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韩禛曰:以后不准跟他说话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她低头看着儿子纯净无邪的大眼睛,笑了笑,“小白,帮妈妈拿钥匙开门。”

  高小白无语的在她和韩禛身上来回看了看,最后低下头,小手从包里掏出钥匙,自顾自地过去开门。

  高筱潇立刻压低声音对还赖在自己身上的韩禛说道,“还装!快起来,重死了。”

  韩禛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上了妆的小脸愈发显得精致可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带着一丝嗔意的看着他,勾的他身体里的火一阵一阵的冒了出来。

  但是想到她对郁锦川的态度,韩禛心里一个不爽,整个人继续朝她身上压了过去,咬牙切齿的说道,“压死你算了,没心没肺的女人。”

  高筱潇:“……”

  她怎么就成没心没肺的女人了?

  刚想要开口反驳……“爸爸,妈咪!”高小白已经推开了别墅的栅栏门,“回家了再吵吧。”

  高筱潇+韩禛:“……”

  。

  一进入主屋,李嫂就迎了上来,“先生没事儿吧?”

  “没事儿。”高筱潇对她笑了笑,扶着韩禛去楼上。

  高小白没有跟上去,他提着高筱潇粉红色的包走到沙发旁放下,奶声奶气的问道,“李嫂,果冻吃过晚饭了吗?”

  “吃过了,小少爷。”

  “我去看看它。”高小白也不理那两个大人,说完就直接走进一楼的客房看果冻去了。

  。

  楼上卧房,高筱潇将韩禛放在长沙发上,帮他把外套脱掉,转身要走,手却被一只大手给抓住了。

  “去哪?”他的声音低沉,看人的时候,双眼半阖,眼神迷离,说不出的魅惑。

  高筱潇却没心情欣赏,甩了甩手说道,“你不是喝醉了吗?我下去帮你拿解酒茶。”

  韩禛“嗤”的笑了一声,“谁说我喝醉了?”

  只不过是喝的有点多,但是还不至于醉,多半……都是被她给气得。

  高筱潇也知道他其实并没有醉,索性在沙发边坐下,开口控诉道:“那你刚才装什么醉,知不知道你人有多重,我的腰都快被你给压断了……唔。”

  韩禛手上一使劲,高筱潇整个人朝他身上倒去,薄唇直接封上了她柔软的唇。

  高筱潇怔怔地一愣,随即就闭上了眼睛,双手抓住了他的羊绒衫的料子,柔顺的任由他吻着。

  唇齿呼吸间闻到的满满都是他独特的男性气息,交杂着淡淡的香槟酒香,让她都有些醉了。

  薄韧的双唇在她的唇上辗转反复的吮吻着,仿佛很享受似的,半天后才撬开她的牙关,深入缱绻,上瘾了似地在她的口腔来回刷着。

  高筱潇脸上一阵阵的烧,感觉被他这么吻着,都快要无法呼吸了似的。

  好不容易,韩禛终于松开了她,只不过手还搂在她的腰上,薄唇一下一下的在她嫣红的脸颊轻吻,声音沙哑的开口说道,“我是被你气的。”

  高筱潇**不定,半天后才反应过来他这话是解释先前那一句。

  抿了抿唇,她有些无奈的开口说道,“人家是长辈,刚好顺路就送我们一程,你想什么呢?”

  “长辈也不行,以后不准跟他说话,听到没有?”韩禛说着,又低头啄吻着她的唇瓣。

  高筱潇:“……”

  就像个贪吃糖果的小孩似的,韩禛从她一侧的唇角一直细细的啄吻到另一边,然后又再度啄回来,见她迟迟不回答,手在她腰上警告的捏了一下,“问你话呢,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高筱潇没好气的回答。

  无所谓,反正她和郁家人的见面机会并不多。

  再说了,人家郁锦川那么大的部队长官,估计就是随手帮个小忙而已,看的也自然是韩家的面子……高筱潇自认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容貌,而且韩禛也经常乱吃醋,所以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见她这么快就答应了,韩禛心里的气才顺了一些,干脆捞着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低头对着她红肿的唇瓣又吻了上去,如饥似渴的勾着她的小舌纠缠在一起。

  半天后,高筱潇抽空赶紧说道,“那小白让你明天带他去景家看玖玖的事情……”

  “不去!”韩禛傲娇的说完,捧着她的脸,舌尖挑开唇角的缝隙,伸进去舔了一下。

  “……”高筱潇无语,推开他的脸,“你别亲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去帮你放洗澡水。”

  “好。”韩禛目光柔柔的看着她,眼神里有着让她脸红的情愫,声音更是暧昧又充满了诱惑,“放好水,待会儿我们一起洗。”

  “……”高筱潇脸红的抿着唇,从他的腿上起身,走进室内的卫浴室。

  。

  先将浴缸简单地冲洗了下,然后打开水龙头放热水。

  等水流唰唰的灌满了浴缸后,她试了试水温,刚想要起身去拿泡澡的精油,一回头,吓了一跳,原本在外面沙发上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来了,还贴着卫浴室的门口站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她。

  “水放好了,你洗吧。”高筱潇说完,想要离开。

  一只手臂横在她面前,拉着她回过身,“说了一起洗。”

  高筱潇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不要,你自己洗吧,我想去楼下看看小白。”

  刚才小家伙好像误会了他们在吵架……

  韩禛拉着她的手放在胸前的纽扣上,低头,看着她就说道,“下午我们刚领了证,现在算是我们的洞房之夜,我想跟你洗个鸳鸯浴也不行?”

  高筱潇:“……”

  洗手间里的空气越来越热,高筱潇见他不依不挠的,只好脸红地小声说道,“你先洗,我去看完小白就上来。”

  韩禛眯了眯眼,“那你先叫我一声‘老公’来听听。”

  “……”高筱潇脸上烧的不行,只好软软的叫了一声,“老公。”

  韩禛发现自己瞬间就后悔了,这一声软绵绵的“老公”叫的他心里立马就酥了,双手紧紧的搂着她,更不想让她走了。

  高筱潇无语的任由他抱着,直到忽然觉得身前有一种怪异又熟悉的感觉……

  待意识到那是什么反应时,她脑子里“轰”的一声就炸开了,脸红心跳的推开他,扔下一句“臭流氓”,落荒而逃。

  韩禛:“……”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无奈的挑了挑眉。

  。

  高筱潇走到楼梯口,伸手在脸上扇了半天,才将那股烧意去掉了一些。

  走进一楼的房间,发现高小白正坐在泡沫软垫上抱着小狗狗自言自语呢。

  “小白。”高筱潇走过去,看着小家伙安静又漂亮的小脸蛋,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高小白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能有什么事?”

  高筱潇:“……”

  好吧,看来是她多想了。

  “妈咪。”高小白伸手摸着果冻身上的毛发,一脸天真可爱的说道,“明天我想要带果冻一起去看玖玖,果冻这么可爱,玖玖一定也会喜欢上它的。”

  “……啊?”高筱潇看着果冻小小一只雪白的窝在儿子的怀里,忍不住也伸手摸了摸,说道,“可是爸爸他明天可能有事情要忙,不能带你过去,下次好不好?”

  高小白拧起了小眉头,“那我自己去好了,只要爸爸把景叔叔家的地址告诉我就可以了。”

  高筱潇:“……”

  儿子啊,你要不要这么坚持啊?玖玖只是患了个小感冒而已……

  。

  在香汐园一片安宁的情况下,睿园韩宅却是人仰马翻。

  韩敏夏人不见了,从上午10点离开家后直到现在没有任何的讯息,而且电话也关机,郁承衍甚至还拿出了她留下的那张字条。

  钟瑜红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抹着眼泪,“都怪我不好,最近都没有注意到夏夏的情绪,我以为她只是结婚后不适应,跟承衍有点小吵小闹的,没想到……呜呜呜。”

  韩正铭看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郁承衍,声音严厉,“承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夏夏她要突然出国?”

  郁承衍皱着眉说道,“具体是不是出国还不清楚,因为今天我查了机场的登机人员资料,没有夏夏的名单。”

  “你这话这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夏夏她真的是失踪了!”韩正铭匪夷所思的吼道。

  “……”

  郁承衍原本还寄希望于韩家人知道韩敏夏的去处,这一刻也全部落空。

  他们的表现,不像是知道的样子。

  这么说,韩敏夏真的是一个人偷偷离开了?

  “承衍,你跟夏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上次我不是跟你谈过了,你也答应我了说会好好的照顾她的吗,怎么突然要闹失踪呢?”韩老太太怒其不争的看着他。

  郁承衍看着三位老人着急又担忧的表情,心里暗暗下了个决定。

  “都是我不好,之前……是我骗了夏夏,所以她才会突然离开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韩正铭忍着暴脾气,双眼如炬的看着他。

  郁承衍便将之前两人交易假婚姻的事情都简单说了一遍。

  谁知话刚说完,韩正铭直接抓起桌上的杯子就朝他砸了过去,“混账东西!”

  郁承衍本来可以避开来的,但是眨了一下眼睛,他躲都没有躲,任由坚硬的玻璃杯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左脸上,一阵刺痛过后,杯子掉在了地上,发出“哐当”一声,碎了。

  钟瑜红眼泪还挂在脸上,吓得忙站起身看着他问道,“天哪,承衍,疼不疼?”

  “正铭!”韩老太太不满的看着儿子,“有话好好说,你动什么手啊。”

  “动手?我还要揍他呢!”韩正铭浑身气不打一处来,握着拳头,起身就想要冲过去揍郁承衍一顿。

  一旁始终一言不发的冷世钧忙起身将他给拉住,“爸,您别冲动。”

  韩敏芝也上来帮忙,两人将韩正铭拉住,让他动不了身。

  韩正铭挣扎半天,虎虎的瞪着两人吼道,“给我松手!”

  韩老太太一筹莫展的看着郁承衍,“行了承衍,要不……你先回去吧?”

  她听到真相后也很愤怒,但是看到他脸上的伤,也不忍心再责怪他了。

  他是真的很在乎夏夏,只是……方法用错了而已,而且两人都已经结婚了,夏夏也消失了,就算再打他骂他又有什么用呢?

  郁承衍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奶奶,爸,妈……”

  “别喊我爸,我不是你爸!”韩正铭歇斯底里的吼道。

  “既然我娶了夏夏,她这辈子就都是我的老婆,你们就是我的家人。”郁承衍不卑不亢的说完,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夏夏找回来的,并取得她的原谅。”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

  “臭小子,你给我回来,有本事你别走!”韩正铭还在那吼着。

  “妈,现在该怎么办啊?”钟瑜红一脸担忧的问道。

  韩老太太轻叹了口气,“别担心,夏夏都二十五岁了,应该没什么事儿的,就让承衍去把她找回来吧。”

  “可是……”钟瑜红还是放心不下,虽然夏夏已经二十五岁,可她毕竟还是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心思单纯,从小到大又没怎么吃过苦。

  就算之前在英国留学了四年,可学校管理的严,韩家给她的物质条件是最好的,三不五时地还会坐飞机去看她……现在呢,她连行李,银行卡,甚至连身份证都没有带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她到底会去哪儿啊?

  。

  郁承衍将车开出韩宅的大门,却在不远处就停了下来。

  仿佛垂死挣扎一般,他又拿出手机,拨打了韩敏夏的号码,只是听筒里传来的依然是不变的机械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将电话挂断,久久的看着手机屏保上的照片入了神。

  这张照片是结婚那天在卧房里被他偷拍下来的。

  画面里,韩敏夏穿着水蓝色的旗袍,乌发云鬓,睡容乖巧,就像个小猫咪一样蜷缩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搂着,亲吻着……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郁承衍心头一惊,却是助理小高打来的电话。

  “郁律师,我已经查过了,从今天早晨到目前为止,D市所有的火车、列车班次都没有查到韩小姐的乘客资料。”

  “……”郁承衍脸色黑沉,半天后才说道,“好的,我知道了,继续查下去。”

  “是。”

  挂断手机后,郁承衍皱着眉,把手机随手往储物格一扔,呼啸着将车开进了茫茫夜色之中。

  。

  金盛酒楼,宾客全部散尽的时候已经是夜里的快10点钟。

  时光璞回到楼上的休息室,一推开门就闻到了满屋子扑鼻而来的酒味。

  顾向北穿着笔挺的西装躺在沙发上,手中还握着个酒瓶,里面的威士忌已经全空了。

  她皱了皱眉,提着裙摆走了过去。

  “老公。”

  喊出这一声娇柔的“老公”,时光璞只觉得自己的心都甜滋滋的。

  这个英俊出色的男人终于是自己的了,她暗恋了这么多年,今天他们终于结成正果,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很快,她还会给他生几个可爱的孩子……

  顾向北闭着眼睛,好像真的是醉了,面对她的呼唤没有一丝的反应。

  “叩叩叩”几下,蒋梦怡从外面也走了进来,“光璞,向北喝醉了是吧?”

  ……

  两人扶着顾向北来到楼下,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搬到了婚车的后车位座上。

  “小周,先送少爷和少奶奶回家。”蒋梦怡说道。

  车开了,时光璞看顾向北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弯腰过去想要将他领口的领带松开。

  手刚碰到领带,顾向北突然睁开了眼睛,漆黑如墨的双眼定定的看在时光璞的脸上。

  也许是他的眼神有些迷离,车外的灯光忽隐忽现的照在他的脸上,有种棱角分明的俊美感。

  时光璞情不自禁的将手摸上了他的脸颊,脸也渐渐的凑了过去,小声问道,“老公,你醒了是吗?”

  顾向北看着她,目光忽然变得缱绻而又温柔,抬起长指撩开了她的长发,在她凑过来的唇瓣上轻吻了一下。

  时光璞还是第一次被他这么温柔的对待,心底甜甜地,忍不住娇嗔的说道:“刚才怎么喝那么多的酒啊,现在头还疼不疼了?”

  顾向北唇角微微勾起,长指在她的脸颊上柔柔的滑过,“不疼,潇潇。”

  时光璞:“……”

  她的表情瞬间千变万化,最终,忍不住伸手揪住了顾向北的衣服,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你刚才喊谁?你再给我说一次!”

  顾向北笑了笑,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微微的呼吸声。

  他竟然睡着了!

  时光璞觉得浑身上下像是被人用冷水泼过了一般,从头冷到脚,耳边挥之不去的,始终是他刚才呓语的那两个字:“潇潇。”

  这是她第二次听到了这个名字,还是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多么讽刺!

  时光璞转过头,将车窗唰的彻底放了下去。

  冬夜的冷风呼啸着吹了进来,时光璞紧扣着自己的手心,冷的再也忍不住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

  翌日早晨,军区大院,郁家。

  郁老太太如一尊佛像,七点不到就端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七点钟整的时候,郁锦川晨练完,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军绿色的作战服,身形挺拔而又结实,如果不看眼角的那些细纹,一眼看去,也不过就是三十几岁的样子。

  看到郁老太太那么早就坐在那儿,郁锦川讶异的问了一句,“妈,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昨天婚礼忙活了一天,一家人几乎还都没有起床的。

  郁老太太拄着拐杖起身,跟着郁锦川走进了一楼的洗手间。

  “锦川哪。”她终于斟酌着开口,只是话到还是改了口,“昨天晚上你几点钟回来的?”

  郁锦川拿着毛巾在水龙头下浸湿,眼睛含笑的看向老母亲,“妈,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郁老太太皱了皱眉,只好又问道,“那妈问你,昨天晚上去见什么朋友呢?”

  郁锦川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你认识的,邱凡。”

  “她啊。”郁老太太的脸立刻就亮了起来,“怎么?她那么晚来D市找你有什么事吗?”

  “因为她哥调职的事情。”郁锦川简单说完,将毛巾放了回去,抬脚走出洗手间。

  郁老太太点头,笑眯眯的跟在后面说道,“其实啊,妈对女方的家世也没有什么要求,况且你现在年纪也摆在这儿了,邱凡这姑娘人挺不错的,又没有结过婚,和你的年纪也刚好合适,我看哪……”

  “妈。”郁锦川皱眉,开口打断了她,“说什么呢,邱毅是我的战友,邱凡是他的妹妹,我们之间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而已。”

  “傻儿子,一个女人这么多年都不找对象,跟着你在部队里面吃苦,你真以为她把你当作普通的上级啊?”郁老太太干脆直接的点破。

  郁锦川没有说话,摇了摇头,抬脚欲上楼。

  “等等。”郁老太太一把拉住了他,“锦川,你今天跟妈好好说说,你是不是心里面……还想着知秋呢?”

  ------题外话------

  月票榜竟然排到第十四名了,这是本文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啊,简直具有里程碑的意义!那种感觉就像是穷孩子突然吃到了披萨~感动啊~谢谢大家~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172韩禛曰:以后不准跟他说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