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宝贝儿真乖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可饶是如此,高筱潇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偏偏她都这么紧张了,韩禛还不停的低头将唇在她的脸颊和耳垂上亲吻着。小说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黄色纱裙,因为韩禛背对着外面,替她挡住了夜风,倒也不冷,只不过整个人都被他搂在了怀里,彼此之间一丝一毫的空隙都没有,两个人的身体曲线几乎都密切贴合在一起的,他身上的热度也源源不断的透过布料传到了她的身体里,再加上他不停的在她耳边蹭着,吹着气,仿佛在故意勾引她似的……

  高筱潇进退不得,只能拼命抑制着自己身体里的冲动,咬着唇,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毕竟以韩禛的个性,没有他不敢去做的事情,只有他想不想的事情……

  偏偏她越是这样紧张,韩禛好像就越过分了,薄唇所经之处,也越来越烫,越来越红,渐渐地,浑身都开始热了起来,忍不住微微的发颤,无力。

  “……”韩禛没有说话,黑暗中,漆黑如墨的眼底却显出了几分笑意,鼻尖往下,在她细嫩的颈间闻着那幽幽的清新香气,然后,恶作剧似的,用舌尖在她的肌肤上猛地一舔而过。

  几乎是同时,他就感觉到怀里的绵软身子也猛地颤抖了一下。

  然后,他的后腰就被她的小手使劲的拧了一下。

  警告意味十足。

  “嘶。”韩禛故意发出了一声闷哼。

  高筱潇:“……”

  在她吓得全身僵住的同时,顾向北的声音也立刻响了起来,“谁在那里?”

  “……”高筱潇紧张又忐忑的抓紧了韩禛身上的衣服,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完了完了,要被发现了!好丢人……

  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吱呀”的一声,露台的门突然又被人从里面给推开了。

  “向北。”一道熟悉的女声也幽幽的响起。

  顾向北立刻转过身去,看着站在门边的时光璞,开口问道,“光璞,怎么了?”

  “我回来后没有找到你,原来你在这儿。”时光璞伸手握住了他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抬起,温柔的帮他理着衣领上并不存在的褶皱,“你在这儿做什么?”

  “哦,没什么。”顾向北勾了勾薄唇,语气轻松,“大厅里面有点闷,所以就出来透透气。”

  “……”时光璞弯了弯红唇,笑意却不及眼底,“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顾向北将她的小手从胸口处拉了下来,改为握在自己的手里,“外面风有点儿大,我们先进去吧。”

  “等一下。”时光璞拉住他,脸上有着瞬间的迟疑。

  宴会厅的光投射过来,使得眼前的那一张脸愈发显得轮廓立体,五官线条如同斧凿刀刻,英俊而又魅惑。

  “向北。”她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深吸口气,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将话给说了出来,“你刚才看到齐沐姚了没有?”

  “齐沐姚?”顾向北微微拧起了两道浓眉,“没有。怎么,你找她有事儿吗?”

  “……”时光璞微微地垂下眼睫,半天后,才轻轻的“恩”了一声,“我是有点儿事情想要问问她,你刚才……真的没有看到她吗?”

  “没有。”顾向北说着,伸手拥住了她的腰,“既然要找她的话,我现在就陪你去,走吧。”

  时光璞没有说话,然后,高筱潇只听到了门被关上的声音,露台上便再度恢复了安静。

  她松了口气,同时心底也突然有些复杂了起来。

  虽然可以理解顾向北为什么会撒谎,时光璞这人生性多疑,脾气又不太好,加上现在还怀了孕,种种以上的原因都可以去为他的撒谎做出完美的解释,但是……当事情这么直白的在自己眼前上演的时候,尤其还听到他亲口将那些谎话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高筱潇的心底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是不是男人都会这样?当面一套,背地里又是另一套?

  刚才他明明和齐沐姚在这里见面,彼此还说话了,不是吗?

  韩禛伸长手臂,将地灯的开关打开,两人的身上也即刻被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低头看到她眉心轻蹙的模样,韩禛唇角的弧度加深,眼底更是柔和一片,双手托着她的腰臀,稍稍一用力,便把她整个人抱离了地,“媳妇儿,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你以前喜欢过的男人。”

  “……”高筱潇无语的抬起眼睛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韩禛挑了挑眉,虽然那么说,可眼底眉梢却满是得意,表情好像在说,“现在你看清他的真面目了吧?”

  高筱潇:“……”

  抿了抿唇,她伸出手指在他的胸前戳了两下,“快放我下来。”

  “不放。”韩禛双手又托了托,就好像抱小孩儿似的,“我看这儿挺好的,又没有外人。”

  “……”高筱潇一脸的黑线,还没有外人?刚才这么一会儿工夫,都来了三拨人了。

  见韩禛又要低下头,她忙将脸撇了过去,退而求其次的说道,“快回去吧,我们出来的太久了,别让奶奶待会儿再找我们。”

  “急什么?”韩禛脸追了过去,不管不顾的吻上了她的嘴角,边亲还边说道,“今天有那么多的老头老太太在,你还怕奶奶会闲着?”

  高筱潇:“……”

  这话说的,怎么听着那么的不像是好话呢?

  。

  露台上春情荡漾,宴会厅里,依然是一片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在燕南昇和封辰安怨念的小眼神中,郁聿庭和尤小乔你一口,我一口,浓情蜜意的将那一盘食物吃光光了。

  等服务生将盘子收走后,郁聿庭无意中一瞥,突然站起身道,“小乔,我先去跟朋友打一声招呼,你在这儿等我。”

  “好啊。”尤小乔乖乖点头,听话乖巧。

  今天晚上,她从进门后到现在,始终保持笑不露齿,言行举止温婉大方,表现完美得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名媛淑女!

  郁聿庭很受用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宝贝儿真乖,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话音刚落,对面立刻传来了两道呕吐声:

  “呕。”

  “呕。”

  郁聿庭眼神凉薄的看了一眼对面那两只,“你们俩个是打算今天晚上就这么躲在这里不出去了?”

  燕南昇轻咳了一声,修长手指轻轻摇晃着面前的高脚杯,“怎么能用‘躲’这种词?我这是在享受难得安静的个人空间。”

  封辰安也端起了面前的香槟,还和燕南昇的高脚杯碰了一下,“说得对,最讨厌外面那些莺莺燕燕,庸脂俗粉了。”

  “……”郁聿庭没好气的收回了视线,理了理身上的外套,迈开长腿就朝外面走去。

  尤小乔微微转过身子,一双大眼咕噜噜的随着他的身影而动,直到她发现,他竟然是走过去和一个女人打招呼的时候,原本娇羞含春的小脸上立刻耷落了下来。

  因为距离太远,她也看不太清楚那个女人究竟长得怎么样,但是从那一身火红低胸的晚礼服,一头长及腰部的妩媚卷发,还有一转身裸露出的背部大片白皙的肌肤……尤小乔突然觉得自己的天空就晴转多云了。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互动,时不时对视笑一下,然后还碰了下杯子,又过了一会儿,那个女人竟然伸手在郁聿庭的肩膀上拍了拍,郁聿庭竟然还面含微笑,一副配合的架势……

  尤小乔终于再也维持不住淑女风范了,猛的转过头看向了对面,“那个女人是谁啊?”

  燕南昇挑了下眉,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谁?哪一个?”

  “已经走了!”尤小乔没好气的说道。

  “呃。”燕南昇只好收回了视线,见她一张小圆脸上满是气愤和郁闷,想了想就说道,“小乔妹妹,要不要跟本帅哥去露台上一起看看月亮或者看看星星?”

  “不要!”

  “愿不愿意陪本少爷研究研究诗词歌赋与人生哲学?”封辰安也邀请道。

  “不愿意!”

  “要不……我们一起去跳舞吧?”

  宴会厅中央,已经有三三两两的情侣在那儿翩翩起舞了。

  “不会跳!”

  燕南昇:“……”

  封辰安:“……”

  。

  军区大院,郁家。

  韩敏夏泡完澡,穿好一身棉睡衣走了出来,正想要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看一集韩剧,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

  她转过头,就看到郁承衍站在那儿,手里正拿着她的粉红手机在看。

  自从搬回到这里后,只要他在家的时候,她的手机都是被没收的,看得到,却摸不着,还美其名曰什么“保护孕妇,从远离辐射开始”。

  “谁啊?谁找我啊?”韩敏夏眼巴巴的看着他问道。

  “小乔。”郁承衍边说,修长的食指已经在上面迅疾的操作了起来。

  “小乔找我?”韩敏夏皱了皱眉,“她找我有什么事啊?你快念给我听。”

  “没什么,我已经回复了。”郁承衍点了“发送”,立马将手机设了静音,然后扔在了桌上。

  动作行云流水,干脆利落。

  “……”韩敏夏才不信,想了想,还是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看看。”

  谁知刚走了几步,郁承衍就过来伸手搂住了她的腰,低磁的嗓音诱哄的说道:“老婆,别看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上床睡觉吧,嗯?”

  他越这样,韩敏夏越心生怀疑,一巴掌拍在她胸口不安分的大手上,凶巴巴的说道:“到底什么事?你不说,今天晚上就给我睡沙发去!”

  郁承衍:“……”

  。

  宴会厅,尤小乔看着手机微信里韩敏夏发过来的那一条信息,小脸上已经刷白一片。

  她刚才问的问题是:“翠花,你知道老板以前有谈过女朋友吗?”

  她跟在郁聿庭身边也有整整三年的时间了,却从来都没有看到他身边有女人出现过。如果实在要说一个的话,那也就是韩敏夏了,还是他的二嫂。

  可就在刚才,郁聿庭和那个女人的亲密互动确实把她给刺激到了,就像是一根刺,牢牢的扎在了她的心口里。

  难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时间里,老板还有个旧情难忘的前女友?也就是……刚才那个女人?

  自从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以来,郁聿庭从来都没有说过“喜欢”或者是“爱”这样的话,唯一表现出来的“喜欢”和“爱”,可能也就是在床上对她的身体痴迷吧,简直就是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

  此刻再看到韩敏夏会过来的那条信息:“有,有过许多,数都数不清。”

  尤小乔:“……”

  “小乔妹妹,怎么了?”对面,燕南昇看她的表情不对劲,关切的问道。

  ------题外话------

  推荐好友折眉的作品:《豪门春色之妖娆调香师》

  简介:京都有两害:狼心狗肺——容锐;蛇蝎心肠——萧暮缇。

  传闻容锐男生女相,是个人妖。出生时就被遗弃,是狼养大的。容家上下称他——禽兽,养不熟的白眼狼。

  传闻容锐有隐疾,可举但举不起来。凡是与他那啥啥的女人,都会死!

  传闻容锐是个煞星专业户:出生时克死母亲,成年后杀兄弑父。

  *

  萧暮缇:扯淡!姐已经睡了他,姐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他有老婆和儿子!特么的我们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衣冠禽兽不假,喂不饱的饿狼是真!

  人妖你妹!隐疾你妹!煞星你妹!羡慕嫉妒恨了吧?

  众人:我呸!一夜喜当爹,绿头龟,谁稀罕?

  容锐:老婆来睡!

  【那个女人应该都能猜出来是谁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33宝贝儿真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