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闷骚老郁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点完餐后,常欢颜坐在背对门口的位置,刚想要开口喊服务生先上点儿热水,大门就被人从外边拉开了,伴随着服务员恭敬又客气的声音,宋萧守的眼睛也猛地瞪大了。

  “怎么了?”常欢颜望着他见鬼似的表情,狐疑的转过头,就看到好几个穿着短袖的男人走了进来。

  她心里顿时“咯噔”的一声。

  不是吧,难得出来吃顿好的,难道……要遭遇警察临检?

  还没等她想个明白,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映入眼帘。

  咦,那不是警队的那个女医生吗?

  下午的时候还只是觉得她长得不错而已,算得上是个漂亮的女人吧,可此刻她却不得不承认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里的一句话,那就是……“美人是需要被衬托的”。

  尤其在那一群粗狂又豪放的大男人中,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穿着一身浅蓝色丝质长袖衬衫,搭配白色窄脚裤和黑高跟鞋的打扮,显得精致婉约不说,连外貌都更出色了几分!

  一想到这个女人每天都出入警队那种阳刚味十足的地方上下班,想必应该是饱受所有男人的倾慕和照顾吧?尤其还长得细皮嫩肉,又是医务室工作的,平日里肯定经常和他们打交道,说不定……受伤的时候,还要被她各种“上下其手”。

  “……”常欢颜尴尬的瘪了瘪嘴,突然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酸溜溜的。

  一个不经意的,就看到后面又有个人走了进来,居然是郁存遇!

  还是那一身熟悉的深灰色衬衫,下摆扎在黑色的休闲裤里,可能因为着装和众人不同,外加个子太高,几乎一下子就显得鹤立鸡群了起来。

  他正和身边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说着话,但是大多数时间都扮演着倾听者的角色,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如既往的表情寡淡。

  中年男人穿着和众人一样的警队衬衫,不过从外形和状态一眼就能看出,他应该都是属于领导阶层的人物。

  常欢颜迅速就将头转了过来,看到对面的宋萧守还目瞪口呆的盯着门口看着,忙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嘶!”宋萧守疼的眼泪汪汪,也把视线收了回来,“你干嘛掐我呀?”

  “……”常欢颜皱眉,压低声音说道,“你声音小一点儿。”

  “干嘛呀?”宋萧守丝毫不怕,声音还是又高又尖的,“你做贼心虚啊?”

  “什么做贼心虚?”常欢颜瞪大眼睛,捏紧拳头警告他,“你别看了!把头低下去!被发现了我找你算账!”

  “……”宋萧守眨了眨眼,没出息的就把头低了下去,然后支起一只胳膊欲盖弥彰的挡住了自己的头。

  “笨蛋!”常欢颜没忍住,又伸出脚踢了他一下。

  挡的那么明显,是想要吸引人注意是不是?

  “又怎么了?”宋萧守低声又委屈的瞪她。

  他都已经听话的用胳膊挡住自己的头了,还想让他怎么做!

  常欢颜:“……”

  刚想开口,却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过来,于是,她只好低下头暂不说话。

  一群人从他们这桌经过,好似是要去里面的包间。

  常欢颜听到那个领导笑呵呵的开口说道,“老郁啊,最近烟戒的怎么样了?”

  老郁?!

  常欢颜瞬间被雷的不行。

  她的丈夫今年过完生日才三十四岁,虽然有点儿老吧,但是……这个称呼怎么听起来像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

  再说了,什么戒烟?他什么时候有戒过烟?

  谁知下一秒,某男人竟然淡定的回答,“最近都已经不抽了。”

  “噗……”常欢颜差点儿喷出口。

  放在桌上的小手也猛地攥紧了,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在同事的面前,他竟然也是个说谎面不改色的人!

  明明今天下午的时候,送井然回家的那会儿,他还去阳台上抽烟了!

  宋萧守一双贼兮兮的眼睛一直在观察着对面的常欢颜,从她的表情,动作,每一处细微的变化都不放过,而且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诡异。

  服务员已经热情的过来开始招呼,“请问是预定了包厢吗?”

  秦音悦耳的声音响起,“郁队长,咱们这么多的人,去包厢吧?”

  因为迟迟没有听到郁存遇的声音,常欢颜实在忍不住好奇,就抬头看了一眼。

  谁知好死不死的,刚好就跟他的目光对到了一起。

  四目相对,常欢颜先是一愣,随即便心跳如雷的再度低下了头。

  晕死,他是不是……早就发现自己了?

  那他为什么不说话?

  常欢颜各种猜测加纠结,整个人几乎如坐针毡。

  宋萧守在对面了然的点了下头,低声说道,“欢颜,那个**的家伙就是你的老公吧?如果我没看错,也没听错的话。”

  常欢颜立刻没好气的瞪他,“闭嘴!”

  “闭什么嘴呀?欸,既然你老公都来了,那这顿饭就让他买单吧怎么样?”宋萧守说完,便站了起来。

  常欢颜一愣,想伸手拦住宋萧守,却已经来不及了,那厮站起来就对着那一帮人挥手喊道,“妹夫!妹夫!妹夫……”

  虽然大堂算比较吵闹,可宋萧守的声音又高又尖,一时间,竟惹得那一群警官全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常欢颜真的觉得很丢人!

  而且,什么“妹夫”?

  这个宋萧守,不过就比自己大了几个月而已!

  可郁存遇比他大了1岁呀!

  如果现在脚边有坑的话,她真的有一股冲动把自己埋进去,永世不起!

  她不知道现在郁存遇脸上是什么反应,但是她已经听见了秦音的声音,“那人喊谁呢?你们谁认识吗?”

  “不认识。”

  “不认识啊。”

  “他谁啊?”

  “……”

  众人纷纷表示不认识。

  宋萧守像个二傻子的冲着郁存遇笑着,“妹夫,不认识我了?”

  王局长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沉默不语的郁存遇,“老郁?难不成……”

  常欢颜低着头,只觉得整个人都紧张的绷紧了神经,然后,一阵脚步声走了过来,一双笔直的长腿走到她身边,郁存遇的声音近在咫尺,又低沉的仿佛很遥远,“这么巧?”

  “是啊好巧啊妹夫。”宋萧守咧嘴笑的好开心啊,说完,还伸出手推了推常欢颜的胳膊,促狭的开口说道,“喂,你老公都来了,怎么还低头着呢?”

  常欢颜只好硬着头皮起身,看向郁存遇的同时,脸上也挂上了讨好的笑容,“哎呀,好巧啊,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无数双探究和好奇的眼睛都向了她,包括秦音。

  有人在下午的时候见过常欢颜,再这么一照正面自然是认出来了,“哦”了一声就说道,“这不是郁队长的媳妇儿吗?”

  “唉,还真是欸,嫂子好!”

  “嫂子好!”

  “……”

  王局长则一拳头打在郁存遇的胳膊上,“老郁,真是艳福不浅啊,找了这么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儿!”

  常欢颜:“……”

  “各位长官好,我们刚刚点完菜,没想到这么巧啊。”宋萧守积极地打着招呼。

  “你是老郁的大舅子?”王局长有点儿不相信的看着宋萧守。

  “不是,不过欢颜和我的关系就像是亲兄妹,所以我等于时半个大舅子吧。”宋萧守厚脸皮的说道。

  常欢颜的脸上窘的不行,在他们插科打诨的时候,不经意的抬头,就又和郁存遇的目光对到了一起。

  他的双眼漆黑,深邃,又淡然,常欢颜仅是一眼,立刻就又将头撇了开去。

  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每次都不敢直视他。

  也许是他的特殊职业关系,也许是他比自己大了1岁,有着更丰富,也不为她所知的人生阅历……

  总之,在他的面前,她感觉自己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就算有,也会无所遁形。

  王局长和宋萧守说了几句话后,注意力便又回到了常欢颜的身上,“既然碰到了就一起吃吧,怎么样?今天刚好是我的三十三岁生日,人多也热闹一些。”

  三十三?

  常欢颜额头出现了三条黑线。

  这个中年男人居然比郁存遇还要年轻?真是……不可思议。

  “太好了太好了,原来警官今天过生日啊,真是大喜事啊!恭喜恭喜啊!”宋萧守就像个保险的,小嘴噼里啪啦,还甜的不行。

  王局长都被逗乐了,看着郁存遇就说道,“你这大舅子挺逗的呀。”

  常欢颜没听到他的回应,不过从周围和乐融融的气氛来看,估计他是……默认了吧。

  “行了,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吧,咱们一起去包厢吃,今天由我做东请客。”王局长又说道。

  “好叻好叻,恭敬不如从命,不过我们刚刚点了菜,这……”宋萧守俊脸上满是小纠结。

  “没事儿,让服务员送去包厢,一起吃。”王局长为人很爽快,直接叫来服务生便交代了下去。

  众人便吆喝着转身,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朝包厢走去。

  常欢颜紧紧的攥了下自己的手,如果不是现在怀孕了,外加有那么多的人看着,真有一种掐死宋萧守的冲动。

  “走吧。”胳膊上突然被一只大手给攥住了,耳边也传来熟悉的声音。

  常欢颜只好仓促的起身,像个小媳妇儿似的跟着他往前走去。

  宋萧守“呵呵”地笑了一声,拿起两人的包,跟在了众人的后面。

  。

  1分钟后,常欢颜坐在金碧辉煌的大包厢内,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被关在笼子里供人欣赏的大猩猩!

  下午去警队的那一会儿,时间很短,一路上只要低头就可以了,可这会儿,众人都围坐成一圈,一抬头,就看到或好奇,或打趣,或探究……种种的眼神都投射在自己的脸上。

  宋萧守坐在她的左手边,郁存遇则坐在她的右手边,点菜的事情都是由秦音负责的,她拿到平板电脑,一边点一边开口说道,“猪肚煲鸡,清蒸多宝鱼,西芹百合,蒜蓉粉丝虾,萝卜苗笋片豆腐汤……”

  常欢颜忍不住微微蹙眉,怀孕之前的时候,她每天都要给郁存遇做饭,自然是摸准了他的口味,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也这么熟悉他的口味!

  她偷偷抬眼看向身侧,只见郁存遇正拆开热毛巾在擦手,动作慢条斯理,表情依然淡淡的,好像早已习惯了似的。

  “嫂子,嫂子……”秦音的声音突然响起。

  常欢颜还没反应过来,直到郁存遇突然转

  存遇突然转过头看她,四目相对,同时,左边胳膊也被宋萧守推了一下,“喊你呢,发什么呆。”

  “……”一桌人的目光立刻又聚集在了常欢颜的脸上,不知怎么回事,她的脸就再度红了起来,看着秦音问道,“呃,怎么了?”

  秦音很温柔的笑了笑,说道,“嫂子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

  常欢颜心思一动,立刻也笑了笑,目光流转的看了一眼身侧的郁存遇,便道,“没有。存遇爱吃的,就是我爱吃的。”

  “……”饭桌上有着瞬间的安静。

  郁存遇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至于宋萧守,伸手捂在自己的嘴上,嘴角已经偷笑的不行了。

  秦音的目光在郁存遇的脸上翩然掠过,随即点头,又低头开始点菜。

  这时王局长才开口,“小秦啊,点几个重口一点的菜。”

  “我都点好了,干锅肥肠,爆炒花蛤,香辣炒蟹,豉椒炒牛肉……够不够?”秦音挑着眉,表情戏谑。

  “够够够。”

  “还是秦医生知道我们的口味啊。”

  “那是,我们身家性命都在秦医生手上呢。”

  “……”

  席间气氛顿时更加热烈了起来。

  随着服务员将菜一道一道的上来,大家的话题也越来越随意,而这,恰好也是宋萧守所擅长的。

  于是从头到尾,就听到宋萧守不停的跟现场的每个人在说话,发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顺便再送送名片,不一会儿,就和现场的各个警官称兄道弟了起来,简直了!

  郁存遇本身就不是那种饭桌上侃侃而谈的人,就算今天在场的都是同事,也依然保持着他一贯的安静;至于常欢颜,因为人太多,又不熟,也就没怎么说话。

  同样安静的还有秦音,她单手托着腮,优雅的夹菜吃菜,偶然目光怔愣着望着不知名的地方发一会儿呆……

  她这么忧郁,自然就有人注意到了,“秦医生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是啊,秦医生有心事?”

  “秦医生是心情不好吗?”

  王局长立刻“咳咳咳”的咳嗽了几声,同时,秦音的声音也轻柔的响起,“没有,就是最近工作有些忙,饮食不太规律,感觉没什么胃口。”

  “哎呀,那秦医生可要多注意身体了。”

  “就是啊,不要为了工作,把自己的身体给累垮了。”

  “……”

  秦音笑了笑,说道,“上级派下来的任务我不能不做呀,等过完这阵子就好了。”

  有人立刻接话,“秦医生该不会是说根号三吧?”

  “咳咳咳”,王局长又开始猛咳了起来。

  常欢颜觉得,如果他再这么使劲儿的咳嗽下去,估计嗓子都要劈叉了。

  秦音目光缱绻的看了一眼郁存遇,笑而不语。

  白莲花!

  常欢颜暗地咬牙。

  这么多人,故意装忧郁给谁看呢?

  她抿了抿唇,便用胳膊肘抵了抵桌上的男人胳膊,“老公,我想喝一碗汤。”

  她的声音不大,但因为女人的声音本来就清透,轻轻柔柔的,反而在一众觥筹交错的男人声音中分外明显,瞬间,饭桌上也安静了下来。

  郁存遇看了她一眼,便起身,一声不吭的拿过她面前的碗,倾身帮忙盛汤。

  秦音的脸微微愣了一下,王局长已经“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没想到老郁也有今天啊,铁汉也化成了绕指柔啊。”

  郁存遇:“……”

  接过那一碗汤,常欢颜的心情顿时明媚了起来,喝汤的时候,嘴角都是含着笑的。

  。

  一顿心思各异的晚饭终于吃完后,众人起身,在门口寒暄道别。

  王局长是寿星,今晚喝了不少的酒,郁存遇坐在他的身边,自然也就陪喝了几杯。

  王局长上车前吩咐,“你们谁,记得帮老郁叫个代驾。”

  郁存遇却开口拒绝了,“不用,我们打车回去。”

  “那你的车怎么办?”秦音在一旁问道。

  郁存遇没开口,王局长却立刻笑了,“呵呵,知道心疼媳妇儿了吧?怀着孕,还是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秦音:“……”

  “走吧。”郁存遇对众人点点头,便握着常欢颜的手往路边走去。

  主动地……让常欢颜都没反应过来。

  喝醉的宋萧守在身后叽里呱啦的喊道,“欢颜,妹夫,你们……嗝,慢点儿走啊。”

  刚好一辆出租车过来,郁存遇拉开****,手在她的腰上稍稍一推,“上车。”

  常欢颜只好对众人笑了笑,便弯腰坐了进去。

  刚坐好……

  “往里坐一点。”郁存遇再度开口。

  常欢颜一囧,只好挪着屁股往里面挪。

  车后位座因为郁存遇的坐进陡然拥挤了不少,空气中,也满是他身上混合着烟酒气的男人气息,浓烈又霸道。

  “去军区大院。”郁存遇说完,就闭目开始养神了起来。

  车缓缓开动,常欢颜转过头看他,他闭着眼睛,紧抿着薄唇,棱角分明的脸庞有些模糊不清。

  忽然,车身微微的一晃,常欢颜刚想要伸手抓住坐垫,却被他的手给握住了。

  掌心干燥又温热,她眨了眨眼睛,等车身稳住后,就想把手给收回来

  手给收回来。

  谁知,郁存遇竟然把右手也抬了起来,两手一起将她的小手包裹在掌心。

  而且她越往后拉,他的手就越用力。

  常欢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是在借酒耍**吗?

  还不待她想个明白,右肩膀上微微一沉,男人低醇的声音伴随着热气传入她的耳廓,“欢颜。”

  常欢颜看了一眼前面的司机,假装没有听到。

  “欢颜?”他又喊了一声。

  “怎么了?”常欢颜一副刚刚听到的语气。

  “……”郁存遇不说话了。

  常欢颜:“……”

  真是个神经病!

  车窗外,城市已经进入黑夜,偶然有路边的霓虹灯光掠进来,照在后座黏在一起的两个身影上。

  常欢颜被他枕的有点难受,忍了半天,终于低头想要叫他,却发现他依然闭着眼睛,呼吸平稳,好像……睡着了?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第一次发现,他的睫毛好像还挺长的,轮廓分明的脸上睡容安详,要不是闻到那阵阵汹涌的酒味,她真怀疑,他现在是不是假装的?

  明明刚才还很清醒不是吗?

  。

  终于,车在军区大院的门口停下,常欢颜将车钱给了司机,开始叫他,“喂,郁存遇,你醒了没有?”

  “……”

  闭着眼睛,没有反应。

  常欢颜皱眉,推了推他的胳膊就说道,“告诉你啊,我可扛不动你,你要是没醒的话,我就打电话让家里的司机出来了。”

  以前不是没有试过,她才一米六五的个头,而他一米九,还长得那么壮,几乎是她的两倍大!

  更何况现在她还怀了身孕,肯定是不能扛他的。

  ------题外话------

  闷不**?\(^o^)/~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00闷骚老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