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无题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高知秋惊讶的看着电脑屏幕,然后,猛地起身冲向了外面,尖声喊道,“锦川,锦川你快来看看!”

  郁锦川正在接电话,听到这声音,对着电话那头匆匆说了句,“稍等一下”,就抬脚走了过去。

  “锦川,她离家出走了,她真的是离家出走了!”高知秋这回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

  悔恨,担心,不安……侵占了她全部的思维,拽着郁锦川的衣服,她几乎是扯着嗓子的在喊道,“她一定是早就有情绪了,但是她一直都忍着没有说,为的就是今天趁我们不在家,找机会离开了……怎么办,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他会不会是什么坏人?那么单纯,我怕她被人给骗了啊……”

  “你先不要着急。”郁锦川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我手下已经将那辆车的主人身份查出来了,现在正在查找车的行踪,只要查到了把人带回来就没事了。”

  “那个男人是谁,他是做什么的?”高知秋急急地发问。

  郁锦川眼神一动,看着妻子担惊受怕的样子,实在不忍心说出真相,怕她一时又会胡思乱想……

  “你倒是说啊,那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高知秋就像个惊弓之鸟,郁锦川越不说,她就越害怕,忍不住猜测道,“他不会是……不会是人贩子吧?”

  一阵电话铃声突然响了。

  是高知秋的手机。

  她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松开手,冲到外面的客厅,从茶几上一把抓起了手机,只是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时,脸上的表情却再次愣住了。

  郁锦川抬脚走了出去,见她一直呆呆的看着手机却不接听,只好伸手拿了过来,看了一眼,按下“接听”,“潇潇儿,怎么了?”

  他声音如常,听不出有什么情绪的波动。

  “爸,妈她不在吗?”高筱潇在那头问。

  “你妈她睡觉了。”郁锦川回答。

  “睡觉?”电话里安静了几秒,随即,高筱潇又问道,“那……她在家吗?”

  “……”郁锦川没说话,却看了高知秋一眼。

  高筱潇立刻又在电话里说道,“爸,我刚刚拆了送给我的礼物,她在里面写了一张纸条给我。她说她在微信里认识了一个男人,她把家里的所有事情都告诉那个男人了,还说什么要和那人离开,以后不会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我担心她该不会去做什么傻事吧?刚才打她的电话说关机,发消息了也不回,我没办法,只好找你们了。爸,你快把电话给她,我想跟她说几句话,我想劝劝她。”

  郁锦川表情严肃,也知道瞒不下去了,索性直接说道,“潇潇儿,她现在不在家,不过你别太担心,我已经让人查她的行踪了,估计很快就会找到了。”

  高知秋一听到这话,立刻抬起头,眼神担忧的看着他。

  “不在家?”高筱潇的声音立刻变得很担心,“她真的跟那人走了吗?怎么会这样?”

  “你先别担心。”郁锦川只能这么安慰着,听到桌上自己的手机铃声响后,立刻说道,“潇潇儿,我手机响了,可能是有什么新消息,先不说了。”

  “好。”

  。

  睿园,韩宅。

  高筱潇放下手机,一筹莫展的说道,“怎么办,她竟然真的跟那人走了。”

  “……”韩禛挑了下眉,将手中的那张字条放了回去,“爸妈他们怎么说?”

  高筱潇叹气,“爸爸说已经让人查了,现在还没消息。”

  “嗯。”韩禛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说道,“有爸在,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也别太担心了,要不……先睡一觉,醒来后说不定就已经回来了。”

  都这种时候了,高筱潇怎么可能睡得着?

  她伸手,再度拿过那一张字条,上面的每一个字,仿佛都在诉说着内心的迷茫和惶恐,仿佛都在……指责着她。

  可当看到最后的那一句:“姐姐,我已经找到了真心爱我的男人,你放心,我不会再回来打扰你和妈妈的团聚了。”

  这都写的什么啊!

  高筱潇又气,又难受,但是更多的,还是心里放不下的担忧。

  突然,她转过头,对韩禛说道,“不行,我还是放不下心。她性格单纯,人又长得那么漂亮,微信里认识的能是什么好人?万一要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妈她一定会很难过的,爸肯定也会非常的自责。老公,我们找大哥帮忙好不好?他是警察,一定会有办法的。”

  韩禛自然是立刻答应,“好。我给大哥打电话,你别担心,人肯定会找到的。”

  高筱潇点头,心里也希望如此。

  。

  然而没想到的是,过了整整一个小时后,下午五点,时间已近黄昏,而,却始终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警察局那边因为失踪时间没有超过四十八个小时,所以无法立案,郁存遇只能找人私下里进行调查。

  虽然很快查到了那个车主的资料,去他的住处却得知,那辆车是他借给了一个专门倒卖二手车的朋友开的,至于那个朋友,手机号码打不通,去租住的房子也没有找到人。

  至于郁锦川那边,找了各种的监控录像,总算查到了那辆车的所在地,城南一个加油站。

  但是当他带着高知秋匆匆赶过去的时候,和郁存遇两方汇合,却发现只有黑色轿车停在那儿,车上的人却不在,又没有监控录像,根本不知道人是怎么消失的。

  很显然,这个男人很聪明,仿佛是有计划的在做这一切,可也正因如此,事情也就显得更加严重了。

  高知秋已经接近崩溃,尤其当知道那个男人不过就是个倒卖二手车的“无业游民”时……

  那辆车根本就不是他的,靠借车装逼,已经不知道骗过多少人了,而,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

  所有人都在心急如焚的查找,问询的时候,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在四环路上平稳的行驶着。

  坐在副驾驶座上,单手托腮,呆呆的看着窗外。

  时间已经是傍晚了,而她的手机,从上车后不久就关机了。

  因为说了,既然决定要跟他走了,就不能让任何人找到自己,所以他们要一起把手机都给关掉。

  ,就是她在微信里认识的男人。

  名字和郁聿庭的英文名一样,可能也正因如此,在他找到自己聊天的时候,她才会搭理他,从拍戏时偶然聊,到后来越来越频繁,终于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他告诉自己,他父母早就离异了,所以他自己搬出来在外面的住,靠自己的能力,不到几年,现在已经在D市买房又买车。

  相似的经历,让如同找到了知己,于是那么多无人可以去诉说和抱怨的事情,她全部都告诉了,而他每一次都会温柔的帮忙开解,告诉她,就算是父母,亲人都抛弃了她,她也不能放弃自己。

  拍戏意外受伤后,高知秋突然和郁锦川领证结婚了,这件事情给她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也告诉她,“你妈妈既然再婚了,她和你,还有你姐姐就变成真正的一家人了,说不定以后还会再生个小孩子,你……不过就是个拖油瓶而已!”

  她不相信,不安和惶恐之下,问了高知秋会否要孩子的事情。

  高知秋的回答让她稍稍得到了安心,而且出院后,高知秋就一直在家里陪着她,郁锦川还帮她找了个护工,每天两人都会安慰和鼓励她,让她好好的复健,争取早日恢复健康。

  那段日子,她虽然说话不多,但是内心是真的感动了,也踏实了,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他们两人宠爱的孩子。

  可是好景不长,两个月后,高知秋突然和郁锦川去了美国度蜜月,把她一个人丢在了家里。

  她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啊!

  她还在进行复健!

  可是他们两人……却那么迫不及待的去了美国度蜜月,还待了整整一个星期!

  “你太傻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妈妈已经再婚了,她的生活重心是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你只是她前夫的孩子,在她心里,丈夫第一,女儿第二,你充其量只能排第三。在你的心里,你也只是你妈妈的一个附属品,就算对你好也只是表面和暂时的。他们三个人才是真正的一家人,你只是个多余的,照顾你都是因为责任心罢了。你想想,如果是你姐姐受伤的话,你觉得他们会这么快的就去度蜜月吗?”如是说道。

  当头棒喝也不过如此。

  幡然领悟。

  那一个星期,她不再像以前那么的懒散,而是每天都认真的进行复健,她决定要自己独立和坚强起来,既然她是多余的,那她就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高知秋和郁锦川回来后,她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又过了一个多星期,就已经能正常的行走,操作四肢,和常人无异。

  前两天,高筱潇打电话来邀请她去参加生日宴,那时候,她就和商量好了要离开的日子……

  车身突然停下,让飘远的思绪被拉了回来。

  她看了一眼窗外,疑惑开口,“,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

  仿佛是一个高档小区的外面,但是路上却没什么行人,昏暗的灯光下,连车都很少经过。

  “y转过头,对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我忘记拿一个重要的东西了,你跟我回去拿一下好吗?”

  “你家住这里?”有点儿惊讶。

  点头,伸手,推门下车。

  今天开了一辆黑色奥迪去接她,起初她觉得他应该是挺有钱的,没想到后来,去了趟加油站,突然说车坏了,于是不得不换了现在的这辆面包车。

  就在她有点怀疑他并没有那么有钱的时候,没想到……他居然住在这里。

  她不懂房地产,但是在D市也住了快一年的时间,知道D市寸土寸金,房子有多么的贵。

  这里距离市区不远,附近却只有这么一个小区,想必投资方财大气粗,房子价格自然低不到哪去,而之前说过他刚刚买了一套房……

  “嘟嘟嘟”,车窗被人敲了敲,站在副驾驶座车窗外,弯腰,对着她微笑,口型好像在说,“快下车。”

  眨了眨眼,只好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

  下车后,两人不可避免的站在了一起,偷偷瞥了眼地上的人影,忍不住又开始在内心比较了起来。

  呃,的个子好像真的有些太矮,她身高一米六五,可他就比自己高了那么一点点……毕竟是虚荣心比较重的小女孩,再加上有郁聿庭在前,真是越想,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其实早在中午,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她就有些失望了,论长相,他和郁聿庭比差多了,虽然也是一身的西装革履,可却没有什么肌肉。

  等到了加油站,一下车发现他好像才一米七左右,内心的失落感也就越来越大了。

  要不是看他五官斯文,说话客气,不像是什么坏人,再加上人家都说了会好好照顾她,带她去C市生活,她真有种反悔的冲动了。

  “走吧。”开口,然后直接往前走去。

  抿了下唇,只好跟上。

  车停的地方距离小区还有段距离,路边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路灯,再往里,都是树木,偶能听到夜间昆虫的叫声。

  走了一段路后,还是没到小区门口,觉得有点奇怪,忍不住开口问道,“,大门是往这边走的吗?你是不是走错了?”

  刚刚明明都看到亮灯的居民楼了,为什么现在……好像距离越来越远了?

  没有说话。

  直到一个路灯下面,他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她说道,“,你能亲我一下吗?”

  一愣,脸不禁红了。

  她实在没有什么男女交往的经验,虽然说已经答应和他在一起了,可今天毕竟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她只能转移话题,“我们还是快点儿走吧,时间长了,我怕会发现我不见了。”

  “怕你?有什么好怕的?我们都关机了,他根本找不到你的。”笑的更加松弛。

  “……”皱眉,看着眼前“单纯”的,内心纠结要不要告诉他事情的真相。

  之前在聊天的时候,她虽然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可终究还是留了个心眼,没有说出真实名字,连人物身份也都是伪造的。

  “怎么了,你害羞啊?”盯着路灯下她白皙漂亮的小脸,眼神里突然多了一丝的冲动。

  依旧蹙眉,低着头,半天后,才声音扭扭捏捏的说道,“,我只是觉得,我们才刚刚认识……”

  下一秒,直接上前一步,逼到了她的身前,声音急切,“我们已经认识整整四个月了。”

  :“……”

  是啊,四个月了,但是……那都是在微信里不是吗?

  踌躇着不肯动。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明明之前认识郁聿庭的时候,她明明喜欢到都主动去对他表示好感了,可对就是没有那种感觉,聊天和见面,完全是两回事。

  “唉,还说要跟我一起去私奔呢,你的诚意就是现在这样吗?”再度开口,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失落。

  见还不开口,他突然又往前走了一步。

  一惊,被他逼得往后猛退了一大步,“你……”

  “,我是真的很喜欢你。”说完,直接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低下头,就想要亲她。

  一阵并不怎么好闻的烟酒气息猛地窜入鼻端,没忍住,头一偏,就开始挣扎了起来,“我不要,你……放开我啊!”

  “为什么?”直接抱住了她,力量大的惊人,然后,低头就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被吓蒙了。

  她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不顾她的拒绝要亲她?

  在将嘴唇要朝着自己压过来的时候,她再也受不了了,拼了命的推开他,转身就跑。

  男人的脚步声很快就追上了,胳膊再次被扯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心里慢慢的涌现了一股不安,几乎是下意识的,嘴里就喊出了一声,“救命啊!唔……”

  嘴巴直接被一只大手给捂住了。

  “唔唔唔……”吓得眼泪直接掉了下来,落在男人的手上,炙热,湿润。

  “不要叫。,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就想和你亲热亲热……啊!”脚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发出一声痛呼,下意识的松手,怀里的女人再次跑走,嘴里还不停的喊着,“救命,救命啊,救命啊……”

  只是没跑几步,已经再次追了上来,伸手大力的拽住了她的长发。

  “啊!”疼的尖叫,被迫停下脚步。

  头皮疼的发麻,下一秒,嘴巴也再次被捂住了,耳旁传来恶狠狠的声音,“喊什么汗?我告诉你,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而且就算有人来了,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想要亲热,谁TM也管不着!”

  说着,他就使劲的拽着往路边拖。

  挣扎间,身上的包掉在了地上,一只脚上的鞋子也掉了,可她却没有一点的力气去抵抗,很快就被拖进了阴暗的角落。

  她整个人被摔在了地上,后脑勺重重的磕碰,疼得她眼冒金星,眼泪也在脸上四处横溢。

  身上一重,一手捂着她的嘴,一手扭着她的胳膊压了上来,声音阴森森的说道,“你说你没有都谈过真正的恋爱,我本来还不相信,但是当今天看到你的时候,我就信了。放心吧,只要你不挣扎,我会动作轻一点的,会让你享受到的……”

  终于明白了他到底要做什么。

  她害怕的睁大眼睛,只觉得眼前这张原本还算斯文的脸,突然就变的恐怖起来了。

  当他的手在自己脸上抚摸过的时候,流着眼泪,心里真是后悔到不行。

  “真嫩啊。”摸着那漂亮的小脸蛋,只觉得触感细腻滑嫩的不像话。

  他整个人顿时更加激动了起来,猛地压在的身上,低着头不停的亲着她的脸,脖子。

  的身体被死死的钳制着,只能拼命挣扎,因为嘴被捂着,就用双脚双手不停的打他掐他,用尽了浑身的力量。

  “嘶!”脸上被抓的一阵火辣辣疼,咬着牙起身,直接一巴掌就朝的脸上打了过去,“臭婊子!让你打我!”

  这一巴掌用的劲很大,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罪,嘴角立刻就破了皮,流出血来。

  跨坐在她的身上,又一个耳光猛地扇过去,“叫你还手!说,还还不还手了!啊!”

  几个巴掌打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害怕了,还是疼晕了,歪着脸躺在那儿,安静了下来。

  粗喘了口气,起身,伸手解开自己裤子的纽扣。

  刚把裤子脱掉,原本在地上的女孩儿却突然爬了起来,发了疯似的往前跑去。

  “救命啊!救命……”尖叫声回荡在安静的夜色里。

  一惊,也不管自己没有穿裤子,直接拔腿追上去,双手死死的从后面卡住她的脖子,咬牙说道,“臭婊子,叫什么叫!”

  咽喉被人死死的从后面勒着,呼吸困难,脸上立刻涨红一片,呼吸不过来。

  伸手往地上一抓,不知道从哪里拽到了一根铁丝,想也没想的就缠在了的脖子上,拼了命的勒着,嘴里还发了狠的喊道,“臭婊子,让你叫,还叫不叫了,‘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不给你点教训不知道厉害是不是,啊!”

  觉得脖子疼的不行,双手先是无意识的往后抓着,耳边只能听到自己粗重,又急促的呼吸声。

  “还叫不叫了,叫不叫了?啊!”就跟发了疯似的,嘴里不停碎碎念着同样的话。

  的手渐渐的垂了下来,眼前越来越模糊,意识渐渐消失,她觉得自己……好像就快要死了。

  终于,喉咙猛的一松,新鲜的空气猛地进入胸腔,还没待她反应过来,身体就像个破碎的娃娃般再度被甩在地上,然后,一双男人的手来到了她的领口。

  很想要去反抗,但是……她喉咙痛的不行,脸上也疼,浑身都疼,意识飘散,想说话都没有一丝的。

  当身上的外套终于被脱掉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已经完全没有了眼泪。

  “撕拉”一声,T恤被撕开了,喉咙沙哑,喊了一声,“不要……”

  ------题外话------

  月票,求月票,掉第十名了,心碎……<"><"><;">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20无题》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