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妻奴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手太贵了抬不起来!”男人精致面容透着邪气。

  一场豪赌,让程诺彻底认识了陈漠北,她冷汗直冒,“我这手不值钱,就是煮了也没几量肉!四少你高抬贵手!”

  可程诺知道,那都是放屁!苏城陈家有四少,老大从政老二从教老三从商只四少陈漠北真实信息外界知之甚少!

  世人都道陈家四少陈漠北只钟情于一个女人,并为她守身如玉。

  西装裤一穿,这男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装君子。

  简介:他与她缠绵,激烈粗俗下流的几乎要了她半条命。

  四四暮云遮作品:《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活动15号即将结束,今天是三八女人节,亲们购物之余,记得进入首页,点击大图下公告区右侧第一条给《暖妻成瘾》投上一票,这个活动对本文很重要,谢谢大家~

  ------题外话------

  “那就让她一辈子都别回来。”韩老太太直接说道。

  “可是她已经出国了,而且,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钟瑜红有些为难。

  韩老太太虽然平日里小孩儿天性,但大事上一点也不糊涂,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一家人团圆就好,外在的疯言疯语都不算什么,现在的社会,谁家背后没有一两则不好的传闻呢?

  现在“木已成舟”,韩老太太便也想通了,自家孙子和潇潇儿的感情这么好,小白也五岁了,潇潇儿现在还怀了二胎,她再计较,再纠结都没有什么用。况且那些事情早就已经是过去式了,真说起来,冷世钧和韩敏芝也离婚了,两家人都没有什么关系了。

  如果当初郁家人的成见不那么深,肯放下姿态接受高知秋,郁锦川和高知秋也不用七拐八拐的遭那么多的罪,潇潇儿更不至于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但是她转念一想,当初要不是因为郁家老爷子伪造了那份假dna鉴定报告,高知秋何至于要把潇潇儿一个人丢在崇城,又何至于那么匆忙的跟着冷世钧出国?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韩老太太刚知道这一件事情,也是有些不太能接受。

  “这个冷郁秋!”韩老太太脾气上来了,一拍桌子,气呼呼的说道,“她怎么都出国了还能搞出这么多的事情!”

  “都不是。”钟瑜红一脸的凝重,“我猜可能是冷郁秋。她不是前不久被送去英国了嘛,谁知道她竟然偷偷拿了冷世钧的照片,然后从英国寄给了潇潇儿。照片上的人就是知秋,背面还有冷世钧写的字。”

  “啊?”韩老太太一惊,差点儿没握住手里的茶杯,匆忙将茶杯放回去后,看着钟瑜红就问道,“她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她的?是知秋?还是……”

  钟瑜红皱了下眉,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妈,潇潇儿她已经知道知秋和世均有过一次婚姻的事情了。”

  “什么事啊?”韩老太太端起面前的花茶喝了一口,舒服的叹了口气。

  钟瑜红点头赞同,“妈,我先跟你说个别的事情。”

  “呵呵。”韩老太太笑眯眯的,“这不马上就要举办婚礼了吗?刚才我在郁家和惠盈也聊过了,是时候给潇潇儿改回郁姓儿了,我就想问问他们俩的意见,这名字是直接改回‘郁潇’好呢,还是叫‘郁筱潇’比较好。”

  “妈,他们在楼上呢,什么事呀?”钟瑜红过来问道。

  楼下,韩老太太旗开得胜的回到家里,虽然在剧组拍了半天的戏,又在郁家折腾了老半天,这会儿因为高兴却一点儿都不觉得累,反而刚坐下就气势如虹的喊道,“阿禛和潇潇儿他们人呢?赶紧的,我有事情要和他们说。”

  。

  高筱潇:“……”

  漂亮而骨节分明的长指将竹签和塑料袋什么的全部往垃圾袋里一扔,韩禛轻咳了一声,道,“真是齁的慌。”

  她便想边笑,一个不留神,烤串就被韩禛风卷残云的全部吃光了。

  高筱潇不禁怀疑,刚才他这副样子去买烤串的时候,旁边等待的人会不会都拿有色的眼睛看他?

  干净整洁的白衬衣,挺拔修长的个头,一身矜贵,气场强大,此刻却在吃烤串这么接地气的食物……

  “听话,我也是为了你好,解解馋就行了,这种东西吃多了对我们女儿不好。”韩禛说着,好像怕她还要抢似的,简直就是狼吞虎咽的在吃……

  看着被他抓在手里的板筋,高筱潇悔不当初。

  早知道她就吃一个肉串,再吃一个板筋了!也不至于现在……

  “那你怎么不说清楚啊,我以为每样可以吃两串!”高筱潇控诉道。

  “我是说一共只能吃两串。”韩禛说着,就拿起板筋塞进自己的嘴里。

  高筱潇惊讶的看着他,“我才吃两串肉串,你不是说可以吃两串的吗?我还没吃板筋呢!”

  “不能吃了!”韩禛立刻拨开了她的手。

  迅速把手里的第二根肉串解决完后,高筱潇伸手又要过去拿板筋。

  她第一次发现,韩禛真的挺啰嗦的,她吃了两串,他就说了两串地时间……

  高筱潇:“……”

  韩禛视线一直紧随着她手里的烤串在动,嘴里还不停地说道,“妈也是关心你,你之前怀小白的时候,家里人都不知道,虽然小白现在健健康康的,但是她总觉得如果在你怀孕的时候照顾的好一些,终归还是对孩子好的,所以你也别嫌弃她啰嗦。”

  高筱潇边吃边点了下头,来不及说话,立马又拿起了第二根肉串。

  “对了,刚才妈是不是上来了?”韩禛又问。

  高筱潇眼里只有烤串,一边吃一边敷衍的“嗯”了一声。

  “我也是为了你好。”韩禛说着,拿起纸巾擦了擦她的嘴角,“虽然这家有营业执照,但是他们的工具不太卫生,刷子都脏的不行,还有,这上面放了很多的调料,这些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高筱潇看他担心的样子,一边享受美味,一边点头。

  刚吃了一口,韩禛唠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吃过之后,下一次可别再喊着吃了啊。”

  “好!”高筱潇欢快的答应了。

  韩禛挑了挑眉,似乎很受用,顺势还将手在她的腰上掐了掐,再一次申明,“只能吃两串。”

  不过能吃就不错啦,她拿起一串肉串,放进嘴之前,讨好的站起身,在韩禛的脸上亲了一下,“谢谢老公,你辛苦了。”

  高筱潇:“……”

  “让你闻闻,解解馋。”韩禛一本正经的说道。

  只能吃两串?高筱潇皱眉,“那你买这么多做什么?”

  韩禛看着她激动的样子,笑了笑,将烤串放了上去,长指优雅的将活结打开,边说道,“这家店是聿庭介绍给我的,我看了下,肉串和板筋挺干净的,所以我就买了这两种,你只能吃两串,其他剩下的都给我。”

  高筱潇两眼一亮,揭开被子,快步走到沙发上坐下,又抽了好几张面纸在茶几上铺好。

  又看了会儿手机,房间门再度被人打开,高筱潇抬起头,就看到韩禛手里握着一大把烤串的竹签,烤串都被塑料袋包了起来,随着他的走近,一股浓郁的带有孜然味儿的烤串香味立刻扑鼻而入。

  至于冷郁秋到底会不会想通,她不知道,只能在心中希望会这样吧。

  冷世钧最终什么也不肯说,高筱潇也没办法,只好挂断了电话。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道,“对于阿禛,郁秋她也只是单相思而已,等这一段时间过去后,你放心,她自己就会慢慢想通的。”

  冷世钧却答非所问的说道,“潇潇儿,总之你可以放心的是,郁秋她不会再回国了。关于照片的事情,我上午也打电话问过她了,没错,那一张照片是她从我这里偷走的,我也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被送出国……”高筱潇微微皱眉,“是不是因为阿禛的关系?”

  “……”电话那头瞬间陷入了沉默。

  “冷郁秋为什么会出国?她是什么时候出国的?”

  “你说。”

  “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高筱潇说道。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冷世钧俨然已经知道这是她的号码,开口就问道,“潇潇儿?找我有什么事吗?”

  高筱潇拿起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出冷世钧的号码,立刻又拨打了出去。

  韩禛说,冷郁秋已经被送去国外了,却没有告诉她其中的原因。

  又吩咐了几句后,钟瑜红终于走了,高筱潇重新躺回床上,一边摸着自己依然平坦的小腹,一边在脑子里东想西想的,不禁又想到了冷郁秋的事情上去。

  “谢谢妈。”

  “没事儿,妈是过来人,可以理解,怀孕的时候天天吃口味淡的,时间长了是有些嘴馋。没关系的,外面的东西偶然吃一点也没事儿。”说完,钟瑜红起身,“厨房给你熬了乌鸡汤,待会儿记得下来喝。”

  自从她怀孕后,虽然有莲姨和佣人负责准备一日三餐,但钟瑜红也经常亲自下厨给她做各种的补汤,她知道这是老人家重视她肚子里的孩子……

  “……”高筱潇一听到这话,忙开口解释,“妈,你做的菜都挺好吃的,我也喜欢吃,就是……突然……”

  “是不是天天吃没味道的,突然嘴馋了?”钟瑜红笑着问。

  “……呃。”高筱潇脸上尴尬,伸手摸了摸头发,含糊其词的说道,“我让他给我买点吃的。”

  “那就好。”钟瑜红笑了笑,状似不经意的又说道,“对了,你让阿禛给你买什么呢?”

  高筱潇点了下头,“嗯,我已经跟他说过了。”

  “潇潇儿。”她走过来,慈眉善目的问道,“妈问你,刚才你把事情都跟阿禛讲过了没有?”

  刚才她在楼下看到韩禛匆匆出去,说什么给媳妇儿买吃的,她这才抽空得以上来。

  “潇潇儿,醒了是吧?”钟瑜红笑着走了进来。

  “叩叩叩”几下敲门声,高筱潇忙抬起头,“妈?”

  此刻她很庆幸,常欢颜不在群里!

  高筱潇:“……”

  封辰安:“啧啧啧,这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啊!”

  燕南昇:“为了考验自己的老公?”

  谁知她刚要点退出的时候,就看到郁聿庭又补发了一条:“上一次大哥也跑出去给大嫂买烤串来着,该不会潇潇儿妹妹和大嫂是互相说好的吧?”

  还好郁聿庭很快发了个店面的地址,高筱潇才觉得尴尬缓和了一些。

  真是的,买就买,干嘛还要在群里头问啊,搞得她跟个女暴君似的,居然指使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出去给她买烤串,还要求那么的挑剔……

  高筱潇看着群里的对话,只觉得囧的不行。

  韩禛:“呵呵。”

  陆自衡:“呵呵。”

  韩禛:“陆三你是在形容自己吗?”

  封辰安:“简直是精妙!”

  燕南昇:“哈哈哈这个词好!”

  陆自衡:“妻奴!”

  燕南昇:“……”

  韩禛:“是潇潇儿想吃,快说,哪里的比较干净卫生,要有营业执照的,确保没有地沟油。”

  燕南昇:“呦,韩大少这是改口味吃起路边摊来了?”

  韩禛:“谁知道哪儿有卖干净一些的烤串。”

  退出“我是少奶奶”群后,看到“八面埋伏”群不知何时又多了好几条未读的信息,她一个手贱就点了进去。

  高筱潇窘的发了个炸雷的表情,然后就不说话了。

  宋萧守:“两个傻妹,我告诉你们啊,将来我可是要当孩子干爹的,所以现在必须听我的话,不准吃任何煎、炸、烤的东西,听到没有!”

  “偶然馋了吃吃也没关系的嘛,我就吃了!”可能是看宋萧守说的那么严重,常欢颜立刻说道。

  说实话,第一次怀小白的时候,因为什么也不懂,而且生活条件不好,她真的可以说是在糊弄中就把孩子生下来的,结果小白不但聪明伶俐,长得还漂亮,怎么现在第二胎就突然开始这么娇贵了?

  会这么严重吗?

  高筱潇:“……”

  宋萧守一连发了好几个愤怒的表情:“你们一个个的真是不让人省心,烤串这种东西本身就得少吃,尤其是怀孕中的女人,万一你的孩子将来身体不好咋办?”

  高筱潇眨了眨眼,弱弱的发了一条:“欢颜说大哥给她卖烤串,结果我也想吃了,偶然吃一次没关系的吧。”

  宋萧守:“什么烤串?你现在是孕妇,不能吃烤串!”

  常欢颜:“真的吗?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

  想了想,忍不住揭开被子起身,走去茶几旁拿起手机,然后又回到床上躺着,打开微信群就发了条消息出去,“欢颜,阿禛也去给我买烤串了。”

  高筱潇开心的又往回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幸福了!

  “……”韩禛无奈的摇了摇头,过去拿起钱包,车钥匙什么的就朝外面走去。

  见他点头,松开她就从床边站了起来,她高兴地笑眯了眼道,“谢谢老公,老公辛苦了,慢点儿开车,我不急。”

  “真的吗?”高筱潇一听到这话,双眼绽亮,整张脸几乎都放亮了起来。

  “呵呵。”韩禛忍不住,伸出长指在她细嫩的脸颊上捏了捏,“那我现在就出去给你买。”

  高筱潇抬起眼皮子看了看他,然后……使劲儿的点了点头,“想吃。”

  他边问,心里边开始思索。

  偶然吃一顿,应该也没有什么关系的吧?不是说孕妇要保持心情愉悦吗?

  韩禛轻叹了口气,说道,“真的那么想吃?”

  “……”韩禛低头看着她“委屈”的样子,因为半垂着眼睛,使得她的睫毛显得特别的浓密纤长,再加上刚醒来白里透红的小脸,微微嘟起来的嘴唇,头发也有些乱蓬蓬的,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似的,年纪特别的小,模样也特别的可怜。

  高筱潇摇了摇头,“不能吃就不吃了吧。”

  “不开心啊?”韩禛现在真是见不得她受委屈,眉头一皱,他的心就拧起来了。

  “……”高筱潇鼓了股嘴,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吃,不过就是一觉醒来,嘴里头淡的不行,想到常欢颜前两天还跟她说郁存遇给她卖烤串的事情,鬼使神差的就也想要吃了。

  韩禛本来听到“烤串”这两个字,多少有点头疼,可又经不住她那软绵绵的声音,只好继续哄小孩儿似的说道,“你现在怀孕了,烤串这种东西不能吃,对孕妇不好。”

  因为刚刚醒来,她的嗓子还带着点儿沙哑,可是这么刻意的放软语气,就有种独特的勾人味道。

  “……”高筱潇想了想,说道,“突然特别想吃烤串。”

  “想吃什么,我打电话下去让厨房做。”韩禛边说,边微微低头,鼻尖在她睡醒后分外细嫩的脸颊上轻蹭了蹭,然后又贴在她温热的颈间,一下又一下的嗅着她清香自然的体香。

  中午吃的不多,现在她感觉一觉醒来,肚子里空得不行,嘴巴还特别的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个月已经过了的关系?

  高筱潇将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有点撒娇的语气说道,“我肚子饿了。”

  “唔。”嘴唇被他亲了又亲,很珍视,浅尝辄止。

  韩禛已经抬脚走了过来,坐在床边,大手在她腰后的位置轻轻一托,便把她抱小孩儿似的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坐着。

  “……”高筱潇立刻把嘴角放了下去,躺平身子,先从被子里伸出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后,撑着身子就想要坐起来。

  高筱潇正弯着唇角微笑的时候,原本坐在那儿看着电脑屏幕的男人突然转过头,沉静内敛的眸子透出一股子的戏谑,语气轻嘲,“傻笑什么呢?”

  眼前的这一幕,显然也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的意思。

  不自觉的,高筱潇就想起了一句话:“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

  橘黄色的灯光落在他的头顶,使得他的五官放佛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辉,棱角分明的脸庞也显得愈加立体和深邃,侧面更是恍如上帝精心雕刻的一件艺术品,线条完美,流畅,好看的不行。

  她抿了抿唇,没有发出声音,就那么躺在那儿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

  她懒洋洋的睁开眼睛,发现房间落地窗的窗帘都被拉起来了,屋子里很暗,只有小客厅的一角开着一盏地灯,韩禛正曲着长腿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的看着面前的平板电脑,一只手还拿着手机,薄唇微抿,面容严峻,估计又是在忙工作上的事情。

  高筱潇一觉醒来的时候,可能是因为把事情都说开了,心里头放松,感觉这一觉睡得人也特别的舒服。

  。

  郁聿庭在一旁看的都呆了,这两个老太太,一会儿吵,这一会儿又跟好姐妹似的了……真是看不明白。

  “好,好,好。”郁老太太听一句话就点一次头,口中更是“好”个不停,听话的不行。

  “行。”韩老太太一下子就答应了,拄着拐杖站了起来,“这还有十来天就是婚礼了,所以我得赶紧回去跟他们说说,他们俩答应了以后,你们这边就赶紧安排入户籍的事儿吧,回头我好让他们把结婚证什么的也给改了。”

  “可不是嘛,那你回去了就跟潇潇儿和阿禛商量下吧,行吗?”郁老太太笑着说道。

  “郁潇?”韩老太太念了念,“嗯,这个名字的确比‘叶潇’要好听。”

  “可不是嘛。”郁老太太眼巴巴的看着她,声音恳切,“潇潇儿是我们郁家的亲孙女儿,既然这都马上要举办婚礼了,总不能还在请贴上写‘叶潇’这个名字吧?到时候别人一看还以为是谁呢?解释起来都费劲!所以啊,我看就趁这个机会把姓儿也给改回来,我觉得‘郁潇’听着也挺好听的,你觉得怎么样?”

  韩老太太一听,瞬间也皱起了眉,“对哦,你不提我都忘记了,这潇潇儿的姓儿还没有改回去呢。”

  “对了,还有一件事儿。”郁老太太突然又有点扭扭捏捏的开口,见韩老太太看着她,不好意思的低咳了一声,这才慢吞吞的继续说道,“既然你今天过来了,我就把我的想法也跟你说一下。锦川不是在媒体面前已经公布过潇潇儿的身份了嘛,既然都已经认祖归宗了,这改姓儿的事情……”

  郁聿庭挑了下眉,不置可否的也“嗯”了一声。

  韩老太太笑眯眯的说完电话,放下手机就说道,“小黄说了,半个小时后就赶过来,服装款式我也让阿禛都选好了,待会儿也带来给你们看看,如果觉得不喜欢,或者需要修改的就跟小黄说。”

  郁聿庭见客厅的气氛稍好,这才带着尤小乔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

  “好叻。”韩老太太立马拨通了号码,直接就在那儿交涉了起来,“喂,小黄,是我啊。”

  看着韩老太太这说风就是雨的架势,郁聿庭只好说道,“那行,就今天下午吧。”

  说着,她就低头打开爱马仕的挎包,掏出了智能手机,准备给裁缝打电话。

  于是她立马开心的拍起手来,“好呀好呀,那就这么说定了啊,小三小乔,回头我就让裁缝过来帮你们量一下尺寸,得做两身衣服,一套西式的,一套中式的。对了,你们什么时候能有空啊?‘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不如就今天下午吧,你们待会儿不走吧?”

  嗯,这个郁小三个头比阿禛稍矮一些,也没有阿禛长得俊,这个小乔没有潇潇儿个子高,长得也没有潇潇儿漂亮,不错,等到时候站在自家孙子和孙媳妇儿身边的时候,也不至于会抢走风头。

  韩老太太两眼发亮,先是从头到脚看了看郁聿庭,然后又看了看尤小乔,最后满意的点头。

  尤小乔一听这话,小脸上立刻红了起来,含羞带怯的看向了韩老太太,表情好像在说:“你快看看我怎么样啊?能当伴娘吗?”

  “是啊。”杨曦笑着看向一表人才的儿子,“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就让小三和小乔当吧,也算是个好兆头,说不定他们就是下一对结婚的了。”

  “伴郎伴娘?”韩老太太果然被瞬间转移了注意力,“还没有呢,怎么,你有好的人选吗?”

  “你这老太太,你说你……”郁老太太话没说完,杨曦忙开口打起了圆场,“哎呀韩阿姨,有件事情我忘记问你了,婚礼的伴郎和伴娘都找好了没有啊?”

  众人:“……”

  韩老太太冷“哼”了一声,“那就上网上买一个,但是军用飞机必须也得调,到时候我要让阿禛坐飞机来迎娶潇潇儿,那样才拉风。”

  虽然她并没有真正的听懂什么叫做“智能飞行器”,但是只要能让韩老太太吃瘪,她就乐意附和。

  郁老太太一听,“是吗?小三,我就说嘛还是你懂,这个老太婆啥也不懂就在那瞎叨叨。”

  “……”郁聿庭听得嘴角直抽抽,“韩奶奶,现在航拍都不需要用飞机了,网上就有那种智能的飞行器,设置一下到时候就可以进行拍摄了。”

  韩老太太见郁老太太添油加醋的瞎胡说,忙急的也喊道,“小三,你说我的主意好不好,婚礼当天,上面用军用飞机航拍,下面再有专业的摄影师跟拍,这样拍出来的效果才好啊,后期剪辑也好看你说对不?”

  “小三,你来评评理……”郁老太太见自家孙子问了,只觉得如虎添翼,立马把刚才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

  “什么飞机坦克,你们到底在吵什么?”郁聿庭皱眉看向两个老太太。

  众人:“……”

  “呦,这都跟我吵半天了这会儿又说不跟我吵了,你吵不过我就直说,别不好意思,我又不会笑话你呵呵……”郁老太太嘴里不饶人的说着,直到郁聿庭猛地喊了一声,“停!”

  等两人离开后,韩老太太直接一拍桌子,“行了行了,我懒得跟你吵,既然锦川他不在家,我就回去了,回头我自个儿给他打电话说,只要是为了潇潇儿,别说飞机了,坦克他都得给我开出来。”

  两个老太太一听到这话,立马停下了争吵,异口同声的说道,“上去吧。”

  刚才跟郁老太太出去半天了,早就困得不行了。

  韩敏夏这次倒没有反逆他,乖乖的跟着站了起来,“奶奶,那我就先上楼去了,我有点困,想睡会儿午觉。”

  郁承衍心头叹了口气,干脆从沙发上起身,“老婆,为了我们女儿的良好胎教着想,我们还是先上楼去吧。”

  尤小乔站在他的身后,大眼睛咕噜噜的,也是一脸的茫然。

  “说曹操,曹操到”,郁聿庭挑着眉,手里捏着车钥匙,一脸不解的看着客厅里吵的脸红脖子粗的两个老太太。

  “奶奶,韩奶奶,你们吵什么呢?”

  这种关系,简直堪比郁小二和郁小三那两人!

  韩敏夏听得耳朵都疼,这两个老太太也真是的,每次见面的时候,说话不超过三句保准就会吵起来,可是不见面的时候吧,又时不时的互相提起,真是典型的相爱又相杀。

  于是,两人一来一去的,竟然直接就在客厅里吵起来了。

  “……”

  “说你!”

  郁老太太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听到这话也怒了:“呀你这个老太婆,你说谁小家子气呢!”

  “你看你这话说的,难道潇潇儿不是你的亲孙女儿啊?不是锦川的亲女儿啊?又没有让你们操办婚礼,就帮个忙搞一架军用飞机怎么了?小家子气……”韩老太太难得生气,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航拍就是说,让摄影的人坐在飞机上对着下面拍,你……”见韩老太太真的开始详细的讲解,郁老太太气的直接打断了她,“行了行了,就你懂,别人都不懂!那你自个儿去外面买一架私人飞机得了,你老韩家不是开公司有钱任性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42妻奴》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