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潇潇曰:你们不懂韩少,韩少心眼特别小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30分钟后,一楼书房。

  韩正铭瞪了郁聿庭半天,又警告了半天,才不放心的离开了。

  韩敏夏已经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居家的碎花服装,因为没有化妆,在郁聿庭眼里就像是一朵刚出水的芙蓉,惹得心头一阵阵的骚动。

  他看着韩敏夏,向前一步,伸出双手的同时,情真意切的开口说道:“夏夏,我想……”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啊。”韩敏夏吓得往后猛退。

  “……”郁聿庭只好收住了脚步,双手改为插进西装裤的口袋,摆出一副正经的态度问道,“夏夏,你真的打算嫁给我二哥了?你不是真心喜欢他的吧?”

  前阵子还对顾向北要死要活,都快要论及婚嫁了,这么快就要嫁给二哥的话,除非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情伤太重,所以随便嫁给谁都无所谓。

  既然如此,那是不是他也有希望?毕竟他们兄弟两人长得那么像。

  韩敏夏眨了眨眼,“谁说我打算要嫁给他了。”

  她还没有考虑好呢,虽然嫁给他的条件真的很诱人,对于现在心如死灰的她来说,拥有一段假婚姻,的确比天天被两家长辈来回念叨要来的好。

  “恩,那就嫁给我吧,我比二哥的优点还要多哦。”郁聿庭不要脸的说道。

  “……”韩敏夏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们这么多年第一次见面吧?”

  郁聿庭蹙了蹙眉,“那又怎么样?”

  韩敏夏耐着性子说道,“你们对我的了解有多少?你们知道我的性格到底是怎么样的吗?我现在二十五岁,不是当年几岁的小女孩,而且,我也不了解你们啊,这么多年不见,突然这样子冲上来就让我嫁给你们真的好吗?”

  “这有什么问题吗?”郁聿庭一脸的无所谓。

  这么多年,除了韩敏夏,他也没看上再让自己觉得更顺眼的女孩儿了,除了潇潇儿。

  不过,潇潇儿和韩敏夏的感觉又不同,潇潇儿更像是邻家的一个小妹妹,当然了,现在得叫她“大嫂”。

  韩敏夏:“……”

  简直难以沟通!比郁承衍还要难以沟通!

  她呼了口气,绕过他,直接朝门口走,想要离开。

  谁知,手刚放到门把上,腰上就传来了一阵压力,郁聿庭直接从后面把她抱在了怀里,整个人贴上了她的身体,肉麻的喊道:“夏夏,别走啊……”

  真的是太久没有碰到女人了,郁聿庭只觉得怀里的身体软到个不可思议,就好像是一团棉花,还散发出一股幽幽的,特别好闻的香气。

  郁聿庭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就加大了双臂的力量,低下头,还想要更亲近。

  韩敏夏经过最开始的怔楞后,立马就开始使劲的挣扎起来,只是男女力量太过悬殊,不但挣脱不开,反而还被他越搂越紧……

  就在两人拉拉扯扯的时候,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推了开来,韩敏夏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手上一个吃痛,整个人已经从郁聿庭的怀抱离开,进入了另一个怀抱。

  鼻端是似曾相识的男士香水味道,同时头顶上传来一道熟悉又略显轻佻的男中音,“小三,你皮痒了是不是,二嫂你也敢抱?”

  “二哥?”郁聿庭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自知理亏,低咳一声说道,“我又没有做什么,我就是……”

  “没做什么?如果不是我赶过来了,你是不是还真的想要做什么?”郁承衍眯着眼,镜片后,锐利的黑眸迅速闪过了一道精光。

  韩敏夏趴在郁承衍的怀里,被他大手压在了后脑勺上,只露出两只咕噜噜的大眼睛看着郁聿庭。

  “夏夏,告诉他,你是不是已经答应嫁给我了,恩?”郁聿庭温柔的拍了拍她的后脑勺,一副哄小孩儿的语气,“别忘了,我们昨天晚上说好的约定哦。”

  韩敏夏眨眼,看了看郁聿庭,心中百转千回,突然点了点头,“没错!”

  现在每天这么乱糟糟的,还不如嫁给郁小二算了,反正他ED,婚后自己还是个轻松自在的单身女郎,又能免去双方长辈,包括这个郁小三的骚扰!

  郁聿庭见韩敏夏竟然承认了,立马抓狂的大叫,“二哥,不带你这样的,你这是逼良为娼!不行,我要跟你公平竞争!”

  韩敏夏嘴角抽搐:“……”

  “公平竞争?”郁承衍则不屑的笑了一声,“幼稚!”

  只有小孩子才玩那种二男争一女的游戏,对于他郁承衍来说,到手的老婆怎么可能还让她有逃走的机会?

  “……”

  郁聿庭那个悲愤啊,可是……韩敏夏都亲口答应了,他原本的计划全都被打乱了!

  看着眼前两人抱在一起的亲密画面,郁聿庭咬牙切齿,却又发现自己无可奈何。

  “夏夏。”身后,韩正铭的声音传了过来。

  韩敏夏赶紧从郁承衍的怀里离开,看到韩正铭,钟瑜红,韩老太太都站在书房门外,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

  “夏夏,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要和承衍结婚的吗?怎么又跟聿庭扯上关系了?”钟瑜红不解的质问道。

  虽然郁老太太家的这两个孙子都不错,但是……自家大女儿本来就跟老大有过不愉快的一段,现在小女儿也跟两个兄弟都牵扯不清,这要是再传出去了,多不好听啊。

  “是啊夏夏,你不是喜欢承衍吗?你说,是不是这个郁小三想要强迫你啊,说出来,奶奶替你做主。”韩老太太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早就看郁小三这个小子不对劲了,果然……”韩正铭边说,边用一根手指不停的点着郁聿庭。

  郁聿庭:“……”

  郁承衍笑了笑,淡淡的看了一眼面有菜色的弟弟,说道,“韩奶奶,伯父,伯母,你们都误会了,其实小三他今天只是来恭喜我们的,因为……刚刚夏夏已经亲口答应嫁给我了。”

  一听到这话,原本严肃紧张的气氛瞬间转变。

  韩老太太喜出望外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承衍,回头我就给你奶奶打个电话,这婚事啊该马上操办起来了。”

  钟瑜红也一脸的笑容:“是啊,家里面许久没有办喜事了,刚好这也快过年了,好日子特别多,我马上去翻一下黄历。”

  韩正铭则点了点头:“既然定下来了,那就找时间约两家人在一起谈谈。”

  韩敏夏:“……”

  郁承衍微笑着将手搭在韩敏夏的肩上,一副好老公的口吻保证道:“韩奶奶,伯父,伯母,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对夏夏好的。”

  郁聿庭看着眼前幸福美满的一对新人,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炮灰!

  。

  新城小区。

  因为有佣人的帮忙收拾,行李整理的很快。

  其实才在这儿住了三个月,高筱潇的东西并不多,大多数都是高小白的衣服和玩具。

  在照顾儿子这方面,她从来不吝啬,光是玩具就整理出来了两大箱,虽然……其中大多数高小白现在已经不玩了,但由于小家伙把玩具保存的完好无损,高筱潇便都收拾了,想着以后留个纪念也挺好。

  等行李全部打包好,韩禛便卷起袖子,和司机佣人一起开始把东西往楼下搬,甚至还不时指挥着,没有一点的少爷架子。

  高筱潇看了看时间,约莫着欢颜快要来了,便坐在客厅,把水电煤气的单子,缴费卡也都收拾了下,留待退房的时候用。

  。

  楼下,一辆挂着军牌的黑色轿车缓缓驶入小区,停在了单元楼前。

  “刘师傅,我的东西很少,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就可以了。”常欢颜说道。

  “大少奶奶,这个……不太好吧,大少爷说了,让我帮忙搬的。”一身西装革履的年轻司机满脸都是为难。

  “就两个行李箱,有滚轮,我很快就会下来的,你放心吧。”常欢颜说着,看到楼道门刚好打开了,赶紧推门下车。

  谁知……

  从楼道里出来的竟然是韩禛,他手里提着个行李箱,看样子是来替潇潇儿搬家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自己是从车里下来的。

  “韩少。”常欢颜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韩禛瞥了一眼那辆挂着军牌的轿车,留意到那串车牌号,再看向常欢颜的眼神便带了一丝了然,“原来你就是……”

  “……?”常欢颜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他眯了眯眼,突然笑了起来,“上去吧,我媳妇儿在屋里等你呢。”

  常欢颜眨了眨眼,“好。”

  。

  楼上,常欢颜把来时路上临时买的喜糖递给了高筱潇,同时告诉她一个消息,“潇潇儿,我已经决定从杂志社辞职了。”

  “为什么啊?”高筱潇一脸不解,常欢颜毕业后就在这家杂志社工作了,薪资还挺高的,难道……

  “你老公不愿意你在杂志社继续上班吗?”她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可能了。

  许多男人都喜欢在婚后让老婆相夫教子,成为全职的家庭主妇,尤其欢颜又说她老公的身份和职业很敏感,高筱潇自然就想到应该是非富即贵的大家族了,这种家庭对媳妇的要求更是严苛,估计是不会希望媳妇出去工作的,就算是出去工作,也希望是个轻松一点的职务。

  常欢颜的工作虽然不能说有多忙碌,但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要加班赶稿,有时候还要出差采访,也不轻松。

  在这点上,高筱潇还是很庆幸韩家长辈们的开明的,三年前到现在,不管她和韩禛的感情如何,长辈们始终都没有就她的工作说过什么强制性的话。

  “不是。”常欢颜摇了摇头。

  郁存遇严肃寡言,除了两人没感情以外,这个老公对她还是不错的,婚后唯一的要求就是,由于他的职业危险性,让她对这门婚事最好低调一些,不要轻易的对外界宣扬。

  “是小受,他一直想要自己开一家设计公司,他在这一行也做了好几年了,有一些不错的作品以及人脉,就是一直没有资金。前阵子他跟我说,有个朋友想要拉他合伙开一家公司,他同意了。因为我以前在杂志社做的就是这块内容的采访和编写,所以,他就想拉我一起做,还有……”常欢颜说着,脸上就扬起了淡淡的笑容,“他还说希望你也能和我一起去。当然,如果你家韩少不愿意的话,我们也不勉强。”

  “好啊,我愿意。”高筱潇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见常欢颜一脸讶异的看着自己,只好眨了眨眼,又说道,“呃,那我先回去和他商量商量。”

  虽然,她觉得商不商量的结果都是一样,在工作这方面,她还是很有自己的坚持的。

  “……”常欢颜欣慰的点了点头,“那行,我先收拾东西。”

  “我帮你!”

  。

  常欢颜只在这里住了一夜,带来的两个行李箱基本没怎么拆,所以只消十几分钟就搞定了。

  韩禛上来帮忙提行李箱,一直送到了楼下那辆轿车的后备箱里。

  等常欢颜坐进车离开后,高筱潇不禁感慨了一句,“欢颜这是做了官太太了吗?”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辆车,挂着的是军队的牌照。

  这年头,能开这种车的不是国家的重要领导人,就是军队的什么高官吧?

  韩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想知道她老公是谁吗?”

  “你知道?”高筱潇大感意外的看着他。

  “不但知道,还熟得很。”韩禛点了点头,伸手拉开车门,“先上车,回头有空,我带你去看他们夫妻俩。”

  “真的假的啊?”高筱潇半信半疑的坐上了副驾驶座,欢颜连自己都不肯告诉,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

  韩禛没有把车开去香汐园,更没有去韩宅,而是带着高筱潇去了一家高档造型会所。

  进门时,几乎所有人都点头哈腰的喊道,“韩少。”

  高筱潇看会所内几乎都是女员工,有几个姿色不错的,看着韩禛的眼里也是各种意外加娇羞。

  她微不可觉的皱了皱眉,自然就想到了他以前应该是经常带女人过来这儿做造型吧?

  “待会儿首映礼,可能会有人拍照。”韩禛如斯解释。

  高筱潇点了点头,也没怎么多想,等她洗头时,年轻的洗头小妹一直有意无意的对她说很久没保养了吧?发尾需要修一修啊,最好再染个色啊……

  她有些后知后觉的想道:难道,韩禛这是在嫌弃自己平常太不修边幅吗?

  她的确不喜欢烫发和染发,剪头发也是半年才一次,但是自从去了东丽上班后,她只要有工作上的外出,一般都会化点淡妆,所以自认还是比较注重形象的,不至于不修边幅吧?

  洗完头出来,韩禛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听到声音后抬起头,随即放下杂志走了过来。

  “稍微修一修发尾,吹干就可以。”他对着造型师说,眼睛却从镜子里直勾勾的看着高筱潇。

  “好的,韩少。”发型师是个偏中性化的年轻女孩,留着一头帅气的短发,没听声音的话,还以为是个漂亮的男孩子。

  韩禛说完,就又回去沙发上坐着。

  过了一会儿后,他接了一个电话,高筱潇听着似乎是韩老太太打过来的,应该是催促抓紧时间出发了。

  挂断电话后,高筱潇的头发也差不多吹好了,他便走进了另一旁的衣帽间。

  “好了,小姐请看看是否满意。”造型师解开她肩上的披肩,说道。

  高筱潇的头发一直维持在及肩的长度,这阵子没怎么注意又长长了一些,造型师便给她修剪了下发尾,吹成现下流行的LOB发型,发尾内扣的搭在肩头,蓬松度极好,看起来随意又显得时尚。

  韩禛这时拿着一条黑色裙子走了出来,递给她,“去试一下。”

  高筱潇看了下,抬起头看他,“会不会……太隆重了啊?”

  她只不过是家属,陪奶奶去参加的啊,穿个晚礼服会不会显得太>

  “不会。”韩禛干脆拉着她朝试衣间走,“现场女明星争奇斗艳的,难道你想输吗?”

  高筱潇:“她们是女明星,我干嘛要和她们比赛啊?”

  韩禛:“……”

  等过了几小时后,高筱潇总算理解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这些自然都是后话了。

  。

  韩禛带着高筱潇走到一个试衣间,他推开门,高筱潇直接拿着衣服走了进去,刚转身,发现韩禛也跟着进来了,还把插销给插上了。

  高筱潇眨了眨眼,“你干嘛啊?”

  韩禛靠近她,低声说道,“帮你换衣服。”

  “……”高筱潇心里暗骂臭流氓,伸手想要去打开插销,“我自己换,你先出去。”

  谁知,伸出去的手直接被他抓住了,然后他勾着一抹坏笑的看着她,声音暧昧,“干嘛?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啊,再说,你身上哪儿我没有看过,嗯?”

  高筱潇窘的不行,她记得前阵子有个火爆眼球的新闻,好像就是一对男女在试衣间偷偷那啥被拍下了视频……

  韩禛看她脸红不说话的样子,挑了挑眉,突然往前一步,把她逼到了角落,两只手放在她的腰上,凑在她的耳边说道,“脸怎么突然这么红,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不纯洁的事情?对了,难道你想学优衣……”

  “库”字没说出口,因为高筱潇一把伸手盖住了他的嘴,“闭嘴!”

  韩禛没忍住笑了,笑声哝哝的低沉在嗓子里,喷洒出的热气全哈在她的手掌心,烫的不行,也暧昧到不行。

  高筱潇脸红心跳的瞪着他,“你快点儿出去好不好,我自己可以换。”

  韩禛伸手把她的手拿了下来,“这个裙子很复杂,我帮你换。”

  说着,手放在她的裤腰上,就要去解她裤子的拉链。

  “不要!我自己换啊!”高筱潇吓得不行,一只手死命地按住裤子,另一只手使劲儿的去拨他不安分的大手,生怕他真的一使劲就把她的裤子给脱了下去。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高筱潇立刻吓得不敢说话了,然后,就听到隔壁试衣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喂,琳琳啊,唉我在这儿做造型呢。我跟你说啊,这隔壁试衣间有一对情侣,那个男的好猥琐啊,忍不住就想要在这儿那啥呢,我告诉你我特么真服了,怎么这年头的男人都这种素质啊,你有需要你回家关起门来解决不行吗?非得在公共场合,真想要效仿一下优衣库走红是不是啊?”

  “……”

  高筱潇看着韩禛突然黑下来的俊脸,两只手赶紧捂着嘴,但是还是没能忍住,笑的两只眼睛都弯成月牙了。

  韩禛放开她,双手插进裤兜,面容冷峻的说了一句,“我先出去。”

  “恩恩。”高筱潇还捂着嘴,用点头表示这两个字。

  韩禛眯了眯眼,打开插销,道貌岸然的走了出去。

  隔壁试衣间的房门紧闭,他站在那儿等了一会儿,须臾,房门打开,一个卷发女郎走了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斜肩晚礼服,化着大浓妆,丰胸**的。

  一看到等在试衣间外面,正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的英俊男人,她整个人都不禁愣住了。

  尤其再看他西装革履,长身玉立,因为眯着眼,手插着裤兜,整个人看起来又痞又帅,几乎将雅痞这个词的蕴意发扬到了极致,尤其再搭配上他英俊完美的五官,简直就是男神中的极品啊。

  “刚才,就是你一直在这个试衣间?”韩禛眯着眼看她,声音寡淡。

  女人眨了眨眼,有些不自信的指着自己,“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天哪,没想到今天自己这么幸运,竟然来这儿碰到了这么一个极品男,看他全身上下穿的都是名牌,最重要的是,长得年轻又帅啊,是不是……自己的艳遇就要来了?

  韩禛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女人顿时兴奋地两只眼睛都冒红光了,踩着高跟鞋,婀娜生姿的走了过去,勾着红唇媚笑道,“帅哥,你这种搭讪的办法,虽然有点儿过时了,但是你这么帅,我愿意接受哦。”

  韩禛:“……”

  他不耐烦地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后放到耳边,淡声说道,“元戒,下来一下试衣间这儿。”

  “……”

  元戒?女人眨了眨眼,那不是这家会所的老板吗?据说给许多的大牌明星模特都做过造型,没想到这个年轻的帅哥竟然认识他,看来,必定都是时尚圈子里的精英人士。

  没过多久,留着个小辫子,穿着黑色马甲的男人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韩少,怎么了?”他看了一眼女人,又看了一眼韩少,心里的唯一想法就是:这韩少的眼光怎么突然差成这样?这种货色也看得上?

  “你真是越来越不挑客人了,有几个臭钱,就把阿猫阿狗什么的都放进来了是不是?”韩禛说着,不屑的拿眼尾看了他一眼。

  元戒眨了眨眼,“韩少,您这说的哪儿话啊,请问这位客人她怎么了?”

  “她嘴里喷粪,影响了这里的空气,我不喜欢。”韩禛一想到刚才竟然被说猥琐,这心里的火就一阵阵的蹿。

  “……”元戒吓得不轻,再看那女人,心想肯定是得罪韩少了,虽然不明白具体原因,但没办法,这家会所可是韩太集团下面的连锁店,于是……

  他摆出老板的架势,毫不留情的就说道:“小姐,请你现在就马上离开。”

  女人也不笨,从刚才韩禛寥寥数语的话,听出他应该就是个隔壁那个猥琐男了,真没想到,长的相貌堂堂的,竟然有那种爱好。

  她看着元戒,不服气的就说道,“我可是花了钱进来的,我的服务还没有享受完,我就是你们这儿的客人,顾客至上,你凭什么赶我走呀?再说了,是他在隔壁和女人*,我又没有说错!”

  “……”元戒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拎不清,气的直接说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可是韩少,韩太集团的总裁,这间会所就是韩太集团下面的一家小店,你得罪了大老板还敢在这儿叫嚣!保安,保安!”

  女人一听到这番话,脸色猛地就变了,“你……我……可我是你们的客人啊,你不能……”

  元戒看韩禛一脸的不耐烦,板着脸就说道:“惹我们韩少不开心了,你还想做客人?!”

  一个短发的女人快步走了进来,听元戒吩咐道,“mary,记着这个女人的名字,以后,全国所有连锁店一律拒不接待!还有,把保安叫过来,把她给扔出去!”

  “好的。”

  等女人提着包不依不挠的被保安扔出去后,试衣间里终于恢复了清净。

  元戒笑眯眯的说道,“韩少,今天您过来这儿是……”

  “行了,回去吧,没事儿了。”韩禛挥了挥手,就跟赶苍蝇似的,眼睛已经飘向了高筱潇所在的试衣间门。

  元戒随着他的眼神看了看,心中了然,虽然好奇的不行,也只好按捺住说道:“好的,韩少,那我就先回去了,您请随意。”

  。

  高筱潇的确是躲在试衣间里,因为,她觉得太丢人了。

  听着他开始和那个女人说话,她就猜到那个女人要惨了,碰到个韩禛这么小心眼的男人,居然还敢背后骂他猥琐,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呢吗。

  果然,这间会所竟然是韩太集团下面的,再听到外面开始吵吵嚷嚷的闹起来了,她眉头都快纠结到一起了,自然更不敢出去了,不然,岂不是让那个女人看到她就是刚才被他猥琐的那个人了吗?

  “叩叩叩”三下,试衣间的门被敲响了,“媳妇儿,都没人了,还不出来?”

  高筱潇:“……”

  她仔细听了下,外面果然时没有声音了,这才轻轻拉开插销,打开试衣间的门。

  一抬头,看到韩禛几乎是站在门边上,正面容冷峻的俯视着自己,眉头轻蹙,似乎是心情很不好的样子。

  高筱潇和他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想到刚才那个女人说的话,没忍住,又伸手捂住嘴想笑。

  韩禛眯了眯眼,伸手拉过她,弯下头,**了她柔软的唇瓣。

  “……”高筱潇吓得不行,没想到他突然会亲自己。

  使劲推,推不开,眨了眨眼,看到头顶好像还有个摄像头,呃……

  韩禛也不管,挑开她的唇齿,深入辗转,上了瘾似的含着她的小舌,不停反复纠缠着。

  终于松开后,韩禛贴着她的耳根子厮磨,“我被人骂,你好像笑的还很开心,嗯?”

  高筱潇:“……”

  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

  从会所出来,韩禛开车来到D市国际影城。

  因为折腾了那么一通,两人到的时候,红毯上鬓香云影,争奇斗艳,只是……却不见韩老太太的身影。

  韩禛也无所谓,直接带着高筱潇从后门进了演职人员的VIP休息室。

  一打开门,果然,韩家人都在里面呢,韩老太太,钟瑜红都是一袭盛装出席,就连高小白,都穿着一套黑色小西装,脖子上还系了个红色小领结,看起来又萌又帅气。

  一旁,韩正琳带着小孙女儿坐在那儿,两人也都是盛装出席。

  “阿禛,潇潇儿,你们怎么才来啊。”这红毯都走完了,孙子和孙媳妇儿才来,韩老太太俨然很不满,本来还打算一大家人都走上红毯亮个相的呢。

  韩禛挑了挑眉,没说话,俨然还在为刚才在会所的事情有点不开心。

  高筱潇只好迎了过去,挽着韩老太太的胳膊说道,“奶奶,您今天好漂亮。还有,不好意思啊,刚才阿禛带我做造型去了,所以……花了一点儿时间。”

  韩老太太心想这哪是一点儿的时间啊,因为主办方体恤她年纪大,就让在前面先走了,走红毯外加采访再到这儿,都过去快三十分钟了!

  不过听孙媳妇儿夸奖自己,这心里还是开心的,再看她一身黑色的晚礼裙装,还换了发型,化了妆,看起来比外面那些女明星还漂亮,点了点头就说道,“没关系。现在这儿休息一会儿,电影还有二十来分钟才开始呢。”

  “嗯。”高筱潇扶着韩老太太在一旁的沙发坐下,随口问道,“奶奶,爸怎么没有来?还有夏夏呢?”

  “哦,正铭出去抽烟了,一会儿就回来。至于夏夏,她中午已经答应承衍的求婚了,所以今儿晚上被郁家请回去吃饭了,我就没有让她过来。”

  提到孙女儿的这件婚事,韩老太太更开心了,怕了拍高筱潇的手说道,“我们老韩家最近真是喜事连连啊,潇潇儿,你真是我们韩家的福星,自打你嫁进了韩家,我这重孙子也有了,孙女儿也要嫁人了,说不定,马上还要抱上重外孙子呢!”

  高筱潇:“……”

  韩老太太什么都好,就是和所有的老年人一样,有一些迷信。

  不过,要不是当年她和韩老爷子都听了宝塔寺那个老和尚的话,自己也不可能和韩禛走到一起不是?

  所以她笑了笑,也就没说什么。

  一旁,高小白怀里抱着个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维尼熊毛绒玩具,睁着大眼睛问韩禛,“爸爸,果冻已经被带回家了是吗?”

  “嗯,待会儿回家你就能看到它了。”看到可爱的儿子,韩禛的心情总算好了些,勾了勾唇问道,“小白,怎么还把玩具给带过来了?”

  “你说这个吗?”高小白摸了摸毛茸茸的维尼熊,奶声奶气的说道,“这个是我粉丝送的。”

  “粉丝?”韩禛蓦地皱起了眉,高筱潇也一脸惊讶的看着儿子。

  钟瑜红端着杯子过来,笑着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走红毯的时候,有几个姑娘叫小白,然后就给他送了这个。”

  韩老太太一脸的骄傲,“那是因为小白前阵子拍了个广告,不过,我还没有看到那个广告呢,怎么她们都能认出来了?”

  韩禛+高筱潇:“……”

  钟瑜红皱着眉问,“小白拍广告,什么意思啊?”

  “呃……”高筱潇有点忐忑的看着韩禛,当时不是让他立刻把广告都撤了吗?

  韩禛只好解释道,“妈,那是因为前阵子小白去拍了个广告,只是拍着玩儿的,你放心吧,现在广告全都撤了,根本看不到。”

  “是吗?那怎么还有人认识小白啊?”钟瑜红又问道。

  “可能……因为小白太可爱了吧。”韩禛挑了挑眉,说道。

  “……”钟瑜红白了他一眼,“这事儿别让你爸爸知道,不然啊,回头还不知道怎么发脾气呢。”

  高筱潇眨了眨眼,好庆幸韩正铭此刻不在啊。

  就在这时候,“叩叩叩”几下敲门声传来,高筱潇吓了一跳,以为韩正铭这么巧刚好回来了,谁知房门被打开后,进来的是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和她有几分相似的年轻女孩。

  “哎呀,我来晚了,到这儿才听以柔说老夫人您带着一家人也来了,这不,我赶紧就过来瞅瞅了,还真是啊。”关荣莉说完,伸手拉着黄以柔过来,“以柔,喊人了没有?”

  黄以柔穿着鹅黄色的晚礼服,一头精致的头发散在身后,上面还带了一个镶嵌着小钻石的公主发饰,一眼看去,真的像是一个公主一般的优雅又漂亮,可能是因为职业的关系,她的身上还透出一股子淡淡的书卷气,这使得她的漂亮又不会显得太过张扬。

  她弯着唇角,小脸白里透红,看着众人,声音柔细的一一叫道:“韩奶奶,韩伯父,韩伯母,禛哥哥。”

  禛哥哥?高筱潇一听到这三个字,没忍住,嘴角抽了一下。

  韩老太太偷偷看了一眼孙媳妇儿,见她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

  哎呀,这之前以为自家孙子没有女朋友呢,所以才找了黄家的亲戚给介绍了黄以柔,上次借着拍戏还故意安排两人见了一面,没擦出什么火花,后来又一直忙着要接高筱潇和小白回家的事,所以她就把这茬事儿给忘了。

  现在,听黄以柔那一声柔情蜜意的“禛哥哥”,韩老太太不禁有些头疼的想道:该不会这姑娘还对阿禛有意思呢吧?

  同样有这个想法的还有钟瑜红,她脸上客套的笑着,心里却一直端着,眼睛更是一直观察着高筱潇,希望儿媳妇不知道曾经的乌龙事件才好。

  韩禛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淡淡的对两人点了点头,也没开口说话。

  关荣莉看着眼前的韩禛,虽然他没有穿正装,但是一身半休闲的纯手工西装,衬得他身材颀长挺拔,再加上那股自信从容的气度,一眼看去,要比刚才那些脂粉气浓的男演员们帅气多了。

  如果这样出色的男人成为了自己的女婿,再加上韩家的身家背影,到时候说出来,那都是极有面子的事情。

  关荣莉笑了笑,便开口说道,“阿禛,我听以柔说你们上次在片场见过一次,怎么样,后来没有约出去玩吗?”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韩老太太和钟瑜红心里头都对关荣莉埋怨了千遍万遍,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明摆着要让潇潇儿知道阿禛和这个黄以柔有什么嘛?

  她们忘记的是,其实外界还没几个人知道韩禛结婚的事情!

  高筱潇则挑了挑眉看向韩禛,约出去玩?

  那眼神,吃醋有余,更多的则是看好戏的样子。

  韩禛走过去搂着她的肩膀,看向关荣莉:“伯母,我媳妇儿在这呢,所以刚才你的那句话我必须要解释一下,在片场见面那次,是因为我陪奶奶过去探班,所以才见到了令千金一面。我们彼此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充其量,也就是陌生人而已,希望伯母不要误会。”

  “……”关荣莉一脸的震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钉在高筱潇身上,“阿禛,你说,这是你……你的媳妇儿?”

  什么时候结的婚,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啊。

  一旁的黄以柔也是小脸惨白,她从上一次在片场见过韩禛后就芳心暗许了,只可惜,从那以后韩老太太再也没有打过电话给她,她一来忙着编剧这部电影,二来也不好意思太过主动,没想到……这才过去一个多月时间,韩禛竟然都结婚了?

  ------题外话------

  万更!另,如果我让炮灰郁小三端个盆,你们会天女散花一样向盆里撒月票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96潇潇曰:你们不懂韩少,韩少心眼特别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