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爸爸的公司要倒闭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顾向北:一天被当了两次炮灰,被两个妒夫打了两拳,求月票安慰~

  ------题外话------

  。》乐>文》小说

  就算是亲人,也没有这么源源不断帮忙救济的道理吧?尤其现在,郁家人的态度更已经是今非昔比……

  真不知道是该说她天真,还是自信过度。

  顾向北:“……”

  见顾向北依然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她笑着说道,“放心吧,就算爸爸的公司倒闭了,别忘了还有大舅舅和小舅舅啊,只要有他们的帮忙,我们家就没问题的,只不过不开公司了而已,其他方面肯定影响不到的。”

  “向北,你是不是担心我跟你会受到影响?”时光璞立刻问道。

  只不过他没想到,作为女儿,时光璞竟然如此的坦然接受?

  “……”顾向北有些讶异的看着她,时家的公司都要倒闭了?怪不得晚上,岳父岳母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都怪那个景慕琛,一家上市公司的老总,竟然那么小家子气,我不过就是说了他女儿几句不好听的话,谁知道他竟然这么对付我们!”时光璞咬牙切齿的,抬起头看着顾向北,又似安抚的说道,“不过也无所谓,这么多年我也有不少的积蓄,破产就破产吧,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的,我爸爸他本来就不是开公司的料,他年纪也大了,退休了也好。”

  顾向北僵硬着身子,神情还有些恍惚,“倒闭?为什么会这样?”

  “向北。”时光璞起身,慢慢的走过去搂住他的腰,一只手抬起放在了他的胸口,低声问道,“怎么办,爸爸的公司……要倒闭了。”

  那……是谁?

  真的不是时光璞?

  “……”顾向北望着她的眼神渐渐变得意味不明。

  “胡说!我……我今天跟爸妈去找景慕琛,谁知他不但没有见我们,还让小区保安把我们都轰出来了,我心情不好,连晚饭都没吃,哪儿有那个闲工夫找人跟踪你!”时光璞半委屈又撒娇的说道。

  “晚上,红顶酒吧,那个私家侦探不是你找过来的?”顾向北一边说,一边仔细看着时光璞的眼睛。

  时光璞的眼睛猛地瞪大,“我,我什么时候找人跟踪你了?”

  “还装傻?”顾向北浅笑着踱步过去,将袖子往上一捋,整个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道,“如果你实在不相信我的话,可以直接过来问我,没有必要找人跟踪我,嗯?”

  时光璞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我的狗腿子?”

  “你的狗腿子不是都已经告诉你了吗?何必再过来问我?”顾向北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近似嘲讽的笑。

  时光璞抓过旁边的抱枕,猛地就朝他的身上砸去,“说,晚上又去哪里鬼混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顾向北一边伸手解衬衫的纽扣,一边问道。

  时光璞端正的坐在沙发上,一身外出服依然完好的穿在身上,表情则有些阴郁的看着他。

  客厅没有人,顾向北到了楼上,推开卧室房门,却见里面一片的灯火通明。

  再度回到时宅,时间已经是夜里的10点多钟了。

  。

  关上车门前,顾向北最后听到的,是冉桐的那一声“他妈的”……

  顾向北突然觉得眼前这一切就像是一场闹剧,他转身,听到身后男人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时光璞,你行业里的死对头。”

  “谁,是谁?”冉桐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不但是有妇之夫,而且他的老婆你也认识。”陆南城又说道。

  顾向北:“……”

  见顾向北也不开口否认,她立刻捶胸顿足的道,“天哪你怎么不早说啊,我跟儿子发誓过我是从来不做别人小三的!”

  “有妇之夫?”冉桐猛地瞪大了眼睛,下一刻,她一脸怀疑的看向顾向北,“你……你有老婆啦?”

  “道歉?”陆南城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什么时候你的口味变的这么重了,竟然跟有妇之夫搞在了一起。”

  “你打伤了我的男朋友,赶紧对他道歉!”冉桐立刻又说道。

  “……”陆南城不禁语塞。

  冉桐:“前任的!”

  陆南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什么男朋友?我还是你的老公……”

  “什么奸夫淫妇,他是我的男朋友,你凭什么打他?”冉桐一拳揍在陆南城的胸口。

  是陆南城?顾向北摸着自己的下巴,眼中有微微的错愕。

  “奸夫淫妇,遇到了就要打!”

  “神经病啊,你为什么打人啊!”冉桐拉着那个男人大叫。

  没多久,他只听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在女人的尖叫声中,一道凌厉的拳风刮过,右脸就传来了一阵刺痛。

  顾向北也没多想,笑了笑,心照不宣地搂着她的腰朝酒店的方向走去。

  说着,伸手指了指前方。

  等他低下头,冉桐的唇已经离开,笑眼弯弯的对他说道,“好了,我们走吧,酒店就在那边。”

  有些凉,又软得不可思议,带着一股玫瑰的香气。

  一抬头,顾向北就看到有一辆黑色卡宴缓缓的停在路口,车门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下来的同时,自己的左脸也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碰了一下。

  又过了10分钟,他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抬起昨晚看了眼腕表,刚要开口,“来了来了。”冉桐惊喜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顾向北:“……”

  “再等等。”冉桐心不在焉的说着,眼睛则一直看着路边。

  “还不走?”他问道。

  顾向北搂着冉桐到了酒吧的外面,站在冷风凄厉的门口等了一会儿。

  。

  “当然是……”冉桐挑了下精心修剪的双眉,笑的那叫一个风情万种,“去开房咯!”

  “去哪?”顾向北手里还端着酒杯,表情更是不解。

  挂断电话后,冉桐迅速起身说道,“我们走吧。”

  “啊,真的假的呀?好好好,那我现在就出去。宝贝儿再见,我爱你哦,!”

  顾向北:“……”

  冉桐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只智能手机,看了一眼后放到了耳边,“喂,萧潜宝贝儿啊。”

  话刚说完,一阵诡异的儿童歌曲铃声响起。

  冉桐拿起酒杯,笑着和他对碰了一下,“人已经走了,合作愉快。”

  到后来,他都不知道自己是真的醉了,还是只是在借酒发疯,直到身体虚脱,直到再也跳不动了,两人才缓缓的回到吧台边坐下。

  顾向北还是没有回答,带动她在舞池里不停放肆的扭动着身体。

  “你就不怕……我们俩在一起的照片会被你的女朋友看到吗?”冉桐贴着他的脸,吐舌如兰的问。

  顾向北没有回答,只是过去,搂着她的腰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身上。

  “你醉了吗?”冉桐边跳,边大声问道。

  不知不觉的,顾向北就跟着冉桐在舞池里跳了起来,男帅女美,尤其又都跳的好,惹来周围频频的口哨声。

  背景音乐这时突然换成了一首更快节奏的韩国电子音乐,周围的年轻男女已经不管不顾的疯狂扭动起来,气氛热烈,人心更是蠢蠢欲动。

  “因为……”冉桐将唇移开,笑靥如花的近看着他,“我也被人跟踪了啊,所以就注意到了,算我帮了你一个忙,你欠我一份人情。”

  顾向北一怔,随即已经将手放在了她的纤腰上,搂紧,“你怎么知道的?”

  “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被人给跟踪了,唔,好像还是个私家侦探哦。”冉桐继续说道。

  顾向北微微皱眉。

  “……”顾向北一愣,听到耳边那柔媚又诱惑的声音说道,“你知不知道……”

  就在他扯下她的双臂要离开时,冉桐突然拉着他的脖子往下,将脸亲密的贴在了他的脸旁。

  但是他也有很严重的大男子主义,那就是……讨厌主动凑上来的女人。

  没错,他是喜欢女人,尤其是漂亮又有身材的女人。

  顾向北的脸上却有一丝的不耐烦。

  昏暗又暧昧的灯光下,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和裙子同款颜色的红唇微微翘起,媚眼如丝的望着他。

  “哎呀来嘛,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啊,陪我跳舞!”冉桐双手抱着他的胳膊,几乎是拽的把顾向北拉进了舞池里。

  他抬起头,看着眼前去而复返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没兴……”

  顾向北端起酒杯,刚喝了一口,“帅哥,真的没有兴趣跳舞吗?”

  “切!”那女人不屑的笑了一声,转身就走。

  顾向北抬头,看着眼前一身红色深v长裙,身材婀娜的女人,“没兴趣。”

  “帅哥,有兴趣跳个舞吗?”一道陌生的女声突然传进了耳里。

  顾向北坐在吧台,面前放着一瓶威士忌,听着的音乐,有一杯没一杯的慢慢喝着。

  夜,红顶酒吧。

  。

  叫阿霞的佣人来回看了两眼,应了一声,忙转身退回厨房去了。

  顾俪清款款站起了身,“吃,为啥不吃?大过节的,你不吃,难道还要让别人也不吃吗?阿霞,上菜,谨言,我们吃饭去。”

  “吃什么吃,没看到我在这儿烦着吗?眼睛瞎啦!”蒋梦怡瞪她,把怒火都撒在了佣人的身上。

  佣人的声音在一侧响起:“太太,晚饭已经做好了,是现在吃还是……”

  奈何这个孙女儿从懂事起就对她各种的瞧不上,虽然顾老爷子已经中风,顾以城又坐了牢,她却也不敢真的去打,只怕到时候也是自己吃亏。

  “……”蒋梦怡气的不行,真想上前扇她一巴掌。

  “我怎么胡说了?结婚后不住夫家却住在娘家,大过节的也不知道回来看看你和爷爷,这不是入赘是什么?我还听说了,好像大年三十也没有回来吧?”

  “俪清,你胡说些什么呢?”蒋梦怡气的说道。

  “呦。”顾俪清却笑的得意,“小叔这是入赘了还是怎么地?连自己的家都不愿意回了?”

  一边的沙发上,正在看动画片的小谨言被她吓了一跳,缩了缩小脖子,也不敢说话。

  “真是过分!突然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了!”蒋梦怡气的把电话往茶几上使劲一摔,双手抱在胸前,浑身都微微的发抖。

  。

  顾向北懒得解释,直接挂断电话,就将车呼啸的开出了时宅。

  “啊?怎么突然又不过来了?刚刚你不是都说好了吗……”蒋梦怡在那边大惊小脚的说道。

  坐进车里,他给蒋梦怡打了个电话,“妈,我和光璞今晚晚上不过去吃饭了,你们自己吃吧。”

  “好。”顾向北僵硬的笑了一下,转身直接就离开了。

  “……”郁熹媛叹了口气,说道,“向北,你跟亲家母解释一下,就说光璞她今天身体有点不适,所以今晚就不过去了。”

  时正林紧皱着眉,一句话也没说,将大包小包的礼品往地板上一扔,进去在沙发上坐下。

  她鞋都没有换,直接过去将外套往沙发上随手一扔,提着包就朝楼上走去。

  话还没有说完,时光璞就说道,“不去,没心情。”

  顾向北深幽的眼睛在三人的脸上一一划过,淡淡的开口说道,“今天是元宵节,妈想让我带光璞回去吃晚饭……”

  时光璞和时正林也停止了争吵,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尤其时正林,双眼充斥着通红的血丝,脸色灰败颓唐,仿佛突然间苍老了10岁似的。

  “行了行了,你们俩能不能不要吵了,从上车后就吵,这都到家了……向北?”郁熹媛的脸上迅速又不耐烦变成惊讶,“你,你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啊?”

  “我说过了,我又不是故意的,还不是那个小白……”

  “你还说,这还不都是你惹下的祸!要不是因为你,我跟你妈至于这么丢人吗?”时正林吼道。

  “我早就说了不要去不要去,你们偏不信!现在好了吧,丢不丢人,小区大门都没进去就让人给轰出来了!”

  刚把鞋换好,一阵嘈杂声从外面由远及近地传了过来。

  “不用准备了,我不在家吃。”顾向北说完,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抬脚就往玄关处走。

  “不好意思,先生他没说。”佣人说完,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姑爷,晚饭您想吃什么……”

  “有说去哪里了吗?”顾向北又问道。

  “下午四点钟,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

  顾向北微微蹙眉,“他们什么时候走的?”

  出去了?

  “姑爷,先生和太太带小姐出去了,让我跟您说一声。”佣人毕恭毕敬的说道。

  顾向北回到时宅,却发现家里一个人都不在。

  。

  高筱潇双手紧紧的揪着他胸前的衬衣,许久,才点了点头,“嗯。”

  不知道过了多久,韩禛才松开她,拇指擦了擦她红肿的唇瓣,低沉着嗓音说道,“别怕,手术那天我会跟你一起过去。放心,一定会成功,也一定会没问题的。”

  黏着而滚烫的气息在两人的唇齿间渐渐蔓延开来,高筱潇微翘的睫毛不停颤抖着,最终,闭上了眼睛。

  “如果手术真的失败了,我……我不……”高筱潇话没说完,韩禛已经弯下头,将唇覆住了她的嘴唇上。

  “爸爸把这些话告诉我的时候,我看得出他很难过,也很失望,他想的,应该是不管这个手术成功与否,都想要和妈妈正式成为一对被法律认可的夫妻。”

  “……”高筱潇使劲的眨着眼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其实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会说出那些话。爸爸还跟我说,他也害怕手术会失败,所以……他已经在昨天晚上跟妈妈求婚了,虽然她没有答应。”

  见她眼圈已经忍不住红了起来,韩禛松开手,直接将她抱着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扶着她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肩上,低声安慰道,“没事没事,她应该知道你是为了让她做手术才那么说的,放心,她肯定不会生气的。”

  “她哭了,然后答应我做手术了。可是……我觉得自己好像太冷血了,她是我的亲生母亲,可是我……我却冲着她发火,还说了那些让她难受的话……”

  “……”高筱潇呼了口气,就像小学生在回答老师问题一样的说道,“然后,我就冲她发火了,我说她懦弱,自私,还没有勇气,我说……她对不起我,她更对不起爸爸,要不是因为爸爸的关系,我才不会原谅她。”

  微微粗粝的拇指缓缓摩挲着她的手心和手背,也让她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然后呢?”韩禛将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无声的将她的小手全都包在手心里捂着。

  高筱潇看着他伸到自己面前的大手,忍不住抬起双手握住,才继续说道,“爸爸说,如果她不做手术的话,可能坚持不了多久,但是做手术,就会有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

  “妈妈说她不想做手术,我就冲她发火了。其实……我心里也挺害怕的。”

  同时,也在心底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因为顾向北……

  发火了?韩禛挑了下眉,“因为什么?”

  高筱潇转过头看他,半天后才轻声地说道,“我刚才在医院,冲妈妈发火了。”

  “怎么了?”韩禛一直在观察她的表情,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俊脸上不觉带上了一抹紧张。

  她怔怔的看着前方,眉头忍不住也皱了起来。

  高筱潇点了点头,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医院里的事情。

  “是不是没有睡午觉?”韩禛声音温柔,好似刚才的不快没有发生过似的。

  高筱潇睁开眼睛,伸手打了个秀气的呵欠,还是有些困。

  韩禛笑了笑,伸手解开高筱潇身上的安全带。

  后车门一打开,高小白就自顾自地下车了,“刺溜”一下子就往别墅里跑去。

  另一边,宾利慕尚缓缓的停在韩宅的车库里。

  。

  皱了皱眉,还是将车往时宅的方向开去。

  他看了一眼时间,下午的五点。

  没有人接。

  挂断电话后,顾向北一边将车开出医院,一边拨通了时光璞的号码。

  “嗯,那我就先让佣人去炖汤了。”

  “……”顾向北想了想,“好,我带她回去。”

  “恩。”顾向北刚要挂断电话,蒋梦怡的声音又响起了,“向北,今天是元宵节,你晚上带光璞回家吃饭吧?”

  “向北。”蒋梦怡欲言又止的,最终却只能说道,“好,那就先这样吧。”

  车里,听着电话那头蒋梦怡的哭声,他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带,“妈,先这样吧,如果不行的话,我再给家里找两个看护。”

  顾老爷子今年已经八十一岁了,因为年纪已经摆在了那儿,最终,顾向北只能无功而返。

  。

  等郁锦川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后,顾向北这才敲门进去。

  “向北。”郁锦川对他点了下头,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打了声招呼,就抬脚就匆匆地离开了。

  是郁家有人住院吗?难道是郁老太太?

  “小舅舅。”顾向北很是客气的喊了一声,转而却想到了先前在楼下的事情。

  出来后,没有想到会在走廊上看到顾向北。

  郁锦川担心夜长梦多,将高知秋送回病房后,直接去了主任办公室将手术的时间定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15爸爸的公司要倒闭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