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真是冤孽啊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梦怡。”姜朝在那头吞吞吐吐了起来,“那个,反正家里面没人,不如我……嘿嘿。”

  蒋梦怡皱眉,“你想要干嘛?”

  “嘿嘿。”姜朝的笑声有点猥琐,“反正你也很讨厌这个女人,不如……就让我享受一次吧,这样的话,她不但有照片在我们手里,连清白也没了,保证她更不敢再和向北抢家产了,怎么样?”

  “你住嘴!”蒋梦怡猛地喊出了声。

  她看了看楼梯下面,确定没有人后,才气急败坏地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我告诉你,你拍完了照片就赶紧走,不准动她,听到了没有?”

  “为什么呀?”姜朝不解,“梦怡,你不是很讨厌她的吗?只要我把她给上了,再拿这个要挟她,这一切不都一了百了了吗?”

  “少废话!”蒋梦怡不耐烦的开口,“总之,你不许动她,赶紧走,别回头被佣人回来了发现你,听到了没有?”

  今天是周末,刚好下午的时候,高贞宁带着小谨言去游乐场玩了,她便让家里的佣人去花鸟市场帮忙买个东西,花鸟市场距离顾家比较远,来回大约要两个多小时。

  一来,这时间她都计划好了,不能再拖下去了,万一佣人待会儿回来,却发现他在楼上“办事儿”,到时候她就撇不清关系了。

  二来,不管怎么说,顾俪清也是顾老爷子的亲孙女儿,自己就算再讨厌她,也不可能让姜朝去玷污她,以后顾以城还要出狱的……所以,拍拍裸照就行了。

  “……”姜朝在那头安静了一会儿,最终,只能悻悻然的说道,“行,我知道了。”

  蒋梦怡这才没好气的挂断了电话。

  这个姜朝,真是狗改不了吃屎,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是那么*熏心的。

  看了看时间,她伸手将自己的发型和衣服理了理,这才伸手拉开安全门,出去。

  。

  顾家,二楼的走廊。

  姜朝将手机放下来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刚才他戴着口罩进去对付顾俪清的时候,那丫头实在是厉害,脖子还有胳膊上,都被她的长指甲抓了好几道血淋淋的口子,现在还疼得不行。

  听到房里传来“唔唔唔”的声音,他本来想揍的,但是转念一想,又过去打开门走了进去。

  雕花古典的大床上,顾俪清的嘴巴里被袜子塞着不能说话,手脚也都被绳子给绑住了,身上没穿任何的衣服,就那么瑟瑟发抖的侧躺在床上。

  她的脸上有很明显的巴掌印,是刚才挣扎的时候,姜朝不耐烦的打过留下来的。

  此时,一看到离开的男人竟然去而复返,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一边使劲的缩着身子遮挡住关键部位,一边用喉咙使劲的发出声音,只希望有人能听到赶来帮忙……尽管她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姜朝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色眯眯的眼睛,一看到眼前那白花花的女人身体,肾上腺素就急剧的分泌了起来,尤其在看到她不停在床上扭动着,脸上还满是害怕的表情,心里的征服*也就更强烈。

  姜朝这人,从来都不是个柳下惠,这么多年以来,除了蒋梦怡,他在外面也有不少的女人,只是因为年纪的关系,已经很久都没有年轻女人愿意跟着他了。

  顾俪清今年二十八岁,虽然也不算小了,但是身材却保持的极好,皮肤雪白,五官精致,再加上那长腿,细腰,丰胸……一看就是经常锻炼保养的。

  姜朝看着看着,就把蒋梦怡的那番话全都抛到了脑后,笑了笑,将裤子上的皮带金属扣一按,一松,再解开裤子的纽扣,拉链一拉,下半身顿时赤条条露了出来。

  “唔唔唔,唔唔唔!”顾俪清总算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了,不仅仅是拍裸照,还要强暴她!

  当姜朝朝大床走过来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的使劲的干嚎了起来。

  “叫什么叫?”姜朝上床,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一只手将她的双臂猛地往上一按。

  这个声音?

  顾俪清一愣。

  这一刻,她也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人一进来就要把自己绑起来,还拍了她的裸照。

  起先她以为是家里遭盗贼了,但是……小区的保安怎么可能这么不专业?再说了,别墅大门都是锁着的,他没有钥匙是怎么进来的?

  “啪”的一巴掌,顾俪清的脸再度狠狠转向一侧,只觉得那半边脸已经彻底疼到麻木了。

  “不想受罪的话就安分一点。”姜朝说完,大手就按上了她的大腿。

  顾俪清绝望的闭上眼睛,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抵住了自己的下面……

  她仅仅的咬着牙关,却突然听到“当”的一声,下一秒,男人沉重的身体猛地倒在她的身上。

  睁开眼睛,待看到救了自己的人竟然是高贞宁的时候,顾俪清的眼泪“唰”的就掉了下来。

  高贞宁手上拿着一根高尔夫球棍,双手还不停的抖着,直到姜朝的血把床单都染红了的时候,她眼睛猛地一睁,手里的球棍“哐当”一声就掉在了地板上。

  顾俪清把姜朝推到一旁,扑到高贞宁面前,嘴里“呜呜唔唔”的叫着。

  等高贞宁把她嘴里的东西拿掉后,顾俪清立刻冲着她大吼,“快把我绳子解开!”

  “哦。”高贞宁颤抖着手,将顾俪清手上和脚上的绳子全部都解了开来。

  手脚都得到放松的那一刻,顾俪清立刻拿起了衣服穿上,然后走到床边,从姜朝的口袋里找出手机,打开最近通话记录。

  果然,刚刚通话的人正是蒋梦怡!

  她眯了眯眼,迅速点进相片,把刚才被他拍到的那些不堪照片全部都删掉,清空。

  因为不放心,又进去微信,手机短信里都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的照片,便直接拿起手机拨打了>

  高贞宁在一旁呆呆的看着,直到顾俪清打完了电话,她才弱弱的开口问道,“俪清,怎么回事啊,这个人怎么会……”

  顾俪清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了卫浴室,把手机往马桶里一扔,按下开关。

  水流声“唰唰”响起,手机也瞬间被水淹没。

  做完了这一切后,她整个人终于松了口气,抬头看着镜子,里面映照出的,是一张狼狈不堪,又伤痕累累的脸。

  她再次走到外面,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沉着。

  “你不是带谨言去游乐园了吗?”顾俪清开口问道。

  高贞宁点头,“是啊,外面天气太热了,所以我们就提早回来了。”

  “……”顾俪清看着眼前的女人,突然,自嘲的笑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再度开口说道,“我已经报过警了,你回屋去吧。”

  “哦。好。”高贞宁又看了一眼床上昏死过去的男人,皱了皱眉,直接转身就离开了。

  等回到自己的卧室,一开门,顾谨言正坐在椅子上怯生生的看着她,“妈妈,家里来坏人了吗?”

  高贞宁过去,搂着儿子,心脏跳的还有些快。

  刚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居然……就那么拿着棍子冲进去了。

  。

  蒋梦怡半路给姜朝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她皱了皱眉,也没有多想,只当姜朝可能是暂时没有信号。

  怕太早回去了会引起顾俪清的怀疑,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她还特地下车,去水果店逛了一会儿。

  20分钟后,她提着一袋子草莓再度回到车上,吩咐司机将车开进小区。

  等车开到了顾家别墅的外面,蒋梦怡透过车窗,却发现家门口停着两辆警车,别墅的大门也大敞着。

  她心里“咯噔”一声,随即就看到几个警察走了出来,中间押着的那个血流满面的男人,居然是……

  蒋梦怡的脸,就像天空中突然出现的那一道闪电,瞬间惨白一片。

  。

  六月的天气,果然就像是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高筱潇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到一阵雷声“哗啦啦”的响过,人也被惊醒了过来。

  屋里一片黑暗,也不知道是没开灯还是时间太晚了,她眯着眼看向落地窗的位置,却发现韩禛正站在外面的阳台上关窗户。

  不到一会儿的工夫,外面原本白亮的天空已经彻底的昏暗下来,雨滴也“噼里啪啦”的砸在窗玻璃上。

  韩禛将阳台的门关上,屋里这才恢复了安静。

  “醒了?”他看着高筱潇,边走过来边问道。

  雨势很大,又有风,他就关窗户的这么一会儿工夫,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弄湿。

  “啪”的一声,卧室内的灯也全部被打开了,听着窗外隐约的阵阵电闪雷鸣,高筱潇皱眉的说道,“你快把湿衣服换下,别回头再感冒了。”

  韩禛笑了笑,便走过去开始换衣服。

  明明就是上身的衣服湿了,他却偏偏开始在那儿脱裤子……

  动作实在太快。

  一看到那微微内凹陷的后腰下面,黑色四角内裤包裹的紧窄臀部,高筱潇脸都红了,转过头,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才揭开被子起床。

  打开电视,调到新闻台,果然,连电视里都在播报着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老公。”高筱潇软绵绵的喊他,“你快过来看看新闻。”

  韩禛已经换好衣服,他挑了挑眉,走到沙发旁挨着高筱潇坐下,习惯性的伸出手,把她捞在自己的腿上坐着。

  电视上,主持人正在一脸严肃的播报着新闻,“这一次的台风天气将覆盖我国大部分的地区,尤其是长江下游,崇城,福州的这几个城市,因为四面环山,地形险峻,很可能会爆发一些类似泥石流的灾难。再次特别提醒各位观众朋友,在这样的天气里,最好不要去山上,或者是海边旅游,以免造成无妄之灾……”

  “我给妈打个电话。”韩禛直接说道。

  高筱潇点头。

  。

  军区大院,郁家。

  郁老太太睡完午觉醒来,打开门,却发现郁锦川正坐在自家的客厅看着电视。

  这可把她给开心坏了,忙不迭拄着拐杖过去坐下,笑眯眯的就说道,“锦川,今天部队里面不忙吗?”

  郁锦川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回答简约,“还好。”

  “这样啊。”郁老太太想了想,才斟酌的开口说道,“她的身体怎么样了?”

  郁锦川看了她一眼,“妈,前两天你不是刚去医院看过她吗?”

  “……”郁老太太脸上一愣,目光闪烁,便把头低下了,心里则忍不住的开始吐槽,这个臭小子,居然早都知道了。

  想当然的,她就把肇事者归在了高知秋的头上。

  低“咳”一声后,她索性也不藏着掖着的了,直接就开口说道,“妈还不是担心你啊。刚好,今天既然你回来了,你就跟我好好儿的说说,这都大半年时间过去了,马上潇潇儿的二胎都要生了,你们这对做父母的,到底什么时候能名正言顺啊?”

  “妈,我今天回来也正是要跟你说这件事情。”郁锦川说着,就把杯子放下了。

  郁老太太激动的看着儿子,以为自己的逼迫终于有了效果,谁知……

  “妈,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的事情,我自己心里有数,以后你不要再去找知秋了,也不要给她任何的压力。”郁锦川毫不客气的说道。

  “……”郁老太太的心里顿时冷寒到不行,胸口随着呼吸不住的微微起伏,一个忍不住,“啪”的一声将手拍在了茶几上,“你是不是鬼迷心窍了啊?我就不明白了,高知秋她到底哪儿来的那么大魅力,把你迷成这样?你是不是吃了她的*药啊……”

  郁老太太噼里啪啦的说着,郁锦川的眼睛却直直的看着电视,眉毛也微微蹙起。

  等郁老太太终于说累了,喘了口气,刚要再开口,郁锦川“嚯”的一声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唉,锦川,你……你要去哪儿啊?”郁老太太高喊。

  郁锦川却头也不回,很快就消失在了玄关处。

  郁老太太又气又无奈,回头看了一眼电视上的新闻,待看到里面播报的内容后,整个人终于支撑不住的倒在了沙发上,嘴里不停喃喃的叫道,“冤孽,真是冤孽啊……”

  。

  崇城,傍晚。

  “妈,不行的话你还是去住旅馆吧,家里面的房子太老了,我不太放心。”电话那头传来高筱潇担忧的声音。

  “好,我知道,放心吧,我回头就去住旅馆。”高知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尽管外面风雨大作,但是她的心,却因为女儿的关心而变得特别温暖。

  挂断电话后,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她拢紧身上的针织衫,走到客厅,却站在门口久久的伫立着。

  地面上,硕大的雨滴砸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水坑,很快,院子里几乎就成了一片汪洋的大海。

  。

  黑夜里,风雨却有着越来越大的趋势。

  高知秋躺在卧室的床上,听着窗户发来“呼呼”的风声,还有雨滴的声音,怎么都睡不着。

  干脆起身,在卧室里看了起来。

  这一间卧室,还是她上大学以前一直居住过的。

  她只是没有想到,后来这里居然成了潇潇儿的住处。

  看着简陋书柜上那些被用过的课本,她的嘴角不禁微微勾了起来。

  打开抽屉,里面放着一个铁匣子。

  高知秋将铁匣子拿了出来,刚要打开,却听到“哐啷”一声传了过来,然后,玻璃碎地的声音纷纷传了过来,一股寒气瞬间涌进了屋子。

  转过头一看,果然,潇潇儿的担忧成真了,有一扇窗户已经被风吹的一下又一下拍打在窗框上,上面的窗玻璃已经全部震碎。

  高知秋将铁匣子放下,小心的避开地上的玻璃碎片想过去关窗户。

  狂风却再次夹杂着雨滴涌了进来,几乎吹的她不能动弹,睡衣也很快就全湿了,贴在她瘦削的身上,冰冷刺骨。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夜里的10点多了。

  高知秋皱眉,正思索该怎么办的时候,堂屋传来了门板“啪啪啪”被拍响的声音。

  “谁?”高知秋后背一阵阵的发凉,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外面院子的门她是反锁好了的。

  ------题外话------

  这一章写的有点纠结,估计好多人又要开始激动了……顶锅盖跑……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07真是冤孽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