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有潇潇儿一个就够了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叔叔领证了?”常欢颜先惊后喜,“那太好了,潇潇儿知道后一定会很开心的。”

  “就是说啊。”郁老太太眉开眼笑的,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很开心。

  两人在沙发上坐定,郁老太太这才想起什么似的,“对了欢颜,你吃过午饭了没有?”

  “奶奶,我已经在外面吃过了。”常欢颜说道。

  郁老太太点头,“那你累吗?不累的话……陪我说会儿话?”

  “……”常欢颜的脸上愣了一下,随即只能点头,“好啊。”

  郁老太太伸手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花茶,才缓缓地开口说道,“现在锦川也和知秋领证了,小三九月份会和小乔结婚,所以啊,我这心里头就真的是什么牵挂也没有了,接下来,就是好好儿的等着你和夏夏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常欢颜唇边挂着柔柔的笑,脑子里却在迅速地转动着。

  “你现在这肚子也已经七个多月了吧?”郁老太太说完,看了一眼常欢颜的肚子,叹口气,“所以啊,还有两个多月就生了,最好不要再往外面跑了,否则啊,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

  “奶奶。”常欢颜温柔的开口,“您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我来回都是坐车,几乎不走路,很安全的。”

  “那也不行啊,没有人看着我真的是不放心。而且那什么孕妇瑜伽……”郁老太太眉头皱的紧紧的,“我瞧见电视上演过,那难度也太大了,对孕妇多危险啊,别回头再把我的重孙儿和重孙女儿给折腾到了。”

  常欢颜:“……”

  “总之啊,我说的这些话你好好想想,咱们家又不是缺那几个钱,叫个老师来家里学也是一样的嘛。再说了,你要是真的觉得在家里闷得慌呢,隔三差五的,就让存遇带你出去逛逛,这不也是一样的嘛,没必要非得每天都出去吧?尤其前几天,下那么大的雨,说实话,我这天天都在家里头担心,你说你万一要是在哪儿摔跤了,伤到了孩子,存遇他该多难受啊是不是。他马上都三十四岁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孩子……”郁老太太苦口婆心的,说到最后,眉宇间满是担忧。

  常欢颜低着头,脸上的表情同样纠结不已。

  当初和郁存遇结婚的时候,虽然没有像言情小说里写的那么狗血,什么立下约法三章,签字画押,合同作证……但是,很明显的,她和他的这场婚姻,也是建立在“利”字头上的。

  她负责嫁给他,免去家人的逼婚,如果可以,顺便再早点儿给他生个孩子。

  而他,则负责安顿好她的母亲,并每个月给她一大笔的生活费。

  可以说,如果当初没有郁存遇的垂手帮忙,可能母亲的这一条命都保不下来,她也不会有条件把井然转到D市附中来复读,现在更不可能让井然作为特招生进入D**律系读书……

  郁存遇虽然沉默寡言,又不解风情,可一个“丈夫”能做的,他也基本上都做得差不多了,她怎么可能还把这种事情拿出来让郁家的长辈去徒增困扰?

  “欢颜,欢颜?”郁老太太的声音在耳畔一声高过一声。

  “啊?”常欢颜猛的回过神来,“奶奶,我在。”

  “怎么了?你没事儿吧?”郁老太太看大孙媳妇儿的小脸苍白,以为是被自己说的难过了,忙解释道,“欢颜,奶奶这些话也是为了你和存遇好,你千万别怪奶奶啊。”

  常欢颜牵强的扯了扯唇角,“怎么会呢,我知道奶奶都是为了我们好。”

  “嗯,你知道就好。”郁老太太放下心来,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想着晚上郁锦川要带高知秋过来,还有韩家的一大家子人,便说道,“上了一上午的课也累了吧,欢颜,你先上楼休息去吧,晚上潇潇儿他们会过来。”

  “好。”常欢颜弯起唇角,提着包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我先上楼去休息了,奶奶。”

  “去吧去吧。”郁老太太挥了挥手,看着她起身慢慢地走到楼梯边,然后再慢慢往上爬。

  常欢颜虽然有一米六八的身高,但因为骨架纤小,从背后这么望过去,依然身形瘦削,真是一点儿都不像是怀胎七月的孕妇。

  郁老太太叹了口气,心里则不停惦记着回头一定要让佣人给她好好儿的补补……

  。

  黑色军用吉普车刚刚拐过一个路口。

  “停一下。”

  封闭安静的车厢内,属于女人的声音突然响起。

  郁锦川侧头看了她一眼,表情沉静,却毫无停车的打算。

  “停一下,我想下去买个东西。”高知秋再度开口,见他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索性直接伸手拉了下他的胳膊,“听到没有?”

  “……”郁锦川视线下垂,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那只白皙纤细的手,方向盘一拐,吉普车便停靠在了路边上的位置。

  高知秋低头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提着包就下去了。

  郁锦川微微侧头,看到她径自朝着路边的一家便利药店跑了进去。

  几分钟后,她就提着个塑料袋再度出来。

  远了看不太清楚,等到了车上,郁锦川才看清袋子里装的是一盒毓婷避孕药。

  高知秋关好车门,系上安全带,便低头拆开药盒的开封,刚倒了一颗药在手心想要吞下去,手腕却突然被一只

  去,手腕却突然被一只大手给用力的攥住了。

  她转过头,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药已经直接被郁锦川拿走,连同药盒一起,直接往车后座一扔。

  “……”高知秋经过最开始的惊讶,渐渐转为恼羞成怒,“你干什么!”

  郁锦川紧绷着一张严肃的脸,也不看她,便将车子又开了出去。

  高知秋深吸口气,脸上的表情又是隐忍,又是愤怒,又是……纠结。

  半天后,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万一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她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是……不得不防。

  郁锦川双眼微眯,握着方向盘的手握得很紧,手背上青筋猛跳,显示着他濒临爆发的情绪。

  高知秋继续开口,“你都没有做安全措施,这两天又刚好是我的危险期,万一要是真的怀孕了,我……”

  “怀孕了就生下来。”郁锦川直接打断了她。

  高知秋眼角一跳,刚要张口,就听到郁锦川继续说道,“反正我们现在是合法的夫妻。”

  “……”高知秋瞬间语塞,说不出话来。

  是啊,刚才在民政局的时候,两人从外面闹到里面,闹了半天,最终,证还是领了。

  可能是敌不过他的厚脸皮,也可能是因为两人再度发生了关系,心境已变……

  总之,当工作人员拿着公章在两个小红本上“啪”,“啪”按下了证明时,她在心里也默默的弃械投降。

  就这样吧。

  她还能逃到哪里去呢?

  若说之前,她还可以坚守自己心底的最后一块地方,可当在崇城发生了那种关系之后,她就觉得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去坚持什么了。

  就当……是为了潇潇儿吧。

  高知秋深吸口气,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我们有潇潇儿一个女儿就够了,她二十多年没有享受过真正的父爱和母爱,我真的不想再生个孩子,来分享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宠爱,而且……还有个。我和你的年纪也有些太大了,我都已经答应你和你领证了,难道这还不够吗?”

  郁锦川:“……”

  虽然依旧没有开口,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的严峻。

  高知秋别开头看向车外,鼻子微微泛酸,眼圈也有些红了,“真的,有潇潇儿一个孩子就够了,行吗?”

  郁锦川眼神微微一动,短暂的安静后,他突然将车再度停在路边,然后探身向后,将那一盒避孕药拿了过来。

  同时,也从后面拿过来一瓶矿泉水,打开瓶盖递给了她。

  高知秋有些呐呐的接过水,将药吞下去的同时,听到身旁男人深沉的声音响起,“抱歉,是我顾虑不周。孩子,有潇潇儿一个就够了。”

  这几天,可能是“久旱逢甘露”,只顾一时的爽快,却忘记了……她怀孕的可能性。

  刚才,一听到她说不想怀孕的时候,也瞬间就失去了理智,以为是她是不愿意为自己生孩子,却忘记了她现在的身体情况,以及……潇潇儿的感受。

  高知秋皱着眉,没有说话。

  “吃这种药对身体不好。以后不要再吃了,保护措施由我来做。”郁锦川又说道。

  “……”高知秋低着头,半天后,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两人说通了以后,车厢内的气氛总算不那么凝重。

  郁锦川再度将车开了出去,很快汇入车流。

  高知秋吃下药,心里也才安心。

  她看了看时间,想打个电话告诉潇潇儿自己领证的事情,又怕她现在在睡午觉……

  眼看车就要开到军区大院,高知秋忍不住再次开口,“能先去一趟封安医院吗?”

  郁锦川眉头微蹙,“我已经和妈说好了,领完证就带你回去见她。”

  “我知道。”高知秋眉心纠结,“只是……反正我都跟你领过证了,难道你还怕我会反悔吗?我只是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了,我想先去医院里看看她,顺便……也把事情都告诉她。”

  郁锦川的脸上转瞬即逝过一丝不满,就在高知秋以为他要把车开进去的时候,他却猛地一转方向盘。

  吉普车发出咆哮的声音,转而朝着封安医院的方向开去。

  。

  到了封安医院,时间已经是下午的快四点钟。

  下车后,郁锦川走过来,一伸手就把她垂在身侧的左手给握住了。

  “……”高知秋的脸上忍不住泛红。

  两人都一大把的年纪了,他又穿着一身正义凛然的军装,说不出的威武和正派,这还是在街上,众目睽睽……

  一使劲,她就把手给抽了回来,低着头说道,“我……我先给潇潇儿打个电话。”

  郁锦川目光深沉的看她,起初有些不悦,但是当看到她泛红的耳根时,心头就像是轻风拂动了一池春水,所有不快瞬间烟消云散。

  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他们也都不再年轻,可她却依然像二十岁时那样,会脸红,会害羞……

  真好。

  郁锦川心头柔软,再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带着无比的温柔和耐心,“我们是合法的夫妻,走路牵手怎么了?”

  “……”高知秋拿出手机的手不禁一抖,脸上也顿时臊的不行。

  抬眸看了他一眼。

  表情端方,一身绿色军官服衬得

  军官服衬得他恍若清风明月。

  明明那么一本正经的样子,可是说出口的话却……

  郁锦川抓到了她偷看自己的眼神,只觉得心里一动,整个人瞬间仿佛回到了初恋,一伸手就把她的手再度牢牢地握在掌心。

  “医院里人比较多,你打电话不看路的话容易撞到人,我牵着你会比较好。”说完,他牵着她就往医院里走去。

  高知秋:“……”

  刚好这时门口有两三个年轻的小姑娘经过,一个个拿好奇的眼神看着他们俩,还不停窃窃私语,指指点点的。

  高知秋窘的不行,郁锦川却淡淡的望了过去,没有说话,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对方。

  也许是因为他天生气场强大,再加上一身威严的军装,那几个姑娘立马收回视线,随即……一阵哄笑后迅速跑走。

  “……”高知秋头顶瞬间一片乌云飞过。

  默默在心中腹诽了好几句“为老不尊”后,这才拿起手机给高筱潇打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高知秋正准备挂断的时候,那头却被接通了。

  “潇潇儿。”高知秋喊了一句,“我……”

  “妈?”电话那头却传来了韩禛的声音。

  “……”高知秋的脸上顿时尴尬不已,“呃,阿禛,潇潇儿在吗?”

  “她在睡午觉。妈,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我回头告诉她也是一样的。”韩禛礼貌又客气的说道。

  可是高知秋怎么说得出口?她皱着眉,支支吾吾的说道,“哦,那……那我等她醒来后再和她说吧,没别的事了,我挂了啊。”

  “妈?”韩禛的声音里突然带了一丝笑意,“你是想要告诉她,你已经决定跟爸在一起了,是吗?”

  高知秋:“……”

  “前几天我们就已经知道了。”韩禛在那头“呵呵”一声,“妈,恭喜你们破镜重圆。”

  高知秋:“……”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

  没办法,年纪大了,这种事情实在觉得尴尬,别扭的不行,根本做不到郁锦川那样的理直气壮。

  一抬头,人却已经来到了电梯前。

  还好,电梯里面只有她和郁锦川两个人。

  高知秋偷偷松了口气,心里则想着待会儿和的说辞。

  。

  到了1809号病房门口,高知秋敲门之前,转过身对郁锦川说道,“你先在门外等一会儿行吗,我想单独跟说。”

  郁锦川望着她,眉头微微蹙起。

  俨然是不赞同她的提议。

  高知秋只好解释道,“她现在受伤了,我不想让她有什么情绪再牵扯到伤口……”

  “这是喜事。”郁锦川说的云淡风轻,“如果她知道我们已经结婚了,肯定会为我们祝福的。”

  “……”高知秋顿时有些无语的看着他。

  他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难道这么久了他还看不出来,并不是很愿意他们重新在一起的。

  正纠结的时候,病房的门却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咦,伯父,伯母,你们终于回来啦。”封辰安意外的看着站在门外的两个人。

  视线下移,当看到两人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时,他不禁戏谑的挑了下眉,双眼更是锃亮无比。

  高知秋一愣,下意识的就想要把手往后缩,可是……依然不能成功。

  郁锦川就像是钢浇铁铸一般,明明看似没有用力,却纹丝不动。

  “妈妈?妈妈你回来了吗?”屋里,立刻传来了激动的声音。

  “伯母,她天天都想你呢,放心吧,她这一阵子伤口恢复的很好,估计再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回家休养了。”封辰安笑呵呵的说道,

  “谢谢你,封医生。”高知秋只好道谢。

  “不客气,大家都是朋友嘛。好了,我还有个会议要开,得先回去了,待会儿完事了再过来看你们。”说完,封辰安回头,对着挥了挥手,“,我先走了。”

  “封医生再见。”声音清脆,听得出来心情很不错。

  等封辰安人影一消失,立刻看向了门口的高知秋,就像个小雏鸟似的叽叽喳喳说道,“妈妈,你这几天怎么都没有给我打电话?D市这几天下雨了,崇城……”

  她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僵住了,因为她看到,高知秋和郁锦川的手……竟然是握在了一起的!

  伸手将房门关上以后,郁锦川带着高知秋一起走到了病床前,看着眼前目瞪口呆的,他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我和你妈妈刚才已经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从今天起,我和你妈妈就正式成为了一对夫妻,而你和潇潇儿都是我们的女儿。”

  不可置信的看向郁锦川,小脸刷白一片,嘴唇更是抖个不停,半天后,她才眼眶泛红的看向高知秋,声音微弱的问道,“妈妈,你……你跟结婚了,这是真的吗?”

  “,我……”高知秋刚想要说点什么,手上却猛地一紧,她皱了皱眉,只好点头,“是真的。”

  “不,我不相信……”猛烈的摇起头来,“你不是跟我说过,你不会跟结婚的吗

  e结婚的吗?你……你骗我!”

  “!”高知秋看着女儿伤心欲绝的样子,再也忍不住,从郁锦川掌心中将手抽了出来,冲过去抱着她就说道,“,你千万不要难过。我跟你结婚,也是为了更好地照顾你,以后你跟潇潇儿都有爸爸和妈妈疼爱,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难道你不开心吗?”

  “我不要!”猛地挣脱了她,可能因为扯到了伤口,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额头上更是沁出了一层的冷汗。

  “!”高知秋惊讶的看着女儿,没想到……她的抵触会这么的大。

  “妈妈,你太过分了,你为什么……为什么……”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太难过了,低下头,颤抖着身子就哭了起来。

  郁锦川皱着眉,只是伸手按下了床头的医生呼叫铃,就站在一侧没有说话。

  。

  ------题外话------

  有木有觉得韩少和郁小叔挺像的?又流氓又一本正经。

  推荐情雪凝钰:拼婚之法医独占妙探妻

  第一次见面,夜总会,他摸了她的屁股,她让他手臂脱臼。

  第二次见面,联谊会,他亲了她的嘴巴,她让他脸蛋破相。

  第三次见面,他在凶案现场验尸,她是特邀的案件调查员。

  ……

  结果,

  她,成了他眼中最复杂多变的艺术品,想珍藏,私有化,研究她的全部构造。直白一点:想睡她,而且是一辈子。

  可他,却是她避之唯恐不及的狗皮膏药,想撕掉,丢掉,毁尸灭迹,永远不要再沾上。口头禅:有多远,滚多远!

  可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就像他们的名字“尹唯”和“艾晴”,连起来就是“因为爱情”。所以,姻缘天注定,想跑都跑不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10有潇潇儿一个就够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