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我吃了半只甲鱼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郁家人都在医院里探望时光璞的时候,郁聿庭开着自己的那辆黑色卡宴,载着尤小乔来到了市中心的商场。

  上一次去尤家的时候搞的不太愉快,带去的礼物都被他随手就扔了,尽管尤小乔说不需要再买,但郁聿庭还是坚持,一定要重新再买份礼物带上。

  好不容易将礼物挑选完毕,时间已经到了下午的三点钟,他将车开到了尤小乔家的单元楼下面,停车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手都有些抖起来了。

  这里是D市一个很老式的六层楼住宅小区,因为建的早,所以很简陋,甚至也没有电梯。

  可能也为了方便父亲的伤腿,尤小乔家住在底楼一层,一个二居室的小房子里。

  “老板,我们到了。”尤小乔解开安全带,笑眯眯的看向他。

  那种带自己高大帅气的男朋友回家见父母的兴奋感觉,真的让她很难去控制嘴角的笑容,虽然上一次搞得不太愉快吧,可一点儿都不影响她今天的好心情。

  郁聿庭转过头,幽幽的视线落在了她白皙的小脸上。

  小丫头今天穿了一件明黄色的棒球衫,扎了个高高的半花苞头,头上顶着个小揪揪,剩下一半的黑发都披散在肩膀上,怎么看怎么粉嫩,青涩。

  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一身西装革履显得有些太正式了,难怪刚才一起在店里选礼物的时候,店员会以为他是带自己读高中的妹妹出来呢。

  思及此,心情有些不爽,敷衍的“嗯”了一声,便伸手将安全带解开。

  “老板?”尤小乔眨巴眨巴大眼睛,声音清脆又甜美,“你是不是……在紧张啊?”

  “谁紧张了!”郁聿庭立马开口反驳,伸手将她贱兮兮的小脸猛的往回一推,一推车门下车。

  “……”尤小乔揉着自己的小脸。

  这么用力,还说自己不紧张。

  她打开车门,下去后,发现郁聿庭已经在车后尾箱那里往外拿东西了。

  “老板,我来我来。”尤小乔忙小跑过去,却再度被郁聿庭嫌弃,“老实站着,爷自个儿拿。”

  尤小乔:“……”

  于是,郁聿庭难得一身正正经的西装革履,手上却提着大包小包……就这么颇为接地气的和她一起朝楼道走去。

  尤小乔家就在101号房,进去楼道后左拐最里面那间就是。

  到了家门口,尤小乔一边往外掏钥匙,一边偷偷的观察自己的男朋友。

  小样儿,还说不紧张呢,那手背……青筋都快要凸起来了。

  不过正因为这样,她的嘴角止不住地往上扬,心底更是甜滋滋的。

  原来老板这么在乎她呀,看……生怕她爸爸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呢,都紧张成这样了。

  她心情大好的将钥匙插了进去,转了两下就将门推开,“爸,妈,我带男朋友回来看你们了,呃……”

  接下来的话直接全部噎在了嗓子眼里。

  自家那简陋又狭窄的客厅,唐宇文正屈腿坐在那里,他的对面,父亲尤勘山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两人中间隔着茶几,上面放了个象棋盘。

  至于妈妈刘慧丽,手里正端着一盘刚切好的水果,表情怔愣的看着他们。

  郁聿庭的双眼倏地就眯了起来。

  这个叫唐宇文的大猩猩,他居然也在?!

  “小师妹?”唐宇文已经站了起来,俊朗的脸上满是斯文的笑容,“你回来啦!”

  “呃。”尤小乔欲哭无泪,忙伸出小手,安抚性的握了握郁聿庭的手,让他冷静,不要冲动……

  “大师兄,你……你怎么来了呀?”说完,尤小乔一脸埋怨的看向父亲,“爸,不是都说好了,我今天要带男朋友回来吃饭的嘛?”

  尤勘山冷“哼”一声,“那又怎么了,我想找人下象棋还得通过你的同意?”

  尤小乔:“……”

  唐宇文看到了郁聿庭那一身昂贵的西装革履,以及手里大包小包的礼品,还有那五官紧绷的神色……于是他笑了笑,客套的开口礼告辞,“尤叔叔,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就先回去吧?等下次有空了我再……”

  “不准走!”尤勘山虽然长的很瘦,可能因为做警察这行做久了,说话低沉有力,“说好了要留下来吃晚饭的。”

  吃晚饭?郁聿庭皱眉眯眼,嫌弃的看着唐宇文。

  现在才下午的三点多钟,确定要厚着脸皮留到晚上的六七点钟吃晚饭?

  唐宇文也皱起了眉,他自然也明显察觉到了郁聿庭的不满,但是看着尤勘山坚持的表情,只好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郁聿庭:“……”

  他仿佛听到了自己拳头“咯吱咯吱”作响的声音。

  刘慧丽已经过来迎接郁聿庭,笑容慈祥客套,“小郁,你人来就行了,怎么又带这么多的东西啊!”

  郁聿庭压抑下不满,对刘慧丽露出英俊灿烂的笑容,“今天是我初次登门拜访伯父和伯母,这些应该的。”

  “哼哼。”尤勘山头都没抬,“上一次明明就来过一次了。”

  郁聿庭:“……”

  “……”刘慧丽尴尬的看了眼尤勘山,忙又笑着对郁聿庭说道,“小郁,上一次真的是不好意思啊,勘山他误会了,这不……上次你送来的东西我们都收好了放在那儿呢。”

  说着,指了指客厅一角。

  果然,上次他买的那些东西都整整齐齐放在那里,拆都没拆。

  “那些都是你捡的,我可没动手。”尤勘山再度开口,“待会儿走的时候记得带回去。”

  郁聿庭:“……”

  他就不明白了,自己也长得挺帅的,不比韩禛差到哪儿去,想当初自家叔叔对韩禛是完全不挑剔啊,为什么小乔的父亲这么嫌弃自己呢?

  难道帅也是一种罪吗?

  那他真的是罪大恶极了!

  郁聿庭伤春悲秋的在心中感叹一番,刚要开口,尤勘山的声音再度响起,“慧丽,记得晚上把宇文送来的那一只甲鱼给炖了。”

  甲鱼!郁聿庭再次风中凌乱。

  一个登门拜访送甲鱼的男人比他好吗?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提着的:最新上市的丝巾,s的珠宝吊坠,的男士石英腕表……哪一个不是高端大气上档次?

  “好。”刘慧丽一口答应。

  “还有,宇文啊,下次来的时候就别再送这么多的东西了,只要你人来,我们就很开心了。”尤勘山笑着说完,拿起桌上的棋子,“啪”一声,“跳马。”

  “……”唐宇文有些尴尬的看了眼尤小乔。

  尤勘山的态度太明显了,如果现在他还看不出来也太笨了。

  但没办法,他作为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低头,专心下棋。

  “呃,小郁,来来来,把东西都放这儿吧。”刘慧丽忙着打圆场,待郁聿庭僵着脸放下礼物,又殷勤的说道,“小乔,带小郁去沙发上坐。我去倒杯水。”

  郁聿庭虽然心里很不满,但还是努力克制着自己,在那唯一的长沙发上坐下的时候,不忘说一句,“谢谢伯母。”

  “这孩子,怎么这么客气。”刘慧丽说着,笑呵呵的从茶几下面掏出一次性杯子,跑去接水。

  尤小乔走到郁聿庭身边坐下,立刻伸出小手握着郁聿庭的手,柔软的手指在他手心一下一下的揉着。

  因为她讨好的态度,郁聿庭心里的不舒服稍微缓和一点,刚要抬起另一只手也回握过去……

  “咳咳咳。”尤勘山的咳嗽声猛烈的响起。

  臭小子,想占我闺女便宜!

  “小乔啊,去帮我刷一下杯子。”他拿起自己的不锈钢茶杯,示意道。

  尤小乔只好松开手,起身过去拿着杯子走进厨房。

  郁聿庭皱了皱眉,倒也没在意。

  谁知接下来,尤小乔就不停的被尤勘山指使着做事,一会儿去洗个草莓,一会儿再切个橙子,一会儿又让她过去站在他旁边看怎么下棋……

  郁聿庭抿着薄唇,很想要冷笑。

  先是明知他今天要登门拜访,还叫唐宇文过来下棋,现在又不停的指使小乔……生怕她跟自己接触是不是?

  只可惜,他私下里都不知道吃干抹净尤小乔多少次了……所以,就先忍一下吧!等回去了,哼哼。

  尤勘山哪儿知道郁聿庭心里正在意淫着这么龌龊又猥琐的事情,他喜上眉梢的下着象棋,心里得意的很呢。

  刘慧丽见丈夫表现的那么明显,脸上也多少有点尴尬,她虽然也很喜欢唐宇文,但是……她更尊重自己女儿的意见,对于丈夫说的什么家庭背景的问题,她觉得,反正现在两人还没谈婚论嫁,只是谈朋友,所以那些担忧都是虚的,先让孩子们交往试试,说不定……以后就不适合分手了呢?

  再说了,女儿今年都二十五岁了,说实话,她也急,所以能谈就先谈着吧,真正适不适合,还得两人交往的过程中慢慢去体会和感觉。

  她打开电视机,笑眯眯的说道,“小郁,你喜欢看什么台自己调啊。”

  刚把遥控器递过去,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补了一句,“家里面没有无线,就几个台。”

  “没关系,伯母,我看报纸就行了。”说着,郁聿庭拿起桌上的《今日快报》看了起来。

  整洁干净的白衬衫,修长笔直的大长腿,俊秀的眉眼,高贵的气质,还喜欢看报纸,嗯,不错,是个文化人!

  加分!刘慧丽满意的点头。

  其实郁聿庭哪儿是喜欢看报纸啊,他纯粹就是不爱看电视,所以才无聊找点事儿做。

  总不能刷手机吧,那样也显得太不礼貌了。

  。

  终于到了晚上,刘慧丽准备去厨房开始做晚饭。

  唐宇文见状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伯母,我帮您吧。”

  “不用不用,晚饭我来就行了,你快去坐,和小乔她爸继续聊天吧,他整天念叨你呢。”刘慧丽挥舞着铲子就把他赶了出来。

  唐宇文却还是笑着又走了进去,一会儿一句,“阿姨,您这手艺真的太厉害了,好香啊。”

  一会儿又来一句,“阿姨,您这刀工真没的说啊。”

  郁聿庭:“……”

  可能是看他黑着脸,尤小乔捂着嘴,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老板,你放心吧,我就喜欢你不会做饭,这样……我可以给你做饭吃。”

  郁聿庭轻“咳”了一声,面容倨傲,心中得意。

  就是嘛,大男人就当远庖厨,那只大猩猩系着围裙拿着铲子像话吗?

  没出息!

  。

  为了给未来的岳父岳母留下美好的印象,郁聿庭从进门到晚饭期间,可谓是彬彬有礼,斯文优雅,虽然心里屡有不爽,但也不会表现在脸上,最多……就是表情比较僵。

  于是时间很顺利的来到了晚饭后。

  唐宇文再度开口提出告辞。

  尤勘山虽然很不舍,但也知道唐宇文住的比较远,没办法,只能放人走了。

  等唐宇文离开后,郁聿庭开心了,总算可以和未来的岳父岳母单独相处了,没电灯泡了。

  谁知……

  “呀,果然时间不早了啊。”尤勘山看着墙上的挂钟,“都八点多钟了啊,怪不得小唐要走呢。”

  郁聿庭:“……”

  见郁聿庭厚着脸皮坐那儿不为所动,尤勘山干脆直接开口,“郁先生,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郁聿庭:“……”

  看看时间,的确,他从下午的三点多钟待到现在,已经待了整整五个小时,比上次的五分钟已经进步一大步了。

  于是,忍!

  反正他有的是耐心,也不奢求一步登天!

  这一次能待五小时,下一次,他就能待五十个小时!

  于是郁聿庭很洒脱的站了起来,拿过自己的西装外套,风度翩翩套上,声音温润有礼,“伯父伯母,既然时间已经不早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唉,什么叫你们。”尤勘山大叫,“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公司不是不上班吗?小乔,今晚你睡家里,明天早上陪我去鸟市逛逛。”

  尤小乔一愣,“爸,我……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回来啊,我得回公司睡的。”

  “带什么东西?这不是你家吗?还是旅馆?住这儿还需要你准备东西?”尤勘山不悦的说道。

  “……”尤小乔一脸黑线,爸,你说反了吧?

  但是看尤勘山一脸不悦,只好抿了抿小嘴,说道,“那好吧,我……我送送老板。”

  说着,过去拉起郁聿庭的胳膊就往外走。

  “咳咳咳。”尤勘山死命的咳嗽,尤小乔都当做没听见,反正家里的地方不大,几步就到了门口,拉开门就不见人影了。

  “这个臭丫头,真是女生向外!”尤勘山气得不行,起身就还想要追过去。

  “哎呀行了行了。”刘慧丽一把拉住了他,“今天是人家小郁第一次来家里做客,你能不能别这么冲动,回头再跟上次似的闹到难看。”

  “哼,反正我话撂在这里,我不答应他们俩谈恋爱,要谈,也是跟小唐谈!”尤勘山掷地有声的说道。

  “小唐这孩子我也喜欢,而且两家人都知根知底的,但是……你也得看小乔的意见对不对,刚才吃饭的时候你没看到吗?你家这闺女,一直不停的给小郁夹菜,简直就是当成了老板在伺候着……”

  “他不就是咱家闺女的老板么?”尤勘山立刻打断了她。

  “呃……”刘慧丽尴尬,一摆手就说道,“我的意思是,小乔对小郁特别的好,你看过她对小唐这样吗?”

  “那有什么用,小唐人踏实,而且性格好,长得也好,将来肯定是个会疼老婆的。这个郁聿庭,不行,双眼露邪,痞性难戒,女儿跟了他只有天天被欺负的份。”

  刘慧丽心想哪儿有这么严重,她觉得郁聿庭倒是挺一表人才的,刚要再开口反驳,尤勘山直接打断她,“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

  “……”

  。

  外面,门一关上,郁聿庭就伸手握住了尤小乔的手,另一只手楼上了她的小蛮腰,低下头,在她脸上亲了两下。

  声音还很大。

  尤小乔脸红,“再被人看到了。”

  “那就去车里。”郁聿庭低头望着她,声音低沉。

  门外的楼道设有感应灯,此时亮着,晕黄色的灯光照在尤小乔的脸上,显得她那张小脸粉嫩朦胧,又圆又大的双眼水晶晶的,看着特别的萌。

  低下头,薄唇就凑到她娇红的脸颊上亲吻着,然后,慢慢的贴在她的小嘴上,深入,缱绻。

  尤小乔脸红心跳的任由他吻着,不敢发出声音。

  毕竟……隔壁还住着好几家的住户呢,而且自家搬过来已经好几年了,街坊邻居的都互相认识。

  郁聿庭意犹未尽的舔吻完毕,两只大手在后面捏着她柔软的翘臀贴近自己,“跟我回去吧。”

  “不行啊。”尤小乔把头往后躲,他靠的太近了,说话的时候,两人嘴唇都贴到一起了……

  还没想清楚,郁聿庭的手已经再度收紧,也让她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活力,“刚才,我吃了半只甲鱼。”

  尤小乔:“……”

  刚才的饭桌上,因为那只甲鱼是唐宇文带过来的,尤勘山不停夸奖唐宇文,还让尤小乔尝尝……尤小乔不爱吃那玩意儿,于是郁聿庭一怒之下,就将那半只甲鱼全都吃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所以,我现在阳气很重,肝火很旺,需要阴阳调和。”郁聿庭一本正经的说着,事实上,尤小乔也明显感觉到了。

  她脸红的不行,伸手捂着他的嘴就说道,“你小声点啊。”

  这么大声,是想要把所有人都吵醒吗?

  “那你跟不跟我回去?”郁聿庭顺势问着,直接把她整个人都抱离了地。

  尤小乔听着他霸道的语气,为难。

  从小到大,她几乎就没有反抗过父亲的意见,可能是因为尤勘山做了一辈子的警察,尽管现在因公受伤,从职位上退了下来,可说话的时候依然还有那股子气势在……加上她又很崇拜父亲,所以几乎是对他言听计从,就连当初考大学的时候,也是因为他的一句话就立刻更改了志愿。

  郁聿庭见她脸上纠结,索性直接放下她,拉着她就往外面走,动作之迅速,等尤小乔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放进了车里坐着了。

  等郁聿庭上来后,尤小乔拉着他的手劝道,“老板,今天晚上我就在家里睡好不好?刚才你不是都答应爸爸了吗?言而无信不太好,我爸他会生气的。”

  “那你就不怕我生气?”郁聿庭说着,眯着眼看她,紧迫意味十足。

  尤小乔:“……”

  她怯怯的看着他,打着商量,“老板,说实话,我也好久没在家里睡了,要不……今天晚上就当放我一天假吧,行吗?”

  她这幅可怜兮兮的语气,加上怯怯的表情,郁聿庭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大野狼就要吃小红帽似的……

  事实上,他也真的想吃了。

  低“咳”一声,郁聿庭邪恶的压低声音说道,“那怎么办,我现在都这样了。”

  说着,一挺胸。

  尤小乔随着他的指示,将视线往下,便立刻发现了他所指的“这样”是哪样……

  “老板,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啊。”尤小乔无奈,人却已经被他捞着放在了腿上坐着。

  “别说了。”他圈着她的腰,嗓音沙哑的厉害,“你必须得帮我,不然,路上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尤小乔将滚烫的小脸埋在他身上,硬着头皮,手指怯怯的碰到了他的金属腰带。

  郁聿庭薄锐又好看的嘴唇轻佻的勾起,大手往下,握住了她,牵引着,完成了这一项的运动。

  。

  一个小时后,黑色卡宴闪电般的开进了军区大院。

  将车在车库停好后,郁聿庭吸了吸鼻子,将天窗打开,散散里面腥稠的空气,这才神采飞扬的下车。

  走进客厅,杨曦还坐在客厅。

  看到郁聿庭,她眼神冷淡,说了句“回来啦”,就转过头继续看着电视机。

  郁聿庭挑了挑眉,走过去,紧挨在母亲身边坐下,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妈,怎么了?不开心啊,谁又惹你生气了?”

  杨曦没好气的看着他,“还能是谁,你!”

  “我?”郁聿庭一脸的无辜,“我什么时候惹你生气了?”

  “……”杨曦看着他,“是谁连‘小三’都不让我叫来着?”

  “呃。”郁聿庭尴尬。

  那天,因为在小乔家受了气,回来的时候,他就冲着母亲发火了,真是不应该啊。

  忙涎着小脸说道,“妈,我刚刚去见过小乔的父母了。”

  “上次不就见过了吗?”杨曦皱眉。

  “对。”郁聿庭点头,“今天是第二次见嘛。”

  “这么说,小乔的父母对你挺满意的?”杨曦终于笑了。

  短短时间,自家儿子和小乔的父母见了两次面,看来,家里这最后一个光棍也快要脱单咯。

  她就知道,自己的儿子都是好样的!三个儿子,婚姻一个比一个顺利!

  “是啊,今天我吃过晚饭,又坐了一会儿才回来的,丈母娘特别的喜欢我。”郁聿庭不要脸的说道。

  “太好了。”杨曦笑呵呵的,“最近家里有些不顺心的事,你如果和小乔发展的好了,改天我们就和亲家坐一起吃顿饭,让你们把亲事先定下来。”

  “嗯。”郁聿庭松开手,拿过桌上的杯子倒水,边喝边问道,“妈,家里最近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唉。”杨曦便将顾向北和时光璞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光璞要在医院里住几天,得好好调理身子。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很难过,改天你有空的话就带小乔去探望下,知道吗?”

  “好。”

  郁聿庭点头,心里想的却是:这个顾向北,还好当初没跟潇潇儿,或者是夏夏结婚,要不然……

  。

  彼时,高筱潇正躺在床头看着一本《笑死人不偿命》看,韩禛并排坐在她身边,也拿着一本书看得津津有味,只不过他看的是《40周孕期全程手册》。

  “哈哈哈。”高筱潇看到一个笑话,忍不住自己先笑了起来,“老公老公,我给你说个脑筋急转弯,看你能不能答出来。”

  “什么?”韩禛有些心不在焉的。

  “你参加赛跑比赛,追过了第二名,那你是第几名?”高筱潇边读,边恶作剧的看着韩禛。

  ------题外话------

  连续虐了三章,亲们是不是都觉得压抑了?所以今天放小三出来溜溜~鲜花掌声在哪里?

  另:潇潇儿的脑筋急转弯问题,第一个答对的奖励100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68我吃了半只甲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