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别自作多情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高筱潇坐在沙发上,撇了撇嘴,“你晚上忙什么呢?你们公司不是今天放假了吗?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来?”

  “马上就到家了。”韩禛说完,“呵呵”轻笑了两声,“媳妇儿,你现在这是在查我的岗吗?”

  高筱潇:“……”

  “晚上我在公司里开了个会,从五点多一直开到刚才才结束,不信你可以问问周秘书。”韩禛认真的解释道。

  “哦。”高筱潇眨了眨眼睛,虽然心里头还是感觉哪儿有些不太对劲,但是他既然都这么说了,她也没有再追问,柔声说道,“那你慢点儿开车,注意安全,我在家里等你。”

  “嗯,乖。”韩禛又肉麻的说了几句话,这才把电话给挂断了。

  高筱潇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调了个综艺节目放着,一边拿起手机给韩敏夏发了条微信消息,“夏夏,听说你回到d市了?什么时候回家?”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

  高筱潇放下手机,过去拿起睡衣走进了卫浴室。

  。

  一楼客厅。

  家里这两天只有老人和小孩,所以都休息的都比较早,客厅更是一片安静。

  莲姨刚把厨房都简单收拾了下,就听到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突然响彻了别墅。

  她快步从厨房走了出来,在客厅沙发边上接通了电话,“喂,请问您……”

  话还没有说完,听筒里就响起了冷世钧急切的声音,“莲姨,请问家里面现在都有谁在?”

  “……”莲姨眨了眨眼,刚好听到声响,回头一看是韩禛回来了,遂立刻开口说道,“少爷他刚刚回来了,请问姑爷你有什么事吗?”

  因为这一声“姑爷”,冷世钧在那头顿了一下,才又开口说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麻烦莲姨让阿禛接一下电话吧。”

  “好。”莲姨放下电话,看着走过来的韩禛就说道,“少爷,是姑爷的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

  韩禛挑了挑眉,先将大衣外套脱掉交给了莲姨,这才慢条斯理的拿过电话,放到耳边“喂”了一声。

  “阿禛,我是世钧。”冷世钧在那头叹气,“不好意思,又要麻烦你了。刚才家里面突然接到了d市公安局的电话,说郁秋在亿豪酒店里突然被抓走了,还说什么……她在酒店里援交。这怎么可能呢,郁秋这个孩子在学校里一直都品学兼优,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了。现在她在d市举目无亲的,拘留所里又那么乱,她年纪还小,从来都没有去过那么可怕的地方,我们又不在d市,现在什么忙也帮不上,所以……阿禛,能麻烦你先帮忙去一趟警局把她保释出来吗?我知道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是……我明天一早上的飞机,得中午才能到那儿,我怕她被关在那种地方被人欺负啊。”

  “援交?”韩禛在沙发上坐下,一副不知情的语气,“怎么会这样?她下午的时候还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晚上去酒店里找她,不过一来我晚上刚好有个重要的会议,二来也不太方便单独去跟她见面,所以就让助理代替我过去了,没听说有警察在那儿啊。”

  “郁秋给你打电话了?”冷世钧惊讶了,“她找你有什么事情?”

  “她跟我说……”韩禛眼尾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楼梯,这才压低声音说道,“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潇潇儿亲生母亲的事情。”

  冷世钧脑子里“轰”地一声,“什么?!”

  。

  a市,冷家。

  客厅里,冷世钧一脸凝重的放下了手机。

  徐美祖看着儿子,忙着急的开口问道,“世钧,究竟怎么样了,韩家那边怎么说的?现在能去警局里把郁秋保释出来吗?”

  冷敬言虽然没有说话,脸上也是一副焦急的神情。

  “……”冷世钧皱起了眉,眼神探究的看向了徐美祖,“妈,为什么郁秋会无缘无故的跑去d市?还要找韩禛去酒店跟她见面?”

  “……”徐美祖脸上一愣,随即立刻就撇清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也不知道吗?要不是刚才警察局打来电话,我还以为她这两天都去朋友家玩了呢。”

  冷世钧:“……”

  他这几天把时间都用来陪婉婉了,对冷郁秋这个养女的确是有些疏忽了,竟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又跑去d市了。

  刚才从韩禛的话里语气,不难猜出母亲应该是跟郁秋说了些什么,所以她才会抱着希望再次去d市找阿禛,说不定还想在酒店里跟阿禛发生点什么……只是没想到却闹出这么个幺蛾子。

  “韩家那边到底是怎么说的啊?”徐美祖赶紧又问道。

  “……”冷世钧叹了口气,“阿禛说了,郁秋去了d市还打电话让他去酒店找她,幸亏阿禛今晚没有真的去酒店,否则只怕会被警察一起带走,如果那样的话就真的什么都说不清了。”

  徐美祖皱了皱眉,这么巧?刚好韩禛没过去,然后警察就去抓人了?

  “那阿禛能不能把郁秋给保释出来?”冷敬言在一旁问道。

  “他说他现在过去的话不太合适,得问问韩正铭的意见。”冷世钧说道。

  “为什么啊?”徐美祖一听到这话顿时气得不行,郁秋都被抓进警察局里了,怎么韩禛还在那儿考虑避不避嫌的问题啊?虽然世钧跟敏芝是要离婚了,但郁秋毕竟是冷家的人,跟他们韩家也算有过一层亲戚关系在,现在孤身一人在d市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作为亲家难道不应该先救人要紧吗?

  “……”冷世钧一脸无语的看着徐美祖,“妈,郁秋对阿禛有那方面的意思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都晚上九点多钟了,这么晚你让他过去警局里保释,只会让郁秋觉得阿禛对她还有意思。”

  “那怎么办啊,难道就让郁秋在局子里被关一夜吗?她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啊,那种地方那么乱,你让她怎么受得了啊!”徐美祖说完,突然抿了抿嘴,说道,“是不是那个潇潇儿不让韩禛过去的?”

  “潇潇儿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说完,冷世钧从沙发上起身,“我们现在不在d市,急也没有用,这件事情就当是给郁秋一个教训吧,这次以后,她应该也会对韩禛彻底的死心了。”

  说完,他有些疲累的揉了揉额角,“时间也不早了,爸妈你们早点休息,我明天得赶一大早的飞机去d市,先回屋了。”

  “嗯。”冷敬言叹气,只能点头。

  等冷世钧上楼后,徐美祖就有些生气的开口说道,“这个韩禛,真是太过分了,这件事情跟他肯定脱不开干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冷敬言不解。

  “忆豪酒店是正规的大酒店,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会有警察过去?还刚好在郁秋打电话让韩禛过去的时间?”徐美祖真是越想越可疑,“不行,这件事情肯定是韩禛搞的鬼。”

  “行了行了,你能不能别整天疑神疑鬼的,阿禛虽然不喜欢郁秋,但也不至于会做这种事情,毕竟那关系到郁秋的名节。”冷敬言说完,也站起身来回房,“时间不早了,我先去洗澡,你也别胡思乱想了,等郁秋回来,你再好好想想怎么善后吧。”

  徐美祖坐在沙发上,眼睛不停的来回转着,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古怪。

  。

  冷郁秋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坐在灯光刷白的审讯室里,她面色惨白,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知道不停的哭。

  两名警察面容严肃的坐在她的对面,一问三不知,最后口干舌燥,看了眼时间,其中一个警察不耐烦的开口说道,“冷小姐,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如果你找不到任何证人或者是有人来保释的话,我们必须要拘留你。”

  冷郁秋憔悴的抬起头,擦了擦眼泪,因为手机被她摔碎了,也不记得韩家人的电话号码,最后,不得不告诉他们冷世钧的手机号。

  冷家远在a市,没有人可以过来保释,最终,冷郁秋不得不被警察带进了一个局里的“临时”牢房里面关押,同住的还有另外两个女人,看不出年纪,身上穿着花里胡哨的裙装,一看就是站街女的打扮和气质。

  冷郁秋进去后就缩在角落里,二月初的天气,牢房里面几乎冰冷到刺骨,她身上还穿着酒店里的浴袍,整个人憔悴又害怕,只想着冷世钧能够找到韩禛,让他赶紧来这里把自己保释出去……

  警察离开后,那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壮实的就朝着角落走了过来,一把抓起冷郁秋就问道,“听说你是因为援交被抓进来的?”

  冷郁秋的脸色瞬间惨白,有点儿紧张的大喊道,“我没有援交,我是被冤枉的,是警察抓错人了,马上就会有人来保释我了。”

  “看来是同行啊。”来这儿的人都说自己是冤枉的,所以那女人对冷郁秋的话置若罔闻,说完这话还张开嘴笑了,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

  冷郁秋看着她,眼睛里露出了一抹嫌恶,同时心里也更加的懊恼,虽然自小就是个孤儿,但她一向洁身自好,除了熟人,在学校里根本没人知道她是被冷家收养的,她也是别人眼中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被抓进来在这种地方?还跟这样的女人关在一起?

  “看你长得不错啊,做这行赚了不少钱了吧?呦,怎么还穿着睡袍啊,是不是还在接客的时候就被抓了?”那个壮士的女人说着,就猥琐的笑了起来,一边还伸手开始拉起她身上的睡袍。

  隔壁的牢房里关着一些小混混,听到这话顿时响起了一阵阵的口哨声,冷郁秋脸红尴尬的拉紧了衣服,一把就把那个女人给推开了,“不要碰我!”

  “cao,都是同行,tmd在这儿跟谁装清纯呢。”女人恼了,过来就给了她一巴掌。

  力道很大,冷郁秋脸甩到了一旁,疼的她眼泪都出来了,伸手捂着脸,却已经吓得不敢再说话了。

  另一个女人冷笑了一声,道,“黄姐,干脆把她的衣服给扒了,让隔壁的小哥们过过眼瘾,反正她天天也要接客,多几个也无所谓。”

  “……”冷郁秋顿时睁大了眼睛,见那个叫黄姐的真的朝她走了过来,双手拉着领口就尖叫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cao,喊什么喊。”黄姐过来,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同时伸手把她的手按住了。

  另一个女人拉着她浴袍的领口就往两边一扯,冷郁秋只觉得上身一凉,铺天盖地的绝望袭来,眼泪也已经掉了下来。

  她在浴袍里面只穿了内衣,而且还是黑色的,白皙的皮肤在黑色胸衣的衬托下愈发显得诱人,也让隔壁那群人的狼嚎声更大。

  “哈哈哈哈……”两个女人笑的不行,伸手刚要把衣服继续往下拉,外面传来了警察的声音,“大半夜的吵什么吵!都安静一点!”

  那两个女人立刻松开手,走到一旁,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冷郁秋痛哭流涕的抓紧了衣服,哭喊着到了牢房边,拼命喊道:“救命啊,快来人啊……”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呼喊,竟然真的有警察走过来了。

  “冷郁秋出来,有人来保释你了。”警察打开临时牢房的门,终于把冷郁秋带了出去。

  。

  等走出临时牢房,看到一身的韩正铭,冷郁秋整个人顿时泣不成声。

  韩正铭死死地皱着眉头,他最近确实挺忙的,今天又是九点多钟才结束一个老同学的聚会,没想到刚走出饭店,就接到了徐美祖的电话。

  他看着眼前落魄又狼狈的冷郁秋,一张古板的脸上满是复杂的神情。

  最终,他只说了一句话,“小刘,你先送冷小姐回亿豪酒店。”

  说完这话后,他就转身离开了。

  “冷小姐,请跟我走吧。”小刘开口说道。

  冷郁秋擦着眼泪,点头跟着小刘往路边走。

  上了车,安静温暖的车内环境,让冷郁秋一颗不安的心终于缓缓归位,她看着窗外不断往后消逝的夜景,突然转过头,看向左前方,“阿禛知道我今晚的事情吗?”

  小刘嘴角无奈的一撇,面上却还是客套有礼的说道:“冷小姐,这些事情,我这个做司机的怎么会知道呢?”

  “我爸爸没有把事情告诉阿禛吗?”冷郁秋不死心,她觉得,肯定是韩禛让韩正铭去警局保释她的,不然,以韩正铭那性格,怎么可能大晚上的还亲自跑一趟?

  小刘心里鄙夷,遂开口说道:“这个我不清楚,但是我确实听到先生是接到了冷老太太的电话才过来的,这个时候……少爷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言下之意:别自作多情了。

  冷郁秋:“……”

  。

  韩正铭打了一辆出租,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夜里的10点半了。

  他来到二楼,脚步下意识的放轻,缓缓地走到儿童房门前,小心翼翼的伸手把门推开。

  高小白有时候夜里会起来上厕所,所以儿童房里面习惯性的亮了一小盏很暗的地灯,韩正铭眯着眼,依稀能看到大床上面,那小小的隆起来的一块。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看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然后才轻轻的又把门给关上了。

  叹了口气后,他准备回房。

  谁知经过韩禛卧房的时候,房门突然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韩禛穿着一身深蓝色的睡袍,手里端着个杯子走了出来。

  看到韩正铭,韩禛先是把房门关上,然后才开口喊了一声,“爸。”

  说完,也不等韩正铭回应,直接抬脚就走。

  韩正铭皱紧了眉毛,突然开口说道,“阿禛,你先等一下。”

  韩禛转过身,浓眉微微挑起,“怎么了?”

  韩正铭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放低声音,“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事要问你。”

  “爸,我媳妇儿还等着喝水呢,有事儿明天再说行不行?”韩禛一副“你好烦”的表情和语气。

  “……”韩正铭真是快要被这个儿子给气死。

  以前是担心他天天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不能让长辈好好安下心来;现在突然又彻底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简直就是个“妻管严”,什么都以潇潇儿这个媳妇儿为大,连他这个做父亲的都不看在眼底!

  韩禛见韩正铭五官紧绷却不说话,也懒得搭理,端着杯子就又要走,身后却冷不防传来了一句,“冷老太太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她已经把世钧结过一次婚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韩禛猛地停下了脚步,再度转身,然后毫不犹豫的走到韩正铭身旁,伸手拉起他的胳膊,“走,爸,咱们进屋再谈。”

  韩正铭:“……”

  。

  高筱潇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嘴唇突然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整个人呼吸不畅。

  睁开眼睛,就看到韩禛正压在她的身上吻着自己。

  高筱潇只是一愣,随即下意识的抬起了手,回搂在他结实又精壮的腰身上。

  韩禛松开唇,深邃又漆黑的桃花眼带着宠爱的看着她,语气戏谑,“媳妇儿,这么快就睡着了?这是不是说明刚才我太厉害了,所以让你累着了?”

  脑子里立刻想到刚才那颠鸾倒凤的不雅画面,高筱潇脸红的不行,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钟,才斯斯艾艾的开口说道,“让你倒杯水而已,这都快一个小时了才回来,我能不睡着吗?”

  “呵呵。”韩禛轻笑了一声,又凑上薄唇,在她微嘟的红唇上啄了两下,“水拿上来了,还喝不喝了?”

  高筱潇点头,被他扶着坐了起来,然后就看到他端着杯子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高筱潇滑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了看他,低着头,就着他的手连喝了好几口。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感觉此时此刻的韩禛似乎特别的温柔,虽然……他对自己一直都很温柔。

  “喝饱了吗?”韩禛轻声问道。

  高筱潇点头,就看到他把杯子放了回去,然后抱着她一起躺在了床上,拉过被子盖住了两人。

  台灯“吧嗒”一声被关上了,高筱潇在他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媳妇儿。”磁性低沉的嗓音突然在黑暗中响起。

  “嗯?”高筱潇懒懒地回应。

  韩禛没有再说话,但是搂在她腰间的手却又紧了一些。

  高筱潇笑了笑,同样双手紧紧的抱着他,慢慢的沉入了睡眠。

  。

  第二天早上,高筱潇起床的时候,发现韩正铭和钟瑜红早已经离开了。

  “正铭和瑜红去赶飞机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应该就能带婉婉回来了。”韩老太太坐在餐桌上,笑眯眯的说道。

  韩禛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待会儿我先送潇潇儿去公司上班,然后去医院接姐姐回来。小白,你在家乖乖陪奶奶好不好?”

  高小白点头,两只小手捧着牛奶杯,大眼睛咕噜噜转了两下,开口说道,“爸爸,别忘了下午我们还要去玖玖家。”

  高筱潇这才想起,昨天晚上……她好像忘记跟韩禛说要去景家采草莓的事情了。

  “……”韩禛笑了一声,“小白,追女孩子不能太主动,有时候要用一些‘欲擒故纵’的手段你懂不懂。”

  高筱潇:“……”

  韩老太太:“……”

  高小白则嫌弃的撇了撇小嘴,“爸爸,你追成功过几个女孩子?”

  韩禛:“……”

  见高筱潇立马看了过来,他立刻开口说道,“就一个,也就是你的妈妈。”

  高筱潇眨了一下眼睛,小脸立刻就不争气的红了,非但如此,心里还甜滋滋的。

  “哈哈哈哈哈。”韩老太太也笑开了怀,“我们韩家的男人啊,就是专一。”

  高小白也笑眯眯的,“太奶奶,我也很专一的哦。”

  韩老太太乐不可支的摸了摸重孙子的小脑袋,只当孩子还小,在开玩笑呢。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在外面响起,高筱潇听出是自己的手机,忙放下筷子,走出餐厅。

  电话竟然是韩敏夏打过来的,高筱潇有些兴奋的按下了接听键,“喂,夏夏。”

  “小嫂子,昨天晚上我睡太早了,所以没看到你给我发的微信。”韩敏夏在那头解释道。

  “没关系,夏夏,你现在人在哪里呢?在d市吗?”高筱潇忙问道。

  “呃……”韩敏夏有点支支吾吾的,“小嫂子,你怎么知道我在d市啊?”

  “妈告诉我的,她说上次给你打电话,是承衍接的,承衍说你们俩现在培养感情呢,所以让我们给点时间,不要打扰你们。”高筱潇带着笑意说道。

  “……”韩敏夏半天没说话,然后才又开口,说的却是……

  “对了小嫂子,我已经看到那天的新闻报道了,原来你跟郁小二的叔叔是亲父女关系啊,这么说,你得喊我‘嫂子’了才对呀。”

  “……”高筱潇没想到她会提到这茬,一时就窘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韩敏夏却在那头开心不已,“以后我不叫你‘小嫂子’了,毕竟你年纪比我还小呢,这样刚好,我们说定了啊,以后你就喊我‘嫂子’,怎么样?”

  高筱潇头疼的皱着眉,以前还没有想到这块,现在看来,韩家和郁家的关系,可真是够乱的。

  。

  等韩禛开车送她去公司的时候,高筱潇就半开玩笑的说起了这事儿。

  最后说道,“你说是不是很乱?”

  韩禛眼尾淡淡的睨了她一眼,“这就乱了?”

  真是个单纯的媳妇儿啊。

  “这还不够乱的吗?”高筱潇一脸的匪夷所思。

  她和韩敏夏的关系,在韩家和在郁家就称呼各不相同,更别说韩禛和那对双胞胎兄弟的称呼了,怪不得郁聿庭每次都要强调自己是“三哥”的事实。

  唯一置身事外的可能也就是郁存遇了吧,毕竟不管再怎么排资论辈,他都是长兄。

  韩禛“呵呵”一声,就不说话了。

  。

  ------题外话------

  今天我要回家,所以今天的更新可能就这么多啦,二更估计没有了,不要抱希望了。

  另过年期间我不会断更的,字数的话我尽量保持,别忘了投月票哦~大家春节快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281别自作多情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