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小白曰:她哭不哭关我什么事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A市某高档住宅公寓。

  卧室里,韩敏芝放下手机,丈夫冷世钧刚好从外面推门进来。

  他面容白皙,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虽然已经过了五十岁的年纪,但身材依然不走样,一身藏蓝色的简约居家服,愈发衬得他温雅飘逸,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艺术家的气质。

  “老公,阿禛今天来A市出差了,本来我还想明天晚上约他一起吃顿饭的,但是他说明天下午就要回去,所以可能来不及了。”韩敏芝不无遗憾的说道。

  本来她想的是一起吃顿饭,让阿禛对世钧的印象好一些,这样等回到D市,就算爸又发脾气,起码阿禛能为自己说点儿好话。

  “没关系,我们下周四去D市的飞机,到时候就可以见到了。”冷世钧淡淡的说着,声音清朗又温柔,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似的。

  韩敏芝叹了口气说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

  冷世钧笑了笑,走到沙发旁握住妻子的手,“敏芝,别担心,到时候如果岳父大人对我不满,就让他都冲着我来就好了。”

  韩敏芝:“……”

  她还记得婚后第一年过春节,带着世钧风尘仆仆回到D市,谁知都到了家门口,韩正铭却让佣人紧锁着大门就不让进,还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

  世钧当时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她自己却很难受,男人是她自己挑的,也是她主动追的,世钧那么含蓄温柔的一个男人,为什么却要承受那么多不堪的侮辱?

  就算那人是自己的父亲,韩敏芝也不能接受。

  于是,从那以后,她就待在A市,再也没有回去过,直到几年前,她生下了婉婉,然后没多久的时间,奶奶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说让她带丈夫和孩子回家看看。

  这一次,要不是刚好有个演奏团的交流演出机会,再加上夏夏要结婚,韩敏芝都以为这辈子自己不会回去了。

  ……

  “敏芝,别想太多。”冷世钧温柔的声音让她安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放心吧,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相信爸妈和奶奶,会理解我们的。”

  “嗯。”韩敏芝只好点了点头,轻轻的将头靠在丈夫的怀里,享受片刻的安静。

  “对了。”她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对了老公,郁秋这次不跟我们一起过去是吗?”

  “不了。寒假前学院还有一个汇报演出,她这次是主演,走不开。”

  “这样啊。”韩敏芝放下心了。

  如果突然知道阿禛早已经结婚并有孩子了,她还真怕这个继女再做出什么反常的事来,这样也好。

  。

  第二天,司机送小白去幼儿园,高筱潇则坐着韩敏夏的顺风车来到公司。

  昨天晚上睡觉前,宋萧守给她打了个电话,商定好了她去新公司的报到日期和职位。

  因此,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将积压的工作都解决完后,她就跟人事部门的主管王姐提出了离职的请求。

  王姐似乎也不讶异,点了点头就说道,“早就猜到你不会做很久的。”

  “为什么?”高筱潇边收拾东西,随口一问。

  “直觉。”

  有那么本事的一个老公,怎么可能还让老婆屈在一家小公司里面做助理呢?

  高筱潇没有再问,笑了笑,便开始继续办离职手续,中间还抽空给高小白发了个短信,告诉他待会儿会去幼儿园接他放学。

  。

  圣约翰幼儿园。

  因为上周五发生的不愉快,周一这天一大早的,小蓝老师刚走进教室,就给王婷婷和景安玖互调了一下座位。

  相对于王婷婷的不开心,景安玖同学整个是懵的,至于哥哥景彦希也不太开心,下课后就追着小蓝老师问原因。

  小蓝老师无奈,只好说了一句,“快要放寒假了,所以让王婷婷帮你提升一下学习成绩。”

  学习成绩一直是景彦希的大忌,他翻了翻白眼,就没再问了。

  一整天下来,王婷婷的小嘴都翘的能挂瓶酱油了,一直趴在座位上看着高小白和景安玖有说有话的,心里委屈的不行,却偏偏又无可奈何。

  因为爸爸妈妈跟她说,不能惹高小白生气,不然就会影响到家里的生意。

  她问那是什么意思?妈妈说,就是以后都没有漂亮衣服穿了。

  所以,就算再难受,她也得忍着。

  。

  下午四点半,高筱潇开车准时来到了圣约翰幼儿园的门口。

  门口还停着好多的私家车,都是来接孩子放学的。

  她下车站在校门口等了一会儿,小朋友三三两两地都被家长接走了,高小白还是没有出现。

  正纳闷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小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好像是叫王婷婷还是凌伶的?记不太清了,只见她抿着小嘴,皱着小眉毛,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身边也没有别人陪。

  “你好。”高筱潇主动和她打招呼,“小朋友你好,你看到高小白了没有?”

  王婷婷抬起头看着高筱潇,抖了抖小嘴,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高筱潇吓了一跳,手足无措的蹲下哄她,“怎么了,小朋友你没事吧?”

  “呜呜呜阿姨。”王婷婷伸手抹着眼泪,抽抽噎噎的说道,“高小白他不喜欢我了,呜呜呜。”

  高筱潇:“……”

  “婷婷!”身后,刘佳丽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了这是?”

  她走到跟前,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高筱潇,掏出纸巾给女儿擦眼泪,“怎么哭了啊婷婷?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高筱潇只好在一旁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哭了。”

  刘佳丽一脸敌意的看着她,“你是谁啊?”

  高筱潇眨了眨眼:“你好,我是高小白的妈妈,小白和你的女儿是同班同学。”

  刘佳丽瞬间睁大了眼,“原来你就是……”

  老公口中那个被韩禛包养在外的小三?

  高筱潇不解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女人,她那是什么眼神,又是鄙视又是羡慕的?

  “妈妈,不怪阿姨。”王婷婷哭够了,开始抽抽噎噎的解释,“我今天被老师调座位了,我跟高小白不是同桌了。”

  “……”刘佳丽皱了皱眉,原来是因为这事儿。

  她也顾不得高筱潇了,边哄边骗的带着女儿上车走了。

  高小白正纳闷呢,“妈咪!”身后传来高小白欢快的小声音。

  回头就看到儿子跑了过来,小手塞进她手里,一脸天真可爱的看着她,“妈咪,是不是等急了?”

  高筱潇带着他往车上走,边问道,“小白,今天老师给你调座位了?为什么啊?”

  “我没有调啊。”高小白说道。

  “那刚才那个王婷婷怎么说你跟她不是同桌了?”

  “哦。”高小白一脸的无所谓,“是老师把她给调走了。”

  高筱潇:“……”

  。

  上了车后,高筱潇接到韩敏夏的电话。

  “小嫂子,你直接开车来珠宝行附近就行了哈,我现在也开车过去了,十五分钟后到。”

  “OK。”

  郁家给韩敏夏定了两套首饰,让她晚上过去取一下。

  高筱潇也不明白为什么取首饰还要叫上自己?问原因,韩敏夏又神神秘秘的不肯说。

  想着反正回家还早,高筱潇便也答应了。

  她将车开进车流,继续先前的话题,“小白,为什么老师要把王婷婷的位置调走?你知不知道,王婷婷刚才都哭了,你自己不是说过,男生不能欺负女生的吗?你都忘记了?”

  高小白看着窗外,小脑袋头也不回的说道,“我又不喜欢她,她哭不哭管我什么事。”

  高筱潇脚底一颤,车身猛地一晃,她差点儿踩到了急刹车。

  高小白回头看了她一眼,声音很淡定,“妈咪,你能不能好好开车。”

  高筱潇:“……”

  这孩子……

  。

  珠宝行。

  韩敏夏手里抱着三杯奶茶,寒风瑟瑟中站在门口等着。

  终于看到高筱潇和小白的身影,立马小跑着迎了上去,“嘿嘿,热腾腾的珍珠奶茶哦,先喝点儿垫垫胃。”

  高筱潇眯了眯眼,这么殷勤?

  “谢谢小姑姑。”高小白抱着奶茶,乖巧的道谢。

  “不客气。”韩敏夏摸了摸小家伙的头,仨人一起朝店内走去。

  “是韩小姐对吗?您好,您的首饰都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随我来。”

  店员带着三人走进VIP会客室,从保险柜里拿出三套首饰盒,一一放在柜面上。

  韩敏夏打开了其中一个蓝色的盒子,“小嫂子,你看喜不喜欢?”

  高筱潇看了看,是一整套的铂金首饰,戒指,项链包括手链都有,款式简约大方,璀璨夺目,美的不可方物。

  “很漂亮!”高筱潇由衷的说道。

  “那你喜不喜欢啊?”韩敏夏又问。

  高筱潇只好点了点头,“还不错。”

  韩敏夏立刻就笑了,“这一套是奶奶送给你的哦,你喜欢就好。”

  高筱潇惊讶的看着她,“奶奶,她怎么会送我这个?”

  是夏夏结婚不是吗?而且这一整套的首饰,起码也得十来万吧?

  “哈哈,是不是很惊喜很感动啊?”韩敏夏得意的挑了挑眉,“昨天下午你午睡的时候,我跟她说,郁家给我定了两套首饰,人家对儿媳妇多好多好,然后奶奶就给郁奶奶打电话了,问了这家店的地址,还让我保密呢。”

  “……”高筱潇立刻就想到了昨天下午,一家人替夏夏选婚纱和礼服的时候,夏夏随口抱怨的那句话。

  韩老太太当时的表情很尴尬,但高筱潇也没怎么多想,毕竟不管怎么说,三年前结婚纯粹是因为韩老爷子的一句话,估计老太太当时对她也没有什么感觉,所以双方都没什么要求,就这么简简单单地用“高筱潇”的名字嫁给了韩禛。

  真没想到,老人家竟然在昨天听到夏夏的话后,就默默的给她定了一套首饰……

  这种类似补偿的行为,让高筱潇心底仿佛突然被沁入了一道暖流,感动的不行。

  韩敏夏拍了拍高筱潇的肩膀,对店员说道,“服务员,都帮我们包起来吧,这套蓝色盒子的单独装一下。”

  “好的,韩小姐。”

  高筱潇立马提醒道,“夏夏,你不看看另外两套吗?”

  “唉,有什么好看的,到时候戴上不就得了。”韩敏夏无所谓的说道。

  “……”高筱潇皱了皱眉,忍不住开口问道,“夏夏,你是不是……不喜欢郁承衍啊。”

  不然怎么会对结婚这种事这么随意,礼堂婚纱什么的不在意也就罢了,首饰这种要戴很久时间的东西看都不看,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韩敏夏脸上一僵,随即“噗嗤”笑了出来,“小嫂子,你说什么呢?不喜欢,我能嫁给他吗?”

  高筱潇:“……”

  。

  店员很快就将两个精美的礼盒提了出来。

  姑嫂二人一人提着一个,带着高小白往外面走去。

  谁知冤家路窄,刚走出VIP室,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向北,我喜欢这一枚,你看,这上面的钻石是一颗心型,是不是很漂亮?”

  “嗯,你喜欢的话,那就选这个好了。”顾向北波澜不惊的声音随之响起。

  高筱潇闻声看过去,顾向北和时光璞正站在柜台前面低头看首饰,男帅女美,果然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本想直接无视,走了就算了,谁知韩敏夏已经停下脚步,两眼直愣愣的看了过去,半天都不动一下。

  唉……高筱潇心底叹了口气,看这样子,夏夏分明还是对顾向北没有死心。

  高小白吸了一口奶茶里的珍珠,小嘴巴咬了几下,好奇的抬起小脑袋瓜,“咦,是顾叔叔。”

  好像很久没见了哦,怎么旁边还有个陌生的女人?

  不知道是听到高小白的声音了,还是有所感应,顾向北立刻抬头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只有半秒,高筱潇便迅速移开了视线,拉着韩敏夏的胳膊,低声说道,“夏夏,我们走吧。”

  韩敏夏猛然回神,小脸有些苍白的说道,“哦。”

  只是某人却也很快发现了她们的存在,并且不打算当做没看到。

  “呦,这么巧啊。”时光璞说着,就放下了手边的戒指,红唇噙着一抹弧度,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

  韩敏夏没有说话,场面一时陷入尴尬。

  高筱潇只好对她微微点了下头,就想要带着韩敏夏离开。

  “等等。”时光璞却直接走了过来,一脸笑容的说道,“夏夏,我还没有恭喜你呢,听说十八号,你要和我二哥结婚了是吗?不错啊,进度这么快。”

  韩敏夏冷着一张小脸,毫不客气的回道,“彼此彼此。我也恭喜你和顾先生要订婚了,你们的进度,也很快。”

  “……”时光璞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料到韩敏夏会这个态度。

  莫非,是因为自己抢了她的男人?

  只不过,这个矛头似乎对错人了吧?明明顾向北的初恋女友是叶潇不是吗?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高筱潇,视线向下,便看到了她手中提着的礼盒,再看韩敏夏手中也提了一个同样的礼盒,挑了挑眉,心里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夏夏,我们的进度哪有你的快啊。”时光璞谦虚着,“而且,你和二哥结了婚,以后可就是我的二表嫂了,我这一下子,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韩敏夏呵呵一声,“不习惯,那就慢慢习惯呗。”

  众人:“……”

  时光璞眯了眯眼,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开口就说道,“夏夏,怎么我觉得,你今天的心情好像不太好?我好好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韩敏夏刚要再开口……

  “光璞。”顾向北走了过来,拉住她的胳膊要走,“既然不想挑戒指了,那我们就走吧。”

  时光璞红唇一抿,直接甩开了他的手,“谁说我要走,我话还没有说完呢!”

  顾向北皱了皱眉,眼角瞥到周围的客人和店员,都已经朝他们这一区域看过来了。

  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你走不走?”

  ------题外话------

  我走了~

  一万字全~

  谢谢月票和道具,爱你们!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01小白曰:她哭不哭关我什么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