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每个人都有过疯狂爱一个人的时候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有关系,当然有关系了!”徐美祖颤抖的指着报道上的那张照片,“你仔细看看,这篇报道里面说了,郁锦川亲口承认:高知秋是他的妻子,而叶潇是他的女儿,那不就是说,叶潇是高知秋和他生的女儿吗?”

  见冷世钧皱着眉头不说话,徐美祖大口的喘着气,肩膀抖个不停,眼睛也瞪得大大的,“世钧,你老实告诉我,韩家人都知道这件事吗?”

  “妈!”冷世钧忍不住喊出了声,眼眶渐渐发红,“算我求你了行不行,你能不能消停点!因为你,我都跟敏芝都离婚了,他们韩家也跟我们一刀两断了,为什么你到现在还要去管别人家的事情,难道你非要搞得他们臭名昭著才满意是不是?”

  “……”徐美祖看着眸底发怒的儿子,脸上满是痛心和受伤,“因为我?呵呵,你跟敏芝离婚都是因为我?”

  冷世钧伸手耙了耙头发,疲累的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说了。

  她是他的母亲,就算再蛮横无理,他作为儿子,说什么她都只会以为他是在发发脾气而已。

  徐美祖抽出纸巾,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伤心的说道,“敏芝要跟你离婚,难道就因为我那天骂了她一句吗?她跟你结婚这么多年,别以为我没看出来,其实她早就后悔了,她还年轻,不过就是嫌弃你年纪大了,耐不住寂寞了,所以才……”

  话还没有说完,冷世钧“嚯”地一声站了起来,抬脚就走到门边拉开门走了出去。

  “……”徐美祖一愣,随即赶紧抬脚追了过去,“世钧,世钧你别走啊……”

  到了外面,冷世钧早已经上了楼梯。

  沙发上,婉婉转过头看着她,肉呼呼的小圆脸蛋上满是惊讶和茫然,“奶奶……”

  徐美祖看着孩子,想到狠心的儿媳妇,板着一张老脸脸就回屋去了。

  婉婉:“……”

  等冷郁秋端着一碗葱油拌面从厨房出来后,婉婉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姐姐,奶奶好像跟爸爸吵架了。”

  冷郁秋一愣,眨了眨眼就说道,“别胡说,来吃饭吧。”

  婉婉撅了撅小嘴,“是真的,爸爸刚才去楼上了,奶奶追出来的时候,特别特别的生气。”

  话刚说完,徐美祖的房门又开了,她走出来,面容严肃,吓的姐妹俩一句话都不敢说。

  “郁秋,你来一下。”她严肃的开口说道。

  “好。”冷郁秋将筷子递给了婉婉,立马抬脚就走了过去。

  。

  徐美祖联系前后仔细一想,总算是把事情都搞明白了,高知秋是潇潇儿的亲生母亲这件事情,怕是自家儿子早就已经知道了吧。

  至于韩敏芝,她在嫁给世钧的时候就知道高知秋这个人的存在了,那肯定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了。

  这么说,高知秋和潇潇儿,是一对亲生母女同时跟韩家的一对姐弟俩发生了关系,女儿嫁给了韩家的儿子做媳妇儿,而母亲则是韩家大女婿的前妻,还生了个跟潇潇儿年纪差不多的女儿>

  她现在唯一不能确定的是:韩家的三个长辈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以她的推测,应该有极大的可能性都是不知道的。

  韩正铭的脾气那么的暴躁,韩老太太又信佛,性格比较的保守,钟瑜红也是个行为比较正派的女人,既然当年韩敏芝嫁给自家儿子的时候,就因为十几岁的年龄差他们就能死活不肯愿意,如今又怎么会愿意让这种狗血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

  徐美祖点了点头,眉毛却渐渐的皱在了一起。

  冷郁秋看着眼前一脸若有所思的徐美祖,不知怎么回事,只觉得心里非常的不安,但她也不敢冒然的说话,只能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美祖才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冷郁秋,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郁秋,前两天你爷爷给你介绍的那个小伙子,你们两人见过面了没有?感觉怎么样?”

  冷郁秋没有想到徐美祖找自己竟然是为了谈这件事情,当下脸色就有些发白了,眼睛里也立刻噙满了眼泪,握紧双手说道,“奶奶,我,我不喜欢他,我也不想结婚,求求你,不要让我嫁人好不好?我明年就毕业了,过完年我就去找工作,我一定会努力工作,好好赚钱孝顺你们的。”

  徐美祖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郁秋,你这都已经二十二岁了,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都生下世钧了,女人这辈子最要紧的就是结婚,传宗接代,事业和感情都是其次的,难道你还想把自己的一生都耽误在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身上吗?”

  “……”提到韩禛,冷郁秋的眼泪直接就从脸上滑了下来,低着头,啜泣的小声说道,“我,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真的不喜欢别的男人,我也不想结婚了……”

  虽然只和韩禛见过几次面,但是她却有种“一见萧郎误终生”的感觉,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韩禛那样完美又优秀的男人了。

  学校里的男生她从来都看不上,总觉得太年轻也太不靠谱了,没有韩禛那样的成熟男人的魅力;至于家人帮忙介绍的,基本都是大腹便便,离过婚的男人,虽然也算事业有成,却没有韩禛那样清傲又高贵的气质;而前几天爷爷给介绍的那个男人,虽说是个富二代,可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就想要带她回家,举止轻浮不说,整个人流里流气的,跟韩禛一比,气质粗鄙而又低俗……她其实要求并不高,只要能有个踏踏实实,哪怕有一点点接近韩禛那样气质的男人也好,可是没有,真的一个都没有……

  经过上次在d市被韩禛那番的羞辱后,冷郁秋现在也死心了,既然找不到韩禛那样的,她就决定这一辈子都不嫁人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是没有想到的是……

  “你就那么喜欢韩禛吗?”徐美祖望着她,一双眼睛里满是犀利和严肃。

  冷郁秋点了下头,红着眼睛说道,“我真的很喜欢阿禛,就算他一点都不喜欢我,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既然如此。”徐美祖皱了皱眉,“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去试试,如果他还是不接受你,那你就回来乖乖的答应相亲结婚,怎么样?”

  冷郁秋惊讶的看着徐美祖,“奶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奶奶年轻时跟你一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每个人都有过疯狂爱一个人的时候,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试的。”徐美祖含义颇深的说完,叹了口气道,“就像你爸你妈,虽然他们两人现在要离婚了,但想到之前为了结婚所做的努力,回想起来,也会是开心和甜蜜的。”

  “爸爸妈妈他们要离婚了?为什么?”冷郁秋猛地睁大了眼睛,怪不得这次妈妈没有回来,家里的气氛也一直很低迷,难道就因为这件事情?

  徐美祖又叹了口气,“刚才的那篇报道你都看过了吧?”

  冷郁秋忙点头,听到徐美祖又继续说道,“潇潇儿的亲生母亲,也就是你爸爸的前妻,敏芝也是因为知道这件事,所以才跟你爸爸离婚的。”

  “……”冷郁秋难以置信的看着徐美祖,潇潇儿亲生母亲和自己的养父有过一段婚姻?太狗血了吧!

  “这件事情,我猜韩禛和潇潇儿肯定也是知道的,为了把事情隐瞒住,竟然让我的儿子和媳妇儿离婚,可真做得出来的啊。”徐美祖感叹,“毕竟这种事情传出去是会被人笑话的。”

  冷郁秋只觉得自己浑身抖得厉害,“奶奶,你的意思是……”

  。

  韩老太太坐车来到了军区大院,快进大门的时候,看到有个女人在大门那儿鬼鬼祟祟的,卫兵还拿着枪指着她。

  等车刚进了大院的门,韩老太太突然中气十足的开口,“小刘,停车!快停车!”

  小刘被这急迫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猛踩刹车,结果“哎呦”的一声,韩老太太一头撞到了前面的座椅。

  “老夫人,您没事儿吧?”小刘都快吓哭了,这可真的不能怪他啊,谁让老太太突然让刹车呢。

  韩老太太摸了摸撞疼的额头,确保发型没有乱,挥了挥手说道,“没事儿,我下去一趟,你先在这儿等着。”

  “好的,老夫人。”小刘心有余悸,从后视镜看着老太太系好围巾,戴好墨镜,打开车门后,下车就往回走去。

  。

  “请问同志您找谁,再不说话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小战士我这枪,义正言辞的看着眼前奇怪的女人。

  “我……”高知秋支支吾吾的,急的脸都红了。

  她刚才来的太急了,结果竟然忘记带手机了,等到了这儿的时候又不敢说是来找郁锦川的,一是怕郁老太太在家,二是怕被人知道了,但是……她又不甘心就这么走了。

  “同志,请你立刻回答我的问题!”站岗的小战士立马竖起了枪,一身警戒的问道。

  高知秋:“……”

  就在这个时候,“等等。”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韩老太太拄着拐杖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小同志,她是我孙媳妇儿的母亲,是我让她在这儿等我的。知秋啊。”

  韩老太太亲热的拉起了高知秋的手,“哎呦,手都冻凉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啊,亏我找了你老半天呢。”

  说着,拉着她就往军区大院里走去。

  小战士看了看,伸手正了正自己的帽子,把枪支也放了下去。

  因为站在风里许久,高知秋的脸色有些发青发白,“老夫人,我……”

  “唉,别说了,是不是想去见潇潇儿又不好意思啊?”韩老太太笑容满面的,带着她直接走到车旁,拉开车门说道,“外面冷,先上车再说吧。”

  高知秋皱了皱眉,看着韩老太太慈祥的笑容,鼻子一阵泛酸,忙低下头,弯腰坐了进去。

  。

  轿车继续朝前开着,韩老太太的声音在封闭的车厢里显得分外暖心。

  “母女之间哪儿有隔夜仇啊,潇潇儿这孩子,你别看她表面上挺冷的,但是她特别的容易心软,以前我每次只要说身体不舒服了,她就立刻抛下工作回来看我,尽管那时候,她和阿禛还是假结婚呢,从这儿就能看出,她是个善良又知道感恩的好孩子。”

  “当年的那件事情,你和锦川都是受害者,虽然刚开始潇潇儿也很难接受,但是郁家那个老太婆把腿一摔伤,她也就心软原谅她了,还带着小白一起去看她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看到报纸了吧,她已经原谅锦川了,你看今天,还一家三口去郁家过小年了,把握一个老太婆都给扔家里了。”

  看着高知秋双膝上紧紧揪在一起的手指,韩老太太放软了语气,“知秋,我知道你这么多年在国外,肯定也吃了不少的苦,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女儿生活了二十多年,其中的艰辛是我们都想象不到的,潇潇儿心里其实也都是明白的。但是你也别怪她,毕竟她这么多年都是高贞宁养大的,高贞宁那个女人再坏,起码把她抚养长大了,不至于流落街头,可你作为亲生母亲,哪怕这么多年回来看一看也好啊。只要你跟她好好说说,这孩子不会钻牛角尖的,毕竟再怎么说,她身上流着你一半的血,这关系是怎么都割不断的。”

  高知秋听着韩老太太的话,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为自己当年的懦弱,为这么多天心里遭受的压力和谴责,也为韩老太太的劝解。

  “行了行了,别哭了,待会儿看到孩子,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呢。”韩老太太把纸巾盒递到她面前,打趣说道。

  高知秋吸了吸鼻子,抽出纸巾把眼泪都仔细的擦干净了,“谢谢老夫人。”

  韩老太太笑了笑,什么都没再说。

  。

  高小白穿着一身迷彩的棉服,脚上蹬着雪地靴,被郁锦川牵着往回走。

  刚才在买菜的时候,郁锦川整个人几乎都笑傻了,大院儿里很多人都认识他,有的人平时会看新闻,有的人则不看,所以知道这个漂亮又机灵的小家伙就是他外孙儿的时候,都忍不住夸上几句。

  高小白人小嘴甜,一口一个“爷爷奶奶”,“叔叔阿姨”的,而且还特别快的把找零的钱数都算出来了,惹得那些大爷大娘都夸他聪明,郁锦川真是第一次有种特别自豪又骄傲的感觉。

  一个高兴,他就买了整整一个推车的蔬菜瓜果和肉类,几乎都要把整个菜市场都买回家了似的。

  因为东西太多,高小白手里还帮忙提着个小袋子呢,装的是刚出烤箱的小点心。

  到了郁家大院子里,刚好看着一辆眼熟的轿车开了进去。

  “是太奶奶吗?”高小白眨了眨眼,问道。

  车在院子里停了下来,郁锦川刚要开口打招呼,却在看到后车门下来的身影时呆住了。

  “太奶奶!”高小白已经好几天没看到老太太了,看到一身墨镜围巾打扮酷炫的韩老太太,立马开心的扑了过去。

  韩老太太被小家伙撞的差点儿跌倒,稳住身子后指了指旁边,“小白,看看这是谁呀?”

  高小白歪过小脑袋,小嘴笑的弯成了月牙,“外婆。”

  高知秋听着这一声软软糯糯的“外婆”,整个人都绷不住了,刚擦完的眼泪立刻又掉了下来。

  “行了行了,别哭了,大过年的,你看你……”韩老太太有些头疼,虽然说是一对亲母女,但她可没见过潇潇儿这么爱哭。

  高知秋听到这话,忙抬起手擦着眼泪。

  “怎么过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郁锦川温润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手机忘记带了。”高知秋小声说道。

  郁锦川:“……”

  “行了,快进屋吧,外面多冷啊,小白,走,咱们进屋。”韩老太太说完,也不管他们俩了,牵着重孙子就往屋里走。

  “进去吧。”郁锦川也说道,“我刚刚买了菜,待会儿你下厨,多做几道拿手菜让潇潇儿尝尝。”

  高知秋低着头,半天后才嗫嚅的说道:“我,我不会煮菜。”

  “……”郁锦川愣了愣,“哦,那就我做吧,你帮我打下手。”

  “好。”高知秋答应了。

  。

  ------题外话------

  其实女人不会做饭挺好的,爱你的男人会拼了命的为你做饭,o(n_n)o哈哈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75每个人都有过疯狂爱一个人的时候》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