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韩夫人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小公主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尤小乔眨了眨眼,脸上都红的不行了。

  “是吗?”韩禛说完,嗤笑了一声,“打算什么办喜酒?”

  郁聿庭硬着头皮继续圆谎,“快了快了,保证在你女儿出生前办。”

  “嗯,那可得快点儿了。”韩禛一本正经的,“这样,我女儿满月酒的时候,就能收到两份红包了。”

  “……”郁聿庭嘴角一阵猛抽,八大家族这么多人,没见过韩禛这样见了面就要红包的!你女儿还没出生好不啦!

  “哇,潇潇儿,你现在怀孕几个月啦?已经查出来是女儿了吗?”尤小乔还在一旁没心没肺的问。

  “呃……”高筱潇眨眨眼睛,说道,“刚刚满四个月,现在还看不出性别,但是我们都想要生个女孩儿。”

  “……”尤小乔快速看了眼韩禛,立马嘴甜的说道,“哎呀,人家说怀的是女孩儿的话皮肤会变好,潇潇儿我觉得你这胎一定是个女孩儿。”

  高筱潇笑了笑,还没开口,韩禛就急急的问道,“此话当真?”

  尤小乔拼命的点头,“当然啦,我有个同学就是生了女儿,她怀孕的时候皮肤特别的好,还喜欢吃辣呢。”

  韩禛这下是眉眼彻底的舒展了,一双桃花眼笑的温柔弯翘,得意的不行,“恩,我媳妇儿的皮肤,确实挺好的……”

  话没说完,就被高筱潇在他后腰上羞恼的掐了他的肩一下。

  “……”韩禛只好改口,“而且她最近也挺喜欢吃辣的。”

  “是吧。你们下次什么时候孕检,一般四五月份的时候基本就可以看出来性别啦。”因为胎儿的性别问题,尤小乔就这么跟韩禛你一言我一句的热络攀谈了起来。

  天知道在不久前的时候,她帮韩禛跑腿,调查资料的时候还有点儿怕他呢,那么大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啊,就像是网游里的大神,天上的神仙一般的人物,“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的平易近人,而且真的很疼老婆,简直就是个好好先生,说话也那么温柔,真是一点儿距离感都没有了。

  “下周二我们孕检,到时候查出来结果我就告诉你。”韩禛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俨然也已经把尤小乔当成朋友在对待了。

  高筱潇倒没觉得什么,某人却站在一旁满是不悦,脸也越来越黑。

  终于在尤小乔又说到什么可以通过圆肚子和尖肚子看性别的时候,他直接开口打断了两人,“行了行了,你们一家三口哪儿凉快去哪儿待着去,别打扰我们俩买东西了行不行?”

  韩禛扬着一边的眉毛,好整以暇的望着他,“我们也要买东西的。”

  郁聿庭才不信,像他们这样的家庭,哪里需要做购买家电这么接地气的举动!

  “给我儿子买个平板电脑。”说完,韩禛突然伸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对了,小乔,我把你拉进群里吧。”

  “什么群呀?”尤小乔笑眯眯的。

  “监控群。”韩禛说完,眼尾坏兮兮的睨了郁聿庭一眼。

  “卧槽!”郁聿庭一吓,忙过来,伸手就想要架住韩禛的脖子,“阿禛你别闹!”

  韩禛动作利索的躲开,“大庭广众,别动手动脚的行不行?”

  郁聿庭:“……”

  尤小乔只觉得自己包里手机响了一下,随后,韩禛便淡笑着说道,“ok。这下就方便了,等下周二查出性别,我直接在群里宣告喜讯。”

  说完,一家三口潇洒的离去。

  尤小乔挥了挥手,刚从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就被郁聿庭给抢走了,“老板,你做什么呀?”

  “……”郁聿庭不说话,待发现尤小乔的微信界面提示的是“韩禛邀请你加入‘八面埋伏’讨论群”后,他脸上先是愣了一下,随即……

  算了。

  他将手机递还给她,说道,“这个群里面都是我处的比较好的朋友,大多数你也都见过了。”

  “……”尤小乔看着他,心里像是突然被注入一道暖流,说话都有些颤抖了,“那我……我应该怎么表现啊?进去了要发红包吗?”

  郁聿庭:“……”

  可能是以为他没有听懂,尤小乔赶紧解释道,“现在进入新群都要发红包的,新人发三遍100块钱的红包,这是行规。”

  说完,她立刻愁眉苦脸起来了,“300块,好心痛啊。”

  郁聿庭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不用。发什么红包。”

  再说了,群里的那些人又不在意什么红包,更何况是300块钱的红包?

  “真的吗?不用发红包吗?”尤小乔激动的,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小脑袋靠上去蹭啊蹭的,“太好了,我又省了300块钱。”

  郁聿庭:“……”

  听到手机不断又开始响,尤小乔立刻松开他,低头看到里面好几个人都在刷屏:

  燕南昇:“有新人!报三围!爆果照!”

  封辰安:“不对,这个群哪儿来的新人,不都是认识的才会拉进来吗?”

  燕南昇:“‘小桥流水’?哇塞是妹子也,到底是谁啊?”陆自衡:“小三的女朋友?”

  燕南昇:“卧槽,真的是小乔妹妹吗?”

  封辰安:“小乔妹妹快出来吱一声。”

  燕南昇:“小乔妹妹快出来吱一声。”

  齐承灏:“小乔妹妹快出来吱一声。”

  然后,在郁聿庭的傻眼中,尤小乔真的发了个“吱”出去。

  燕南昇:“小乔妹妹还是那么逗逼。”

  封辰安:“小乔妹妹,什么时候再出来一起喝酒呀?”

  上官晏:“被你们说的我都想要见见传说中的小乔妹妹了。”

  郁聿庭:“……”

  没见过这么实心眼的!

  让你“吱”你就“吱”啊,你咋不上天呢!

  。

  车里,高筱潇已经看微信群里的聊天乐的不行了。

  她发现小乔和韩敏夏真不愧是好朋友,两人不但年纪相仿,性格也挺像的,天真可爱,活泼又开朗,难怪郁家的那对双胞胎能分别跟他们成为一对呢。

  想到韩敏夏,高筱潇就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一周都没去郁家探望过几个老人了,加上这几天时光璞和顾向北又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好端端的重外孙儿就这么突然没有了,想必郁老太太的心里肯定特别在意。

  韩禛对她的想法表示赞同,“行,那明天我们去探望下把,刚好是星期天。”

  “嗯。”高筱潇同意,不忘征求儿子的意见,“小白,明天跟我们去看太姥姥好不好?”

  郁老太太那么喜欢小白,带儿子去,也能排解下老人的心结。

  高小白点了点小脑袋,一副兴趣缺缺的语气,“行吧。”

  “……”高筱潇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明天你有事吗?”

  “没有。”高小白拧着小眉毛。

  本来是可以有的,奈何……某个叔叔不答应啊,他也只能跟爸爸妈妈去看太姥姥了。

  。

  韩家人也都相继知道了时光璞流产的事情。

  吃过晚饭后,客厅里,一家人围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韩老太太叹了口气就说道,“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就不看好这桩婚姻,你想啊,那个顾向北当初跟我们家夏夏断的那么干净,转眼没几天就跟光璞好上了,这事儿能靠谱吗?这时间间隔的也太短了吧?哪儿有这样闪婚的呀,你们说对不?”

  众人点头附议,“对啊对啊,婚姻的事情还是要慎重。”

  “那可不,你看阿禛和潇潇儿,结婚三年多了,这才慢慢的培养出感情来。”韩老太太开始举例,“就连夏夏和承衍,那也是有着从小到大快二十年的交情,这才能顺利在一起的,对不?”

  “对对对。”钟瑜红继续点头。

  韩老太太唉声叹气的,一边搂着怀里的重孙子一边说道,“所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啊,我觉得,这找媳妇儿的事情啊……”

  “还是得从小就抓起!”高小白立刻接了回去。

  小奶音又萌又脆的,却把众人给吓得够呛。

  尤其是韩老太太,猛地一个白眼翻给了韩禛,教孩子什么东西不好,教这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韩禛挑了下眉,就当没看到老太太的白眼,赞赏的叉起一块哈密瓜递到儿子的嘴边,“小白说得对,媳妇儿就得从娃娃抓起。”

  高小白笑眯眯的,一口咬下哈密瓜,吃的嘎嘣脆。

  高筱潇则无奈的不行。

  对自己家闺女护的那么厉害,她都还没生出来呢,就杜绝了好几个人所谓娃娃亲的请求,可对于别人家的……还真是下得了狠手啊!

  。

  一夜无话。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一家三口稍事准备,就开车来到了军区大院。

  除了郁存遇去上班,郁承衍带韩敏夏去做孕检了,家里的其他人倒都在。

  郁老太太抱着许久未见的重外孙儿高小白,不停地往他手里塞着零食,“昨天我还跟锦川说了,说你们今天要过来,结果他说要带知秋去医院做什么复检,所以可能就过不来了,下次你们直接去他那儿吧。”

  “好。”高筱潇笑了笑,见老太太心情还可以,便问了句,“奶奶,表姐她现在怎么样了?”

  “……”提到时光璞,郁老太太不免叹了口气,“还能怎么样,先养着呗,这五个月大的孩子突然就没了,心里肯定不好受。”

  聊了没多久,客厅电话响了,杨曦接起来应了几句,便说道,“妈,齐家的人现在大院门口,说是要来道歉的。”

  高筱潇一愣,没想到自己今天过来居然碰到了这样的事。

  郁老太太点头,说道,“让他们进来吧。”

  “好。”

  “小白,去楼上找你大堂嫂玩儿好不好?”郁老太太将高小白放了下去,小家伙点点头,听话的上楼找常欢颜去了。

  很快的,玄关处传来说话的声音,吴嫂带着齐家人已经进来了。

  为首的就是齐良树,现在齐家的家主,他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革履,威风凛凛,表情严肃,和他并排走的是儿子齐承灏,齐沐姚则跟在最后面。

  齐佑之没有过来。

  齐沐瑶今天穿的很简单,一件白色衬衫加牛仔裤,和平日里相比,这样的她多少显得有些不修边幅。

  除了衣服比较低调以外,她也没化妆,眼睛下面有着淡淡的青色,看起来有些憔悴。

  “坐吧。”郁老太太不冷不热地指了指沙发。

  齐良树没想到家里有客人,而且还是韩禛和高筱潇。

  虽然家丑不愿意外扬吧,但毕竟他只是客人,今天又是过来登门道歉的,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对众人点了下头,简单寒暄了句,就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齐承灏也过去坐下,唯有齐沐瑶,仍然站在那儿,抿抿唇,就开口一脸诚恳的说道,“郁奶奶,对不起,之前的事情都是因为我考虑不周,优柔寡断,导致才会被有心人利用,造成了光璞的误会。光璞的孩子没了,我觉得很愧疚,也很不安,虽然我不是有心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我都有很大的责任,以后,我一定会努力管住自己的言行,不作出类似的事情,请郁奶奶原谅。”

  郁老太太冷着脸,还没开口,齐良树已经低“咳”了一声,道,“郁阿姨,今天我是带着我这个不肖女儿,专程过来道歉的。这些年,我为了齐家的里里外外,上下操劳,却忽略了对子女的教育,是我没有把她教育好,做出了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不但让光璞产生误会,失去孩子,还让郁阿姨您……总之,对不起,都是我们的错。”

  说完,他起身,对着郁老太太深深地鞠了一躬。

  一身西装革履的长子齐承灏也起身,对着郁老太太深深的鞠了个躬,“郁奶奶,对不起。”

  客厅里有着瞬间的安静。

  郁老太太深吸口气,这才开口说道,“你们的道歉,我可以接受,但是……”

  她看了眼齐沐姚,“沐瑶,你说是别人利用了你,这句话我可不太赞成。男女之间的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顾向北虽然有错,但你作为光璞的好朋友,作为八大家族的子女,不应该更加洁身自爱吗?主动远离一些有争议的人和事,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嫌疑,这最基本的‘瓜田李下’的道理总该懂吧?”

  齐沐姚看着郁老太太,脸上红白交替,双眼微微触动。

  郁老太太这话……是说她不自爱吗?

  想了想,齐沐姚忍不住开口,“郁奶奶,您真的误会了……”

  “住嘴!”齐良树突然怒喝一声,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齐沐姚就说道,“沐瑶,你郁奶奶说的话,都听进去了没有?”

  齐沐瑶脸上一愣,只好咬着牙应了一声,“郁奶奶,您教训的对,我以后会更加小心的,对不起,回头我也会跟光璞谈清楚的。”

  “郁阿姨,是我没有把女儿教好。”齐良树声音沉痛,“光璞是她的同学,更是她的朋友,这天底下男人那么多,明知道顾向北是光璞的丈夫,她为什么不避嫌,还要一起合作,出差,逛街……”

  齐良树越说越气愤,脸部的线条绷得特别严厉,“沐姚,从小到大,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齐沐瑶瑟缩了一下,低着头,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到了,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了,“对不起,郁奶奶,爸爸,都是我的错,是我糊涂。我……我当时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对不起光璞,更对不起你们呜呜呜……”

  客厅里,一时安静的只能听到齐沐姚的哭声。

  郁老太太按了按太阳穴,终于开口,“行了行了,事情都已经说清楚就好了,你们回去吧。重要的不是跟我道歉,而是跟光璞道歉。但是她现在情绪不好,你们去了,容易影响到她的恢复。”

  说完,她有些厌烦的挥了挥手。

  听着齐沐姚的哭声,只觉得自己头疼的不行,而且把家里原本轻松的氛围都给破坏了。

  还好之前已经让小白去楼上了……

  齐良树也看出郁老太太脸上的不耐烦,忙开口说道,“打扰郁阿姨了,打扰各位了,不好意思,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说完,看着还在那儿低头哭泣的的齐沐瑶,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又窜了起来,“还愣着干什么,走了,丢人现眼!”

  齐沐姚:“……”

  等齐家人终于走了之后,客厅里的气氛才稍稍缓和一些。

  。

  楼上卧室。

  常欢颜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电视,身旁,高小白穿着一身奶白色的小卫衣,萌萌哒的并排和她坐在一起。

  电视机上播放的是《喜洋洋和灰太狼》,虽然高小白觉得这个动画片拉低了自己的智商,但他还是不吵不闹的乖乖看着,直到房门被敲了几下,高筱潇走了进来。

  “楼下人都走了吗?”常欢颜伸手指了指下面,问道。

  “恩。”高筱潇点头,抬脚进去的同时,也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常欢颜。

  五月的天气,中午已经有些热了,常欢颜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个粉红猪猪的靠枕,身上穿了一条春意盎然的碎花长裙,因为坐着,完全看不出有小腹,四肢也依然很显瘦,皮肤白皙又干净,除了鹅蛋脸稍稍有些圆润,脸颊还透着自然健康的红晕,气色极好。

  高筱潇挑了挑眉,就说道,“欢颜,大哥最近是不是不怎么忙啊?”

  常欢颜一愣,“你怎么知道?”

  “……”高筱潇了然的笑了笑,“因为我看你气色好啊。”

  常欢颜的脸上瞬间就更红了,声音低又埋怨,“潇潇儿,你跟韩禛在一起久了都学坏了。”

  高筱潇顿时更加无辜,“我说什么了,怎么就学坏了?”

  常欢颜:“……”

  碍于旁边有个小包子在,就算她平日再大胆,接下来的话也不好意思说了。

  “哈哈哈哈哈……”高筱潇却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看着常欢颜哑口无言又满脸通红的窘样,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作弄别人这么好玩儿,怪不得韩禛以前总那么喜欢作弄她……咳咳。

  。

  午饭后,一家三口回到睿园,先前在商场订购的那一整套音响设备已经送过来了。

  让人将东西都搬到了楼上的卧室,关上门,韩禛便捋起衬衫的袖子,亲自动手在那儿忙活了起来。

  一切准备完毕,他先是将买来的胎教方面的唱片放了进去,听了一会儿。

  胎教音乐舒缓平淡,高筱潇听得昏昏欲睡,忍不住开口问他,“不是说要给我唱歌的吗?”

  “……”韩禛脸上透出一丝尴尬,微微挑眉的看着她,“真的想听?”

  虽然他自认唱歌很好听,但是……真的很久没正儿八经的唱过一首歌了,除了前阵子的婚礼,迫于无奈,才唱了那么一首接地气的《纤夫的爱》。

  “当然!快唱,听完了我就睡午觉了。”高筱潇说着,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

  “行吧。”韩禛点了下头,答应了。

  选购的这一套音响设备堪称KTV水准,里面自带N多曲目,一眼看去,颇为专业。

  考虑到高筱潇怀孕了,韩禛将声音调到了最理想的高度,选了一首歌,就拿起话筒开始唱了。

  高筱潇没想到的他竟然唱了那首《当你老了》。

  先前在春晚的舞台上,高筱潇曾听莫文蔚唱过这首歌,当时就觉得感动不已,这次,还是她第一次听男声唱。

  韩禛的嗓音又是属于那种低沉磁性的,几乎一开口,就立刻将这首歌带入一种很深沉,很温柔的意境,不同于女声的空灵婉转,他将这首歌演绎出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他拿着话筒,看着大屏幕,一字一句唱的很认真,也很专注,完全没有了平日里轻佻的感觉,但也不像是工作时的严肃,偏温和一些。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旁打盹,回忆青春。

  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唱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

  当你老了,眼眉低垂,灯火昏黄不定,

  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

  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终于听到最后,高筱潇鼻子酸的不行,眼圈也发红发刺,感觉眼泪都要掉下来似的。

  不知是因为想到彼此的经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总之,光看着歌词就特别的感动,更何况是听到他在那深情款款的唱?

  她甚至眼前都出现了一副场景:她和他都已经六七十岁的时候,头发花白,脸上全是褶子,那时候,两人还会这样一起坐在沙发上“回忆青春”吗?

  韩禛唱完最后一句歌词,就将话筒放了下去,一转过头,看到高筱潇居然眼含热泪……

  “怎么了这是?”反正屋里也没有外人,韩禛便伸手将高筱潇抱在了腿上坐着,声音低沉的问道,“媳妇儿,怎么哭了?”

  高筱潇才不会说出自己心里那小多愁善感,看了他一眼,便说道,“歌词写的太感人了。”

  “……”韩禛忍不住笑了,“不是我唱的感人?”

  高筱潇点头,“唱的也感人,特别好听。”

  韩禛扬了扬眉,有些得意,“还想听吗?”

  本来他只想唱一首的,既然媳妇儿喜欢,那就多唱几首吧。

  “想。”高筱潇点头,“来一首开心点的歌吧。”

  都说孕妇情绪不稳定,容易起伏波动大,先前她都没觉得自己这么的矫情,现在,听一首歌都能听哭……

  “好。”

  韩禛拿起遥控器,挑选半天,最后选了一首,》:

  “,,>

  ,,。

  ,,>

  I,had,,,。

  ,,>

  ,>

  Was,>

  ,>

  ,……”

  高筱潇听着听着,便忍不住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为什么听他唱歌,就觉得每一首歌都那么感人呢……囧。

  韩禛将话筒换了只手,抬起右胳膊圈在了她的腰上,继续认真的唱着歌。

  高筱潇听着听着就闭上了眼睛,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只觉得心里也暖的不行,眼底,唇角,都是止不住的温柔情意。

  一下午,就在这样的夫妻小情趣中结束了。

  。

  周二的这一天,韩禛带高筱潇去医院进行孕检。

  上一次检查的时候,医生就已经说过,这一次过去,基本就可以检测出胎儿的性别了,虽然准确率只有百分之60,但韩禛已经迫不及待了。

  而因为常欢颜怀的好像是一对双胞胎儿子,韩敏夏也在前不久检测出怀的是儿子,韩禛的心里急切,又带了些紧张,为此还特意提前准备好了N个女孩儿的名字,仿佛要用意念去坚信这一胎肯定是个女儿!

  至于名字,都取的比较类似,什么韩墨雨,韩墨雪,韩墨瞳,韩墨墨……

  本来“韩墨白”这个名字就是小白自己取的,韩禛说什么兄妹俩最好名字里能有个相同的字,这样别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两个是兄妹……

  高筱潇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但既然他高兴,那就让他取吧,总不能第二次也要剥夺他作为孩子爸爸的取名特权吧。

  检查室里。

  “韩先生,现在韩夫人的孕期已经过了十六周了,婴儿已经在妈妈的肚子里基本成型,你们看一下这里。”医生拿着笔指着屏幕上一块阴影处点了点,“这里就是婴儿的生殖器,可以看出,韩夫人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小公主,恭喜二位。”

  高筱潇张着小嘴,惊讶的看着屏幕,还有点儿不太敢相信,“真的吗医生,我,我肚子里怀的真的是个女儿吗?”

  韩禛也激动的不行,只不过他是立刻就相信了,连声开始道谢,“谢谢医生,谢谢医生,太好了,我就想要个女儿,太谢谢你了,谢谢!”

  医生笑呵呵的看着他们,虽然说现在提倡男女平等,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生了个女儿也兴高采烈成这样的……

  ------题外话------

  最近工作好忙也好烦,唉~努力更新,估计五月就完结了哈~亲们还有啥想看的快提~

  另推荐好友恩很宅的新文《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明天就上架啦!

  简介如下:7年婚姻。

  相见如宾,浓情甜蜜。

  到头来,镜花水月。

  倾尽所有,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

  那一天。

  陆漫漫怀着还不足2月的孩子,死于一场车祸。

  离奇的车祸,却意外获得重生。

  陆漫漫再次睁眼,回到还未嫁人之时。

  她凌厉的眼眸一紧,嗜血的微笑,如罂粟般,风华绝代。

  重生一世,她誓要,血债血偿!

  为此!

  陆漫漫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了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本不该去招惹的男人。

  她说,“我送你锦绣前程,你助我斩妖除魔!”

  他邪魅的嘴角微扬,低沉的嗓音道,“一诺千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70韩夫人肚子里怀的是一个小公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