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妈,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再喊我小三!”郁聿庭猛地开口打断了她,脸上还带着一丝的不耐烦。

  杨曦眨了眨眼,又惊又吓的说道,“怎么了,我以前不都是喊你小三的嘛?”

  “以前是以前,以后不准再喊了。”郁聿庭一脸严肃的说道。

  “……”因为郁聿庭冰冷又强硬的态度,杨曦先是一愣,随即抽了纸巾,捂着鼻子装模作样的说道,“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叫你小三,我也叫习惯了。我还记得你和你二哥小的时候,都刚刚学会走路,我每次只要一喊‘小三’,你就穿着开裆裤,咧着小嘴,扭着小屁股朝我走过来,抱着我一直不停的喊‘妈妈’,‘妈妈’的,那时候的你多萌多可爱啊!”

  郁聿庭:“……”

  他烦躁的伸手捏了捏额角,就听到杨曦吸了吸鼻子,又开口继续说道,“我叫‘小二’的时候,你二哥就朝我跑过来,整个大院儿的都说你们俩特别聪明。难道现在,就因为你们长大了,就连小名儿都不让我喊了吗?小三啊……”

  “啪”的一声,郁聿庭直接将杯子搁在了桌上,霍然起身,拿着外套和车钥匙就往外走,“我走了。”

  “唉,小三你去哪儿啊,都这么晚了,小三,小三哪……”杨曦连追带拽,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郁聿庭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

  黑色卡宴像是一道闪电,迅速开出了军区大院,然后朝着市中心的方向开去。

  30分钟后,卡宴停在了小区公司的楼下。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有好几通的未接来电,都是那个小傻子打过来的,还附了几条未读短信:

  “老板,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老板,你生气了吗?我爸爸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爸妈他们一直都误会我和大师兄的关系了,但是我刚才已经和他们讲明白啦,看到短信就回我电话哦。”

  “……”

  他无声的冷笑了一声,将手机扔回储物格,然后掏出打火机和烟,就在车里又凶又很的抽了起来。

  这一辆新车还是他前几天刚从车行提的,虽然不是他喜欢的跑车类型,但是胜在空间开阔,开起来也挺舒服,而且车窗一关,*性也挺好,以后也方便带小乔的父母出去兜风,没想到……

  今天晚上,为了去见尤小乔的父母,他特意推脱了兄弟们的聚会邀请,买了一大堆的礼物和各式的营养品,心想以他的家世和外貌,岳父母见了面一定会很喜欢他的。谁知他竟然一进门就被赶出来了,那个五十多岁的老警察,瘸着腿拿着扫帚不停的打他,嘴里还说什么他们认定的女婿只有唐宇文一个人!

  他郁聿庭这辈子可曾受过这样的待遇?

  哪一次去亲朋好友的家,那些长辈不是对他赞不绝口?嚷嚷着要给他介绍自家女儿或孙女做女朋友?难得这次他这么放低姿态,亲自选了礼物,像个傻子似的大包小包的提着进去,满脸堆笑,一句话还没说,就被扫帚给打出了门……

  尤其正好还是晚上,街坊邻居都出来看热闹了,一个个对他指指点点的,搞得他像是地痞流氓或无赖似的……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如果这事儿被他的那帮兄弟知道的话,不定还怎么笑话他呢。

  于是他也来了脾气,将东西一扔,一言不发的就走了。

  郁聿庭正眯眼想着晚上的糟心事,突然,车窗被人敲了几下,“叩叩叩”。

  他转过头一看,尤小乔正弯腰站在外面,脸贴在车窗上,小傻蛋似的冲着他笑呢。

  郁聿庭嘴角猛抽动了两下,将嘴里的那口烟吐了出去,这才将车窗给降下来。

  “老板,你怎么……咳咳咳,咳咳咳。”尤小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车窗里喷薄而出的浓烟给呛的咳嗽起来。

  真服了他了,抽烟就抽烟,连车窗户也不开是闹哪样啊?也不怕被闷死?

  郁聿庭双眼微眯的看着她,将烟又塞进嘴里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尽数吐到了她的小脸上。

  “咳咳咳,咳咳咳咳。”尤小乔这回呛的连眼泪都下来了,边咳嗽边说道,“老,老板,你要是生气就骂我吧,千万不要用抽烟来惩罚自己啊,吸烟有害健康,对身体不好的啊咳咳咳。”

  郁聿庭:“……”

  他黑着脸将那根烟抽完,随手掐灭,开口的时候声音还有些冷,“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因为被烟呛了,尤小乔此刻双眼通红,梨花带雨的看着他,“老板,我知道晚上的事情让你不开心了,对不起。刚才我打电话给你也不接,就猜想你是不是来这里了。我在楼上等你半天了,还好开窗往下面看了一眼,认出这是你的新车,所以我就赶紧下来找你了。”

  见郁聿庭不说话,薄唇却勾起了一抹讥诮的弧度,眼神看上去更是冷峻的不行……尤小乔清了清嗓子,又软又黏的继续说道,“老板,人家错了嘛,我当时……也是被我爸爸给吓到了,所以一时没能喊住你。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跟爸妈都解释过了,大师兄只是大师兄,你才是我的男朋友,他们现在也都知道了。”

  尤小乔的声音本来是属于很小孩子的那种,清脆悦耳,听着很嫩,可是这么一刻意的捏着嗓子,听起来就有些软绵绵的,再配上她撒娇的语气,再铁石心肠的男人,听了都很容易心神荡漾。

  “……”郁聿庭虽然依旧还没说话,但是也觉得浑身一酥,眸色也瞬间暗了下来。

  作为过来人,他自然很直接想到了和尤小乔在床笫间的事情,每次到激情的时候,她就是这么……气若游丝的叫着。

  越想,浑身的血液越热,郁聿庭握紧双手,只觉得下面的某个地方已经慢慢的有所反应了。

  尤小乔见他还是“不为所动”,心里头多少有些沮丧,但是她更知道,今晚的事情对他打击肯定很大,那么得意又骄傲的人,竟然被扫帚给赶出去了……

  捏了捏手心,尤小乔在心中默默的吐了一小会儿,然后就将脸又凑过去,继续厚着脸皮,嗲声嗲气的说道,“老板,人家……人家最喜欢你了啦,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都喜欢你三年了呢,不然人家干嘛跟你好呀,老板,别生气了嘛,好不好呀,老板……”

  话还没有说完,脸上突然来了一只手,把她的头猛地往后一推。

  尤小乔惊吓的不行,整个人更是被迫往后退了一大步。

  她只看到车门从里面被推开了,还不及再反应过来,手上一紧,她被拉着,身体失衡,就往车里面栽了进去。

  “啊……唔。”尤小乔只发出了一声惊呼,小脸被抬起来,熟悉又霸道的男性气息瞬间封住了她的小嘴。

  一只大手从她背后往下,经过挺翘的臀部,然后在她的腿弯一勾,就把她整个人都抱起来困在他的腿上,同时再一拉车门,一降车窗,动作行云流水,而封闭的车厢内,顿时只能听到两人口舌纠缠的声音,以及……粗乱的呼吸声。

  尤小乔经过最开始的惊讶,随即就闭着眼睛柔顺的任由他吻着。

  郁聿庭的吻一如既往,很霸道,也很急切,很快就勾起了她的小舌,温柔又有力地吸吮着,同时大手也在她身上四处游弋,直到解开了她的牛仔裤拉链,然后往里面伸了进去……

  “老板!”尤小乔猛地将自己的嘴从他嘴里拔了出来,两只手都饱受惊讶的拉着他的手腕,脸红不已,“不要,这里是车上啊。”

  “车上怎么了?”郁聿庭说着,灵活的手指已经……

  “……”尤小乔死命压抑着自己,才能不发出醉人的轻吟,她闭着眼睛,羞愤不已的说道,“不要在这里啦,外面人会看到的。”

  “这么晚,小区已经没人了。”郁聿庭在她耳边吹了口气,随即便张开薄唇,含住了她的小耳朵,不停舔吻挑逗着,手下更是作乱个不停。

  “嗯……”尤小乔没忍住,终于发出了一声呻吟,随即脑中警钟长鸣,咬着牙,闭着眼,口中念念有词。

  “……”郁聿庭开始没怎么注意,待听到她嘴里一直不停的说不停的说,终于停下了动作,有点不悦,“你嘴里在说什么?”

  “我在念经。”

  “念什么经,念经做什么?”郁聿庭更加不解,难道是他的魅力下降了?竟然能让她分开心思去念经?

  思及此,手指忍不住又在她身上作乱了起来。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尤小乔就跟上了发条似的,立马又开始念了起来。

  郁聿庭也终于听懂了她在念什么,原本欲壑难填的俊脸瞬间黑了个彻底,“你念这个做什么!脑子抽了?”

  “老板。”尤小乔睁开眼睛,一脸的恳切求饶,“我是在为你好啊,‘色字头上一把刀’,那种事情……做太多了不好,而且这里是小区,被人看到……多丢人啊,如果你实在要做的话,我们去楼上好不好?”

  “不好。”郁聿庭一口拒绝。

  尤小乔:“……”

  “再说了,‘食色性也’,为什么要压抑你的天性?”郁聿庭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

  尤小乔看着他,脱口而出,“你是范湉湉的脑残粉吗?”

  为什么要压抑你的天性都出来了……

  “范甜甜是谁?”郁聿庭皱起了眉毛。

  尤小乔:“……”

  “说,范甜甜是谁?”见她不回答,大手挪到她的屁股上掐了一下。

  本来是想要惩罚她的,谁知……屁股上的肉肉弹性太好,又柔软细嫩,忍不住就捏着不肯再松手了。

  “老板,疼啊……”尤小乔疼的龇牙咧嘴的,忙说道,“范湉湉她就是,就是奇葩说的辩论选手。”

  “奇葩说又是什么鬼?”郁聿庭一边捏一边心不在焉的问道。

  尤小乔:“……”

  老天爷,派个人来收拾了这个妖孽吧。

  “说不说?”郁聿庭又使劲儿的掐了一下。

  “我说我说,你别掐了,真的好疼啊。”尤小乔都快哭了,赶紧给他解释道,“奇葩说是现在网上特别红的一档综艺节目,范湉湉是个女的,她……”

  “停。”郁聿庭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伸手按了一下,车内的灯瞬间全部熄灭。

  尤小乔脸红心跳的听到一阵解安全带的声音,然后是驾驶座被放倒的声音,随即她就被抱着放平在副驾驶座上,身上也被他紧紧的压住了。

  “……”尤小乔吓了一跳,使劲伸手推着他只穿着白色衬衫的结实胸膛,“喂,说了不能在这里,会被人看到的。”

  虽然已经是深夜了,但是……万一要是有人经过的话,仔细往车里面一瞧不就全都看到了?

  “看不到,我都关灯了。”郁聿庭手上的动作不停,几乎是熟练又灵活的就将她原本就松开的裤子,连着里面的小库一起往下褪去。

  拉开自己的拉链后,他一句废话都没再说,直接再度压在了她的身上。

  ……

  结束后,郁聿庭舒服的粗喘了口气,依然紧贴在她的身上不愿意离开。

  原本愤懑的情绪终于得到了纾解,此时此刻,他整个人舒畅的不行,就连眉眼都是温柔又深情的,薄唇在尤小乔汗湿的鬓边吻了吻,然后紧紧搂着她,呼吸渐渐平稳。

  原本还有些嫌弃这辆车开起来的时候不够拉风,可现在看来也挺不错的,起码是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够宽敞!

  尤小乔闭着眼睛,张着小嘴大口的喘着气,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老板真是个禽兽,每次都是想做就做,完全不顾及场合和后果!

  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

  另一边,时家别墅。

  顾向北洗完澡,穿着短裤从卫浴室里走了出来,就看到时光璞正坐在沙发上对着手机笑。

  他用毛巾随意的擦着头发,边说道,“少看会儿手机。”

  “知道了。”时光璞应着,对着手机那头说道,“我老公洗完澡出来了,他不让我玩手机,先不说了啊,再见。”

  放下手机后,她笑眯眯的抬起头,“向北,你猜我跟谁语音呢?”

  “谁?”顾向北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心不在焉的问。

  时光璞双眼发亮的说道,“是齐沐瑶!”

  顾向北“哦”了一声,反应依然不太热切。

  “你怎么不问问我跟她说了什么呢?”时光璞撅了撅嘴,见顾向北始终自顾自的在那儿擦头发,索性和盘托出道,“她竟然说,知道我爸爸的公司已经破产了,问我需不需要帮忙呢。”

  “……”顾向北将毛巾扔在架子上,声音依旧平淡,“然后呢。”

  “我当然说不需要啦。笑话,就算是真的需要,我也不能拿她的钱。”时光璞说着,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伸手搂着他继续说道,“虽然她这人还不错,不像冉桐那么的跋扈嚣张,不过……‘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可不想欠她的债,这样,我心里也不会舒服。”

  正因为此,她今天晚上才特意打电话约了齐沐瑶吃饭,作为感谢在公事上,以及C市对向北的照顾。

  顾向北抬手在她的腰上搂了搂,“恩”了一声道,“时间不早了,早点儿休息吧。”

  “向北。”时光璞却搂着他不放了,纤柔的玉手也抚上了他裸露的胸口,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暗示意味十足。

  顾向北微微蹙眉,将她的手拉了下去,“今天我有点儿累,先休息吧。”

  时光璞抿了抿唇,还有些不太死心,索性垫起脚,便将唇贴上了他的,温柔又细致的亲吻诱惑着他。

  房间里很安静,只是不一会儿,时光璞就被他再度推开,“光璞,你现在怀孕了,那种事情不能多做,听话,乖。”

  “……”时光璞低着头,半天后才不甘心的“嗯”了一声。

  顾向北不想做,而她又已经主动了两次,就算脸皮再厚,也说不出“想要”这种话了。

  。

  是管沟心里不太愉快,但是一到床上,因为怀孕后比较嗜睡,居然还是瞬间就睡着了。

  顾向北躺在她身侧,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却始终睁着眼睛,有些睡不着。

  他侧转过身子,看向窗户。

  因为天气渐渐变暖,晚上睡觉的时候,只留有一层薄纱窗帘,外面的月光温投射进来,将卧室的一角区域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温柔,却很寂静。

  他的眼前,不觉就出现了在C市医院的场景。

  那一天早晨,他在病房里醒来的时候,一侧头就看到趴在病床边的那一张小脸。

  他没有想到,齐沐姚竟然会亲自留在病房里照顾他,还那么趴着守了一整夜。

  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

  等再听到她的那一番真情告白后,顾向北心中顿时更为触动。

  从小到大,他就知道自己长了张很吸引女人的脸,加上在学校总是风头很盛,家世良好,没少被女孩子当面表白。

  可是他却始终毫不动心,他不记得那些女人的名字,更对谈恋爱没有兴趣,可能是因为蒋梦怡从小到大的理念灌输吧,让他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学习上面,唯一的想法和目的,就是要让父亲和母亲要以他为荣。

  直到,他在大四那年采风遇见了潇潇儿。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她家境不好,却很坚强,特别喜欢笑,笑起来的时候很干净,美好的让他不忍亵渎。

  就算那时候她的年纪还小,两人又是远距离的恋爱,可是每天只要能打打电话,听到她清脆开心的声音,他都会觉得特别很满足了。

  也许人总是犯贱的,得不到的,所以一直会念念不忘,更因为这个,他始终不能对任何其他女人敞开心扉,哪怕和时光璞结了婚,如今也有了孩子,心却一直还安定不下来。

  但饶是如此,他也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

  他可以和任何一个陌生女人上床,但齐沐瑶不行。

  不仅因为她是时光璞的好朋友,更因为……她的身份。

  所以,他那天很直白的拒绝了她。

  那一刻,看着齐沐瑶眼中流下来的眼泪,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继续维持脸上的面无表情。

  黑暗中,顾向北无声叹了口气,然后将眼睛缓缓闭上。

  。

  第二天是周五,每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顾向北一大早起床去了公司,至于时光璞,则和郁熹媛一起去医院做产检。

  “胎儿现在已经成型了,发育的情况也很良好,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只要保证好每天的营养吸收,定期检测身体的各项指标,就没有什么大问题,都放心吧。”做检查的医生笑眯眯的说道。

  “谢谢医生。”

  母女二人笑着道谢,拿着B超照片离开了孕检室,往电梯走去。

  今天来做检查的人似乎格外的多,走廊上几乎人满为患,到了摩肩接踵的地步。

  时光璞一边护着自己的肚子,一边皱眉埋怨,“怎么这么多人?”

  终于到了电梯的门口,“叮”一声吼,门一开,一大堆人呜呜洋洋的冲了出来,郁熹媛忙停下脚步,带着女儿往旁边闪,可饶是如此,身后还是有人撞了一下,有什么东西也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郁熹媛连声道歉,低头将地上的纸捡起来,才发现是一张诊断书,上面写着:子宫壁薄,子宫穿孔……

  正打算把诊断书还给对方,却瞥见了最上面印着“蒋梦怡”三个字。

  ------题外话------

  小一:听说虐郁小三能有月票?

  郁小三:从哪里接收到的错误信息?

  小一:要不试试看吧O(∩_∩)O~

  郁小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62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