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你怎么这么耐不住寂寞啊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放肆!”齐承灏猛地扯住了她的胳膊,齐沐姚则被吓得尖叫一声,瑟瑟发抖的躲到他身后。

  很快的,大厦保安赶过来了,在齐承灏的吩咐下,一左一右的抓着蒋梦怡胳膊不让她动弹。

  司机这时也才匆匆赶到,和齐承灏一起,护送着齐沐瑶先上车去。

  蒋梦怡还想要追上去,却被保安死死的抓着不放。

  “这位女士。”助理的声音冷冰冰的响起,“你不但诽谤我们副总,犯了恶意中伤诽谤罪,还打伤了她,犯了故意伤人罪。我已经报警,警察马上就会过来,你就等着进去坐牢吧。”

  说着,拿起手机对准蒋梦怡“咔嚓”拍了几张,又拍了地上散落一地的包,手机,口红……各种乱七八糟的,全都是从齐沐姚包里掉出来的。

  “是她害死我孙子的,是她勾引我儿子的,你有本事就去告啊,到时候我就把事情都说出来,我才不怕!”蒋梦怡才不信呢,齐沐姚会让这种丑事闹大?

  助理摇了下头,随即抬起左腕看了眼时间,道,“这警察做事怎么这么不靠谱?这样吧,你们现在就把她送去警察局。”

  “……”蒋梦怡脸上一愣,这时才有点慌了,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助理已经过去捡起地上的包,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塞进去,然后走去车边。

  车门打开,他将包递进去后,又对着车里毕恭毕敬的点了下头,这才将车门关上。

  黑色轿车很快扬长而去,在蒋梦怡惊讶又不安的表情中,那人又缓缓走了回来,双眼一眯,说道,“我让你们把她送去警察局听到没有?耳朵聋了!”

  “……好的,刘助理。”保安点头,随即便扭着骂骂咧咧的蒋梦怡离开了。

  。

  车上,齐承灏将脏不垃圾的手包递给了齐沐姚。

  齐沐姚已经擦干了眼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脸上还横亘着好几道狰狞的血口子,加上额头的那块伤口已经血肉模糊,还不停的往外面冒着血,一眼看去,真挺触目惊心的。

  她掏出包里的化妆镜,打开,对着自己的脸一照。

  “啊!”

  尖叫一声后,她猛地把化妆镜扔了出去,“该死的女人,我的脸都被她给毁容了!”

  “安静一点!”齐承灏没好气的看着她,“都是一些皮外伤而已,去医院处理一下就没事了。”

  “……”齐沐姚抬起头,表情稍稍镇定,只是很快的,眼泪又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可怜兮兮的说道,“大哥,去封安医院吧。”

  封安医院,顾名思义,隶属于d市封家的私人综合医院,封安医院不仅口碑好,名医多,设备先进齐全,在全国各个大城市都相继开了连锁医院,最重要的,是医院注重病人的*,很多社会名流,甚至是明星艺人都喜欢在那里就医。

  若说封家也是医生世家,家里世代从医,如果不是因为齐沐姚的破事儿太多,齐家原先是打算撮合她与封家老大的。

  齐承灏一想到这事儿,脸色难看,吩咐医生将车开往封安医院后,便说道,“这一阵子你就暂时先不要去公司了,好好在家反省一下。”

  “好。”齐沐瑶也不敢拒绝,乖乖答应。

  毕竟脸都毁了,她自己也不愿意再去公司丢人现眼,只是……

  “大哥。”她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齐承灏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你想要怎么处理?”

  齐沐姚眨了眨眼,只好轻声地说道,“大哥,能不能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爸妈?还有那个女人,不如……就把她放了吧。”

  “……”齐承灏看着她,不说话。

  齐沐姚被他那双眼睛看的有些压力过大,低下头轻声解释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也是因为我而起的,你可能不知道,之前姜朝就来找过我了,说要我给他5000万的补偿金,因为我没有答应,这个蒋梦怡才会生气跑过来报复我的。他们无非就是想要一些钱补偿罢了,所以我也考虑好了,算了,大不了回头我就把钱都给他们吧,就当用这5000万买一个安心,只要他们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你以为他们只是想要钱吗?”齐承灏忍不住开口打断了她,“就像你现在被人打了,受伤了,你以为爸妈知道了心里就不会难过吗?”

  “……”齐沐姚愣愣的看着他,茫然不解。

  那个姜朝和蒋梦怡不就是为了想要钱才找她的吗?

  “沐瑶,你现在岁数也不小了,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思想成熟一点?”齐承灏怒其不争的看着她,“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言行不检,导致了一对本来和睦的夫妻分手,一个5个月大的婴孩无辜死去,还让一个男人从此在所有d市人的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的话,爸妈他们会怎么想,我相信……到时候他们所能做的,绝对要比今天蒋梦怡做的还要更过分!”

  齐沐姚:“……”

  她脸色发白,咬着唇,双手也渐渐地攥紧,半天后,才低着声音懦懦的说了一句,“大哥,我错了,我不该那么说的。”

  齐承灏长吁口气,拧眉看向了窗外。

  。

  终于到了封安医院的门口,将车开进去后,远远地,就看到封辰安穿着一身的白衣大褂,挺拔帅气,又人模人样的站在门诊部大楼的前面,身边还跟着一个脸红红的小护士。

  齐承灏摇了摇头,带着齐沐姚下车。

  小护士很快就带着齐沐姚进去处理伤口,等两人的身影一消失,封辰安便低声八卦的问道,“灏哥,怎么了这是?伤得那么严重。”

  齐承灏皱着眉,并不怎么想要家丑往外扬。

  谁知……

  “头发那么乱,脸上又那么多道的口子,看样子,应该是女人所为。唔……”封辰安皱起两道英挺的眉毛,稍稍思索,然后一拍手,“我知道了,难不成是时光璞和她为了顾向北大打出手?”

  齐承灏:“……”

  “不对不对,时光璞刚刚流产过,这还没过一个月呢……”封辰安自言自语的说道。

  “……”齐承灏无语的看着他,语气不耐,“行了,别猜了,是顾向北的母亲打的。”

  “嘶!”封辰安猛地瞪大了清澈的眼睛,张大了粉嫩的小嘴,一副惊讶过猛的表情。

  齐承灏眼神嫌弃,“有苍蝇飞进去了。”

  “唔。”封辰安一吓,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无聊。”齐承灏扔下了这两个字,直接转身,抬脚也朝楼里走去。

  。

  医生给齐沐姚处理好了脸上和额头的伤口后,齐承灏也进来了。

  “额头上的伤口有点深。”医生指着齐沐姚的额头说道。

  齐沐姚坐在那里,脸已经被清理干净,除了脸颊上的那些伤口涂了药膏外,额头上因为太严重,此时已经贴上了纱布,一听到医生的话她忙开口问道,“回留疤吗医生?”

  医生点了下头,“恩,到时候结痂后可能会留疤,其他的地方倒还……”

  “什么?这么严重!”齐沐姚吓得脸都白了。

  “只是一点点而已,到时候用头发遮住就没事了。”医生安抚道。

  “一点点是多少啊?”齐沐姚追着问。

  医生只好用手比了一下,大概也就指甲盖那么大。

  齐沐姚皱着眉,虽然心里还很不安,但是也只能先这样了,等到时候看看具体的恢复情况吧,反正现在医学美容这么发达。

  齐承灏看了她一眼,又听了一些注意事项后,这才对医生说了谢谢,带着她离开医院。

  一回到车上,齐沐姚就开口说道,“哥,送我去翠城馨园吧,这阵子我就不回家住了,如果爸妈问起来,你就说……说我出去旅游了吧。”

  翠城馨园是景阳集团在前几年开发的一处地产,齐家在里面购了好几套房子,分给下面的子女居住,齐沐姚平时也经常去那里住,家里人也都习惯了。

  齐承灏不置可否,让司机将车开到了翠城馨园的门口,就放她下去了。

  。

  晚上7点,顾氏企业。

  顾俪清正在办公室里加班,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请问是顾小姐吗?”

  “我是。”

  “顾小姐你好,我们这里是泰安路公安局,蒋梦怡女士让我们通知你,尽快来局里帮她做个保释。”电话那头,警察公式化的说道。

  保释?顾俪清双眼一眯,“她怎么了?”

  等警察将事情全部都讲了一遍后,顾俪清忍不住“嗤”的笑了起来,她将身子向后,悠闲的靠坐在沙发背上,踩着高跟鞋的右脚一下一下的晃着,语气轻嘲,“你说什么?她犯了故意伤人罪?”

  挺有能耐的啊,居然伤的还是八大家族的千金齐沐姚?真不知道她是傻呢?还是缺心眼呢?

  “顾小姐,请问你什么时候能过来?蒋梦怡女士还说如果……”

  “我不去。”话还没说完,顾俪清就直接开口打断,“你跟她说,我这里忙着呢,这么大个公司,没人管可不行啊,其他的,就请你们秉公处理吧。再见。”

  说完,她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真是天随人愿!

  顾向北出国了,现在蒋梦怡也坐牢了,到时候万一再被判个一年两载的,爷爷又中风在床神志不清,这顾氏总裁的位置,岂不就是她的了?

  顾俪清放下手机,脸上的笑容前所未有的自信了起来。

  。

  9点钟,姜朝接到电话后,急匆匆的来到了位于泰安路的公安局,这才把蒋梦怡从里面保释了出来。

  问清楚事情的缘由后,姜朝叹了口气,说道,“梦怡,今天临走的时候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冲动,千万不要冲动,你看你,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跟人打起来了,还被送进了警察局……”

  “你闭嘴!”蒋梦怡咬牙切齿的打断了他,“我做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

  “不需要我?”姜朝看着她,冷“哼”了一声,“如果不是我来保释你的话,你觉得你现在能出来吗?向北走了,顾老爷子又神志不清,顾家有人管你了吗?”

  “你……”蒋梦怡顿时哑口无言。

  高贞宁那个没用的东西,来了警察局结果说什么没有钱办理,也不认识什么律师。

  也是了,她从10年前嫁进顾家后,就一直吃顾家的,喝顾家的,每月给的那么点零花钱估计早就用光了,真是个败家娘们。

  至于顾俪清,居然来都不来,还让警察秉公处理……

  蒋梦怡死死的攥着拳头,心一横,说道,“你跟我走,现在就去顾家。”

  “……”姜朝先是一愣,随即惊喜的看着她,“真的?!”

  。

  宝马飞速的开着来到了顾家别墅。

  蒋梦怡拿出钥匙,将大门打开,带着姜朝就走了进去。

  夜已深,时间已经快到夜里的10点钟了,偌大的客厅空空荡荡,灯火通明,却一个人影都见不着。

  “太太,您回来了。”有佣人从厨房迎了上来,手里还拿着汤勺。

  见蒋梦怡看着她的手上,忙开口解释道,“是这样的,小姐说最近公司里加班比较累,所以让我给她炖了乌骨鸡汤好好补补。”

  “补补?”蒋梦怡扯唇,挖苦的笑了一下,“她人在哪?”

  “小姐她刚回来,现在楼上休息呢。”佣人的话刚说完,蒋梦怡就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见那个中年男人也跟着上去,佣人的脸上迅速闪过了一丝怀疑。

  这个男人是谁啊?

  。

  楼上,卧室。

  顾俪清刚刚洗完澡,穿着一件吊带睡裙,躺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面前的茶几上还摆着一杯红酒,真是优雅惬意的不行。

  只是好景不长,房门“啪”的一声就被人给推开了。

  顾俪清被吓得全身一震,待看到进门的竟然是蒋梦怡时,她的脸上立刻浮现了讽刺的笑容,“呦,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里面多待几天呢。”

  蒋梦怡直接大步走了进来。

  待发现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时候,顾俪清脸色一变,忙站了起来,捞过一旁的外套套在身上,同时嘴里也骂骂咧咧的说了起来,“蒋梦怡,我爷爷还在楼下的房间躺着呢,你竟然就敢带小白脸进家门了?你怎么这么耐不住寂寞啊,老不羞,臭不要脸……”

  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啪”地一声被打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说,你再说啊。”蒋梦怡很快的又抡起右手,第二个巴掌也狠狠的打了下去。

  顾俪清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但是……看着蒋梦怡身后那个男人,也不敢造次。

  毕竟,如果真的要动起手来,吃亏的只能是她。

  于是,她只能一手扯着外套的领口,一手捂着被打疼的脸,忍辱咬牙切齿的说道,“蒋梦怡,你疯了是不是,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我还想要问你呢,你tmd到底想要做什么?”蒋梦怡指着她尖叫道。

  此时此刻,她的表现像极了电视里的恶婆婆,歇斯底里,又有些不正常。

  “臭丫头,想要看我坐牢是不是?想要霸占公司,霸占老爷子的家产是不是?”蒋梦怡过去,一把抓起了她的头发,对着她的耳朵尖叫,“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顾家的家产只能是向北的,你给我死了那份心吧!”

  说完,双手使劲的一推,顾俪清“啊”的一声尖叫,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姜朝看着顾俪清不经意露出来的雪白大腿,双眼不禁微微一眯。

  “看什么看?”蒋梦怡转身,怒斥一句,就离开了。

  姜朝摸了摸鼻子,只好也赶紧跟了出去。

  。

  ------题外话------

  今天遇到一件糟心事,那种感觉就像是,我走路走的好好的,突然有人把一个臭鸡蛋砸我身上了,还说臭鸡蛋是我给她的。

  我就想对她说一句话:你是猴子派过来的逗比吗?

  我只想安静写文,鬼神一律退散好吗?

  【推荐】溏芯作品:强婚之盛爱入骨

  简介:他是风流成性的外科医生。

  她是青春向上的社会新人。

  为救父亲,她只好委身在他身下,夜夜欢爱,她知道,男人说的所有甜言蜜语,是给他心上人,而她只不过是替身。

  昏暗的房间,男人将她绑在手术台上,拿起一把手术刀在她大腿间游走。

  “你说,我从哪里下手比较好呢?”男人的贴在耳边,气息贯彻全身。

  虞瑶全身紧绷,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徐谦,你变态!”

  “你不就是喜欢变态吗?”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83你怎么这么耐不住寂寞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