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真是幼稚死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不行!”常欢颜一口拒绝,“我不同意。”

  “为什么啊,姐,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们都不想让我做警察?明明姐夫那么厉害!”常井然实在不解,“对了,你是不是跟姐夫说过了,所以他才不答应我的。”

  常欢颜皱了下眉,郁存遇也不答应让井然去警校?她没有说过啊!

  “姐,我告诉你,我的专科志愿填写的就是D市的警校,你同意也好,反对也罢,反正……这个警校我读定了。”说完,常井然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井然!”常欢颜喊了一声,结果,只听到“嘟嘟嘟”的忙音。

  她放下手机,只觉得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疼。

  若是在父母出事之前,对于这个不懂事的弟弟,她其实不会管的那么多。

  可是现在,父亲走了,母亲还在医院里躺着,他们常家就这么一个男孩儿,她又作为家里的老大,怎么可能让这个弟弟去当什么警察?

  这个职业那么危险,作息还极度的不稳定,她没有那么多所谓伟大和牺牲小我的情操,她只希望弟弟能读一个正经的专业,将来毕业后,安安分分的娶个媳妇儿、过好日子。

  她根本不敢想象,如果常井然真的去念什么警校的话,等母亲哪一天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会怪她没有管教好这个弟弟的。

  “欢颜?你是欢颜吗?”突然,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穿进了耳朵。

  常欢颜抬头,就看到有个五十几岁模样的妇人站在她的面前,手上提着个饭盒包,衣服朴素,只消一眼,她就认出这是尹谦的母亲方丽娟。

  几乎是不自觉的,常欢颜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喊了声,“阿姨。”

  “哎呀,还真的是欢颜啊。”方丽娟笑的很意外,左右看了看,又问道,“怎么你一个人在这儿,身体不舒服吗?”

  说这话的时候,她下意识的上下打量了常欢颜一番,然后脸上立刻就愣住了。

  因为她看到,常欢颜的肚子竟然是鼓起来的。

  “你怀孕了?”方丽娟的声音里满是惊讶。

  常欢颜笑了笑,便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点头“嗯”了一声。

  “哦。”方丽娟点了点头,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心情实在是有些复杂,毕竟在之前的时候,她还是挺喜欢儿子的这个女朋友的,虽然家境一般吧,但是人长得漂亮,又知书达理的,还跟儿子都是D大的校友,每一次去家里做客的时候,周围街坊邻居都挺喜欢的,没想到……

  两人都不说话,场面一时也就显得有些尴尬。

  “呃……”方丽娟尝试着开口,“玲玲在这里住院,所以我来给她送儿吃的,欢颜,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常欢颜简单答了一句。

  方丽娟多少也看出她的敷衍,只好笑了笑,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赶紧给玲玲送饭去。”

  “好。”常欢颜扯了下唇。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妈。”

  常欢颜:“……”

  “小谦。”方丽娟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很亲切,“你怎么过来了?”

  “中午公司休息,所以……欢颜?”尹谦的脸上瞬间各种表情飞过。

  惊讶,意外,不敢相信,还带着一丝的……惊喜。

  常欢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伸手拿起椅子上的包,“我先回去了。”

  转身要走的时候,手却被尹谦给抓住了,“欢颜,你要去哪儿?”

  常欢颜有些嫌恶的甩了甩手,却没能甩开。

  “放手!”她开口。

  尹谦迟疑了下,但还是舍不得松开那绵软又熟悉的小手,一副关心的语气问道,“欢颜,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你和那个男人结婚了没有?他……”

  “小谦!”方丽娟惊讶地过来,要去掰开两人的手,“你这是做什么呀?欢颜她怀孕了,你小心一点儿,千万别伤到她。”

  听到这话,尹谦脸上的关切顿时僵住了,然后,他低下头,看着常欢颜小腹上很明显的隆起……

  “你……你怀孕了?”他双眼死死的瞪了出来,仿佛发现了天底下最大的一个秘密似的。

  常欢颜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他,“尹先生,这里是医院,你老婆还在病房里面躺着,请你不要对一个孕妇动手动脚的好吗?”

  要不是因为怀孕了怕有什么闪失,她早就一脚踹上去了!

  真不知道以前的时候,她的眼睛得有多瞎,居然看上这么个东西!

  “……”尹谦有些不甘心,但听到这番话后,终究还是把手给松开了。

  常欢颜提着包,一句话都懒得再说,直接抬脚就离开了。

  直到她推开1901号病房的门进去了,人也看不见了,尹谦还有些不敢相信的站在走廊上。

  身边,传来方丽娟感慨的声音,“看来,欢颜她现在应该过得挺好的。”

  尹谦:“……”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心里……却觉得特别的失落。

  当初背着常欢颜和郭玲玲在一起的时候,他其实特别的愧疚,很有负罪感。

  尤其是每次和她见面,约会的时候,见她笑得那么开心,他就觉得做贼心虚,每一次都备受煎熬。

  后来,郭玲玲背着他去找常欢颜摊牌,他以为她会很难受,不肯接受的……因为这个,他还提过要和郭玲玲分手,一心一意只想和她在一起。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常欢颜居然坦诚不公的承认:其实她早就跟别的男人上过床了,如果说劈腿的话,也应该是她劈腿在先……

  当时他只觉得一阵晴天霹雳猛地砸来,整个人都懵掉了!

  怎么可能,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每一次他只要稍稍冲动就会被她给拒绝,在他心里,她虽然说话大胆,行为爽快,但作风还是很保守的……也因为这个,他一直都很珍惜她,也畅想过无数次的新婚之夜……

  他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所以干脆就铁了心,转身就和郭玲玲好上了。

  现在想来,当初他的心里还是舍不得常欢颜的,所以才会在知道真相的时候特别痛苦,做出了冲动又错误的决定。

  和常欢颜在一起的那几年,才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候,大学里的恋爱关系总是单纯的,没有掺杂到任何利益的东西,而现在……

  郭玲玲是个娇气的大小姐,每天都让他必须陪他,生了女儿后更甚。

  因为做了个小手术,他的父母被迫天天忙着伺候这个儿媳妇,可岳父岳母却在世界各地潇洒的旅游,偶然回来一趟,就只会对公司业绩发泄不满,对他的表现更是各种的挑剔……

  他真的很怀念以前的平静和快乐。

  。

  常欢颜回到病房,时光璞已然醒过来了,四目相对的时候,她微微对她点头笑了一下,便找了个位置安静坐下。

  等郁熹媛伺候着时光璞喝过补汤后,郁家人便准备起身离开了,谁知正要走的时候,时光璞突然开口,“大嫂,我能跟你说几句话吗?”

  常欢颜有些惊讶的看着她,毕竟,她和时光璞虽然是亲戚关系,但交集基本上可以用“没有”来形容,就算以前在郁家遇到,不过也就是点头之交。

  “光璞,有什么事情跟妈说就好了。”郁熹媛劝道。

  “妈,你放心吧,我就和大嫂说几句话而已,5分钟,行吗?”时光璞的脸色很苍白,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更是充满了恳求,让人无法拒绝。

  郁熹媛只好叹了口气,和其他人一起离开。

  房门关上,病房里,只留下常欢颜和时光璞两个人。

  时光璞半靠在床头,看着常欢颜就说道,“大嫂,我知道你跟潇潇儿是最好的朋友,所以……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常欢颜问道。

  “我想和潇潇儿见一面。”时光璞提出了这个要求。

  见常欢颜的脸上露出惊讶,她笑了下就解释道,“你放心,我真的只是有些话想要和她说。之所以找你,也是不想让父母和外婆他们知道,不然……”

  接下来的话她没说,但常欢颜也知道,经过上次偷身份证的事情后,郁锦川直接下令让时家人连军区大院都进不去,全家人更是知道她对潇潇儿有意见,潇潇儿现在又怀了身孕,怎么可能答应让她们俩私下见面?

  常欢颜想了想就说道,“你不是有她的手机号吗?”

  因为这个,上次她还特地出卖色相……从郁存遇那里得到了时光璞的号码给潇潇儿。

  “号码被我删了,而且……我妈现在也不让我使用手机。”时光璞凄然的笑了一下,又说道,“其实你不用担心的,我现在都这样了,你觉得我会伤害到她吗?”

  常欢颜:“……”

  这个倒是实话,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常欢颜也不得不考虑的多一些。

  于是,她抿了抿唇便说道,“需要的话,我把我的手机借你吧。”

  “……”时光璞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脸上有些惊讶,还有一些类似感慨的样子。

  半天后,她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应该知道的吧,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

  常欢颜点头。

  刚才她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些,正准备回头就跟高筱潇说呢。

  时光璞继续说道,“所以,我现在和向北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不会再因为他,对潇潇儿有什么意见了,我真的只是有些话想要和潇潇儿说,不然……我过不去心里的这个坎。大嫂,这次算我拜托你了,行吗?”

  “……”常欢颜看着她脸上真诚的表情,须臾,开口说道,“那行吧,我帮你转告一下,但是……她答不答应,我就不敢保证了。”

  时光璞点头,“谢谢大嫂。”

  。

  高筱潇彼时正站在镜子前,身上穿的是前一阵子买的那件黑色的晚礼服。

  马上就要去参加某市领导女儿的订婚宴,现在都快五点钟了,可韩禛还是穿着一身的居家服,双手抱胸的站在后面,一动也不动。

  不用看都知道,他的脸上肯定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高筱潇忍着笑,说道,“你不换衣服吗?马上就五点钟了。”

  “……”韩禛撇了撇薄唇,走上来,再次搂着她的腰劝道,“媳妇儿听话,换那身粉色的吧,嗯?”

  “不要!”高筱潇一口拒绝,“我就喜欢这一件。”

  在韩禛又要开口的时候,她直接打断了他,“不用说了,我是不会换的。”

  韩禛:“……”

  高筱潇拉开身前他的大手,把晚礼服上上下下都整理了一遍,还对着镜子笑了一下,似乎真的很满意似的。

  “我好了。”她说完,走去沙发边拿起手包。

  之前韩禛给她买了很多的衣服,包包,首饰,包括郁锦川也是,各种的奢侈品几乎都堆满了柜子,还有好多还没有拆开……

  可她这人一来比较念旧,二来也习惯了用大包,比如之前的那款粉色包包……今天若不是为了参加订婚宴,她也不会特意选了这个手包来搭配身上的裙子。

  黑色菱格,镶着精致的金边,看起来奢华品味,却又不显得高调。

  毕竟是市领导女儿的订婚宴,听说男方也是八大家族的一个表亲,她又作为韩禛的妻子去参加,代表的可是韩太,也不能太寒碜不是?

  谁知,刚想要转身,腰上就被一股热络的力量给攥住了,紧接着,就感觉到他的嘴唇突然贴在了她的背上。

  因为后面是镂空的,所以他的嘴唇直接就贴上了她的肌肤。

  “你干嘛呀?”高筱潇也是被吓了一大跳,想要挣脱开,却又被他抱得死死的,唇的力道也有些重,直到,突然有一股稍稍刺痛的感觉袭来。

  “嘶……”她刚发出了一声闷哼,紧攥着自己的双臂就松开了。

  韩禛薄唇微笑,心满意足的说道,“好了。”

  “什么呀?”高筱潇皱着眉看他,只觉得自己的后背还有些疼,也搞不懂他这喜怒无常的态度是为何般?

  韩禛挑了挑眉,“换衣服,这一件不能再穿了。”

  高筱潇狐疑又不解的走到镜子前面,转过身一照,脸上迅速爆红。

  后背上裸露出来的那一块地方,两块肩胛骨中间的位置,此刻印着一块很明显的红痕,且一眼看去,就能看出是吻痕,映在白皙的肌肤上,暧昧,又明显。

  高筱潇:“……”

  她的皮肤好像比常人要薄一些,加上又白,每次在两人亲密后都会或多或少的留下一些痕迹。

  韩禛自然是深知这一点的,所以平常都很少在她的脖子部位留下痕迹,加上冬天衣服穿得多,看不出来,可是现在……一眼看去,太过触目惊心,虽然没破皮吧,可是……

  高筱潇伸手摸了摸,感觉一时半会肯定是消除不了的。

  “你真是幼稚死了!”她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最后,还是不得不换上了那件粉色的礼服。

  。

  到了酒店,订婚宴设在一楼的大堂,男方包下了这一整层楼,出手阔绰。

  韩禛带着高筱潇入场,自然有不少熟人上来寒暄招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服装比较贴身,不少人一看,便知道她怀孕了,然后就是不停的恭喜和羡慕。

  看着某人得意洋洋的表情,高筱潇忍不住在心里偷偷怀疑,他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她穿这件衣服的?

  真是居心叵测,幼稚到不行!

  和众人寒暄了几句后,韩禛便带着高筱潇去沙发区坐下休息。

  “媳妇儿,还生气呢?”韩禛见她一直撅着小嘴,低声哄道。

  高筱潇懒得理他,转过头看向大堂。

  一个不经意的,有个熟悉的身影映入视线。

  “佑之?他怎么也在这儿?”高筱潇惊讶的问出了声。

  韩禛看了一眼,便说道,“他现在是齐立的副总裁,今天是代表齐家过来祝贺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92真是幼稚死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