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韩禛曰:她是我结婚证上的另一半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与此同时,包厢内,已经是觥筹交错,欢声笑语一片,空气中飘着淡淡的烟酒味,以及似有若无的女人的香水味。

  刘景留的左手位置,依次坐着常欢颜,高筱潇和宋倩倩,黄以薄和顾向北坐在一起,与刘景留的位置中间还空着一个位置,没有人坐。

  黄以薄一直和顾向北聊着工作上的事情,倒没怎么让高筱潇她们敬酒,气氛还算是不错。

  只是不一会儿,宋倩倩身旁的那个四十多岁的男领导两杯酒下肚,看着宋倩倩就说道:“美女,来,我敬你一杯。”

  宋倩倩倒也挺落落大方的,直接举起酒杯就说道,“领导您好,应该是我敬您才是。【仙逆漫画/】。”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啊?”领导一脸笑眯眯的,俨然很受用。

  “领导,您叫我小宋就可以了。”说着,宋倩倩举起酒杯浅酌了一小口。

  其他几个领导一见这情形,在一旁纷纷打趣起来:“老周,你艳福不浅啊。”

  “就是啊老周,竟然能让美女亲自敬酒。”

  “看来真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呵呵……”

  黄以薄和刘景留都是笑看着,并不说话。

  宋倩倩是个明白的姑娘,直接拿起酒杯站了起来,又和另外几个领导一一敬酒,包括顾向北。

  她长得漂亮,小女人味十足,却又这么大方爽朗,让那几个人都相当满意,边喝酒边不停地对宋倩倩猛夸,只有顾向北,端起酒杯直接一饮而尽,一句话都没说。

  “顾总年纪轻轻的,酒量不错啊。”老周看着便打趣道。

  顾向北还是没说话,他身边的男人倒开口说道,“那是,难得有美女亲自敬酒,怎么能不喝呢是不是啊?”

  宋倩倩看着眼前眉眼俊秀又安静内敛的顾向北,脸颊上浮上了浅浅的红晕。

  这时,黄以薄的秘书张甜从外面推门进来,趴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

  然后,他放下酒杯,起身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失陪一下。”

  “好好好。”众人也没什么异议。

  等黄以薄离开后,那几个老总开始把目标放在高筱潇和常欢颜的身上,“这两位美女怎么称呼啊?刘经理不介绍介绍?”

  “哦,这位是小常,这位是小高,她们俩都是刚刚入职我们公司的新员工。”刘景留介绍完,眼神暗示了半天,可高筱潇和常欢颜就是傻呵呵的在那微笑着,也不主动表示表示。

  没办法,刘景留只好低咳了一声直接开口说道,“小常,小高,不要扫兴,给领导们敬个酒,少喝一点儿意思意思嘛。”

  高筱潇客套的开口说道,“不好意思刘经理,我身体不舒服,不能喝酒。”

  “唉,少喝一点儿嘛,大中午的,也没有让你多喝。”刘景留不以为然的说道。

  常欢颜看了一眼高筱潇,直接说道,“刘经理你有所不知,潇潇儿她现在正准备怀二胎,所以啊这酒是肯定不能喝的。”

  高筱潇脸一红,就听到那几个领导惊讶声连连:

  “二胎?高小姐结婚了?”

  “看不出来啊,不可能吧?”

  “是啊高小姐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啊,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结婚生子了?”

  “……”

  就连宋倩倩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高筱潇窘的不行,虽然知道常欢颜是为了不让自己喝酒,但是这话题也太尴尬了。

  “既然不能喝酒,那就别勉强了。”顾向北突然开口打断了众人的猜测,声音冷,眼神更冷。

  “……”刘景留眨了眨眼,便笑着说道,“既然顾总都这么说了,那大家就少喝酒,多吃菜吧,毕竟下午还要上班。”

  “没想到顾总,还挺怜香惜玉的。”有人开始打趣。

  “哈哈哈哈……”一桌的男人都笑了起来。

  高筱潇始终没有抬头,却能感觉到顾向北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自己的身上。

  她皱了皱眉,刚好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立刻解脱般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

  顾向北直勾勾的看着她起身,离开,直到包厢门被关上。

  常欢颜摇了摇头,偷偷拿出手机给高筱潇发了个微信:“潇潇儿,待会儿我们先离开吧,我就说身体不舒服,想让你陪我去一趟医院。”

  。

  到了外面的走廊,高筱潇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本市号码。

  “你好,请问哪位?”

  “潇潇儿,是我。”电话那头,传来了高贞宁的声音。

  高筱潇皱了皱眉,高贞宁仿佛预料到似的,立刻在那头说道,“潇潇儿,你先别挂,我有个事情要跟你说,很重要的。”

  知道高筱潇不肯接自己的电话,所以她特意买了一张新卡才能打通。

  “什么事?”高筱潇问,声音很淡。

  “潇潇儿,你……你的姨妈回来了。”高贞宁说道。

  姨妈?高筱潇一怔,“她在哪里?”

  “她现在在崇城,是回来给你外婆扫墓的。你不是说,一直想要见见她吗?她这次会待半个月左右,所以我问问你最近什么时候有空,我跟你一起回去见她好不好?”高贞宁一副小心翼翼征询的口吻。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了。”高筱潇说完,又问了一句,“姨妈她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高贞宁支支吾吾的,“这个……我现在用的是别的手机,记不得她号码……”

  高筱潇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身后包厢里里传来男人的欢笑声,她拧了拧眉,直接朝洗手间走去。

  上午刚请了明天的假,接下来这几天又都是工作日,刚上班就请假这么密集不太好,可是……她是真的很想要回去看一看姨妈。

  有点纠结的推开洗手间的门,发现盥洗台前正站着一个女人在补妆,粉色针织衫,黑色皮质感的及膝裙,白皙的脸上化着淡雅的妆,脚踩一双褐色的细高跟鞋,干练中又透出几分小女人的精致。

  “你好。”高筱潇有些意外的打招呼道。

  苏橙放下口红,淡淡的笑了一下,“高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高筱潇眨了眨眼,“哦,陪公司的领导过来吃午饭。”

  “恩。”苏橙了然的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始终淡淡的,没什么太大的反应,“韩少也在这儿招待客人,要不要我告诉他一声?”

  “不用了。”高筱潇有些心虚,“我马上就要走了,还是别打扰他了吧。”

  “这样啊。”苏橙笑了笑,“那我就先回去了。”

  “再见。”

  待看到苏橙离开后,高筱潇洗了洗手,看到常欢颜发来的那条微信后,立马就也离开了。

  。

  苏橙回到包厢,发现黄以薄已经坐在了里面,手里端着一杯酒,一脸的笑容,似乎正要敬酒。

  韩禛端着一杯茶水和他碰了碰,便又和一旁的王总开始谈起事情。

  黄以薄抬眼看了她一眼,那脸色,充满浓浓的不悦,一看就是计划进行得并不顺利。

  对此,苏橙早有预感,她伸手拢了拢发丝,便优雅的走过去坐下。

  过了一会儿,黄以薄可能也觉得自讨没趣,只好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

  。

  另一边,高筱潇刚回来坐下不久,就看到黄以薄也推门从外面回来了,脸色还不太好的样子。

  他坐回位置,一句话都没说,端起面前的酒就一口喝干。

  众人都有些讶异,“黄总,怎么了这是?心情不好?”

  黄以薄嗤笑了一声,又拿过酒瓶倒了满满的一杯。

  高筱潇和常欢颜对视一眼,本来都找好了理由提前走的,这会儿老总心情不好,也不敢撞枪口上,只好继续煎熬的坐在那儿等结束。

  过了一会儿,那个老周又站了起来,手里端着满满的一杯酒,满脸堆笑的说道,“常小姐,来,我敬你一杯。”

  常欢颜一脸的为难:“不好意思啊,周处长,我也不能喝酒……”

  “常小姐不会跟高小姐似的,也在准备怀孕吧,嗯?”老周一脸的打趣加戏弄。

  常欢颜脸上一愣,就听到一旁刘景留不住开始催促道:“小常,赶紧的啊,周处长都站起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房门突然被人敲了几下,众人都转过头看了过去。

  待看到进来的人是一身西装革履的韩禛时,高筱潇整个人都呆住了。

  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苏橙,不是让她不要说的吗?这下子糟了……

  “韩少?”

  黄以薄一脸意外的站了起来,一桌人,除了顾向北,几乎也都站了起来。

  高筱潇是紧张,其他人则是忌惮于他的身份,以及他身后的韩家,乃至整个八大家族的势力。

  韩禛和众人简单的握手寒暄,自然也就看到了坐在那儿的顾向北,让高筱潇讶异的是,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勾着唇角,一脸客套的对他点了点头,声音和表情都很优雅得体:“原来顾氏的顾总也在这儿。”

  顾向北勾唇笑了一下,眼神冰冷,还是没有说话。

  一旁的黄以薄笑着解释,“我们公司刚刚和顾氏签署了合作协议,今天就在这儿一起吃个饭。”

  “原来如此。”韩禛了解的点了点头,便抬脚朝高筱潇走了过去。

  常欢颜眨了眨眼,下意识的看向了顾向北,只见他握着一杯酒,慢慢的递至唇边,黑眸冷然的看着这一切。

  “我听苏橙说你在这儿吃饭,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韩禛微微低着头看着高筱潇,一副温柔又深情的模样。

  高筱潇的脸“轰”地就红了,还没说话呢,旁边的黄以薄开口问道,“韩少,你认识我们公司的小高?”

  而且听那语气,好像关系还很不一般呢。

  韩禛将手放在高筱潇的肩膀上,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语气亲昵而又自然的说道:“她是我结婚证上的另一半,你说我们认不认识?”

  此话一出,除了常欢颜和顾向北,其他所有人都是满脸的震惊加意外。

  尤其高筱潇,她没想到他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宣布她的身份,而黄以薄更是怎么都想不到,宋萧守介绍进来的这个女人,竟然就是韩禛那个神秘结婚了五年的妻子?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早知如此,他刚才又何必千方百计的过去那边自讨没趣呢?带上高筱潇过去,岂不是什么合同都能搞定了?

  而且韩禛这会儿过来,应该也是因为妻子在这儿的缘故吧?

  几秒钟的时间,黄以薄心里已是千回百转,脸上也由惊讶变成了热络的微笑,连声说道:“哎呀,我是真不知道,恕我眼拙,没看出来原来高小姐就是韩夫人,来来来,我自罚一杯。”

  说着,端起酒杯又是满满一杯酒下肚。

  刘景留在一旁看着都肝儿疼啊,这一会儿,连续喝了三杯下去了,那可都是白酒啊。

  喝完酒,黄以薄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韩少,真没想到,今天可真是有缘……”

  “是啊,真是有缘。”韩禛接过话头,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对面的顾向北。

  高筱潇低着头,红着脸,本来是不好意思,听到他这句话,心里突然“咯噔”一声,浑身也有一些僵硬了起来。

  他该不会以为自己是故意的吧?

  黄以薄看了看韩禛,又看了看顾向北,一个笑的讳莫如深,一个冷的面无表情,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不过心里也多留了个心眼,便开口打哈哈道:“韩少不嫌弃的话,要不要坐下来大家一起喝一杯?”

  韩禛挑了挑眉,“好啊。”

  “……”高筱潇又是一阵无语,他不是有客人要招待的吗?

  黄以薄心中大喜,看向高筱潇的眼中也不禁又多了几分意外的欣赏。

  看来,这个高筱潇,以后说不定就是自己公司的镇山之宝了。

  “但是,韩某最近正在戒烟戒酒,这样,我以果汁代酒,不知道黄总介不介意?”韩禛说完,修长雅致的右手,直接端起了高筱潇桌前的那一杯还没有喝完的橙汁。

  这句话,无形中和刚才高筱潇的拒绝理由吻合了,再见他毫不避讳的端起那杯喝过的橙汁……众人都了然的看向了高筱潇,脸上满是促狭和暧昧。

  常欢颜也立马笑眯眯地和高筱潇换了个座位。

  看着韩禛的端着茶杯和那些老总们一一碰杯,寒暄客套,顾向北心里冷嗤一声,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起身说道,“黄总,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来两点钟公司还有个会要开,感谢今天你的盛情款待,顾某得先行告辞了。”

  黄以薄也不挽留,握了握手便说道:“既然顾总还有事情要忙,那我就不勉强了,刘经理,帮我送送顾总。”

  “好的黄总。”刘景留站了起来,“顾总,请。”

  顾向北冷着一张脸,拿起自己的大衣,迈着大步走出了包厢。

  韩禛一手搂着高筱潇,一只手端着杯子,眼尾睨向顾向北离开的背影,嘴角的弧度不断的加深,笑的像是一只斗胜了的公鸡。

  敬完酒后,他突然放下杯子,神色正经的说道:“突然想起来我包厢里还有客人要招待,黄总,我先回去了,回头我们再联络。”

  黄以薄心知肚明,也不强留,反正有高筱潇在这儿呢,还怕以后没见面的机会?

  于是,便起身客套的说道:“好说好说,韩少请慢走。”

  韩禛离开包厢之前又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妻子年纪还小,以后,还请黄总多多关照了。”

  高筱潇:“……”

  。

  因为韩禛的这一趟突然到来,在他走后,包厢里的气氛就忽然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那几个所谓的领导也不嚷着要敬酒了,言行举止之间都对高筱潇多了一分的尊敬和客气,弄得高筱潇倒不自在起来了。

  等常欢颜提出想要让高筱潇陪她去一趟医院时,黄以薄立刻同意了,甚至还好心的建议要不要给韩禛打一个电话告知一下?

  高筱潇当然是笑了笑就拒绝了,等走出会所大门,常欢颜小手拍了拍心口,一脸后怕的说道:“刚才把我吓死了,你没看到顾向北那个杀人的眼神,啧啧啧。”

  高筱潇眨了眨眼,一脸的无辜:“我们又没做什么。”

  常欢颜呵呵两声:“话是这么说,可是……看到自己的女人跟前男友坐在同一桌上吃饭喝酒,如果不吃醋的话还叫做男人?”

  高筱潇:“我又没跟他喝酒……”

  话音刚落,包里的手机响了,拿出一看,正是那个吃醋的男人。

  “喂。”在常欢颜促狭的眼神中,她红着脸接通了电话。

  “媳妇儿你人呢,跑哪儿去了?”韩禛的语气还挺正常。

  “我要陪欢颜去一趟医院,所以现在会所门口。”高筱潇老老实实的回答。

  “等着。”韩禛说完这两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高筱潇看着慢慢黑下来的屏幕,“等着”?

  “潇潇儿,是不是韩少要来找你啊?”常欢颜在一旁问道。

  高筱潇抬眼看着她,“我跟他说了要陪你去医院。”

  “唉,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了。”常欢颜立马说道。

  高筱潇皱眉,“欢颜,你还真的是要去医院啊?身体不舒服吗?”

  常欢颜:“呃……”

  后面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

  两人回头一看,某人一手拿着大衣,另一只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双眼微眯,迈着长腿走了过来,那脸色……似乎还有点不悦。

  “祝你好运,我走了啊。”常欢颜怕怕的拍了拍高筱潇的肩膀,立马溜之大吉。

  高筱潇:“……”

  只好将手塞进外套的口袋,乖乖的站在那里等着。

  韩禛到了跟前,没说话,直接一只手拉住她的胳膊就往另一边走。

  力气有点大,高筱潇自知理亏,小媳妇儿一样,闷不吭声地被他一路拉到了一辆保时捷的旁边。

  他伸手拉开后车门,声音严厉:“上车。”

  高筱潇看了他一眼,立马乖乖的弯腰坐了进去。

  “朝里面坐一点。”韩禛又说道。

  高筱潇这才注意到前面还有个司机,好像是杨欧。

  眨了眨眼,只好往里面挪了一下,然后韩禛就坐了进来。

  “开车。”

  杨欧快速的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便将车发动开了出去。

  。

  不一会儿,金地会所门口。

  苏橙买完单,拿着外套快步走了出来,却发现门口已经空无一人。

  掏出手机拨打了韩禛的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韩少,你人在哪儿?”

  “我先离开了,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哦,好。”苏橙皱了皱眉,放下手机。

  “苏橙。”身后传来黄以薄的声音,他的旁边还跟着几个人,应该也是刚吃完饭。

  “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他一脸关心的问完,又看了看四周,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谢谢。”苏橙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直接抬脚走到路边,伸手拦出租车。

  黄以薄笑了笑,“我们走。”

  。

  第一人民医院,妇产科。

  常欢颜坐在10层妇产科的走廊长椅上,内心紧张又忐忑的等待着检查结果。

  她的生理期已经推迟一个星期了,用试纸又测不出来,实在安不下心,便想着干脆到医院来做个检查。

  可能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医院里的病人并不多,检查室旁边就是一个小手术室,上面还亮着灯。

  常欢颜注意到,手术室外面并没有人等。

  过了一会儿,手术室灯灭了,门打开,两个护士推着一辆手术推车匆匆地走了出来。

  经过她的面前,常欢颜不过就是随意的一瞄,就发现躺在床上的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有点眼熟,好像……是蒋梦怡,高贞宁的那个婆婆。

  等手术推车被推进电梯后,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常欢颜立刻起身追了过去,“医生你好,刚刚在这里做手术的蒋梦怡,我是她的朋友,请问她……”

  “哦,你是她的朋友啊。”医生毫不怀疑,摘下口罩就对她说道,“手术很成功,回去记得让她好好休息,毕竟刚刚做了流产,需要卧床静养。”

  “流产?”常欢颜惊讶的张大了小嘴。

  蒋梦怡,顾向北的母亲也,好像今年都快五十岁了吧?竟然怀孕了?

  可是,顾老爷子好像年纪挺大的了,这……怎么可能?!

  ------题外话------

  韩少吃醋了,咋办?

  先发6000字,明晚来看二更哈~

  月票涨的很给力,谢谢亲爱的们,我也要继续给力~<!--ov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12韩禛曰:她是我结婚证上的另一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