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老黄瓜刷绿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进了加护病房,桌上放着一盆温水,周护士正拿着毛巾准备给章芬擦身体。

  “周护士,我来吧。”常欢颜将包放在沙发上,走过去便把毛巾接了过来。

  周护士松手站在了一旁,看了看她,再看看进屋后就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男人,想了想,转身体贴的离开了。

  病房里很安静,可能是因为郁存遇一直在那儿坐着却不说话,常欢颜也始终保持着沉默。

  直到把母亲的脸,手,和脚全部都擦拭干净后,她才转过身,一脸轻松加随意的说道,“对了,你不需要去警队吗?有事儿的就先去忙吧,不用在这里陪我了。”

  郁存遇从手机上抬起头,没什么表情的站起身来,“都擦完了?”

  常欢颜点头,看着他把手机随手塞进了裤兜里。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之前用的好像不是这一款手机,而是那种最古老的智能机,黑色的,又笨又重……他什么时候换了这个新手机了?而且还是出的最新款。

  不自觉地,她想到了一句俚语,老黄瓜刷绿漆……装嫩!

  郁存遇并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这些东西,直接抬脚过去,接过她手上的毛巾放进水里,然后端着水盆往外面走去。

  常欢颜一愣,下意识的抬脚跟了过去。

  见他高大的身影径直走到水槽边,将水倒掉后,就开始在那儿揉起了毛巾……

  常欢颜嘴角一抽,忙走过去说道,“还是我来吧。”

  身高一米九的大男人,一身正气的,用那双拿惯了枪支弹药的手去做这种女人的活……说实话,她看着都觉得别扭。

  郁存遇没有强求,松开手后,就站在水槽边看着她。

  时间接近正午,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了进来,常欢颜半低着头,乌黑的长卷发随意的扎了个马尾束在脑后,小脸上的皮肤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白嫩细滑,不见一丝的毛孔。

  如果不是那明显隆起来的腹部,一眼看去也不过就是十**岁,全身上下都透着青春的娇嫩和美好。

  常欢颜都不知道洗了多少遍的毛巾了,总觉得身旁那两道火辣辣的目光一直都盯在自己的脸上,让她有点手足无措。

  真是的,以前天天那么忙的人,为什么今天不需要去警队了?

  想来想去也没有答案,常欢颜抿了抿唇,干脆将手里的毛巾一拧,再关上水龙头,转过脸便打趣的张嘴问道,“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郁存遇的双眼依然直勾勾的望着她,声音低缓沉着,“没有。”

  常欢颜被他那眼神看得脸上都热了起来,心跳也有些加快,半天后,才轻轻的开口问道,“那你看什么?我长的太丑了吗?”

  郁存遇:“……”

  过了几秒后,常欢颜有些自讨没趣的低下头,刚想要端起盆,一双属于男人的手直接伸了过来,将她的小手拨开,将水倒掉,然后端起盆就离开了。

  常欢颜刚要再开口,却听到他低低的抛下一句,“不丑,你很漂亮。”

  “……”她整个人顿时都僵在了那里,听着那稳健的脚步声慢慢消失,心里头……突然有一股暖流猛地就流淌了进去。

  非常难以形容的感觉。

  常欢颜伸手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又使劲儿的对着脸扇了扇,然后,佯装淡定的往回走去……

  封安医院。

  郁锦川一回到病房,推开门就听到男人清朗的笑声。

  “咦,郁伯父,你回来啦。”封辰安一身干净的白大褂,正翩翩然的坐在病床边,和中间的移动桌上放着一盘跳棋。

  闻声抬头,也礼貌地叫了一声,“,你回来啦。”

  郁锦川将水果放下,看了一眼病房,“知秋呢?”

  “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她就不在这里。”封辰安说着,漂亮的手指捏起骰子扔了个数字,然后拿起小人走了几步。

  抿了抿小嘴,没受伤的左手拿过骰子,也扔了一下。

  “哈哈哈,你惨了!一个‘一’,得倒退五步!”封辰安笑的好开心啊。

  “……”一脸的黑线,只好拿着属于自己的小人往后退了5步。

  已经玩了三局了,每次都是自己输,真的是运气太背了!

  “。”郁锦川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妈妈去哪里了?”

  抬起头看着他,声音细细的说道,“妈妈去楼下给我买吃的了。”

  郁锦川点头,直接转身就走了出去。

  望着他离开,直到门被关上了,眼睛还盯着房门的方向。

  “喂,么西么西,你怎么了?轮到你扔了。”封辰安说完,伸手在她的眼前挥了几下。

  回神,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封辰安,嗫嚅了半天,才开口说道,“封医生,我今天……好像做错事情了。”

  封辰安先是挑了下眉,随即很兴奋的搓了搓手,身子前倾,双眼发亮的问道,“做错什么事情了,快,来给哥说说。”

  “……”皱紧眉头,一时……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说吧,就把我当成你最好的好朋友,或者……把我当成一颗大树,把

  把我当成一颗大树,把所有的事情都朝我吐出来吧。”封辰安鼓励的说道。

  :“……”

  正在她思索着该怎么说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了几下,随即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封医生?”一个小护士站在门边,脸颊微红的看着封辰安,“院长让您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封辰安:“……”

  撇了撇薄唇,只好无奈的起身,“我先去我爸那一趟,回头再过来看你。”

  “恩,封医生再见。”点头,还乖巧的挥了挥手。

  等房门关上后,她伸长手拿过手机,用左手艰难的滑开,进入微信。

  有些事情,和陌生人反而才能毫无负担的说出来……

  郁锦川走进电梯后,直接按了地下一层,封安医院的食堂。

  虽然说是食堂,但条件足以媲美五星级大酒店的后厨房,价格就不必说了,就连餐区都是设计的相当富丽堂皇,呈圆环状,一大面墙都是透明的玻璃,风景视野也是极好的。

  买过餐后,郁锦川站在门口巡视了一圈,便朝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靠窗的某个位置上,高知秋正坐在那里看着窗外,从侧面看过去,她睫毛长翘,面容安静,加上一件偏民族风的碎花上衣,仿佛一幅漂亮的古代仕女图。

  郁锦川直接在她的对面坐下。

  高知秋缓缓转过头来,待看到面前的人是郁锦川时,眼神动了一下,便问道,“你怎么来了?”

  郁锦川看了一眼时间,声音低沉,“都十二点钟了,给买的饭呢?”

  “哦。”高知秋仓促起身,拿起桌上的钱包,“我这就去买。”

  “不用。”郁锦川拉住她的胳膊,“我已经买过了,马上就好。”

  仿佛被烫到一般,高知秋浑身一僵,随即迅速便将手臂抽了回来。

  重新在座位上坐下,便低着头不再说话。

  场面一时安静得有些诡异。

  虽然是用餐时间,餐厅里的人却并不多,偶然有说话的声音传来,也是轻声细语,生怕打扰了别人。

  望着眼前沉默不语的女人,郁锦川眯了眯眼,突然开口说道,“下个月八号有时间吗?”

  “……”高知秋眨了眨眼,抬起眼睛看他,“什么事?”

  “有个战友要结婚,到时候我带你一起过去。”郁锦川的口吻淡定,说完后,刚好广播里传来取餐的通知。

  他起身,抬脚就朝着柜台走去。

  高知秋有些怔愣的看着他的背影。

  因为常年在部队里操练的关系,郁锦川虽然已经四十九岁,背影却依旧挺拔如松,身形矫健,看起来和二三十岁的男人也没什么两样。

  她低下头,缓缓摊开自己的右手。

  手掌心的那一条婚姻线,扭曲杂乱,又长短不一。

  很多年前的时候,有个算命的先生曾经对她说过,有这样婚姻线的女人这辈子都很难遇到好的男人,很容易在最后孤独一人渡过一生。

  年轻的时候她是不相信的,可是现在……。

  回到病房,高知秋一边喂女儿吃饭,一边把过两天要回崇城扫墓的事情说了一遍。

  “妈妈,你要去多久呀?”立刻看着她问道。

  “两天就回来了。”高知秋回答。

  “……”含着牛肉咀嚼了几下,又开口问道,“那姐姐她也去吗?”

  高知秋看了她一眼,说道,“她不去。”

  “你骗人!”立刻说道,“今天上午你明明说了要跟姐姐一起回去的。”

  “……”高知秋微微皱眉,耐心的解释,“我没有骗你。我想了想,你姐姐现在怀了五个月的身孕,来回一趟实在太不安全了,所以我决定自己回去,等她生下孩子了再回去看也是一样的。”

  “恩。”点头同意,“那……”

  她看了一眼沙发上的郁锦川,小声发问,“那他也跟着你回去吗?”

  高知秋:“……”

  沙发上,郁锦川已经抬眼看了过来,嘴角微微的扬起,“几号的飞机?”

  高知秋没有回答。

  一边吃饭,一边看着他,眨了眨眼,就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那还是不要去了吧,不然我一个人在这里……会害怕的。”

  郁锦川:“……”

  高知秋扯了扯嘴唇,舀起一勺子米饭送到女儿的嘴边,“先吃饭,别说话了。”

  “哦。”。

  高筱潇其实是想回崇城看一趟的,她现在刚刚怀孕五个月,从D市到崇城的飞机又只需要两个小时,应该很安全的。

  谁知这话一出口,就立刻被韩禛给驳回了。

  “媳妇儿,这本书上说了,在飞机起飞的时候会有气压变化,很容易造成人体的血液改变,对肚子里的胎儿也会造成影响。”韩禛拿着那本孕妇书籍,一边读,一边哄道,“所以啊,你听话,等女儿生下来了我再陪你一起回去,好不好?”

  高筱潇微微蹙眉。

  这几年,她已经习惯了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回崇城去看看外婆,今年和往年还不太一样,因为她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再过几个月还要有个女儿了。

  儿了。

  可是听韩禛这么说后,她又不得不改变主意了,毕竟她现在怀孕了,孩子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那好吧。”她无奈的点头,“我给妈打电话说一声。”

  “乖。”韩禛就喜欢她听话又乖巧的样子,揉了揉她的肩膀,就伸手把手机拿了过来。

  把手机递给她后,顺势抬起她的双脚放在自己的腿上,“你和妈说吧,我帮你按按小腿。”

  “嗯。”高筱潇舒服的在沙发上躺了下去,拿着手机拨通了高知秋的号码。

  一边享受着小腿肚上他力道适中的揉捏,一边和高知秋说了不回去的想法。

  “潇潇儿,我也正想跟你说呢,现在你怀了身孕,最好还是不要来回的折腾了,后天我自己回去就行了。”高知秋在那头温柔的说道。

  高筱潇“恩”了一声,“妈,那在医院是不是没有人照顾了?”

  “没关系的,你别担心,医院里有护工,她不会有事儿的。”高知秋安慰的说道。

  “那好吧。”高筱潇笑了笑。

  两人又说了几句后,高筱潇才把手机挂断。

  一抬头却发现,韩禛不知何时拿了指甲剪过来,正准备帮她剪脚指甲。

  修长雅致的大手捏着自己的脚丫,脸上的表情专注又认真,就像在对待工作似的。

  高筱潇眨了眨眼,便把脚往后缩了缩,“我自己剪吧。”

  按按小腿也就算了,剪脚趾甲,总觉得……不太卫生啊。

  “别动。”韩禛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脚,略显粗粝的指腹也在柔嫩的脚心按了一下。

  脚底迅速蹿起一阵又酥又麻的感觉,高筱潇忍不住,浑身就颤了一下,脚心从被他按过的地方烫的不行,好像有电流在不停的刺激着似的。

  好不容易将十根脚趾头上的指甲都剪完了,她感觉像是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似的,尴尬又心慌,赶紧就把脚往后缩。

  “怎么又乱动?”韩禛握着她的脚不放。

  高筱潇脸红的看着他,细声细气的说道,“你别摸了行不行?”

  “不行。”韩禛抓着她的脚,薄锐的唇角坏坏的勾起,“怎么,有感觉了?”

  高筱潇翻了个白眼,使劲的想要把自己的脚往后拽,“我只是觉得这样有点脏。”

  他一身尊贵的坐在那儿,手指修长又白净,尽管表情闲适,却总给人一种一尘不染,不容玷污的感觉……

  韩禛眯了眯眼,突然握着她的脚抬了起来,凑过薄唇,在她的两只脚心各亲了一口。

  “吧”,“吧”的两下,还特别的响亮。

  高筱潇的脑子里“轰”的一声,整个人就像要炸开了似的,张着嘴,近乎痴呆的看着他,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哪里脏了。”韩禛说完,伸手,直接搂着她的腰,把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薄唇竟对着她的嘴唇又亲了下去。

  高筱潇猛地瞪大眼睛,突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伸手想要去推他,却纹丝不动。

  仿佛知道她的心思似的,韩禛吮吻了几下,便撬开她的唇齿便顶了进去,把她狠狠的吻了一通不说,唇内唇外更是全都亲了个遍。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一吻后,他松开她,挑着长眉,一脸坏笑的问道,“自己说,还脏不脏了?”

  高筱潇看着他,半天后,才羞愤的抛出两个字,“幼稚!”。

  ------题外话------

  顶着锅盖来更新啦~

  PS:小安子年纪还小,纯属在医院里无聊,所以才会陪下棋,大家别误会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03老黄瓜刷绿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