱着亲儿子那叫一个得瑟啊,“小白,有没有兴趣学习打麻将,上次我看你斗地主玩的也挺好的,爸爸教你打麻将吧?”

  “阿禛!”韩老太太忍不住了,“别把你的那些坏喜好教给小白!他还是个小孩子。”

  “……”韩禛不悦的看着韩老太太,“奶奶,打麻将怎么能是个坏喜好,那可是我们国家的国粹!必须要发扬光大!再说了,哪次聚会你不搓上个几把啊?”

  韩老太太:“……”

  这是拆完老子的台,又要拆奶奶的台是不是,真是个混小子!

  。

  阳台上。

  “潇潇儿,明天你有空吗?我想到时候去收拾一下行李。”常欢颜说道。

  “有空,明天我刚好要搬家,你大概什么时候过来?”

  “下午一点,可以吗?”

  “可以。”高筱潇说完,突然开口问道,“欢颜,你的身份证这么快就补好了?”

  好像常欢颜才回家两三天啊,而且没有身份证的话,她怎么结的婚?

  常欢颜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最后说道,“……回家才发现夹在包的最里层了。”

  高筱潇:“……”

  常欢颜说,因为她丈夫的工作和身份都很敏感,所以不方便透露,也不会举行婚礼,等以后有机会的话,会有缘见到的。

  高筱潇虽然觉得很奇怪,但是既然欢颜不肯说,她也不好勉强。

  挂断电话后,她又给宋萧守打了个电话,想着干脆明天搬完家就退租算了,谁知他说明天要去D市郊区参加一个什么富二代的生日派对,得两三天后才能回来,高筱潇只好作罢。

  回到客厅,韩老太太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液晶电视上依然播放着她离开前的那一部韩剧,其他人倒是不见了。

  “阿禛带小白回楼上洗澡睡觉了,潇潇儿,你困不困啊?”韩老太太笑眯眯的问道。

  高筱潇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笑着说道,“不困,奶奶,我陪您一起看。”

  “好啊。”韩老太太开心的拍了拍旁边的座位,“过来坐。”

  电视上,女主角正在对着一个中年女人伤心欲绝的大叫,韩老太太就在旁边解说道:“这个女主角好惨啊,从小到大的妈妈竟然不是自己的亲妈,她是小时候被人家给抱错了的。这个养母,人特别的坏,还想让她嫁给有钱的老头子呢,要不是碰到了男主啊,这个女主可就惨了。”

  高筱潇看老太太一脸的愤慨,只好频频点头表示听明白了。

  “这样的坏女人就应该遭天打雷劈,潇潇儿,你说奶奶说得对不对?”韩老太太一脸认真的问道。

  高筱潇见老太太这么入戏,点了点头就说道,“奶奶说得对,不过奶奶,这个毕竟是电视剧。”

  韩老太太不赞同的摇了摇手,“电视剧也是源于生活嘛,等明天你看看我的那部电影,导演跟我说,那都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比这个电视剧还要狗血!唉,反正到时候你看了就知道了,对了,我在里面的戏份还是很多的哦。”

  说完,捂着嘴,就跟个小孩子似的偷笑了起来。

  “……”高筱潇眨了眨眼,“好。”

  说实话,她还真不知道老太太什么时候竟然去演电影了,昨天晚上说的时候,她还以为只是里面客串一下,露个面,没想到……

  。

  军区大院,郁家。

  二楼卧室,常欢颜刚打完电话,卧室的房门就被推开了,穿着深灰色短袖T恤和牛仔裤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的皮肤呈古铜色,身高接近一米九,身材健硕而又挺拔,露出的小臂更是遒劲有力,如果不是看了他的身份证,常欢颜真不敢相信他都已经三十三岁了。

  而这个人,就是自己的新婚丈夫郁存遇,两人今天上午刚领完的结婚证。

  他长得和刚才楼下那个叫郁承衍的男人有点像,没有那么英俊,但是却多了一股沉稳和严肃的气质,因为身份的特殊关系,在他不说话看人的时候,常欢颜常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他审视的罪犯,不自觉的就会开始紧张和心慌。

  郁存遇看了她一眼,没什么表情,随即就走到衣柜前,打开门,从里面拿出了一条短裤。

  常欢颜看着他的背影,鼓起勇气开口,“我明天下午想要回去拿一下我的东西。”

  “好。”男人的声音平静又淡定,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她一眼,“我让司机送你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很近的。”常欢颜忙说道。

  男人依旧没有回头,关上门后,走进卫浴室前的最后一句话是,“你是郁家的长孙媳妇,出行自然得有司机接送。”

  常欢颜:“……”

  。

  韩老太太毕竟年事已高,看了一集韩剧后,就喊困,起身回屋休息去了。

  高筱潇回到了楼上,打开卧室门,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想到,她晚上是直接被韩禛从公司接过来的,所以并没有带什么换洗衣服。

  上一次在这里住的时候,就是什么女人的衣服都没有。

  抱着最后的一丝微弱希望打开柜子,果然,依旧只有男士的居家服挂在里面。

  卫浴室的门开了。

  高筱潇转过头,看到韩禛湿着头发,穿着浴袍走了出来。

  似乎是看到高筱潇站在了衣柜前面,他挑了一下眉就说道,“对了,差点儿忘记拿出来了。”

  “……什么?”高筱潇不解的看着他。

  韩禛将手上的换洗衣服,毛巾什么的随手一丢,走到一旁放床褥的柜子前,打开后,从里面搬出个储物箱。

  然后,他就慢条斯理的把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都是女士的睡衣,居家服等,一件一件的挂在衣柜,和他的那些衣服并列挂在一起。

  高筱潇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原来你上次都是故意的!”

  分明都是被他给藏起来了,竟然说是妈的年纪大了忘记准备了,真的是够了。

  韩禛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也不否认,衣服挂完后,突然伸手从储物箱里拿出了一条女士内裤。

  他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捏着小巧又轻薄的布料,薄唇微勾,一脸坏笑的看着她,“媳妇儿,这些都是我为你准备的,特超薄特透明款,喜不喜欢?”

  高筱潇的脸“唰”的就红了,“臭流氓。”

  韩禛也不恼,挑了挑眉,又伸手从储物箱里拿出了好几条内裤,不是蕾丝就是印花,颜色大多是黑色,红色款,反正就没有正常的颜色!

  他拉开抽屉,将那些内裤都放在了他的男士内裤旁边,摆完整后,盯着直勾勾的看了一会儿,然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很好。”

  高筱潇觉得现在的韩禛真的挺像那种癖好收集女人内衣的变态狂的,她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随手挑了一条睡裙朝卫浴室走去。

  “媳妇儿?你不穿内裤吗?”韩禛在后面叫。

  高筱潇,“……”

  她转身,瞪着他……“也是,反正待会儿要脱掉的。”韩禛说着,又把刚拿出来要递给她的那条内裤准备放回去。

  高筱潇:“……”

  她气鼓鼓着一张脸,脚下生风,几大步就走到他跟前将内裤夺了过来。

  韩禛:“……”

  高筱潇没有忽略他眼底的那抹笑,白了他一眼,直接再次转身走进卫浴室。

  韩禛心情愉悦的将衣柜的门都关好,听到手机突然在响,走过去拿起看了一眼,按了接听。

  “喂。”他的语气有点儿冲。

  “阿禛,出来陪我喝酒!”电话那头,一阵吵吵闹闹的动感音乐声中,郁聿庭的声音传了进来。

  韩禛看了一眼卫浴室,蹙着眉头,不耐烦的说道,“我在家陪媳妇儿呢,你找别人去。”

  “我靠,你们一个个的,都特么的有老婆了,就开始不理我这个孤家寡人了是不是,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你们良心都被狗吃啦!想当初小爷是怎么任你们随传随到的,现在你们娶了老婆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是不是?”郁聿庭在那头哇哇大叫。

  大哥回国复婚后就再也不出来小聚了,阿禛找回儿子后也基本不找他喝酒了,二哥也快要抱得美人归了……今晚他本来打算下班就回家的,结果突然接到老太太的电话,说什么大哥竟然带了新娶的媳妇儿回家了,让他赶紧回去一家人一起吃顿饭。

  郁聿庭这个气的啊,没回家,直接开车来到了罪夜,一个人去了哥儿几个常待的包厢,播着疯狂的音乐,独自借酒浇愁。

  可一个人喝酒也没意思不是,于是他从刚才就开始轮番打电话给几个兄弟,谁知……不是有应酬,就是有约会,还有韩禛这种直接说要在家陪媳妇儿的损友,郁聿庭这积压了好几天的愤懑情绪一下子都被勾出来了,简直火大的不行。

  面对他的满腔愤怒,韩禛却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就没有良心了怎么样,你咬我啊。”

  “卧槽!”郁聿庭咬牙切齿,“阿禛,不待你这样的,你自己说,这几年里我这个兄弟对你怎么样,你丫的竟然还把夏夏给了我哥。”

  不知道是喝醉了吐真言,还是借酒装疯,郁聿庭总算把心里的话给说出口了。

  韩禛不屑的轻笑了一声,道,“夏夏有手有脚的,怎么?抢不过你哥,就来找我撒泼是不是?”

  “他们俩都**了,我还抢个毛线!草!”郁聿庭脏话狂飙,看得出来被气得不轻。

  要不是因为那是自家的哥哥,他才不会忍痛放手呢,所以……提起来的时候心才会更痛!

  韩禛挑了下眉,随即……“听夏夏说,他们只是睡了一夜而已,又没有发生关系。”

  “……”郁聿庭那边的音乐声突然没有了,应该是被他给关掉了,然后他急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阿禛,你这话……当真?”

  “当然。”韩禛语气淡淡的,“夏夏她亲口说的。”

  “啪”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韩禛看着渐渐暗下来的手机屏幕,笑的就像个老狐狸。

  这回,可别再说什么是他把妹妹送给谁的了啊?有本事,看谁抢得过谁。

  卫浴室里正传来阵阵“唰唰”的水流声,韩禛将手机设为了静音,放在桌上,走到沙发前坐下,又打开了墙壁悬挂的巨型液晶电视。

  。

  高筱潇洗完澡后,捏着那一小片薄薄的布料,挣扎半天才穿在了身上,还好她挑的睡裙款型不算暴露,有裙摆挡着的话,也看不出来她里面竟然穿的那么性感。

  在心中把韩禛骂了千遍万遍后,她才扭扭捏捏的打开门。

  房间里正传来综艺节目的阵阵笑场声音,韩禛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

  高筱潇没想到他竟然喜欢看这类的节目,她还以为,他只爱看财经类的新闻什么的呢。

  将换洗下来的衣服都丢到洗衣篮,电视的声音也没有了。

  她抬起头,就看到韩禛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正目光幽深的看着她。

  “过来。”他说道,声音很低也很轻。

  房间里拉着窗帘,只有一盏床头的灯发出橘黄色的光,显得暧昧而又心照不宣。

  高筱潇有些紧张的走了过去,到了跟前,韩禛抓着她的小手猛地一拉,整个人已经被他抱在了怀里。

  韩禛搂着她的腰,长指拨开她的头发,直接弯下头吻住了她的耳朵。

  经过几次,他已经深谙她身体的各个敏感点,知道怎么样就能最快的挑起她的热情。

  “嗯……”高筱潇被他温热的唇挑逗的浑身都发烫发软,闭着眼睛,根本抵抗不了他的刻意*。

  韩禛搂着她的动作加重,薄唇随着耳根逐渐往下,**她柔软的唇瓣同时,也带着她,一起倒在了旁边的大床上。

  很快的,睡裙也被他从下往上卷起,然后一扯扔到了一旁。

  意乱情迷中,她听到韩禛哝哝的嘟囔一声,“特别款,果然带劲儿。”

  高筱潇:“……”

  。

  第二天,早晨。

  高筱潇睡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觉身上突然传来了一股重重的压力,随即,嘴唇就被吻住了。

  她闭着眼睛,因为还有些累,有些懒得睁开,任由他亲着,直到韩禛的手开始伸进被子,在她的身上游移……

  “别闹。”她睁开眼睛,看着韩禛那张近在咫尺,被放大了的脸庞。

  鼻子上依稀闻到一股须后水的味道,薄荷味的,再低头看看他身上完整的居家休闲服,高筱潇皱起了眉,“几点钟了?”

  “八点了。”食指和拇指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媳妇儿,你是小猪吗?这么能睡。”

  他都晨跑回来又洗完澡了,她还在这儿睡。

  “……”高筱潇小脸一板,闷闷的说道,“还不是你昨天晚上……”

  韩禛挑了挑眉,笑容得意又骄傲,“媳妇儿,你这是在夸我厉害吗?”

  高筱潇:“……”

  见她脸上慢慢的浮起了红晕,甚至,还拉着被子试图挡住自己,韩禛捉弄心起,低头靠在她的耳边,刻意沙哑着嗓子说道,“老公昨天晚上是不是表现的很棒,嗯?”

  高筱潇脑中“轰”的一声,“韩禛!”

  她猛地推开他,揭开被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脸颊通红的瞪着他,半天后……

  “我去洗漱!”

  她穿上拖鞋,气呼呼的走进了卫浴室。

  韩禛薄唇微勾的看着她的背影,双臂枕在脑后,优哉游哉的等她出来。

  。

  楼下的沙发上,正坐着一个不速之客。

  郁聿庭西装革履的坐在沙发上,翘首以盼的一直看着楼梯的方向,只可惜,每次下来的都不是他想要看到的那个人。

  一旁起早的韩老太太始终注意着他的眼神,笑眯眯的开口问道,“聿庭,一大早的就来找我们家夏夏,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郁聿庭皱着眉,不答反问:“韩奶奶,夏夏她真的在家吗?”

  怎么等了这么久还没有起床?这都快8点半了。

  韩老太太尴尬的低咳了一声,“周末夏夏一般起得晚,要不,你中午再过来?”

  韩敏夏平日就喜欢赖床,周末更是不到中午不起床的节奏,典型的夜猫子。

  郁聿庭:“……”

  过了一会儿,“韩奶奶,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事儿,就坐载这儿等吧。”郁聿庭笑呵呵的说道。

  韩老太太点了点头,“你吃过早饭没有?要不要一起吃一点儿?”

  “不用了。你们吃,我在这坐着等人就可以了。”郁聿庭忙开口拒绝。

  主要也是,没心情吃……

  昨天晚上他从罪夜回家问二哥,二哥竟然一口就承认两人的确没发生关系,这不,他一大早就来韩家了,想要找夏夏好好谈一谈。

  过了一会儿,韩禛和高筱潇从楼上下来了,一看到沙发上那个二货,某人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去。

  这一天天的,郁家这两兄弟是把这儿把自家后花园了是不是?

  “阿禛,潇潇儿,你们起床啦。”郁聿庭扯着灿烂的笑容跟他们打招呼。

  高筱潇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一时之间突然不知该怎么称呼他了。

  以前吧,都是叫他郁总,可现在……没有工作上的关系了,而且这还是在家里,叫郁总有些怪怪的。

  正想着呢,“叫嫂子。”韩禛冷冰冰的开口。

  高筱潇:“……”

  郁聿庭也是脸上一愣,瞠目解释的样子好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

  他看了一眼高筱潇,一身白色碎花的居家休闲服,头发还编成了一个麻花辫搭在肩膀上,那样子,简直就是个青涩的小丫头,而且才二十三岁,竟然让他这个奔三的成熟男人喊她“嫂子”,有没有搞错?!

  “阿禛,潇潇儿是你媳妇儿我知道,但是呢,这三年,我一直都叫她潇潇儿,毕竟我俩的年纪差摆在那儿,她比我小了好几岁,这声‘嫂子’我实在喊不出口。再说了,这几年都这么喊过来了,人潇潇儿都没意见,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郁聿庭说完,还对着高筱潇挑了挑眉,“对吧,潇潇儿?”

  高筱潇:“……”

  她是无所谓,只不过……

  她忐忑的看了一眼韩禛,果然,原本还算明朗和煦的脸庞,此刻黑压压的一片,抿着笔直的唇线,仿佛别人欠了他好几亿似的。

  “还想不想要做我妹夫了?连一生嫂子都不愿意喊,我看你的诚意,也不过如此。”韩禛冷声冷气的说道。

  郁聿庭一愣,还没等韩老太太和高筱潇反应过来呢……“嫂子!”郁聿庭痛痛快快的叫出了口。

  韩老太太哈哈大笑,“聿庭,你这改口够快的啊,不错不错。”

  “那是。”郁聿庭立刻对着韩老太太拍马屁,“韩奶奶,说起来,阿禛比我大上一岁呢,本来我就应该叫大哥和嫂子的,对吧潇潇儿。”

  高筱潇:“……”

  郁总,你的节操呢。

  。

  早饭后,稍稍准备了一下,韩禛就开车载着高筱潇回新城小区了,同去的还有家里的司机和两个佣人。

  郁聿庭坐在客厅等到快中午,感觉整个人都快被风干了,韩敏夏还是没有起床!

  韩老太太带着高小白准备上楼换下午外出的新衣服,郁聿庭厚着脸皮跟了上去,“韩奶奶,我这小侄儿长的可真漂亮,跟阿禛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呢。”

  韩老太太一听到夸曾孙子的话,立马开心的没边儿了,笑眯眯的就说道,“那可不,小白比阿禛小时候长得还好看呢,主要是因为有我孙媳妇儿的优良基因。”

  说完,韩老太太推开儿童房的门,“小白,今天穿西装好不好,上次我特意给你买的。”

  “好啊,小白听太奶奶的。”高小白奶声奶气的说道。

  见曾孙子这么乖巧,韩老太太一颗心都快要化了,乐滋滋的走到里间的小更衣室,拉开大衣柜的柜门,就在那折腾了起来。

  郁聿庭见韩老太太没注意,看了一眼高小白,见他只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也不说话,看起来很是安静乖巧的样子,也没多想,立马抬脚就朝门口跑了过去。

  因为急,又慌,那样子显得多少有点儿猥琐。

  高小白眨了眨眼,等韩老太太拿了衣服过来后,就脆生生的说道,“太奶奶,刚才那个叔叔突然跑出去了。”

  “……”韩老太太一愣,心想坏了,忙放下衣服走了出来。

  果然,走廊上,某人正用万能锁试着打开韩敏夏的卧室房门。

  “郁小三!你个臭小子,在干嘛呢!”

  突如其来的中气十足的吼声吓得郁聿庭一个哆嗦,万能锁直接掉在了地上。

  “好啊你个臭小子,还想要偷偷摸摸进我孙女儿的门是不是?”郁老太太拄着拐杖,一脸不满地走了过来。

  郁聿庭一脸的尴尬,“韩奶奶,你误会了,我就是……”

  “误会,那这个是什么?”韩老太太捡起地上的那把锁,抿着嘴唇,严肃又质疑的看着他。

  当我不知道你是做私家侦探的是不是?

  郁聿庭:“……”

  “妈,聿庭?”钟瑜红打开隔壁门,一脸疑惑的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韩正铭,“怎么了这是?”

  “正铭,瑜红,你们出来的正好,这个臭小子啊,想要开锁偷摸进夏夏的房门。”韩老太太立刻说道。

  “什么?!”

  钟瑜红一脸的匪夷所思,韩正铭则直接冲过去了,五十多岁的人了,身手还很灵活,揪着郁聿庭的领口就想要揍他。

  正在乱成一团的时候,房门在后面被打开了,韩敏夏顶着乱哄哄的鸡窝头,嘟嘟囔囔的眯着眼问:“吵死了!大早上的,你们在外面干什么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95潇潇曰:郁总你的节操呢》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