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不过就是个农村出来的女人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放开我女儿!”高知秋的声音猛地传进耳里。し

  “妈妈……”又疼又委屈,一听到高知秋的声音,忍不住“哇”的一声就大哭了出来。

  高知秋心急,快步冲了过来,伸手就将冷世钧给重重的推开了。

  冷世钧正弯腰想要安慰,一时不妨,被她推的撞在后面的墙上。

  他很快稳住自己,眼睛紧盯着捂着腹部的地方,好像……有红色的血迹渗了出来。

  心里一惊,焦急的就想要过去了解情况,“好像流血了,快让我看看!”

  看到女儿疼的大哭,一股无名的怒火在高知秋的心头汹涌的燃烧着,她猩红了双眼,发了疯似的又把他给推开了,神情就像是一只受伤的母兽,对着他一阵咆哮:“你做什么,你到底对我的女儿做了些什么?她在病房里待的好好地,为什么现在会这样?你知不知道她刚刚做过手术,你……”

  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在幽静的走廊上显得格外刺耳。

  高知秋的脸已经偏向了一侧,左边脸颊迅速红肿,出现一个清晰的手掌印。

  哭声停止,所有人都有着瞬间的怔愣。

  “妈?”冷世钧这才注意到母亲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再看到高知秋红肿的脸,他迅速拉住了徐美祖的胳膊,“妈,你这是在做什么啊?谁让你打她了?”

  “做什么?我今天就是要来教训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的!敢推我的儿子,敢对着我儿子大吼大叫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就是个农村出来的女人,你以为你有钱了就是金凤凰了是不是,竟然敢这么对我儿子……”徐美祖看着高知秋不停地咒骂着。

  刚才她一开始之所以没过来,是以为那个女孩子只是儿子认识的一个朋友,没想到高知秋突然出现了,还喊她“女儿”,两人还合起伙来一起欺负自己的儿子,她一个没忍住,直接跑过来二话不说就打了一巴掌,虽然现在手心里一阵火辣辣的疼,但是心里却泄恨的很,看着高知秋的眼睛也充满了快感和得意。

  见高知秋被打,不顾肚子上的疼痛,直接用头朝着徐美祖的身上就撞了过去,“老女人,不准你打我的妈妈!”

  徐美祖毕竟已经七十多岁了,年纪摆在那儿,加上只顾着高知秋,并没怎么注意,被这么猛不丁的一撞,虽然力道不大,但也感觉胸口一阵闷痛猛地袭来,差点儿被撞岔气了……要不是刚好冷世钧正抓着她的胳膊,保不齐就会跌倒在地上了。

  她稳住身子,喘着粗气,伸出手指对着就骂道,“你这个野丫头,跟你妈妈简直是一个德行,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果然就是缺乏教养!”

  “妈!”冷世钧忍不住吼出了声,“你说什么呢!不许你这么说她!”

  “为什么不让我说?世钧,难道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你害成那么惨的?要不是她把你骗去了美国,你能受那么多的苦吗?回国后还生了那么长时间的病?那都是因为她害的啊!是不是现在好了,你就把以前受过的罪全都给忘记了?”徐美祖指着高知秋,义愤填膺的说着。

  “不管是苦,还是罪,那些都是我心甘情愿去受的,行不行?”冷世钧抑制不住心底的痛苦,尤其是母亲那么说的时候……

  高知秋捂着脸起身,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要扑过去,撕烂徐美祖的那张嘴。

  但是理智和良好的教养让她握紧了拳头,指甲也狠狠的戳进手心,“就算是我欠你们冷家的好了,这一巴掌以后,我跟你儿子的关系彻底一笔勾销,跟你们冷家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说完,她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痛,搀起了坐在地上的an,妈妈带你去看一下伤口。”

  “不准走!”徐美祖不依不挠的挡在了两人的面前,眼睛在的脸上看了看,随即了然的看向了冷世钧,“世钧,你老实告诉我,之前你是不是已经跟她见过面了?”

  住在同一层病房,而且才刚刚做过手术,世钧昨天又一直待在这儿……这些信息,让答案似乎在瞬间就水落石出了。

  徐美祖猛地睁大眼睛,因为愤怒和懊恼,腮帮子都抖了起来,“世钧,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啊,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是看不明白啊,她肯定是想要缠着你,还有这个野丫头,她们肯定……”

  “妈!”冷世钧猛地打断了她。

  他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飞速的翻滚着,身体里更是从未有过的悲怆和无奈。

  明明是他的亲生女儿,却要被母亲指着鼻子辱骂没有教养,他明明是孩子的父亲,却不能保护她,他还能称为一个男人吗?

  在徐美祖又想要开口唾骂的时候,他脱口而出的说道,“是我的亲生女儿!”

  徐美祖愤怒的表情顿时僵住,苍白着脸,眼睛也是又惊又疑,“你,你说什么?”

  “妈,当年是我要带她去美国的,都是因为我没有用,所以才让她跟着我在那吃苦受罪。我跟着你们一起回国的时候,她一个单身女人,没有任何的依靠,但是她还是把肚子里的孩子给生下来了,这么多年,是我欠了她的,是我对不起她……”

  “是我的女儿,在你骂她没有教养的时候,你骂的人……就是你儿子我!”冷世钧紧紧的攥着双拳,说道,“现在,我要带她去看伤口,至于你……随便吧。”

  说完,他弯腰抱起,直接快步朝着楼梯跑去。

  高知秋包都来不及拿,只能也追了上去。

  徐美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儿,半天都没有动弹一下,耳边来回盘旋的只有一句话:那个女孩,竟然是世钧的亲生女儿?!

  这么说,他们冷家还有一个流落在外的孙女?这……怎么可能?!

  徐美祖不知道花了多久才消化了这个消息,她皱着眉,慢慢的往回走着,到了1806号病房门口,却发现病房的门开着,走进去,看到韩敏芝竟然醒了,而且还坐在了沙发上。

  穿着宽大病号服的身体瘦弱的像是风一吹就能刮走似的,脸上更是惨白一片,两只眼睛木木的看着前方,听到声音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徐美祖忙担忧的走了过去,“敏芝?”

  见她还是没什么反应,徐美祖心里不禁一阵忐忑,在韩敏芝身边坐下,轻声的问道,“敏芝,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自己下床了,身体没事儿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韩敏芝悠悠的转过头,声音轻的像是不知从哪里飘出来的似的。

  “妈,世钧他去哪里了?”

  “世钧?”徐美祖愣了一下,随即便撒谎说道,“哦,他去楼下帮你买水果了,你等一会儿,他马上就回来了。”

  韩敏芝没有说话,眼睛始终一瞬不瞬的看着徐美祖。

  徐美祖:“……”

  在她就要承受不住那种怪异的目光时,韩敏芝转过头,继续安静的看着前方。

  徐美祖皱皱眉,只好站起身说道,“敏芝,你肚子饿不饿,我从家里带了补汤,是亲家母给你熬的。”

  “……”韩敏芝没有说话。

  她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表情,不悲不喜,甚至眼睛都不曾眨过一下,漆黑的眼底像是两颗黑洞一样,渐渐绝望,没有一丝的光亮和神采。

  。

  10层,医生帮检查了一番,还好因为做的是微创手术,所以就算扯到了伤口,也没有太严重。

  将伤口重新包扎好后,医生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已经疼得眼泪汪汪了。

  高知秋心疼的不行,找了护士,帮忙将女儿放在轮椅上,推着离开了。

  冷世钧忙追了上去,想要跟着一起进电梯的时候,却被她猛地推了出去。

  “知秋,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是真的不知道受伤了,刚才我看到她,我只是想要关心一下她……”冷世钧解释。

  “不需要你的关心,你走吧。”高知秋表情冷漠,伸手按下了电梯。

  见冷世钧还用手挡着电梯门,她冷笑了一声,说道,“冷世钧,刚才你母亲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就算是我欠你们的,现在也可以一笔勾销了吧?你母亲都那么说了,你现在还这样死命纠缠,你们到底又是什么意思?”

  “……”冷世钧哑口无言的站在那儿,看着她冰冷的眼睛,双手慢慢放下,就那么看着电梯门渐渐在眼前合上。

  什么意思?

  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现在到底在做什么,脑子里又在想什么,他们已经离婚了,不是吗?

  冷世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上楼梯的,从十七层到十八层,短短几十个台阶,他却仿佛像爬了一座山似的,整个人出了一身的冷汗。

  深吸一口气,走回到1806号病房,却发现韩敏芝已经醒了,正和母亲坐在沙发上。

  冷世钧抬脚走了过去,低头看着她,声音温柔:“敏芝,怎么下床来了?你刚才刚做完手术,我抱你回床上休息吧。”

  说着,伸手就要去抱她。

  韩敏芝却像是触电了似的猛地往后一缩,抬起头,两只黑漆漆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问道,“你刚才去哪里了?”

  “我……”冷世钧刚要开口,看到母亲在她身后不断做着暗示,改口说道,“我去楼下了。”

  “去楼下做什么了?”韩敏芝追问。

  徐美祖不停的给暗示,用口型示意“水果”两个字。

  冷世钧自然是看不明白的。

  他皱了皱眉,说道,“敏芝,别胡思乱想了,你刚刚才做完手术,还是先好好休息吧,我……”

  “是啊,我刚刚做完手术,我的丈夫就在我面前去找前妻和女儿了,那我呢,我又算是什么?”韩敏芝说着,嘴角边勾起一抹嘲讽的苦笑。

  “敏芝,你……”冷世钧讶异的看向母亲。

  徐美祖也没有想到,她还以为韩敏芝没有听到他们的话呢,当下便摆摆手说道,“不管我的事,我一个字都没有说。”

  韩敏芝听到这话更是心凉,紧抿着嘴唇,忍着心头刀割一般的难过,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她拂去了冷世钧伸过来的手,哑着嗓子说道,“你不要碰我,我自己可以走去。”

  冷世钧皱着眉,一来身心俱疲,二来又怕她动作太大伤到自己,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道:“好,那你慢慢走,先好好休息,等你身体恢复好了,我们再谈。”

  “……”韩敏芝没想到他这么轻易就说出了这种话,苦涩的笑了笑,转过身,一步一步缓慢的走到床边,径直的躺了下去。

  伤口处的麻药效果早已经没有了,可她却一点儿都不觉得那儿疼,因为更疼的,是她的心,仿佛就像是被人拿着一把钝刀,一下又一下的剜割着凌迟着。

  自己的丈夫,刚才在婆婆面前那般激动的说着对另一个女人的心甘情愿,是他没用,让她受苦受难……而她这个妻子,却孤独的躺在病床上。

  韩敏芝心底苦涩,想哭,却发现根本就流不出眼泪,她艰涩的眨了两下眼睛,看着窗外灰白色的天,一动也不动。

  徐美祖看了看韩敏芝僵硬的背影,悄悄地拉着冷世钧走出了病房。

  。

  房门关上,徐美祖看着冷世钧问道:“世钧,你刚才说的话都是不是真的,刚才那个女孩真的是你的女儿?”

  冷世钧无意识的点头,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高知秋的话。

  心里头的疑惑很多,他恨不得立刻冲过去一间一间病房的查找,然后找她问个明白。

  为什么这么久了她还没有回美国?为什么还要留在中国?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或者是困难?还有……她们母女俩,为什么相依为命的在医院里……

  “她结婚了没有?孩子的这件事情,是她亲口跟你说的?”徐美祖又问道。

  冷世钧回神,看着母亲,“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我看她生活的挺好的,如果没有结婚的话,会不会是故意来骗你的……”徐美祖越想越可疑,世钧心软,指不定会被人给利用。

  “妈,这点不用怀疑,她就是我的女儿。知秋到现在都没有结婚,她一个人把孩子养大了,孩子不可能不是我的。”冷世钧说道。

  “……”徐美祖皱着眉头,“不行。这样吧,找时间你跟那个女孩做一下dna鉴定,如果她真的是你的孩子,你要认回来我不反对,如果不是的话……”

  “妈!”冷世钧不可置信的看着母亲,以前只是觉得她比较强势和霸道,但是现在,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出自母亲的口。

  刚要想开口,“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冷世钧和徐美祖瞬间同时噤声。

  电梯里走出来一个身穿军装的中年男人,徐美祖一看,脸上的表情立马复杂了起来。

  冷世钧无意识的看了一眼,却刚好和那人的视线对上了,眼光深沉。

  虽然四目相对的时间只有短短不到两秒钟,冷世钧却觉得后背一凉,心头更是涌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直到那个男人一直往前走,并推开一间病房门走进去后,徐美祖才一把抓住了冷世钧的胳膊。

  “怎么了?”冷世钧收回视线,好奇的看着母亲。

  徐美祖看着前方,欲言又止的,最终,却什么也没说。

  。

  郁锦川推开1801号病房的门进去,发现屋里的气氛有些怪异,坐在床上,高知秋坐在沙发上,都低着头。

  他摘下帽子,提着一大包零食走了过去,“,今天感觉怎么样?”

  抬起头,一双大眼睛红肿不堪,委屈的开始告状:“郁叔叔,我妈妈刚才被人欺负了。”

  “!”高知秋低喊了一声。

  郁锦川将零食放下,皱着眉走到沙发前,看到她刻意低头挡着自己的脸……

  刚要伸手,在他手指还没碰到的时候,高知秋猛地转过头,隔开了他的触碰。

  郁锦川深不见底的黑眸渐渐笼上了一层怒气,声音低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被打了?”

  眨了眨眼睛,刚要开口,又被高知秋的眼神制止住了。

  “是不是让我去调监控录像?”郁锦川开口。

  高知秋:“……”

  僵持了一小会儿,她抬起头,将头发往耳后拨,那半边红肿的脸也清晰的露了出来。

  “小事,不过就是被打了一巴掌而已,以前又不是没被打过。”她轻描淡写的说道。

  “……”郁锦川望着她,薄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几乎成了一条直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开口说道:“我先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乖乖点头,等郁锦川推门离开后,她看着高知秋就说道,“妈妈,你为什么不告诉郁叔叔,刚才那个老太婆好可恶,我不喜欢她,让郁叔叔去教训她……”

  高知秋:“……”

  。

  高筱潇并不知道,因为常欢颜在午睡,所以她不得不提前离开,而高知秋正因为在十九楼没有找到她的人,所以才在回去的时候,和冷家起了那一场冲突。

  离开医院的时候,时间还不到下午的三点半,想了想,她就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圣约翰幼儿园。”

  到了幼儿园,学校还没有下课,高筱潇看时间还早,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就进去了。

  走到大班教室,却被告知孩子们都在操场上上体育课呢。

  高筱潇来到操场,发现已经有不少孩子在那儿运动了,至于足球场那一小块区域,更是欢声笑语闹哄哄的一片。

  当看到一身白色羽绒服的高筱潇,座椅上的孩子们也是一个个张着好奇的眼睛望了过来。

  “小白妈妈!”景安玖正和几个小姑娘坐在那儿加油,看到她就起身跑了过来,小脸笑眯眯的说道,“小白妈妈,你来接小白放学的吗?可是我们还没有下课。”

  高筱潇牵着她到座位坐下,听着小姑娘脆生生的给她介绍,“小白他是守门员,你看,他在那里。”

  顺着她的小手,高筱潇看到球门前面,高小白穿着一身红色运动服,绷着小脸,表情淡淡的站在那儿,一眼看去,很像是韩禛平日里在办公时的样子,不紧张,反而……有些随意和懒散。

  高筱潇看了半天,加上景安玖的解说,才知道原来这是他们班级和隔壁班的一场对弈比赛。

  景彦希是前锋,在操场上几乎是满场跑,结果一场下来累的够呛,却一个球都没有进。

  相反,对方班级的球技俨然要比这个班好,尤其那个前锋,叫什么欧阳……一直频繁不断的射门,还好每次都被高小白给扑回去了。

  没有球的时候,高小白就恢复了高冷,不苟言笑,每次扑到球后,景安玖还有那一群小女生就会使劲儿的扯着小嗓子喊,“韩墨白,你好帅!韩墨白,你好帅!”

  高筱潇:“……”

  果然是时代不同了,幼儿园的孩子就知道看脸了。

  高小白也是偶然朝看台望过来的时候,才发现高筱潇竟然坐在那儿,他弯起小嘴笑了笑,后面的比赛显然就比之前要专心一些了。

  不到20分钟,这一场比赛就以零比零宣告结束。

  高小白和景彦希都从操场上跑了回来,尤其是景彦希,一头大汗,热的小脸都红扑扑的。

  景安玖把一个蓝色的保温杯递给高小白,给景彦希的则是一瓶哇哈哈的矿泉水。

  景彦希拿过水咕噜咕噜喝了几口,才说道,“玖玖,你怎么不把我的保温杯也拿过来?”

  景安玖小脸红红的,想了想,说道,“你跟小白的杯子是一样的,容易弄混淆。”

  景彦希:“……”

  高小白在一旁慢条斯理的喝水,不说话。

  “阿姨,你刚才看到我射门了吗?”小孩儿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景彦希立马和高筱潇热切的攀谈了起来。

  小家伙有点胖乎乎的,五官长得很漂亮,红着脸单咧着小嘴,模样看着确实特别的讨喜。

  高筱潇微笑点头,“看到了,你踢得很棒,很厉害!”

  景彦希看着高筱潇亲切微笑的脸,开心的都没边了,点着小脑袋不停说道:“我最喜欢射门了,今天我是没发挥好,下次你再来看啊,我肯定会得分的!”

  高小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还是什么话也没说。

  “阿姨,肯德基最近新出了一个苹果派,你吃过吗?”景彦希扭着小身子羞赧的开口。

  “想要吃就直说,干嘛拐弯抹角的?”高小白没忍住,开始吐槽。

  景彦希脸红,“呃,我……”

  高筱潇微笑地说道,“没吃过,那我请你们一起吃吧,好吗?”

  “真的吗?”景彦希其实也只是说说,没有抱太大希望,没想到……

  “当然是真的。”高筱潇摸了摸他圆圆的小脑袋,从座椅上起身,“我们走吧。”

  “耶,小白妈妈万岁!”景彦希开心的直接跳了起来。

  高小白+景安玖:“……”

  。

  附赠韩少小时候番外一则:

  某一天,八岁的韩小禛背着萌萌哒的小书包回到家里,一进家门就被韩正铭按住,扒下裤子,啪啪啪地猛揍了一顿屁股,然后被罚面壁思过一个小时。

  郁锦川刚巧来韩家串门,韩小禛一看到一身军装,威武正气的郁首长,立马飞扑过去,抱着他的腿嚎啕大哭:“郁伯伯,我在这个家里实在是没法儿再待下去了,你带我走吧!你不是没有儿子吗,我给你当儿子吧,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敬你的!”

  郁锦川:“……”

  一问才知道,原来韩禛考试又考了全班倒数第二名。

  倒数第一名是谁?景家老二景慕琛。

  书中之趣,在于分享u.com】-趣读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37不过就是个农村出来的女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