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短发

作者:程小一 书名:暖妻成瘾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自己能喝吗?”。他端起碗,注意到的双手上也缠着纱布,虽然不像脚上那么严重……

  不能说话,便点了头,表示自己可以。

  高筱潇却说道,“还是我来喂吧。”

  她挺着肚子走了过去,虽然有些困难,还还是在韩禛的帮忙下在椅子上坐好,然后端起小碗,拿勺子舀了一小勺汤,吹一吹,才递到的嘴边。

  吸了吸鼻子,尝试的的张开嘴,慢慢的,一口接一口的喝着。

  高知秋提着一碗粥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病床边,高筱潇正在喂喝汤,至于韩禛和齐佑之,则一人一边坐在病房内的沙发上,安静的不说话。

  她眨了眨眼,便说道,“潇潇儿,阿禛,还有……齐先生,你们来啦。”

  可能是因为她的态度太热情了,搞得齐佑之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忙开口说道,“伯母,真的不用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应该的应该的,要不是你出手相救,现在真是什么事儿都说不准。齐先生,等的伤好了以后,我和锦川带她一起请你吃饭,到时候,请千万不要拒绝。”高知秋一脸真诚的说道。

  齐佑之笑了笑,只好答应。

  这时高筱潇将汤喂完了,韩禛便立刻起身过去,扶着她的手和腰,让她起来。

  言行举止,都能看出他的细心呵护。

  高筱潇脸上也是挂着淡淡的笑容,窗外的阳光将她周身仿佛渡上了一层金边,朦胧,又美好。

  齐佑之收回视线,作势看了眼腕表,便说道,“伯母,二十六号就是聿庭哥的婚礼了,这阵子公司太忙,今天周末了才有空去试伴郎礼服,所以我就不久留了,得赶紧先赶去店里了。”

  这话一落,他就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氛有些怪。

  因为高知秋,包括高筱潇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韩禛的脸上也是微微泛出些冷意,看着他的眼神更是略显不善。

  齐佑之不解,高知秋却很快说道,“那好,齐先生,既然你还有事儿要忙,就先回去吧。总之,昨天晚上谢谢你啊,谢谢你救了我女儿。”

  一边说,一边伸手示意,“走吧,我送你。”

  齐佑之:“……”

  他挑了挑眉,视线落在病床上怔愣的看向自己的,笑着冲她挥了下手,“,再见,改天我再来看你。”

  眨了眨眼,抬起小手,也对他挥了两下……

  高知秋一直送齐佑之到了电梯口,还主动帮忙按下了开关。

  齐佑之忍不住笑,感觉自己……真的似乎快成了救世主似的。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谁知正好郁锦川站在里面,手里还提着一篮子包装精美的水果。

  “郁伯父好。”齐佑之忙打招呼。

  郁锦川点了点头,“佑之,昨天晚上的事情多谢你了,明天公安局可能会去找你录一下口供,到时候希望你能把事情都如实的说出来。”

  “好的,伯父,这是我应该做的,放心吧。”齐佑之自然是配合。

  等电梯门渐渐合上后,郁锦川和高知秋这才往病房走去。

  “她怎么样了?”郁锦川问。

  “已经好多了。刚才潇潇儿和阿禛来了,喂她喝了一大碗的骨头汤。”说完,高知秋有些欲言又止的停下脚步。

  “怎么了?”郁锦川直接问她。

  VIP楼层没什么人,环境幽雅又宁静,金色的阳光从窗外撒了进来,照进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晶亮的光。

  “锦川。”高知秋深吸口气,才抬起眼睛看着他说道,“我刚才和聊了很多,我也自我反省了很多。你说得对,这么多年,我完全是在溺爱她,我真的是一个很失败的母亲。对潇潇儿来说,我二十多年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而对于,我却溺爱她二十多年,养成了她狭隘又自私的性格。昨天是潇潇儿的生日,她居然给潇潇儿的礼物里写了那么一张纸条,潇潇儿没说什么,但我却可以体会到她的心情……”

  她的眼圈渐渐发红了起来,声音低低的,却透着坚定,“所以我刚才也跟她说了,如果她真的不想要跟我们一起生活,如果她看到了潇潇儿就觉得自己是个拖油瓶的话,我可以和冷世钧联系,让他来把她带回去A市生活。”

  郁锦川不禁皱眉,“你真的这么说了?”

  “嗯。”高知秋点头,“我知道我的方法不对,可能……也太着急了,但我真的忍不住。从回国认识了聿庭开始,她就一直在耍小性子,不管我说什么她都只是在表面上听话,内心却始终都是反抗的。我累了,我真的觉得很累……”

  郁锦川抬起手,握着她的手说道,“别胡说了,这根本就不是你内心真正的想法。”

  高知秋叹气,垂首看着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缓声说道,“总之,希望经过这一次的事后,能成熟一些吧,我不希望让你在中间为难,也不想……让潇潇儿的心里不舒服,不然的话……”

  “不会,我没有什么可难做的。”郁锦川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往日犀利深沉的眼神中,此刻却唯有深情缱绻,“我相信,会通过这次的事情得到教训的,她会长大,会懂事的,就像潇潇儿一样,她们两个,都是我们的女儿。”

  “……”高知秋内心动容,看着眼前那张成熟英俊的脸,明明已经年近五十,却依然和二十多年前那样,让她看着就心安,也让她心悸……

  “谢谢你,锦川。”半天后,她才吐露了这么一句。

  郁锦川再次失笑,紧了紧自己的手,说道,“都老夫老妻的了,谢什么谢。走吧。”

  高知秋莞尔,“好。”。

  病房里。

  在齐佑之和高知秋离开后,房间里有那么一瞬间是安静的。

  高筱潇看着“黯然神伤”的样子,心里无奈。

  爱人结婚了,新娘却不是自己,尤其郁聿庭还是她的初恋……这种感受,自己多少也能体会一些。

  偏偏安慰的话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还好很快的,韩禛拿过遥控器,将电视打开,并调到了一档综艺节目。

  热闹的电视声迅速弥漫了整个病房,起初还没什么兴趣,过了一会儿,就抬起头认真的看了起来。

  高筱潇偷偷松了口气,走到沙发上坐下,直到郁锦川和高知秋回来……

  两人在病房一直待到中午的吃饭点才走。

  吃过午饭,又喝了点梨汤,感觉喉咙这才舒服了很多。

  郁锦川下午还要回部队,于是等他离开后,病房里再度只剩下母女二人。

  “妈妈。”终于可以开口说话,虽然已经不像上午那般刀割的疼,但还是有些撕扯沙哑。

  “,怎么了?”高知秋问。

  伸手指了指洗手间,表示自己要上厕所。

  “好,我扶你过去。”高知秋过来,扶着她去了洗手间。

  因为手上没有打吊针了,进去后就让她离开了,然后关上门,走到了镜子前面。

  一直没能来得及照镜子,虽然在心里做过铺垫了,可当一看到镜子里那个……鼻青脸肿的女人时,还是忍不住被吓了一大跳。

  嘴角已经结痂,情况稍缓,脸颊上一大半的部位却还都是红肿淤青的,最可怕的就是脖子,有一大圈很明显的铁丝勒过的痕迹,还有……手指掐过的印记。

  一眼看去,哪里还有平日里那漂亮精致的样子,如果不是知道这是自己的话,恐怕她都认不出来了。

  恍惚中,她又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一张可怖而又阴森的脸,还有他发狠的那些话……

  忍不住的,全身打了个冷噤,半天后,才踮着脚走过去,在马桶上坐了下去……

  等回到房间后,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我想去剪头发。”

  “……”高知秋惊讶的看着她,“为什么要剪头发?”

  从小时候起,她就开始让女儿留长头发了,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换过发型,常年如一,黑长直。

  而且的头发已经很长了,直到腰部,又黑又亮,光泽丰润,剪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笑了笑,说道,“想……换一个心情。”

  高知秋看着她,开始没说话,后来,脑子里灵光一现,便笑着说道,“好啊。”

  她走过去,伸手抚摸着女儿那一头乌黑的头发,一语双关的说道,“剪了也好。有些事情,看开了,也就容易放下了。”

  没有再说话,却轻轻的点了下头,表示赞同……

  第二天,两名公安局的工作人员来到病房,给做询问笔录。

  怕女儿害怕,高知秋一直都陪同在旁。

  从工作人员的口中得知,在出事那天晚上就被抓捕了。

  据自己所说,那天晚上已经是10点多钟,他身上还穿着内裤,本来在外面晃悠了半天,等着夜色全黑才开车回家,却没想到,一下车,就被郁存遇带的人给抓住了。

  ……

  又过了两天,身上的擦伤已经基本全部结痂,脸上的淤青红肿也消的差不多了,除了嗓子还有些不舒服,说话沙哑以外,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于是她提出要出院。

  征询过医生的意见后,高知秋去办了出院手续。

  离开医院,坐在车上的时候,高知秋的手机突然响了,是郁锦川打过来的。

  “我知道,我先送回家。金盛是吧,我待会儿马上就过去。”高知秋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

  “嗯,放心吧,没事儿的。”

  放下手机后,高知秋看了眼时间,上午10点半。

  郁聿庭和尤小乔的结婚典礼将在12点准点举行,应该来得及的……

  “妈妈。”身边,突然开口。

  “怎么了?”高知秋转过头看着女儿,忍不住地伸手过去,把她脸上的头发全部都拨到了耳后。

  已经把头发剪短了,现在头发及肩,看起来人也比以前清爽精神了许多。

  “的婚礼……我能去参加吗?”。轻声说道。

  “……”高知秋脸色一变,还没开口,立刻又说道,“妈妈,你放心,我不是想要去捣乱,我就是……想看看。”

  高知秋皱眉,胡乱找着理由劝道,“可是你现在……伤都还没有完全好呢,而且……”

  “我的伤已经好多了,放心吧妈妈,我真的就是想去看一看,我不会捣乱的。”再三保证道……

  金盛酒楼。

  今天这里举行的是八大家族郁家三公子郁聿庭的大婚典礼,和以往郁家的每一次婚礼一样,照例衣香鬓影,酒香四溢,办的盛大又浪漫。

  除了两家的亲戚以外,郁家还邀请了八大家族,包括社会各界的知名人士,纷纷都到场祝贺。

  伴郎是封辰安,燕南昇,齐佑之,伴娘则是尤小乔的大学同学,和尤小乔一样,外形小巧玲珑,可爱机灵。

  难得看到这么多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伴郎,各个高大帅气,气质高贵……小伴娘的脸上一直红扑扑的,看着特别的可爱。

  当郁聿庭和尤小乔两人站在台上的时候,高知秋带着进来了,悄然的坐在郁锦川身边的位置。

  和郁锦川坐在一起的自然是郁老太太,郁东辰,以及杨曦。

  一开始,看到的时候还没怎么认出来,等到了跟前坐下,发现居然是剪了短发的时,众人脸色纷纷一变,想必,都是想到了之前的事情。

  高知秋有些紧张的解释,“呃,今天出院了,我怕来不及赶过来参加婚礼,所以就……带她一起过来了。”

  郁老太太点了点头,然后就对着儿子,儿媳妇暗示的眨了下眼。

  反正都坐在一桌,万一要是有什么不好的举动,让他们俩也能拦着点。

  郁东辰眉骨一跳,只好点了下头。

  “现在,请新郎亲吻你的新娘吧!”

  随着司仪一声令下,台上,郁聿庭脸上勾着一抹邪魅的笑,大手将尤小乔揽过,低头就吻了下去。

  新郎官一身订制的白色礼服,衬得他宽肩窄臀,高大帅气,新娘同样一身白色的婚纱,俏丽甜美,小巧可人。

  金童玉女拥吻的画面也让所有人都鼓起了掌。

  郁老太太一边笑着鼓掌,一边时不时的看着,见她虽然面无表情的,也没有鼓掌,但却始终能安静的坐在那儿,心里的不安也慢慢消去……

  婚礼仪式结束,新郎新娘下台,回去休息室,很快就换了一身衣服过来敬酒。

  郁老太太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偏偏依然坐在那里不动,直到郁聿庭带着尤小乔敬完了尤家的长辈后,过来这边给郁家人敬酒。

  跟着一起来的是伴郎封辰安和伴娘。

  看到坐在那儿一头及肩短发的时,郁聿庭的脸上迅速闪过了一丝讶异。

  好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再次看到,而且她的脸上还有一些受伤过的痕迹,头发也剪短了,一眼看去……竟然差点儿认不出来了。

  事实上,也真的有人认不出来。

  那人就是……新娘子尤小乔。

  当她端着酒杯主动去和碰杯的时候,一桌人脸上的表情各异,惊讶,尴尬,担忧……种种都有。

  众目睽睽之下,端起了面前的红酒杯,先和尤小乔的杯子碰了一下,然后,又碰向了郁聿庭手里的杯子。

  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眼圈也有些发红,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新婚快乐!”

  然后,就将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谢谢!”尤小乔没心没肺的谢了一句,甜笑着端起手里的酒杯小抿了一下。

  至于郁聿庭,也笑了笑,然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好了好了。”杨曦忙开口,“小三,你韩奶奶,还有王叔叔他们可都在等着呢,快带小乔过去敬酒吧。对了,辰安啊。”

  “伯母?怎么了?”封辰安收回视线,微笑的询问。

  “待会儿你帮忙拦着点儿酒啊,小三的酒量不好。”杨曦半真半假的说道。

  “放心吧伯母,我知道怎么做的。”封辰安笑的贼贼的,提着那一瓶白酒就跟在郁聿庭身边离开了。

  桌上终于再度恢复了平静。

  坐下后,吃了几口菜便放下了筷子,“妈妈。我头有些晕,我能先回去吗?”。

  高知秋一愣,下意识的便看向了郁锦川。

  郁老太太忙开口,“,头晕?那……知秋你赶紧带她回去休息吧,刚刚出院,还是得多休息的。”

  郁锦川见状便起身说道,“妈,大哥,大嫂,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好,慢走啊,慢走。”郁老太太求之不得。

  等两人起身带着离开后,这一桌人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走出酒楼外面,的脑子里,依稀还停留着郁聿庭拥着尤小乔亲吻的画面。

  一阵冷风吹过,心底骤凉,天空中竟然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呀,怎么下雨了?”高知秋轻喊。

  时间还是下午,街上行人匆匆,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很快就都小跑了起来。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把车开过来。”郁锦川说道。

  “好。”

  郁锦川离开后,高知秋带着站在金盛门口,刚想要开口的时候,后面大门“叮”的一声被打开了。

  两人回头,看到里面走出来的人,均是一愣。

  “伯母。”齐佑之一身黑色的伴郎服,手里拿着根烟,似乎是出来抽烟的。

  当看到的时候,他的脸上不禁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了,“,什么时候把头发剪了?”

  也微微的笑了笑,开口说道,“失恋了,所以剪了。”

  高知秋:“……”

  齐佑之则挑了挑眉,眉眼往后看了一眼正穿梭于大堂敬酒的一对璧人,眸中划过一丝了然。

  郁锦川的车很快就开过来了,高知秋便开口说道,“齐先生,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改天见。”

  “好,伯母再见。,再见。”齐佑之挥了挥手,看着母女俩坐进车后座,黑色军用吉普车迅速扬长而去。

  他将烟点着,一边抽,一边望着雨雾弥漫的马路,脸上的笑容,突然显得有一些凄凉。

  或许,有些事,他也应该学着去放下了……

  婚礼过后,郁聿庭很快就带着尤小乔去了希腊度蜜月。

  出发的那一天,韩敏夏挺着大肚子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那对小夫妻打扮的男帅女美的出发,艳羡嫉妒的不行,拉着郁承衍的手就喊道,“老公,你之前说要带我去夏威夷度蜜月的话还算不算数了?”

  “算,当然算。”郁聿庭大手轻轻抚摸着老婆圆滚滚的肚子,一脸的甘之如饴。

  “那等我生完靳深,做完月子,我们就去哦。”韩敏夏立刻说道。

  “靳深”,也就是郁承衍给自家儿子取的名字,据他说是翻阅了辞海才取的这么一个文采斐然,又大气尊雅的名字。

  “好,都听你的,到时候,把靳深给爸妈他们带,我们去度蜜月,争取马上再怀一个闺女。”郁承衍边说,脸上边挂起了笑容。

  杨曦正好从屋外回来,一听到这话不禁眼角一跳。

  臭小子!

  虽然说她很喜欢小孩子吧,可到时候让她一个人带三个孩子……真是想想都觉得累啊。

  “对了,妈。”韩敏夏见杨曦回来,立刻开口喊她。

  “怎么了夏夏?”杨曦过去,一脸笑容的问。

  “大嫂什么时候生啊?”韩敏夏问道。

  “预产期是10号,这不都送去医院了吗,正在考虑自然产还是剖腹产呢。”杨曦说道。

  韩敏夏点了点头,“嗯,我已经决定好了,我要剖腹产。”

  “……”杨曦一愣,下意识的想要劝,“夏夏,其实……自然顺产对孕妇的身体比较好,身材也恢复得快,对孩子也好,足月顺产生下来的孩子聪明,身体各方面条件都好。”

  “可是我怕疼啊。”韩敏夏苦恼的皱起了小脸。

  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疼了。

  郁承衍忙劝道,“老婆别怕,到时候我进产房陪着你一起生。其实生孩子就疼那么一小会儿,很快就会过去了。如果是剖腹产的话,生的时候是不疼,可是后面要疼好长时间。你自己想想,到底是长痛好,还是短痛好?哪个比较划算?”

  “……”韩敏夏顿时一脸的纠结,“可是我看电视里面,那些孕妇生孩子的时候都全身是汗,哭的老惨了。”

  “那些都是夸张的表演。”郁承衍哄道,“如果是自然产的话,你生完孩子,隔天就可以下床走动了,而且身材也会恢复得快。你不是一直说自己胖,想要减肥吗?别忘了,我们还要去夏威夷,到时候你还得穿比基尼。”

  韩敏夏点了点头,苦恼又迟疑的说道,“那……我就自然产?”

  郁承衍点头,“嗯,自然产吧,现在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以后每天我都陪你运动运动,这样生产的时候会容易一些。”

  “那好吧。”韩敏夏低头,苦恼的捏了捏自己腰间的赘肉。

  为了能早点儿恢复身材,去夏威夷度蜜月的时候能穿上性感的比基尼,好吧,只能这样了……

  ------题外话------

  今天更了一万二,为什么?因为昨天不知道哪个美丽的小天使给我投了一万二的催更票。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会这么听话?

  答对的奖励币币!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成瘾》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成瘾423短发》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成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成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