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你为什么要欺负我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乐文小说网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投票办法:打开任意一个浏览器,再输入或打开乐文的首页地址,大封面图下面公告栏右侧第一条,点进去就可以给《暖妻成瘾》投票啦,谢谢亲爱的~

  作品位置在第一排第三个,粉色封面,超级显眼~

  亲爱的们请将珍贵的一票投给小一,投给《暖妻成瘾》,万分感激,么么哒~

  投票地址:。`乐`文`小说`>

  【求现言征文票】

  可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霸道强势出现在自己的视野?

  亲情最重要,友情也可要,至于爱情……呵呵,算了吧。

  赌石、治病,驰骋商场!

  与家人修复关系,保护父兄,改变命运!

  虐渣,复仇!

  简介:前世凄惨,幸得重生,宁玥设定三个目标——

  推荐第五轻狂的作品《重生之商门千金》

  ------题外话------

  高筱潇皱了皱眉,“妈她怎么了?”

  说完,笑了笑,就转身上楼了。

  “哦,是关于股票的事情,我也不太懂,所以就想问一下阿禛……”钟瑜红说完,突然又改口说道,“算了,今天时间太晚了,你们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找你说。”

  这么晚了还要去书房谈,她不得不好奇。

  高筱潇有些纳闷,忍不住问道,“妈,什么事啊?”

  韩禛不置可否的挑了下眉。

  等韩老太太的身影一离开后,钟瑜红便开口说道,“阿禛,你跟我来书房一下,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

  韩老太太累了,进门后就直接回屋休息去了。

  到家后,因为太晚了,只有钟瑜红还等在客厅,高小白应该早就睡觉了,韩正铭也不在。

  。

  “谢谢奶奶。”高筱潇握着韩老太太的手,莞尔道。

  “潇潇儿,我也都跟他们说好了,等婚礼的时候,他们也都过来。到时候啊,肯定会让婚礼热热闹闹,轰轰烈烈的。”韩老太太最后说道。

  最后没想到的是,韩老太太竟然拄着拐杖,带了一波老头老太太呜呜洋洋的就过来了,结果封老太太直接拧着封辰安的耳朵就走了,那场景简直了……高筱潇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封辰安那“哎呦哎呦”的可怜叫声。

  高筱潇脸上微笑,心里却为那几个长辈默默同情,韩老太太年纪一大把,却跟小孩子似的,说话专挑刺人的说,也真是难为那几个长辈了。尤其还有燕南昇和封辰安,她记得和韩禛去露台的时候他们俩就躲在那个角落不出去,等他们从露台回去的时候,他们俩还躲在那儿……

  “还好你奶奶今晚没有过去,所以啊也没人跟我争风头,你都看到了吧?你燕奶奶,封爷爷,封奶奶,还有齐爷爷,对我那个羡慕啊哈哈哈。”

  韩老太太口若悬河的聊着刚才在宴会厅的趣事儿,一想到那几个老头老太太对她各种羡慕嫉妒恨的模样,嘴巴就笑的合不拢了。

  生日宴结束后,韩禛开车回睿园,高筱潇则陪着韩老太太一起坐在后车位座上。

  。

  他先是深吸了一口,然后才伸手从后面搂住韩敏夏的身子,双手放在她柔软的小腹上,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被窝里暖烘烘的,还有着一股淡淡的清新香气。

  看来已经睡着了,郁承衍笑了笑,伸手将棉被揭开,直接把自己也塞了进去。

  没有人回答。

  黑暗中,他摸索着走到了大床边,低喊了一句,“老婆?”

  不知道过了多久,郁承衍突然揭开被子起身。

  房间里安静的能听到针落地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关好灯,将双手搁在脑后,翘起二郎腿,缓缓将眼睛闭上。

  他的身高有一米八五左右,虽然家里的沙发还算大和宽敞,不过这么躺着仍然是有些不太舒服。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沙发旁边一小盏的壁灯,橘黄色的灯光旖旎而又暧昧,郁聿庭却只能扯了扯唇,“认命”的在沙发上躺了下去。

  “嗯……”她舒服的叹了口气,然后就伸手将床头灯给关灭了。

  这么想着,她便过去揭开被子,自顾自的躺进了温暖舒适的被窝。

  这一阵子,可以说除了没有真正那啥,其他的什么事情都在他的不要脸下做过了,韩敏夏也觉得自己都快要守不住那最后一道防线了,尤其她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月的危险期,身体还特别敏感,不能受到一点点的撩拨……

  免得再趁她睡着了吃她的豆腐!

  “哼,不够就自己去隔壁借!”韩敏夏今晚是打定了主意,一定不让他上床。

  可是在自家老婆的面前,他装可怜已经装习惯了,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了,又没外人看见。

  这一幅模样要是让别人看到了,保证会被人笑掉大牙,哪里还有以前那犀利又精明能干的律师模样。

  “老婆,晚上太冷了,一床被子……不太够啊。”郁承衍一副可怜兮兮的语气。

  他是巴不得郁小三过得不幸福是不是?

  竟然背着她给小乔发那种虚假的消息,简直就是太坏,也太损了!

  韩敏夏放下电话,将手机往回一放,双**腰的看向正抱着一床棉被站在沙发旁的郁承衍,“今天晚上你不许上床,就给我睡沙发!”

  军区大院,郁家。

  。

  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郁聿庭看了一眼在那儿捂嘴偷笑的尤小乔,忍不住眉骨一跳。

  “啊!”突然一道电光火石在尤小乔的脑中迅速划过,明白了:一个“繁衍”,一个“毓婷”,难怪了。

  郁承衍?郁聿庭?

  “……”尤小乔慢慢的放下手机,小脸很严肃的想着一个问题:从名字看的出来,名字?

  “所以我说他们俩是相爱相杀啊,从名字就看得出来了哈哈。好了,时间太晚了,我就不打扰你和小三甜蜜了哦,总之你记住,你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承认过的女朋友,拜拜。”说完,韩敏夏就挂断了电话。

  “呃……”尤小乔听的头皮发麻,“他们不是兄弟嘛?为什么会这样?”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嘛?还有啊……”韩敏夏的声音突然有点儿低,好像是用手捂住嘴巴在说似的,“你应该知道,他们兄弟俩个是双胞胎,但是我听婆婆说,他们俩还在婆婆肚子里的时候,整天就不对盘,那时候胎动的婆婆都快不行了,每天肚子疼,后几个月几乎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等生下来后,两人也是天天打架,从小打到大,你知道吗?在他们十五岁的那年,还互相拿砖头砸破过对方的脑袋呢,要不是我公公一怒之下把他们分别送去了两个国家留学,还不知道要留下多少的血案呢。”

  只不过面上还是要确定一下,“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如果说刚才郁聿庭的解释已经让她相信了大半,那么现在,她已经接近百分之九十相信了。

  “……”尤小乔眨了眨眼,又咬住了小嘴。

  韩敏夏忙解释道,“不好意思啊小乔,刚才的那个信息是郁小二背着我偷偷发给你的,他是在跟你开玩笑呢,你千万不要生气哦,也别误会郁小三哦,他没有谈过什么女朋友,你应该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

  尤小乔一头的黑线,忙说道,“呃,我没事。怎么了翠花?”

  “小乔,是我啊,天哪,天哪你是不是……被吓傻了啊?”电话那头的韩敏夏一听到尤小乔的话,立刻在那边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

  尤小乔低下头,从手包里拿出手机,因为心里还想着别的,也没仔细看是谁打过来的,直接就按下了“接听”,“喂,请问你找谁?”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郁聿庭挑了下眉,将手松开,“你的电话。”

  “……”尤小乔呐呐的看着他,见他目光坦诚,表情转注,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什么?

  至于其他的那些人,虽然可能不喜欢彼此的性格,或者是不苟同行事风格,但看在家族的面子上还是会有所交往,这时候,往往就少不了会有些明争暗斗。这也是他想要介绍冉桐给尤小乔认识的原因。

  在八大家族里面,虽然因为彼此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彼此之间都算是比较熟,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可以深交的。他们这几个人,纯粹是因为从小就在一起长大,知根知底,也因为彼此的性情相投,所以才会关系特别的好。

  他伸出手,没好气的在她的头发上使劲儿的揉了几下,“冉桐她是当律师的,嘴不饶人,从来也不肯吃亏,所以我就想着介绍你给她认识一下,以后经常在家族里走动的话,有她帮你,你就算傻乎乎的,也不至于会吃亏。”

  “我真的没有骗你。”郁聿庭觉得有点好笑,搞了半天,原来竟然是这个小傻蛋误会了。

  “……”尤小乔脸上立刻就愣住了,“陆南城是谁?你别想要骗我!你们俩那么亲热……”

  见尤小乔委屈的点头,郁聿庭忍不住翻白眼,“我真服了,冉桐是陆南城的老婆,我刚刚就是去打个招呼而已。那个女人的性格就跟个男人似的,霸气的不行,我也从来没把她当成过女人看待,你误会了。”

  “勾勾搭搭?你说……冉桐?”

  “人家对你是初恋,什么都是干干净净的,你不是第一次也就罢了,我不强求。但是,你刚才竟然还跟前女友勾勾搭搭的,还是在公众场合,你把我这个女朋友当成什么了?你的朋友还都在那里看着呢,你存心故意的是不是?”

  “你现在终于承认了吧?”尤小乔双手放下,脸上干干净净的,哪里还有眼泪。

  “夏夏?”郁聿庭差点儿爆出了一句国骂,这个韩敏夏,不在家里好好的养胎当孕妇,跟她在背后胡说八道些什么呢!

  “翠花说的呜呜呜呜。”

  “……”因为她的用词,郁聿庭皱了皱眉,不过,这种表情也只维持了一秒,便开口问道,“等会儿,你说什么那么多的前女友,谁告诉你我有那么多的前女友了?”

  “人家跟你在一起是第一次,那什么……也是第一次,我什么都是第一次,可是你呢,你竟然有那么多的前女友,我太亏了,我真tm的亏啊呜呜呜呜……”尤小乔双手捂脸,嚎啕大哭。

  “我怎么欺负你了?”郁聿庭关好车门,望着她。

  因为没有人了,尤小乔心里越来越委屈,坐进车里后,直接就开口讨伐道,“老板,你为什么要欺负我!”

  到了外面。

  。

  “咳咳。”郁聿庭尴尬的低咳了两声,和两人简短打了声招呼就立刻走了。

  两人俨然已经整理了一番,韩禛的表情沉静从容,看不出什么异样,倒是高筱潇……嘴唇红肿,双颊绯红,双眼亮晶晶,明眼人一看就是饱受过了一番蹂躏的样子。

  路过宴会厅的时候,刚好还碰到了亲热够了终于返回来的韩禛和高筱潇。

  尤小乔倒也没怎么反抗,毕竟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她也不想闹得那么难看,低着头,委委屈屈的就像个小媳妇儿似的就被带走了。

  说完,半拖半拽的带着尤小乔往外走去。

  人多嘴杂,郁聿庭没有办法,抬眼看了看众人,索性拉着尤小乔起身说道,“那啥,我先带她回去了,待会儿如果看到齐叔叔,你们帮我跟他说一声,就说我有事先走了。”

  尤小乔还是不说话。

  冉桐抿了抿红唇,一根青葱玉指抵着自己的下巴,眼睛眨呀眨的,不说话,就是那么看着。

  他立刻将紧皱的眉头松开,搂过她的肩,伸手将她的眼泪擦掉,低声温柔的询问,“那你好好说话,别吵吵,到底哭什么?”

  其实这也是郁聿庭第一次看到尤小乔哭,这个丫头一直都是个乐天派,那么低的工资整天也能没心没肺的干的那么起劲儿,现在居然哭了?

  郁聿庭:“……”

  “赶紧哄哄,你个大男人能不能温柔点?”

  “就是,你就不能让让小乔妹妹嘛,她比你小那么多。”

  “哎呀,聿庭你凶什么凶?”

  她本来就长得小巧可爱,再这么梨花带雨的,看起来特别的楚楚可怜,对面那两只看着,都替她觉得委屈起来了:

  “你还装蒜!”尤小乔瘪着小嘴,委屈加上被他吼,眼泪直接就从眼眶里掉了下来。

  不过让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承认自己从来没有谈过真正的女朋友也未免太丢人了,所以……不说,坚决不能说。

  “什么前女友?胡说八道些什么!”郁聿庭奇怪又有些费解。

  也正因为如此,她和郁聿庭的关系才会这么快的破冰并有了实质性的发展,所以她更是将这项原则贯彻的淋漓尽致。

  她这人的性格一向喜欢快刀斩乱麻,有啥不舒服的,不爽的,就一定要当场都说出来。

  尤小乔看着冉桐那“得意”的表情,气呼呼的一下子就把胳膊上的那只大手抓了下来,噼里啪啦的说道,“前女友是这个世界上最凶残的动物你知不知道?你竟然……竟然还敢带她来见我!这是要来跟我宣战吗?”

  这个丫头,以前每天都对自己鞍前马后的伺候着,毫无怨言的顺从着,今天这是……想要拿乔了是不是?这么多人都看着呢,竟然不给他留点儿面子?

  “到底怎么回事儿?发什么脾气?”郁聿庭猛地抬高了音量。

  冉桐更是挑了挑眉,女人神秘的第六感,让她早就察觉出了这个小丫头对她的敌意。她双手环臂,闲适的作壁上观,只是那眼神里俨然已经多了一抹玩味。

  对面那两人此起彼伏的笑出了声,然后又一前一后的捂住了嘴。

  “噗嗤!”

  “噗……”

  可是,因为她长了一张娃娃脸,今天无论妆容还是服装都是走的可爱淑女风,再加上声音脆生生的,一句“我不”,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在撒娇似的!

  她发誓,她在生气。

  “……”尤小乔鼻子一酸,刚刚逼回去的眼泪又蔓延在了眼眶里,鬼使神差的就说了一句,“我不!”

  见尤小乔还是一脸敌意的看着冉桐,他低咳了一声,把唇凑了过去,几乎是在她耳边近乎诱哄的语气说道,“乖,快点叫姐姐,这么多人呢,听到没有?”

  郁聿庭有些讶异的挑了下眉,随即便低头看向今晚乖巧得有些过分的小丫头,“宝贝儿,怎么了?心情不好?”

  “……”尤小乔抿着小嘴,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冉桐,不说话。

  郁聿庭笑了笑,大手稍一使劲,尤小乔便整个人靠在了他的怀里,做小鸟依人状,“小乔,这是冉桐,你以后就叫她桐姐就可以了。”

  那种眼神,尤小乔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被她评头论足,待价而沽的一块上等猪后腿肉,感觉很!不!好!

  “不错嘛,你小子,艳福不浅哦。”冉桐先是从头到脚的将尤小乔打量了一番,然后对郁聿庭意有所指的挤了下眼睛。

  “呵。”郁聿庭淡笑着走了过来,在沙发上坐下来的同时,也伸手揽住了尤小乔的肩膀,霸气十足的介绍道,“我女朋友,尤小乔,你就叫她小乔就可以了。”

  尤小乔:“……”

  对面两只忙摆手,一副嫌弃加拜托的语气。

  “嫂子你千万别误会啊。”

  “不不不不不。”

  冉桐眼神流转的看向了尤小乔,嘴角笑靥如花的说道:“呦,这位漂亮的小妞是谁呀?小安,阿昇,你们俩谁的女朋友?”

  尤小乔心里不停的演绎悲情的独角戏,小脸上更是几乎要垮下来似的。

  可见当初他们的感情有多深,周围人有多么的祝福,迄今为止仍然不愿意接受现实改不了口……

  郁聿庭都已经跟她分手了,这两人竟然还叫她“嫂子”!

  “嫂子”这个称呼直接让尤小乔瞬间如入地狱。

  “哎呦,嫂子你怎么也来了?”

  “嫂子你也在?”

  尤小乔握紧了小手,就听到对面两人的声音一先一后的响了起来:

  而郁聿庭正跟在她身后走了过来,薄唇微勾,眼带笑意,一副宠溺又温柔的表情。

  这么近看才发现,她的脸真的长得很漂亮,身材也很火辣,一身大红色的低胸露背晚礼服,穿在她的身上却不显得艳俗,反而有种……高贵又冷艳的气质。

  尤小乔抬起头一看,没想到居然就是刚才和郁聿庭在大厅内调笑的那个女人,她竟然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阿昇,小安,原来你们躲在这儿啊?”一道悦耳的爽朗女声传了过来。

  尤小乔:“……”

  “就是啊,这里是酒店,哪里来的沙子啊?”封辰安跟个复读机似的。

  “沙子?”燕南昇望了望头顶的意大利水晶吊灯,“小乔妹妹,如果你没有失忆的话,我们这里应该是在酒店吧?”

  尤小乔抿着小嘴,使劲儿的将眼泪给逼了回去,凶巴巴的回道:“谁说我哭了,我就是……就是沙子进了眼睛里。”

  旁边的封辰安一听到这话,忙也抬起头看了过去,“咦,你怎么哭了?”

  “……”燕南昇先是一愣,随即猛地将身体往前一探,“咦,你哭了?”

  尤小乔抬起头,乌黑透亮的大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只不过还没有落下来,正泫然欲泣的在眼眶里打滚,水光荡漾的,特别的招人可怜。

  “小乔妹妹,怎么了?”对面,燕南昇看她的表情不对劲,关切的问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34你为什么要欺负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