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做贼心虚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C市。

  某公立医院,二楼外科门诊的外面走廊上。

  接完刘博的电话后,顾向北立刻打开微博客户端,点击进入了名叫“”的博主微博,也看到了发表于一个小时前的一条微博,配图的4张照片里,其中一张就好是他和齐沐姚走在一起的画面。

  看着下面那几条热门的评论,他瞬间绷紧了下颚的线条。

  “这个男的是模特吧?哪儿有路人长得这么帅的?”

  “就是啊,不但帅,还很有气质,尤其那白色衬衫搭配深灰色的西装,简洁又优雅,好会搭配哦!”

  “他女朋友也长得很漂亮啊,有点像赵丽颖!”

  “真是男才女貌,两人好般配哦!”

  “……”

  刘博已经迅速将博主的手机号码发了过来,顾向北退出微博,直接就拨通了的号码。

  一听到顾向北让他删掉那条微博,有些迟疑的说道,“呃,这么做不太好吧?我是一个很专业的街拍摄影师,看到好看又养眼的照片自然就要拍下来了,而且你们男的帅女的美,衣服搭配的也很好,删了多可惜。当然,如果你是想要酬劳的话……”

  话还没有说完,顾向北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你发的这一张照片严重侵犯了我的*权,以及肖像权,如果你拒不撤销的话,我的律师马上就会和你联系!”

  一听到这话却有些不太高兴了,“先生,你这样就不对了吧?我是一个很专业的街拍摄影师,而且我的照片发出去就没有再收回的道理,否则你让我微博上的几百万粉丝怎么想?再说了,《街拍时尚》杂志已经决定用这张照片做下期的封面了,到时候……”

  顾向北懒得再听那娘炮婆婆妈妈的,干脆直接的挂断电话了,又迅速拨给了刘博,让他找公司的公关部,再联系微博的运营人员,不管用什么办法,什么手段,也一定要立刻将那一条微博删掉。

  挂断电话后,他伸手解开了衬衫领口处的纽扣,心头隐隐升腾起一股烦躁,冷峻的浓眉也皱在了一起。

  虽然发微博的时间才短短一个多小时,但是网络上流传消息的速度很快,这张照片又拍的那么清晰,要是没有人认出倒也还好,可一旦被认出来,再传到时家人的面前……

  就算他和齐沐姚之间并没有什么,以时光璞的个性,恐怕也会闹得很难看。

  顾向北眯了眯眼,忍不住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和烟,点了一根放进嘴里。

  窗外,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也有些暗下来了,灰沉沉的,就好像他此刻的心情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机铃声终于再度响了起来。

  顾向北接通电话,听到那头刘博兴奋的说道,“顾总,放心吧,我已经找人将那条微博删掉了,也让律师警告过那个博主了,照片不会再流传出去了。”

  “恩。”顾向北淡淡的应了一声,便将电话挂断。

  再度点进微博刷新了下,果然,那一条微博已经被删了。

  他将手机塞进口袋,俯瞰着楼下匆忙的车水马龙,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渐渐缓和下来。

  。

  齐沐姚提着医生给开的药,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诊室。

  一转头,她就看到顾向北正站在走廊窗边的位置,一身暗色调的深灰色修身西装,并不打眼,却几乎瞬间就将她的视线抓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顾向北真的长了一副男模的标准身材,宽肩窄臀,身高腿长,就算是扔在人堆里,也有种鹤立鸡群的出挑感。

  此刻他单手插在西装裤的口袋,仿佛正低头看着窗外,右手的长指间夹着一根香烟,袅袅升起的烟雾很细很柔,却衬得他有种寂寥的感觉。

  齐沐姚扶着墙站在那儿,一时也没有出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直到“轰隆隆”的一声,天空中突然一阵惊雷响过。

  “哎呀,怎么突然下雨了?”有护士经过时说道。

  齐沐姚眨了眨眼,抬起受伤的脚,刚想要走过去,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顾向北的号码。

  看着他低头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后便转过头来,四目相对,她立刻扬起了嘴角,对他挥了挥手。

  顾向北按断电话,直接抬脚就朝她走了过来。

  他冷清的五官依然没有太多的表情,虽然在看着她,目光也很深邃,却仿佛没什么温度似的。

  齐沐姚看着看着,嘴角慢慢放下,莫名就红了眼眶。

  等到了跟前,顾向北低头望着她,微微蹙眉,“怎么了?脚很疼?”

  齐沐姚点点头,一脸委屈和无助的说道,“怎么办?是不是耽误了你和周总的事情?现在已经……”

  她抬起左腕,看了下时间,“都两点多钟了。”

  “没关系。”顾向北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逼近,温热的大手扶住她的手臂,“医生怎么说的?”

  齐沐姚叹了口气,说道,“医生说,休息几天就没事了,这几天让我尽量卧床休息,不要走动。”

  “恩。”顾向北看了眼窗外,“外面下雨了。”

  齐沐姚惊讶的看了过去,果然,楼下的行人都已经撑起了雨伞,雨势看着还挺大的样子。

  。

  到了楼下,顾向北让齐沐姚站在一楼的走廊那儿等着,自己先冲进雨雾,将车给开了过来。

  当齐沐姚再度被顾向北抱着,一路小跑送到宝马的后车位座时,她的脸红润羞涩,卷翘的睫毛都开始微颤个不停。

  顾向北将车门关上后,绕过车头,也迅速坐上了驾驶座。

  车门阻挡了窗外的凄风冷雨还有喧嚣,封闭安静的车厢内,齐沐姚轻声的开口说道,“向北,今天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顾向北扯了扯唇,声音一如既往的淡定平和,“不用客气,苦手之劳而已。”

  齐沐姚笑了笑,微微侧过头看向窗外。

  车厢内也顿时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齐沐姚突然转过头,看着他的侧脸说道,“向北,能放点儿音乐听吗?我记得车里好像有存放唱片。”

  “……”顾向北没有说话,却抬起右手打开了车载音响,点了播放。

  一阵舒缓动人的前奏过后,的歌声在车厢内缓缓流淌:

  “It,is,been,,,>

  And,,,it,when,,>

  ,,,>

  Oh,,,it,when,,>

  When,,……”

  明明是一首纪念和缅怀好友的悲伤曲目,齐沐姚却觉得很适合用来形容她此时此刻的心境。

  她和顾向北,又何尝不是多年后的?

  。

  D市,时家别墅。

  时正林回到家里,将身子丢在客厅的沙发上,闭上眼睛,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一阵子,为了还公司的欠债他可真谓是心力交瘁,每天往返不停地奔波在各家公司,如今,却依然没有什么太好的成效。

  也曾亲自带上厚礼去景家,想要赔礼道歉,结果景慕琛连小区的大门都不让他进。

  去景阳也是,在一楼就被前台给拦下了,连电梯都进不去。

  咬着牙,刚才趁着中午的时候,腆着脸皮去了趟军区大院,谁知刚到大门口就被哨兵给拦住了,还说是郁锦川已经吩咐过了,最近都不让时家人进去。

  时正林这几十年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

  再怎么说,他也是郁家的女婿,平日里也没少过去走动,这次若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他又怎么会落得这么狼狈?

  没办法,他只好给郁东辰打了电话。

  四月底的天气,大中午的太阳白花花的晒着,他只等了一小会儿,就觉得虚脱的撑不住了。

  还好郁东辰见他一筹莫展,答应再借一笔款项帮忙渡过难关,也算没有白走一趟。

  “老公。”郁熹媛走过来,端起桌上的茶壶帮他倒了杯清茶,“你没事儿吧?多注意身体啊。”

  时正林点了点头,这才睁开眼,拿过杯子喝了一口。

  郁熹媛坐在旁边,虽然身上衣着依然光鲜,脸上却多少也显得有些颓唐,经过这么一番打击,整个人也仿佛瞬间苍老了数10岁。

  就在夫妻俩唉声叹气的时候,时光璞挺着微凸的小腹从楼上下来了,开口就是一句,“爸,妈,家里的佣人都去哪儿了?厨房有吃的没有,我饿了。”

  时正林看着她,想到刚才在军区大院被拒之门外,而这一切的根源不都是因为这个嘴无遮拦的女儿?

  若不是她当初祸从口出,出言侮辱那个小女孩,他的公司何至于会被景慕琛弄到倒闭?连郁家人都不愿意出手相助?

  现在更因为她对郁潇的所作所为,导致郁锦川居然不顾亲戚的面子,连军区大院儿的门都不让他进!

  时正林忍着怒气,一脸不耐烦的说道,“一天到晚的你就知道吃!家里都快走投无路了,你能不能涨点儿心?还有上次说让向北帮忙的事情怎么样了?”

  时光璞皱了皱眉,“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向北他也没办法,顾氏的财政大权不在他的手里。”

  “不在他手里,这是什么意思?”郁熹媛诧异的看着女儿,“你公公不是已经中风了吗,顾以城又坐牢了,现在顾氏不就是向北在坐镇嘛。”

  “公公中风前找了律师,好像把遗嘱给改了,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时光璞撇了撇唇道。

  “遗嘱改成什么样子了?向北不会没有财产了吧?”郁熹媛急躁躁的又问道。

  “当然不可能了,顾氏现在就是他在管,继承财产不过就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时正林一脸的不解,“你的意思是,得等顾老爷子撒手人寰了,向北才能掌握顾氏的财政大权?”

  时光璞看了他一眼,点头敷衍道,“可能吧。”

  其实她对顾向北能不能继承财产并不在乎,她喜欢的是顾向北这个人,其他的东西都只是附带的而已。

  再说了,她自己也有能力养活自己,她更相信的是顾向北的才华。

  就算拿不到顾氏的财政大权又怎么样,她相信,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可以东山再起!

  “……”客厅里沉默一会儿,突然,时正林开口问道,“对了,向北怎么还没有回来?他出差要去多久?”

  “他公司的新项目在C市启动,所以要去一周的时间。”时光璞说着,忍不住就开口喊起了佣人的名字,“吴阿姨,你帮我下一碗酥鱼面吧,不要放辣椒。”

  “好的,小姐。”

  等佣人离开后,时正林又忍不住说道,“光璞,回头你打电话催催向北,让他尽快想想办法。前一阵子我看新闻,好像顾氏这次的新项目还拉拢到了不少的大企业,其中还有个齐立集团。有那么牛的公司投资入股,区区几千万,他应该很容易拿得出手吧?”

  时光璞一听这话,猛地皱紧了眉,“爸,你刚才说什么?齐立集团?”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齐立集团那好像是齐家的家族企业,齐沐姚自毕业后就进去工作了,上一次生日宴的时候,还得意洋洋的说自己现在已经坐到副总裁的位置了。

  时正林点头,面色有些不悦:“光璞,你不知道这件事吗?”

  时光璞:“……”

  她这阵子,可能是因为怀孕,每天都很少上网看新闻了,再加上本身就对公司管理那方面没有兴趣,所以也不怎么关注顾氏的事情了。

  郁熹媛叹了口气,劝道,“光璞,我知道你现在怀孕了,不能太操心,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找机会多关心关心下老公,他在做这么大的案子你身为妻子却不知道,这也太不像话了,时间一长,他很容易会以为你不关心他,问题会越来越大的。”

  她还记得当初收到的那几张亲密照片,尽管顾向北发誓他没有做过对不起光璞的事,可是……郁熹媛心底终归有点不踏实。

  谁知时光璞眨了眨眼,便抬着下巴说道,“谁说我不知道?我当然知道,齐立集团是齐家的家族企业,上次,就是我介绍向北和齐叔叔认识的。不然,你以为齐立会和顾氏合作吗?”

  “……”这回轮到郁熹媛和时正林愣住了。

  “回头我就打电话问问向北。爸,妈,你们就放心吧。”时光璞一脸倨傲的说道。

  。

  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在安静的卧室内突然响起。

  高筱潇虽然早已经醒了,此刻却还有些慵懒,推了推身前的胸膛就说道,“老公,去接电话。”

  韩禛闭着眼睛,敷衍的“嗯”了一声,双臂依然懒洋洋的抱着她的腰,声音沙哑慵懒,“不接,一会儿它就不响了。”

  “……”高筱潇无语,“是我的手机在响。”

  见他还是闭着眼睛不肯动,她只好拉开他的双臂,想要从床上起身。

  腰上的大手却迅速将她又拉了回去,“行了。你好好躺着,我去接。”

  见他皱着眉,一副臭脸的表情,高筱潇眨了下眼睛,忍不住就翘起了嘴角。

  韩禛走到茶几旁,拿起手机一看,那张脸顿时更臭了,眼底眉梢还都是不耐烦。

  “谁的电话?”高筱潇问道。

  “娘娘腔打过来的。”韩禛过来,将手机递给她,居然乖乖的没有接听。

  高筱潇白了他一眼,按下“接听”键,“喂,小守,怎么了?”

  “我擦我擦,姐们,你怎么不上微信啊?看到我刚才发的消息了没?”小守在那头一惊一乍的说道。

  “我睡午觉呢,没看到。发生什么事了?”高筱潇被他吓得困意全消,脸上也满是惊疑。

  韩禛看了她一眼,抬脚走去衣柜,开始穿衣服。

  “中午的时候,我不是给你们看了那张顾向北和齐沐瑶的绯闻照片嘛,你猜现在怎么着?”小守深吸口气,立马又噼里啪啦的说道,“我刚才啊就是顺便去看了一下,谁知那条微博居然没有了!没有了!被删了啊!”

  “我觉得奇怪,我实在忍不住自己内心的好奇啊,于是我就去给他发了私信,问他为什么那一条微博没有了。结果回复说是顾向北给他打电话了,让他必须把微博删掉,如果不删的话就要找律师告他!开始不想删的,没想到顾向北居然找到了微博的管理员,强行把他那条微博删除了,非但如此,还警告他不能把照片外传,否则就要告他!”

  高筱潇皱了皱眉,“呃,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儿,随即宋萧守说道,“再见!”

  高筱潇:“……”

  韩禛已经换好衣服回来了,看着她有些呆愣的脸,问了一句,“怎么了?”

  高筱潇摇了摇头,立刻点开微信群进去,果然,宋萧守正在里面向常欢颜讨伐她呢,“气死我了,一腔热情跟你们分享八卦,你死活不信也就罢了,潇潇儿的反应也那么冷淡!”

  “你们怎么也不想想,顾向北要不是做贼心虚能让删微博吗?”

  “我看他俩一定有猫腻!你们说,我要不要匿名发个微博把照片再发出去啊?反正照片我都已经存了。”

  “或者,我去给八卦杂志爆个料?拿一笔报料奖金怎么样?”

  “喂,你们两个,能不能给点儿反应?”

  常欢颜:“哦。”

  高筱潇:“……”

  。

  晚上,看时间过了9点,时光璞便拨通了顾向北的号码。

  顾向北的作息时间一般是晚上的11点到早上的7点,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回到酒店了吧?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谁知那头却传来了一道娇俏又熟悉的女声,“光璞,找向北有事儿吗?”

  “……”时光璞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双眼直勾勾的睁着,满口的话顿时都哽在了喉咙口的位置。

  她有些不信的放下手机看了看,没错啊,屏幕上显示的的确是“老公”两个字,可是……为什么却是齐沐瑶接了他的电话?

  难道是齐沐瑶也去C市出差了?可是现在都已经是夜里的9点钟了,这么晚了他们怎么还会在一起?而且向北的手机为什么在齐沐瑶的手里?

  “光璞,怎么不说话了?喂?光璞?能听到吗?”耳旁,齐沐瑶的声音继续响了起来。

  ------题外话------推荐好友蝶乱飞的新文《黑老大霸宠替身妻》,喜欢的去收藏下哦~

  简介:“怎么样才知道喜欢上一个女人?”

  “想睡她。”

  炎少第一次见到杨小凝,就想睡她,这是唯一一个他想睡的女人。

  但,事实难料。

  炎少再见杨小凝时,墙上的她依旧笑得千娇百媚,身体却躺在冰冷的棺材里。

  直至一个叫夏初秋的女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硬生生地在他的心里撕开一道口子,钻了进去,霸占着不走,将他睡了一辈子。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59做贼心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