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老公我厉不厉害?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彦彦,吃鸡腿吧。”苏若晚一脸的黑线,见郁聿庭的表情也越来越阴沉,忙夹起一块大鸡腿就塞进了景彦希的小嘴里。

  景彦希“唔唔唔”的努力了半天,才把鸡腿从嘴里掏出来,气呼呼的就说道:“晚晚,你想要噎死我呀?”

  “怎么跟妈妈说话的?”景慕琛冷眼一扫。

  景彦希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立马乖乖地低下头啃鸡腿,也不敢再乱说话了。

  尤小乔呐呐的收回视线,偷瞄了一眼身旁的郁聿庭,见他面色似有不善,忙开口小声地解释道,“那啥,今天上午是大师兄第一次去跆拳道馆教课,所以就想让我过去开开眼界,我只是后来忘记跟你说了,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翘班的!”

  郁聿庭:“……”

  他是生气她翘了半天的班吗?他明明是气她竟然又去和唐宇文成双入对,让别人误会了,还不告诉他!

  一桌人都只当是小孩子童言无忌,倒是高筱潇今天才知道自家儿子竟然和景彦希上了同一个跆拳道班,这么久了,以前却也没听小白提起过。

  “小白哥哥,彦彦哥哥,你们俩都在学跆拳道吗?那我也要去学!”四岁的萧潜鼓着小嘴边吃边喊道。

  陆自衡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终于没忍住,拿起纸巾帮他擦了擦嘴边的油渍,“学什么学,自己的名字会写不?”

  也不看看那么矮的小不点一个,还跆拳道呢。

  “我都上幼儿园了,当然会写了!”萧潜说完,冲着高小白就说道,“小白哥哥,我回家跟太爷爷和太奶奶说一声,我们一起学跆拳道吧,好吗?”

  高小白挑了挑眉,“好啊。”

  “耶,太棒咯。”萧潜开心的不行,以后他就可以经常和好朋友一起玩儿了。

  。

  郁聿庭的表情一直淡淡的,虽然没说什么责怪的话,但是也不笑,搞得尤小乔的一颗心也七上八下的,特别的不安。

  吃完饭后,景慕琛就以苏若晚需要休息为由,提出了告辞。

  作为今天的东家,燕南昇当然不会阻拦,毕竟他们今晚能来就不错了。

  景彦希和景安玖明显很不愿意这么早就走,可也没办法,小孩子没什么话语权,只能被景慕琛给带走了。

  等那一家四口离开后,沙发上,萧潜拿着一根棒棒糖,凑在高小白身边低声说道,“小白哥哥,你的小女朋友长的很可爱呢。”

  “嗯。”高小白弯了弯小嘴,“你也尽快找一个吧。”

  “可是我妈妈不让我找呀,她说在这个世界上,我只能爱她这一个女人。”萧潜苦恼不已的说道。

  高小白一本正经的给他开解,“妈妈和女朋友是不一样的,因为妈妈有爸爸陪。”

  “可是我爸爸还有别的女朋友,妈妈也有别的男朋友,他们经常不在一起,怎么办?”萧潜倒苦水似的,把家里的破事儿全都给说了出来。

  高小白:“……”

  毕竟他今年才五岁,虽然小脑袋瓜聪明绝顶,可也难断这种家务事啊。

  于是他叹了口气就说道,“那你还是过几年再找吧。”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萧潜说完,拿起棒棒糖舔了舔。

  几个大人都围在旁边的四方桌那儿玩骰子,也没注意到两个小家伙在说啥。

  高筱潇坐在那儿,韩禛搬了把椅子坐在她的后面,双手从后面搂着她,毫不顾忌现场的人,一副保护的架势,“怎么玩?什么规矩?”

  “是啊玩什么呀?”封辰安也问道。

  “既然嫂子说不会玩,所以我们就玩个简单的。玩大小,输了的人有惩罚,怎么样?”燕南昇说着,拿起骰蛊潇洒的摇了几下,“惩罚由数字最大的那个人定,不管定了什么,输了的人必须认赌服输,如果不愿意的话就得罚酒。”

  说着,指了指旁边吧台上早已让服务员运过来的啤酒。

  一扎又一扎的,摆的满满当当的。

  “好!”

  “可以!”

  “没问题!”

  现场的一个个全都是人精,真玩起来,谁输谁赢还真说不准。

  高筱潇跟他们几个待的次数也多了,不再像以前那么的拘束,再说了,有韩禛在旁边陪着呢,她也不担心,于是欣然同意。

  原本以为这种摇骰子的游戏纯粹就是看运气,谁知等众人轮番出手才知道,高手玩骰子绝不仅仅是靠运气而已,所谓听声辩数那都是小儿科,当陆自衡直接将三个骰子摇成了一柱竖在一起,当骰蛊拿开的一瞬间,高筱潇和尤小乔惊讶的嘴都合不上了。

  韩禛“呵呵”一声,伸长手臂,雅致的手指又捏了几个骰子扔进了骰蛊,晃荡了几下后一拿开:六个骰子,分列两柱,每柱三个……

  “哇塞,好厉害啊!”尤小乔兴奋的拍起了小手。

  郁聿庭:“……”

  韩禛得意的扬了扬眉,薄唇凑到高筱潇的耳边低声问道,“媳妇儿,你老公我厉不厉害?”

  高筱潇红着脸,小声的“嗯”了一句。

  韩禛心满意足,将骰蛊往回一推,“你们玩儿吧,我媳妇儿如果输了就算在我的头上。”

  众人一听这话,便也就玩得更开了。

  高筱潇也因为有韩禛的这句话,一点儿都不紧张了,轮到她的时候,三个骰子分别扔出了三、四、四,加起来十

  三、四、四,加起来十一,数字不大但也不小,倒也算挺安全的。

  陆自衡则直接扔出了三个六,数字十八,稳坐老大位置。

  燕南昇和封辰安他们几个扔的自然也不小,等轮到郁聿庭的时候,他挑了下眉,说道,“小乔先扔吧。”

  这样,万一小乔扔的数字太小,他在后面也可以救一下,毕竟这几个人都是一个比一个能折腾的,到时候说什么惩罚还真不一定。

  谁知尤小乔摇完了骰子后一打开,竟然是三个一,小到不能再小了。

  “呃……”尤小乔自己都尴尬了,这手气……也太背了吧?

  “哈哈哈,聿庭你不用摇了,肯定是小乔最小了,好,陆三你说惩罚吧。”燕南昇脸上那个得意啊,总算是逮着一回别人了。

  陆自衡薄唇微勾,一字一句的说道,“很简单。任意挑选现场的一个男人,嘴对嘴kiss一分钟。”

  众人:“……”

  就连高筱潇都有点儿被吓到了,这个陆自衡,平时闷不吭声的,看着也挺稳重内敛的,居然也是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第一个惩罚就玩的这么大。

  尤小乔红着脸,俨然也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惩罚。

  虽然说她是色女吧,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而且还都是老板的好朋友,她今天又是跟他们第一次见面,让她怎么好意思当众表演kiss啊……

  “快点儿啊,小乔姑娘,难道你是想选别人却不好意思说吗?”燕南昇贱兮兮的说道。

  “别这么说,阿昇。”另一个朋友也是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小乔姑娘,你就随意挑吧,愿赌服输嘛,我们一定会配合的。”

  尤小乔:“……”

  “现场还有小孩子呢,这样不太好吧?”封辰安看着那两个坐在那儿看动画片的小鬼,略显不安。

  “遮起来就可以了。”陆自衡老神在在的说道。

  郁聿庭一直不说话,坐在那儿,表情都不带动一下的。

  “……”尤小乔深吸口气,又握了握双手,算了,反正也不是没有亲过,就把这几个人都当成西瓜吧,闭上眼,一分钟很快的。

  于是她深吸口气,刚要开口……

  “吱呀”的一声,郁聿庭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游戏都玩几年了,还TM玩,真low。”说完,他直接过去,拿起外套就推门走了。

  “……”现场有着一瞬间的死寂。

  尤小乔率先反应过来,也顾不上和众人打招呼,起身拿起衣服也迅速追出去了。

  远远的还能听到她那一声甜腻的呼喊“老板,等等我呀……”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封辰安一脸埋怨的看着陆自衡道,“三哥,你看你,好好的气氛都让你给破坏了。”

  “就是,估计小乔姑娘都把我们当成坏人了,以后还会和聿庭出来玩儿吗?”燕南昇一脸讨伐的表情。

  “……”

  陆自衡勾着薄唇,笑的那叫一个云淡风轻。

  凭什么他心里不痛快,别人却要那么开心呢?

  看不惯,真的是看不惯。

  。

  尤小乔匆匆追到外面,却发现郁聿庭的身影早已经不见了。

  奇怪,怎么这么快就不见了?

  她皱着眉,只能掏出手机,一边拨打他的电话,一边往外面跑去。

  电话迟迟都没有人接,等她跑到了会所的外面,也没有找到郁聿庭的人影。

  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说走就走,不等她,电话也不接,不会人已经开车离开了吧?

  她刚才是坐郁聿庭的车来的,这地方她又人生地不熟的……

  尤小乔气呼呼的看着黑压压的路边,听着电话里的机械的女声一遍接一遍的说道,“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

  就在她死心,放下手机决定叫辆出租的时候,忽然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

  尤小乔一回头,“老板!”

  看到郁聿庭的那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的世界犹如春暖花开草长莺飞二月天了。

  “傻站在这里做什么?”郁聿庭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抬脚就朝路边走去。

  尤小乔忙抬脚跟了上去,等到他身边的时候,一边看着他,一边伸出手环住他的胳膊,见他也没有躲,任由自己双手抱着,忍不住低头偷偷地笑了起来。

  。

  兰博基尼迅速的朝着公司的方向开去。

  虽然郁聿庭这一路上还是基本都没有说话,但是尤小乔却放下了一颗心。

  等到了公司的楼下,车停好后,尤小乔率先跳了下来,等郁聿庭也下车后,她立刻自动自发的过去搂住了他的胳膊,就像是一对寻常的小情侣似的。

  郁聿庭眼尾看到她卖乖的小模样,原本不爽的心情稍稍舒畅,微抬起下颚,酷酷的掏出钥匙开了门,一言不发的带着她上楼。

  谁知从电梯出来后,他刚刚缓和下来的脸就立刻又紧绷了起来,因为,公司的门口站着一个不速之客。

  唐宇文穿着一件军绿色的棉服,下身是牛仔裤配运动鞋,双手端着一个乐扣的饭盒,听到声音后,一抬头见到面前这一对姿态亲密的情侣,温润的脸庞也瞬间划过了一丝讶异。

  几乎是立刻,尤小乔就把手给松开了,有些尴尬的笑着说道,“大师兄,你怎么来

  ,你怎么来了?”

  郁聿庭:“……”

  他不着痕迹的将手插进裤兜,作壁上观。

  “小师妹,这是我妈做的红烧狮子头,你最喜欢吃的,所以我就带过来送给你尝尝。”唐宇文困难的扯着唇角说道。

  “……”尤小乔走了过去,接下饭盒,发现里面装着满满当当的全都是狮子头,数了数将近8个,起码够她吃好几顿的了。

  “怎么这么多?”尤小乔惊讶又感动,“大师兄,真是太谢谢你了,回头记得帮我跟阿姨也说声谢谢……不,回头我自己亲自去跟她说谢谢。”

  看到尤小乔惊喜的反应,唐宇文受伤的一颗心稍稍得到抚慰,虽然下午在郁家的时候就知道小师妹已经不是他的小师妹了,但是……

  唐宇文心底酸涩,面上却还是坚强的笑着说道,“不客气,家里面做了很多,我们也吃不完。时间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小师妹,晚安。”

  说完,也没有心情和郁聿庭打招呼,直接越过他的身体进了电梯。

  等电梯下去后,郁聿庭低沉阴郁的声音突然响起,“开门。”

  “哦。”尤小乔一边掏钥匙开门,一边弱弱的解释道,“以前大学的时候经常去大师兄家里打牙祭,前两天去他家做客的时候,我就随口说了那么一句,阿姨她可能就记下来了,所以才……”

  门开了,郁聿庭冷“哼”一声,直接走了进去。

  尤小乔解释了一半的话卡在嘴边,眨了眨眼,只好也闭嘴跟了进去。

  被关在房里整整一天,看到主人终于回来了,热情的跑了过来,“喵呜”,“喵呜”的喊个不停。

  尤小乔抱着它安慰了一会儿,便起身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刚要把乐扣的饭盒放进去……

  “把它扔了。”背后突然又传来了郁聿庭的声音。

  “……”尤小乔动作僵硬的回头,“这,这不太好吧?”

  阿姨的一番心意,又是大师兄大晚上亲自给送过来的。

  “我说,把它扔了。”郁聿庭再次开口。

  尤小乔:“……”

  阿姨做的狮子头简直就是人间一绝,她已经整整有三年都没有吃过了,真的舍不得扔啊……

  见她站在那儿不动弹,郁聿庭的怒气不断上涌,最终没忍住,直接大步过去,从她手中夺过饭盒,对准垃圾桶“哐当”一声就扔了下去。

  “……”尤小乔猛地张大了眼睛,“你干什么呀?那是阿姨送给我吃的。”

  说着,就要过去把饭盒给重新拿回来。

  郁聿庭见她这样更来气,一把拦腰抱起她就朝外面走去,身高腿长,尤小乔基本没有任何可以抗拒的能力,直接就被他压在了沙发上面。

  白光灯从上头倾泻下来,逆光的关系,使得郁聿庭的脸庞显得有些冷魅和不可捉摸,闻着那熟悉又强烈的男性气息,尤小乔眨了眨眼,原本还有些生气和委屈的情绪突然就瞬间都没有了,只剩下一颗心在那使劲儿的跳啊跳的。

  她咽了咽口水,小声地开口说道,“老板,你……你要做……”

  “做!”郁聿庭说完,火热的大手已经朝她的牛仔裤扣子伸了过去。

  “……”尤小乔浑身颤抖的看着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老板最近为什么越来越热情了?昨天就闹了一整天,今天又要……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怕自己的小身板扛不住啊。

  衣服一件接一件的被他脱下扔在了一旁的地板上,就在两人要进入正式的主题时,尤小乔闭着眼睛,却突然听到他在耳边问道,“以后还去不去跆拳道馆了?”

  尤小乔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下意识的反问道:“什么?”

  大手直接掐了一把她的32D,“以后还去不去跆拳道馆了?”

  “不去了。”尤小乔疼的眼泪汪汪,立刻说道。

  “以后还去不去他家了?”郁聿庭又问道。

  尤小乔这次学乖了,立刻摇头,“也不去了。”

  “那以后……还跟不跟他见面了?”郁聿庭又问。

  尤小乔:“……”

  这种要求也太过分了吧?大家都是朋友,她怎么可能不跟大师兄见面?

  “说话!”某暴君直接低头,狼吞虎咽……

  “不……不见了,呜呜呜。”尤小乔声音里带着哭腔,太讨厌了,什么人嘛,竟然用这种方法逼迫自己。

  “乖。”郁聿庭满意了,伸手抓着她的小手十指交叉,正式进入甜蜜的惩罚。

  。

  一番折腾过后,已经是过了凌晨了,尤小乔浑身似被撞到散了架,懒懒地抱着郁聿庭的脖子撒娇道,“老板,你帮我洗澡好不好?人家都没力气了。”

  郁聿庭吃饱喝足,倒也挺好说话的,第一次在事后抱起她往卫浴室里走去。

  二十分钟后,两人再度出来,也不管沙发和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就进了卧室。

  掀开皮卡丘图案的面包,郁聿庭带着她躺了进去,一边摸着她滑嫩细腻的皮肤,一边心满意足的发出了一声喟叹。

  。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后,韩禛就带着高筱潇去了趟安琪儿妇幼儿医院做产检。

  前一天晚上在金地的时候,高筱潇还特地和苏若晚聊到了这一块,苏若晚对这家医院大加推崇,还说她的好朋友也都

  好朋友也都是在这里孕检,生产,外加坐月子的,强烈建议她生完孩子一定要在这里坐月子,比在家里坐舒服多了。

  医院里装修的像是个高档的私人会所,温馨的粉系色调,一点儿都不像普通医院那么的苍白和单调,楼道上贴了许多育婴方面的宣传画,还有一些调剂心情的插画手绘,看了就让人心情安定,不至于那么的紧张和压抑。

  给高筱潇做检查的是个女医生,年纪大约四十多岁,从头到尾笑容亲切,做检查的时候更是温声细语的,让她一点儿压力也没有。

  检查的结果不错,除了让高筱潇要注意控制身体的各项健康指标外,其他方面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走出医院,高筱潇看时间还早,便提议去军区总医院探望下高知秋,韩禛二话没说的就答应了。

  。

  到了军区总医院,却在住院部大楼的电梯那儿碰到了郁熹媛和时正林。

  郁熹媛跟两人打了招呼,笑吟吟的说道,“刚给妈打过电话,她们现在已经在病房了。”

  “向北和光璞没有来吗?”韩禛突然开口问道。

  “……”郁熹媛愣了一下,随即说道,“今天光璞要去医院产检,所以向北就陪她过去了。”

  “这么巧。”韩禛伸手按下12层的电梯,“我们也刚刚产检完。”

  郁熹媛只好笑了笑,关心了一下高筱潇的身体。

  等到了1202号病房,郁老太太果然已经坐在里面了,跟着她一起来的还有郁东辰和杨曦,不在,只有郁锦川陪坐在旁边。

  高知秋精神状态恢复的不错,但是说话依然比较的吃力。

  待了半小时后,郁老太太就开口要告辞了。

  高筱潇和韩禛继续留下,其他几个人便随着郁老太太一起离开了。

  。

  到了外面,郁东辰刚要推着轮椅进去电梯,郁熹媛突然开口说道,“大哥,能单独跟你说点儿事吗?”

  郁东辰看着她,有点奇怪,“什么事?”

  郁老太太也抬起头,“熹媛,怎么了?”

  “妈,我和正林想跟大哥聊点儿事情,麻烦大嫂先送妈下去,就10分钟,行吗?”郁熹媛笑着说道。

  杨曦点了点头,“那我们先下去,在一楼等你吧。”

  郁东辰只好松开了手,等电梯门关上后,郁熹媛便开口说道,“大哥,正林公司倒闭的事情,你应该都已经知道了吧?”

  “……”郁东辰叹气,点了下头,“我已经看过新闻了,怎么样正林,现在都还好吧?债务方面可以慢慢来,不要有太大的压力。”

  “大哥,债务这方面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可能需要你和二哥的帮忙……”郁熹媛一脸为难的说道。

  郁东辰皱眉,“需要多少?”

  “不多。”郁熹媛松了口气,“大概……”

  想了想,她比了一个数字。

  “……”郁东辰也不免惊讶,“这么多?”

  。

  病房里。

  临走前,郁锦川从小房间里提出几个包装精美的袋子,“阿禛,你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去吧,这是我让人从国外捎回来的营养品,都是给孕妇吃的。”

  “爸,下次不要再买这些东西了,你上次送的那些燕窝都还没吃完呢。”高筱潇有些头疼的看着那些袋子,除去他上次送的,韩家长辈也是隔三差五就买那些高档的补品回来,外加郁老太太送的,家里面几乎都快堆积成仓库了,真的是吃不完。

  “没关系,吃不完就扔,最重要的是要对身体好。”郁锦川笑着,将东西都放在了茶几上,“对了,还有这个。”

  说着,他又匆匆地进了小房间,然后拿了一堆的文件出来,“刚好你今天过来了,把这些文件都签个字吧。”

  高筱潇低头看了看,“爸,这些都是什么呀?”

  “这些都是我名下投资的一些项目,我年纪大了,懒得再打理这些东西,你是我的女儿,这些钱自然都是你的,加上有阿禛帮忙打理,所以我也没什么可担忧的。”说着,他将墨水笔塞进了高筱潇的手里,“签吧。”

  “……”高筱潇虽然不懂这些东西,但是以前帮忙韩禛做助理的时候也接触过一些,知道签字下去就意味着什么。

  她抬起头,感动,但又有些不安的说道,“爸爸,我不缺钱,这些……你先留着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25老公我厉不厉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