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我在摸我的女儿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最后,高筱潇实在忍不住了,伸手就把他的头给推开了,“行了别啰嗦了,小墨墨该烦你了。zi幽阁”

  韩禛:“……”

  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千万吨的伤害。

  高筱潇自顾自的从床上起来,也不理床上自怨自艾的男人,直接拿了睡衣就朝卫浴室走去。

  。

  怀孕后,可能也因为心境的关系,高筱潇习惯了每天晚上都悠闲的泡个澡。

  放好水后,再滴上几滴舒缓疲劳的精油,高筱潇脱光衣服,躺在浴缸里,头枕在后面的毛巾上,闭上眼睛,只觉得从头到脚都舒服的不行。

  正享受着呢,突然,她听到“咔嚓”一下的开门声。

  睁开眼,就看到韩禛穿戴整齐的走进来了,他将门关上,又“咔嚓”一声的落上锁,一句话也没说,便伸手开始解自己身上的衬衫纽扣。

  “媳妇儿,我帮你洗澡。”韩禛一副正儿八经的语气。

  高筱潇哪儿会相信他,这要是搁以前,每次都说是要帮她洗澡,可洗到最后,结果无非就是**,翻云覆雨。

  现在她怀孕了,虽然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恣意放肆的亲热,但他也会趁着洗澡的机会吃尽各种豆腐。

  不能每次都这么被他吃定自己……

  心里这么想着,高筱潇便撑起自己的身子在浴缸里坐好,抬起一只手,托腮,大胆的看向眼前的美男脱衣秀。

  “好啊。”她微笑着说道。

  韩禛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她今天的反应。

  随即,薄唇有些坏坏的勾起,本来还挺急的动作突然就变得慢条斯理的,先是一颗一颗的将衬衫的纽扣全部解开,然后脱掉,扔在了一旁,然后又将手放在长裤的皮带上,一解,再一抽,潇洒的一抛……简直就跟表演魔术似的。

  “……”高筱潇有点儿无语的看着他,直到……他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了最后一条黑色的四角内裤。

  没有了衣服的束缚,他的身体颀长精壮,没有一处的赘肉,紧实,壁垒分明,健康而又性感。

  高筱潇的目光有些不自觉地往下滑,映入她眼帘的,是他结实有力的小腹,随着他的动作,那八块腹肌若隐若现的喷张着,她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摸上去的时候,那紧绷,却又有弹性的触感。

  两条诱惑的人鱼线一直往下没入到内裤里面,从她的角度,还能看到露在外面的那一小簇黑色,以及……被高高撑起来的布料。

  高筱潇越看越口干舌燥,越看越脸红心跳,最后,还是没忍住转过了头。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好烫!

  唉,她好像也有点越来越色了……

  肯定是被他给带坏的!

  韩禛“呵呵”地低笑着,直接把身上的最后一件遮蔽物脱了扔掉,抬起长腿就走了过去。

  韩宅卧室的浴缸不如香汐园的来的宽敞,不过他倒是挺喜欢的,因为要想两个人都能坐下,那势必得肌肤相贴,亲密无间。

  所以一进去后,高筱潇就被迫往浴缸边上躲,然而两只大手就那么一捞,她整个人就被抱着坐在了结实的大腿上。

  韩禛拿过一旁沐浴露,挤了挤就往她的身上擦,从头到脚,包括关键部位,一处都不能落下。

  他的动作熟练而又迅速,高筱潇真是想躲也躲不开,只觉得全身上下瞬间就滑腻的不行,再加上他的那两只大手不安分的到处乱摸着,很快就败下了阵来……

  “我还没有泡完呢。”高筱潇发出软绵绵的抗议声。

  “光泡没有意思,老公帮你揉揉,这样会舒服一点。”韩禛说着,大手已经顺着她的小腹往下。

  高筱潇微微蹙眉,扭了扭身子想要躲开,可是一只胳膊却困在她的腰上,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

  她只觉得一股带电一般的感觉瞬间麻痹了神经末梢,整个人猛地颤了一下,气恼,又有些无奈的说道,“讨厌,手摸哪儿呢?”

  “我在摸我的女儿呢。”某人一本正经的说道。

  高筱潇:“……”

  “让她不理我。”韩禛又补了一句。

  高筱潇被他弄的真是一点儿脾气也没有了,整个人柔若无骨的瘫软在他的身上,张着小嘴,喘息不止……

  在他还想要深入的时候,她徒劳无功的抓住他的手腕,往回拉扯,“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呀?”

  嗓音很细,又很柔,带着一些娇嗔的味道,小模样更是显得楚楚可怜。

  怜香惜玉本是男人的本能。

  只可惜……

  “别闹。”韩禛哄着她,声音低哑,又透着一丝压抑的情绪,“我在跟我的女儿进行近距离的深入交流。”

  “……”高筱潇无语,脸上又烧的不行,微微抬起头,就看到他一脸的欲壑难填,表情近乎沉迷,双眼也黑幽幽的发着亮光,那模样,真的是……很不正经!

  好不容易等他够了,高筱潇整个人已经彻底的没有力气了,一双眼睛里沁出了泪汪汪的水汽,闭着眼就说道,“我没力气了。”

  “乖,有老公么。”韩禛心头愉悦,又帮她按摩,又抱着她去花洒下淋浴……

  见她懒洋洋的闭着眼睛,连胳膊都不愿意抬,一副任由他伺候的模样,低沉的嗓音突然喊了一句,“小猪。”

  高筱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

  “讨厌!”她毫不犹豫的就伸手在他的腰上掐了一下。

  劲儿很大,但是他腰上的肌肉更结实,也不觉得疼。

  “你才是猪呢!”高筱潇不解气,又找了个稍稍软的地方使劲掐了一下。

  “呵呵。”韩禛发出了一阵轻笑,拉下她的小手在手里捏着,低声说道,“你看你现在,一天天的,吃过睡,睡过吃,连洗澡都要我伺候,可不就是个小猪吗?”

  高筱潇恼羞成怒,抬起脚,就在他的大脚丫上踩了一下,“你还说!”

  “嘶。”韩禛这回没忍住,发出一声闷哼,龇牙咧嘴的说道,“媳妇儿,能不能轻点儿,我脚都肿了。”

  “活该,谁让你说我是猪!”高筱潇委屈的看着他,要不是自己现在身子怀孕了,早就扑上去揍他了……

  “我那是爱称。”韩禛不要脸的说着,“而且,我就想看着你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的样子,看你这小脸被我养的白嫩嫩的肉嘟嘟的,我就特别的有成就感。”

  肉嘟嘟的?

  高筱潇一阵恶寒,忙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说道,“我才不要变胖,丑死了。”

  “谁说丑了?”韩禛拉下她纤细的手腕,薄唇一左一右的在她因为泡澡而粉红的脸颊上各亲了一下,然后往下顺着她鼓鼓的胸脯,直到同样鼓起来的小肚子上都亲了一遍,半蹲在她的身前,抬头说道,“这样真的很好看,我说真的。”

  高筱潇俯视的看着他,小嘴微撅。

  虽然他的语气真诚,表情也刚正不阿,可因为黑发刚刚被水给浸湿了,此时服帖的盖在他的脑门上……怎么看怎么好笑。

  “笑什么?”韩禛有点无奈的看着她,一会儿气一会儿笑的,难怪书上说怀孕中的女人性格阴晴不定……咳咳。

  他起身,干脆抱着她来到了淋浴间的外面,对着盥洗台的镜子说道,“这儿有镜子,你自己看看,哪儿丑了?”

  “……”高筱潇哪儿敢看啊,平时自己洗澡看到也就罢了,现在这样……被他抱着不说,两人还都光着身子……

  他这到底都是什么爱好?

  憋了半天,才飙出一句,“臭不要脸!”

  韩禛轻笑,高筱潇红着脸发现,他在她的身后已经有了变化。

  “你现在虽然怀孕了,可是你只有肚子这里鼓起来了,你看肩膀,胳膊,还有腿都还是很瘦的,虽然比以前稍稍圆润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这样的程度刚刚好。以前你那是太瘦了,现在这样抱着的时候特别舒服,我就喜欢你现在这样,不然你以为,我每天至于那么的如饥似渴吗?”韩禛一边说着肉麻的话,一边搂着她,贴上某一处就慢慢磨了进去。

  高筱潇真是服了他了,开始那一副清风端蘼的语气,可到后面,又耍起流氓来了。

  怀孕后的身子极其敏感,不一会儿,她就觉得有些扛不住了,嘤咛着倒在他的怀里。

  ……

  高筱潇以为经过这般的“深入交流”后,某人应该能放下心思,睡个安稳觉了吧?

  事实上,她的确也累的不行,洗完澡后,几乎是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谁知半夜,她正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就觉得肚子上好像有一股湿湿又热热的触感。

  她惊了一下,忙睁开眼。

  屋里只亮着一小盏的台灯,被调到最暗的亮度,低头,依稀能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脑袋趴在自己的肚子上,薄唇一下一下的吻着她的肚皮,嘴里默默有词的念道,“小墨墨?都睡了一天了,现在醒了没有?能听到爸爸讲话吗?嗯?”

  高筱潇那个无语啊,直接一巴掌就往他的肩膀上揍了过去,“韩禛,你够了没有!”

  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

  搞得她还以为家里漏雨了呢。

  韩禛抬起头,表情那叫一个幽怨,“媳妇儿,小墨墨怎么这么高冷?”

  高筱潇抬起小脚揣了他一下,不耐烦的闭上眼睛,“赶紧睡觉。”

  “你睡吧,我动作轻点。”

  高筱潇:“……”

  见他一直执拗的趴在她肚子上不肯动,高筱潇只好开口说道,“你不是看过书了吗,胎动只会越来越频繁。你别急,等下一次她再动的时候,我马上叫你,这总行了吧?”

  “下一次?大概什么时候?”韩禛追问。

  “我怎么知道?”高筱潇没好气的打了个呵欠,“困死了,赶紧睡觉,别吵我!”

  韩禛只好伸手将灯关灭,被子下面,他的大手习惯性的放在了她的肚子上,闭上眼睛,在心中默默的说道,“小墨墨,晚安,明天早上醒来要跟爸爸打招呼,听到没有?”

  肚子:“……”

  。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韩禛便带着高筱潇出发了。

  半路上,他时不时就看一眼高筱潇的肚子,简直了……

  高筱潇懒得理他,闭上眼睛,补眠。

  到了医院,在门口的时候,两人下车,在花店买了一大束香水百合。

  花是高筱潇选的,花开得正好,洁白清雅,淡淡的散发着清香。

  坐电梯来到19楼的vip病房,韩禛直接过去就敲响了1901号的病房门。

  “来了。”郁熹媛很快就将门打开,一看到两人,脸上顿时愣住了,“呃,阿禛,潇潇儿,你们怎么来了?”

  看了眼身后,好像也没别人。

  病床上,时光璞穿着一身的病号服,正半躺在那儿看着手里的一本小说。

  听到开门声后,她抬起头,便看到了推门进来的韩禛,他手上拿着一大束的香水百合,另一只手则牵着高筱潇。

  扎着马尾,一件及膝的荷叶绿连衣裙,裸露出白皙纤细的胳膊和小腿,脚上踩着一双史密斯绿尾的小白鞋,很简单,也很随意休闲的打扮,但是却也能让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她是一个怀孕的女人,而且……脸上还洋溢着满满的幸福感。

  时光璞将书放下,听到高筱潇开口说道,“姑妈,我来看看表姐。”

  “……哦。”郁熹媛眨了下眼,回头看向女儿,“光璞,阿禛和潇潇儿来看你了。”

  时光璞淡淡的点了下头,开口说道,“妈,我想和潇潇儿单独说几句话。”

  “这……”郁熹媛有点惊讶,也有点不放心。

  她不是不记得之间发生的那些事情,况且现在高筱潇还怀了孕,自家女儿又刚刚没了孩子,这万一要是再有什么闪失……

  走到病床边,郁熹媛开口想要劝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

  “妈,你放心吧,我就和潇潇儿说几句话,行吗?”时光璞说完,伸手握住了郁熹媛垂在身畔的手,轻轻的摇了两下。

  郁熹媛的心头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尤其再看到女儿那消瘦又苍白的脸,只能点头,“那行吧,我去外面,你们好好谈,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开口叫我。”

  离开的时候,还是有点儿不太放心,特地把桌上的手机也拿上了。

  至于韩禛,挑了挑眉就说道,“我就在外面,有事的话喊我。”

  说完,还微微眯眼的看了看时光璞,警告的意味十足。

  高筱潇在他的手心捏了捏,又对他柔柔的笑了笑,“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

  韩禛推开门,就到走廊一旁的长椅上找了个位置坐下。

  郁熹媛也走过去,在隔了几个座位的位置上坐下。

  虽然两个人的表情不同,坐姿也不同,但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担心病房里面的人。

  。

  病房里。

  高筱潇关好门,走到病床边上,一点也不客气的就在椅子上坐了下去,“欢颜说你找我。”

  “……”时光璞看着她自来熟的动作,忍不住开口说道,“你倒是不客气。”

  高筱潇一点儿也不生气,笑了下便说道,“你找我有事吗?”

  “当然,没事的话,我找你做什么。”时光璞说着,目光便落在了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

  不可避免的,她顿时想到了自己那个五个月大,却引产被流掉的孩子……

  她的双手渐渐的握紧,一时有些控制不住喷薄的情绪。

  深吸了一口气后,时光璞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你应该知道了吧,我和顾向北已经签字离婚了。”

  高筱潇看着她,没有说话。

  “呵呵。”时光璞有些自嘲的笑了下,说道,“当初我那么费尽心思的把他从夏夏的手上抢了过来,可现在呢,我终究还是敌不过别的女人,我失败了,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挺可笑的?”

  1、本文收藏破两万的那天会开领养榜~期待不?所以快点收藏吧,现在就差100多一点点了~

  2、长评一律奖励111币,有人愿意赏脸为本文写个长评吗?随便什么内容都可以哈~

  3、月票月票,三天了,还是没有爬进榜单,亲们都不爱韩少了吗?被女儿嫌弃,还要被大家嫌弃……/(tot)/~

  本站访问地址htt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394我在摸我的女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